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神鎮蒼穹 > 正文 第十九章 科學瘋子

正文 第十九章 科學瘋子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何輝死死的盯住地上的令牌,他哆嗦著伸出手似乎是想抓住它,可伸出去一半后又縮了回來,好象這面令牌燙手一樣。

    劇烈喘息幾聲,何輝嘶聲道:“這,這塊令牌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蘇牧的心中震驚無比,他開始根本就沒把這塊令牌放在心上,可沒想到何輝竟然認得,而且好象還很是懼怕。

    干咳幾聲,蘇牧露出一副輕描淡寫的表情:“這塊令牌是朋友送給我的,有什么疑問嗎?”

    “原來,原來那些人中有您的朋友,您早說就不會發生剛才的誤會了。”

    何輝勉強笑了笑,他干澀的道:“我明白了,蟲艦是他們幫你擊落的,你的功法也是他們傳授的吧?我明白了,難怪你失蹤了三個月,原來是被他們救了。”

    隨手撿起令牌放進懷里,蘇牧不置可否的道:“算是吧!怎么,你的意思是我偷學了旁門左道。”

    既然何輝主動把事情歸結到了長樂無極令上,蘇牧倒也樂得順水推舟,他也先不管長樂無極令到底什么來歷,張嘴就把得到蟲艦碎片的原因,以及他修煉的功法都推到了這上面。

    “不,不是,他們傳授的功法怎么會是左道。”

    何輝的笑容僵硬無比:“有他們出手,區區蟲艦自然是手到擒來的,卻是我多慮了,剛才實在是我冒犯了公子,希望您諒解我的苦心,我也是為了家族著想。”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格將軍滿臉疑問的道:“蘇牧,給你令牌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幫你得到蟲艦活性碎片,難道他比人類高層議會派遣的那些絕頂強者還要強大?”

    蘇牧微微有些詫異,莫格將軍也算是位高權重,知道許多高層機密,可竟然不認識長樂無極令,那銀衣女子的來歷也實在太神秘了點。

    “將軍,你們就沒必要多問了。”

    何輝陰沉著臉道:“今天的事,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吧!有些事情您還沒到那個級別,我想您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莫格呆了一呆,隨即就閉上了嘴,雖然他是將軍不錯,但對于某些秘密而言,他可能還沒何輝知道的多,畢竟蘇家有個最高軍部的大元帥。

    “嘎嘎!蟲艦碎片在哪里?還不趕緊拿出來給我瞧瞧。”一個有點神經質的聲音忽然從大樓外的天空中傳了進來。

    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忽然砰的一聲響,一個干瘦巴巴,身上胡亂裹著條粉紅色睡袍,頭上還堆滿了洗發水泡沫,看起來有些瘋瘋顛顛的老頭從天空中一頭撞碎玻璃沖了進來,將蘇牧他們嚇了一跳。

    這個神經質老頭剛一落地就張嘴大叫起來:“蟲艦碎片呢?在哪里,快拿出來給我瞧瞧,我可是連澡都沒洗完就趕來了。”

    “什么人,膽敢闖進軍部重地。”

    莫格的一群警衛大驚失色,急忙掏出激光手槍對準了他,這里可是軍部重地,外面有許多戰斗機甲巡邏,怎么會讓一個瘋子隨隨便便闖了進來。

    而且要命的是他還張嘴就要蟲艦碎片,這可就是等于要莫格的命。

    沒有絲毫猶豫,莫格當即就準備按下腰帶上的緊急按紐,這時天空中響起了沉悶的引擎轟鳴聲,一條銀色戰艦從大氣層外降落下來,一個聲音森然從戰艦內響起:“不得無禮,這是最高科學院的大科學家黃博教授,誰敢冒犯,當場格殺。”

    眾人眼前一花,一個中年人就到了會議室中。

    “聯邦最高議會有令,除非得到批準,任何人不得在黃博教授身邊持有武器,否則就地格殺。”

    他剛一落地,就伸手憑空一抓,室內的警衛只覺得手中一輕,包括何輝的十幾個手下在內,手中的激光武器就同時脫手,被一股無形巨力揉成了一團廢鐵。

    眾人同時倒抽了一口冷氣,沒有一個人敢哼聲。

    這個中年人其貌不揚,穿著軍裝但卻沒有任何軍銜,不過蘇牧卻是在他的袖口上隱約看到繡了一條小小的金龍,似乎代表著某種身份。

    “原來,原來是黃博教授。”

    莫格一個哆嗦,臉上瞬間堆滿了諂媚的笑容:“黃老,您怎么親自來了?聽說最高議會不是請您在霸主星上研究生物能量反應堆的嗎?”

    蘇牧等人大吃一驚,好家伙,這個神經質老頭竟然是最高科學院的黃博教授。

    人類最高科學院,還是在地球人類為了走出太陽系,各國共同建立的一個科學機構,其中囊括了當時人類中的所有大科學家,是人類社會中的最高科研究機構。

    從那以后,最高科學院就一直保留了下來,到了現在,幾乎人類社會中絕大部分的科學發明都是來自最高科學院,據說在里面掃地的都是博士后,隨便出來一個人就是大科學家。

    所以對最高科學院的大科學家,就連最高議會對他們都只能客客氣氣的說個請字,簡直是全人類的寶貝,而眼前的這個黃博,就是其中一個大名鼎鼎的生物基因學家。

    原本人類進入星際時代后,人口出現爆炸式增長,一度發生了糧食危機,差點就引發了內亂。

    但是后來就是眼前的這個老頭破解了水稻,小麥等作物的基因密碼,使這些作物的產量直接翻了幾倍,輕松解決了危機。

    幾乎可以這樣說,現在的人類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稱霸銀河系,大部分的功勞都是他的,不然吃都吃不飽,哪里還能發動戰爭,早就自相殘殺去了。

    所以在<!--中间广告位置-->他面前別說是莫格這個少將,就是馬元帥都得客客氣氣,一口一個黃老。

    這下何輝也急忙肅立,老實巴交的站在一邊,在黃博面前他要像剛才那么是放肆,估計立刻就得人間蒸發了,蘇家也保不了他。

    “小家伙一邊去,別在我耳邊羅嗦。”

    黃博看都懶得看莫格一眼,他一進來就死死的盯著桌上的蟲艦碎片,嘎嘎怪笑著一把就抓在手里,接著隨手一翻,也不知道從哪里摸出一個放大鏡看了起來,簡直就是個科學瘋子。

    “龍十九,快,趕緊給我回霸主星把實驗器械搬過來,我今天就要在這里解剖碎片。”

    一邊盯著碎片,黃博呲著一口大黃牙怪笑連連:“這一趟算是沒白來,讓我第一個得到了蟲艦碎片,這下非得氣死那群老鬼不,咦!”

    說到這里他猛地放下了碎片,回過頭來伸長了鼻子四處一頓亂聞,就似一條狼狗,嚇得莫格等人渾身的寒毛都炸了起來,不知道他抽了什么瘋。

    “不對,不對,這氣味分明就是,難道是我感覺錯了?”他的眼光在蘇牧等人的身上一個個掃過,嘴里不停的嘀咕著。

    過了半晌后,黃博似乎是沒發生什么異常,這才疑惑的搖了搖頭,又回過頭盯住了碎片。

    “最高科學院的人果然都是瘋子。”蘇牧翻著白眼搖了搖頭。

    “二公子,既然您的事只是虛驚一場,我也要押送戰艦前往霸主星,就不能陪您敘話了。”

    黃博一來,何輝就似乎有了些坐不住的意思,干巴巴的道:“而且黃老在這里進行研究,我們也不好打擾,您多多保重身體,我就先走一步了。”

    “老何,我就不勞你掛念了。”

    蘇牧的語氣就像剛才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淡淡的道:“回去代我向我父親問好。”

    沉默了一下,他有些木然的道:“你告訴他,也許,也許過年的時候我會回家看他的。”

    “那再好不過了,總裁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很高興的。”何輝微微躬身,他深深看了一眼蘇牧,隨后領著十幾個手下匆忙出了會議室。

    不多時,停在大樓外停機坪的一駕小型戰艦騰空而起,迅速消失在大氣層外。

    蘇牧一聲不哼的看著戰艦消失,臉色有些出人意料的平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李正他們也沒有哼聲,哪怕是頭豬都知道蘇牧此時的心情是怎么樣的,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被自己大哥的一個管家動手相逼,根本沒把他放在眼里,這事放在誰身上都忍受不了。

    不過,這只他們心里的許多猜測,但卻沒有人知道蘇牧心里真正在想什么。

    蘇牧的第一個反應的確是憤怒。

    但是在過去的十多年,他已經習慣把這種怒意深深的埋在心里,這些年來他心中隱藏的怒簡直堆積成了一座火山,但他知道,如果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那就只能將怒和痛隱藏在心里。

    而他的第二個反應則是疑惑,驚訝。

    雖然他得到了蟲艦碎片,必定是要得到重大獎勵的,從此之后肯定會動搖蘇離的地位,所以何輝想陷害他也在情理之中。

    不過,他今天的表現似乎也太急了點。

    要知道蘇家的家規極嚴,雖然蘇牧的地位的確很低下,但畢竟是蘇氏集團總裁的兒子,而何輝只是他大哥的一個管家,竟然敢當著外人的面對他出手,如果這件事傳回了蘇家,那何輝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蘇離也保不了他。

    而且,今天何輝大鬧軍部的事情要是被蘇家高層知道了,只怕也得活活打死他,蘇家絕對不會為了他而去得罪軍隊。

    更令蘇牧奇怪的是,他從何輝身上分明就感受到了真正的殺意,似乎是想當場致他于死地,這就有些違背常理了。

    “好了,蘇牧,今天的事你也別太放在心上。”

    李正拍了拍蘇牧的肩膀,沉聲道:“你放心,這事還沒完,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別人怕了蘇家,可不見得我就怕了,誰欺凌我的下屬,我就要他付出代價。”說完后他怒氣沖沖的走出了會議室。

    莫格的臉色尷尬無比,李正的意思很明白,這分明就是說他畏懼蘇家的權勢,這才讓何輝這么囂張,如果他這個最高指揮官發下命令,就是一百個何輝都得死在這里,西線中段指揮部可不是紙糊的地方。

    蘇牧笑了笑卻是什么都沒說,他倒是挺理解莫格的。

    一個黑人能爬到少將這個位置已經很不容易了,如果他今天要是真敢對何輝怎么樣,那他只怕也有麻煩。

    所謂打狗也得看主人,蘇牧的四叔蘇海云畢竟是最高軍部的二星大元帥,要是何輝回去鼓動蘇離在蘇海云面前說上了幾句,那莫格的位置可就不保了,所以莫格也只敢打圓場,根本不敢把何輝怎么樣。

    搖了搖頭,蘇牧低嘆起來,把這些想法都甩到了一邊,現在他要考慮是應對接下來的麻煩,他很清楚何輝一定會第一時間把今天的事情回報給蘇離的,以他對蘇離的了解,只怕不會這么容易讓他拿實了這個功勞。

    “娘,你放心,我會讓你的靈位光明正大的進入家族宗祠的。”蘇牧咬著牙,不管怎么樣,他都不會把這個功勞丟了的,這幾乎關系到他從此后的命運。

    想到這里,蘇牧嘆息一聲,與莫格悄悄退出了會議室,只留下了黃博這個科學瘋子在手舞足蹈的怪笑。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4/4404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