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神鎮蒼穹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順位繼承人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順位繼承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盛慶一聲令下,大群特勤局的高手紛紛涌進了大廳里,團團將蘇牧圍了起來。

    蘇牧的那些堂兄弟頓時停下了手,蘇家雖強,可也不能挑釁最高議會的命令。

    “這是我們蘇家的家事,跟最高議會沒有關系。”

    一直沒有說話的蘇離厲聲咆哮起來:“來人,立刻拿下蘇牧,家法處置。”

    剛開始的時候,蘇離畢竟是小輩,所以不能隨便插嘴,但現在事情要成定局,他自然不能讓人阻攔。

    “沒錯,這只是我蘇家的家事。”

    蘇天行親自站起身來,沉聲道:“盛隊長,這件事情,還請你不要參與,我自然會命令海云向最高議會解釋的。”

    “這......。”

    盛慶露出了猶豫之色,他雖然接到的是死命令,但蘇天行可是搬出了他的兒子蘇海云,如果他今天真要參與的話,蘇海云一個命令下來,他就得死。

    “好好好,盛隊長你就讓開吧!誰想找死,就盡管上來。”

    看到這情景,蘇牧厲聲慘笑起來,真氣一波一波的滾蕩著,一尊頭頂平天冠的帝王虛影隱隱浮現。

    到了這個地步,蘇牧什么都不在乎了,因為這些人已經觸犯了他的底線,大不了魚死網破,叛出家族也都在所不惜。

    蘇牧本來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他在天南星族地天天偷聽功法,可次次被抓住打得半死,但他卻是打也打不怕,所以今天也是一樣。

    “反了,反了,翅膀硬了是吧!竟然敢對抗家族。”

    一群家族的老人紛紛大怒,有幾個已經有想親自出手的意思了。

    “住手,你們想干什么,誰敢胡來?”

    一個威嚴的聲音從門外響起,一個穿著元帥軍服,相貌堂堂的中年人走了進來,身后跟著大群全副武裝的警衛。

    “四叔好。”

    “蘇元帥好。”

    大堂里的人,以及盛慶等人都慌忙問好,不敢再動手。

    說曹操就到,來人正是蘇牧的四叔,最高軍部兩星元帥蘇海云,幾乎是人類世界最有權力的人。

    “你們都想干什么?同族兄弟,難道要刀槍相見嗎?”

    蘇海云一進門就怒罵起來,眼光森然落在了呂原香和蘇離身上,后者頓時垂了下頭,蘇海云在蘇家的權威,只在蘇天行之下。

    “海云,你來得正是時候。”

    蘇天明怒氣沖沖,但是他才剛說話,蘇海云就擺了擺手,沉聲道:“三叔,你不用多說了,我都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他轉過頭看向了蘇天行,沉聲道:“爸,這件事不能處理得這么隨意,小牧的義父剛剛傳達給我消息,要我好好照顧他,可你們竟然在這里圍攻他,這要讓我怎么交代?”

    “他的義父?”

    “什么?他的父親就在這里,他竟然沒有經過批準就敢隨便認別人為義父,這簡直是要反了。”

    蘇家的一眾長輩同時大怒,蘇海天的身體明顯震了一下,深深看向了蘇牧,眼中充滿了震驚,詫異,甚至還有一絲落寞的神色。

    這一剎那間,蘇牧的心底深處驟然升起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快意。

    “這到底怎么回事?老四。”蘇天行卻是沒有發怒,顯然是察覺到了什么。

    “爸,是這樣的。”

    蘇海云沉聲道:“由于小牧得到了蟲艦碎片,立下大功,所以最高議會的風長恨元老就收了他為義子。”

    “什么,最高議會的元老收他為義子?”

    眾人大吃一驚,再也沒有人敢多說廢話,似乎都知道元老代表著什么,這下就連呂原香都急忙閉上了嘴,只是眼中卻露出了怨毒的目光。

    “原來風長恨元老是他的義父。”

    蘇天行臉色劇變,態度立刻就變了:“既然這樣,那剛才的事必須再議,不能就這么草率的決定了。”

    說到這里,他看向了蘇牧,滿臉笑容:“小牧,你怎么不早說這件事,雖然沒有家族批準就拜了義父,是犯了規矩的事,但風長恨元老卻是例外,他看上了你可是我們蘇家的福氣,家族的下一代可就得靠你了。”

    “老爺子,這......。”呂原香頓時大急,她看出來蘇天行已經改變了主意。

    “不用多說了。”

    蘇天行斷然擺手,喝道:“我決定,立蘇牧為蘇氏集團的第二順位繼承人,從此以后擁有家族百分之十的股權,明天立刻向全社會公布。”

    頓了頓,他又接著道:“另外我決定,年后立刻傳授蘇牧本家的鎮門功法黑水覆空**,并且在明年的家族祭祖大典中,將蘇牧的生母韓玉顏的靈位放進宗祠中,供蘇家后人朝拜。”

    呂原香的臉色猛的慘變,蘇離也鐵青著臉,緊緊的握著拳頭,就連指甲陷進了肉里都不知道。

    蘇牧張了張嘴,這事情的轉變也實在太快了點吧?原本他還想徹底撕破臉皮,大不了大戰一場的。

    “謝謝爺爺成全。”

    當下蘇牧微微躬身,心中暗自驚駭,他沒想到那個還沒見過面的義父的權威竟然這么大,只是報出了名,立刻就讓蘇天行改變了主意。

    想到這里,他感激的看向了蘇海云,如果他沒來,今天難免就被當場抓住,遣送回天南星繼續幽禁了。

    “這是你應得的,并不用謝我什么,等最高議會宣布消息后,你就回來過年吧!”

    蘇天行揮了揮手,喝道:“好了,都散了吧!今天的事到此結束,誰有異議,立刻家法處置。”

    “是,董事長。”

    事情已成定局,再也沒有人敢多話,紛紛躬身散了。

    “爺爺,那我就不久留了,我還得回酒店準備一下,過兩天就是農歷新年了。”蘇牧微微躬身,又朝蘇海云點了點頭,隨后領著<!--中间广告位置-->盛慶等人昂然走了出去。

    自始至終,蘇牧都沒有再看蘇海天一眼,后者有些落寞發出了一聲低嘆,似乎蒼老了很多,悄無聲息的從后門走了出去。

    轉眼間,諾大的大堂里就只有蘇海云,呂原香,蘇離三個人了。

    “小離,抬起頭來看著我。”

    蘇海云冷森森的道:“我知道你恨我,可你要明白,在我的眼里沒有親生子和私生子的分別,都是親侄子,誰有本事誰就能得到權力。”

    頓了頓,他又森然道:“十三年前的那個中秋,我就想跟你說些話了,我知道那天是怎么回事,如果還有下次,別怪我這個做叔叔的不講情面。”

    說完后,他森然盯了呂原香一眼,隨后轉頭走了出去。

    蘇離死死的咬著牙,過了半晌后驟然發出了瘋狂的咆哮聲:“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怎么這個小雜種運道這么好,竟然能讓元老都收他為義子。”

    一股實質般的黑色水光轟然爆發,將半個大堂都生生掀了起來,蘇離幾乎要瘋掉了,本來按他的計劃,利用蘇牧私生子的身份,再加上許多長輩同時發難,家族肯定是要剝奪蘇牧功勞的,沒想到眼看成功的時候,卻出了這樣的岔子。

    他做夢都想到,蘇牧竟然有了這樣的大靠山。

    如果只是以私生子的借口壓制蘇牧,那蘇家還有能力只手遮天,甚至讓最高議會都改口,但涉及到了元老的層次,就不是蘇家可以解決的了。

    家族臉面雖然重要,可跟最高元老比較起來,誰重誰輕,蘇天行他們心里自然有底,所以只能立蘇牧為繼承人。

    “這個小雜種,難道是韓玉顏那個賤人還在保佑他不成?”

    呂原香的神情怨毒無比,對于她來說,蘇牧的母親的靈位進入宗祠讓她最難堪,這樣一來,那她這個明媒正娶的夫人算什么?她死了之后,靈位又該放到哪里?

    “夫人,公子,現在不是著急的時候,應該想想對策。”

    這時候何輝無聲無息的走了進來,低頭道:“事情并沒有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蘇牧雖然成為了繼承人,但地位還與您差得遠,畢竟家族的長輩都是支持您的。”

    “哼!你還有臉說。”

    蘇離低低的咆哮起來:“都是你這個廢物,十三年前做的事竟然讓四叔看到了,而四叔一向公私分明,又對那個小雜種極好,這下又多了個把柄在他手里。”

    “是,這是我的錯。”

    何輝急忙點頭:“當時要不是四老爺看見了,我就把他弄死在井底了。”

    “你這個廢物,這都不是借口。”

    蘇離怒發如狂,咆哮不已:“你懂個屁,還過幾天他就會名聲大震,到時候全人類社會都知道他的名字,而且加上又有特勤局給他撐腰,以后還怎么對付這個小雜種?”

    蘇離的心都在滴血,他雖然在家族中根基穩固,但蘇牧在社會上的影響力卻很快要遠超他,人人都知道蘇牧是得到蟲艦碎片的英雄,這讓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沉重的打擊,要知道以前的蘇牧在他眼里,只是一個可以輕易玩弄于股掌之間的廢物而已。

    “行了,事情已經發生了就不用再多說了。”

    呂原香比蘇離卻是要老謀深算許多,冷靜了下來,沉聲道:“小離,你現在最主要的,是要盡快沖擊神妙真境,一旦成功,家族的那些老祖宗就會親自接見你,到時候依然能把那個小雜種壓下去,他成為了繼承人是不錯,可這個世界是要講實力的。”

    蘇離神情一震,頓時冷靜了下來,臉上重新浮現出了自信:“沒錯,一旦我成就神妙真境,立刻就能得到更大的權力,到時候舉手投足就能號令虛空元氣,一個念頭就能弄死這個小雜種,哼!”

    說到這里,他冷喝道:“老何,我要你去查修煉功法的事怎么樣了?這個小雜種得了奇遇,已經奠基成功,剛才就連我都看不出他的底細,不知道他修煉了什么功法,如果再小看他,只怕他就成了大氣候。”

    “公子,我已經查過了。”

    何輝低頭道:“我暗中命令雷橫試探蘇牧,可是......。”

    說到這里,他猶豫了一下,又接著道:“可是雷橫竟然被蘇牧打了個半死,差點連命都沒有了,不過倒是查出了他修煉了什么功法,是一部特勤局獎勵給他的土屬性功法,五岳鎮山**。”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何輝竟然一直沒提起過長樂無極令的事。

    “什么?”

    呂原香與蘇離面面相覦,前者不敢置信的尖叫道:“這怎么可能,雷橫可是注射過十支基因強化液的高手,肉身已經達到了后土境顛峰層次,怎么可能被那個小雜種打個半死?”

    蘇離這一驚可不小,剛剛修煉奠基,竟然就這么強橫了,長久下去那還得了?

    “查,給我接著查。”

    蘇離咬牙切齒的道:“這絕對不是五岳鎮山**,否則短短幾天功夫,怎么可能就變得這么強,而且他還有可能修成了靈念,這肯定是他得了什么奇遇。”

    “是,公子,這件事我會安排的。”

    何輝微微點頭,露出了陰笑:“夫人,至于韓玉顏的靈位進宗祠的事,您也別太在意,您要知道,家族祭祀大典還要明年冬季才舉行呢。”

    呂原香呆了一呆,忽然醒悟過來,冷笑連連:“不錯不錯,一年的時間,足夠做很多事了,這件事我還得和你外公好好商量一下,必須要對家族施加壓力了。”

    “沒錯,那小雜種根基不穩,就算成為了繼承人也沒用。”

    蘇離陰陰的道:“一年時間,足夠讓他下地獄了,就算有元老罩著他也沒用。”

    三人同時相對陰笑,一起走出了大堂。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4/4404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