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神鎮蒼穹 > 正文 第八章 人墓

正文 第八章 人墓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把你的身體交出來吧!弱小的靈魂不配擁有身體。”

    “他的肉身是本尊的,全都給我滾開。”

    蘇牧剛剛落進黑色光帶中,一個個蘊涵著無窮怨毒氣息的長嘯聲就從中響起了,無數個猙獰的影子從光帶中聳立起來,紛紛朝他撲來。

    不知道多少可怖的氣息翻滾著從蘇牧周身的毛孔中沖了進去,將他的靈魂強行驅離了自己的身體,化成了一個淡淡的影子浮在自己的肉身上空。

    這些氣息是如此的強大可怕,他們對蘇牧的靈魂根本不屑一顧,只是瘋狂的爭奪著蘇牧的肉身。

    在這些氣息的眼前,蘇牧的靈魂就像螞蟻那樣的弱小,甚至就連靈魂思維被強行凍結,根本沒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只能呆滯的浮在自己的**上空,眼睜睜的看著無數強大的氣息蜂擁著沖了進去。

    他的身體轉眼間就被拉成了面條一樣有幾千米長,一下又被生生揉成了比拳頭還小的肉團,一下又化成了一張其薄如紙卻有數百米大的肉餅。

    而在遠處,更多的黑色光帶中,還有更多更強大的氣息咆哮而來。

    眼看蘇牧的靈魂就要徹底破滅,黑暗深處驟然傳來一個浩大無窮,正氣磅礴的頌唱聲:“爾等妖孽,囚禁億萬年依然賊心不死,焉敢在吾之眼前,奪取吾之后裔之軀體。呔,還不速速離去,否則定要爾等真魂破滅。”

    一枚方方正正,提手似乎是個人字,上面布滿了無數裂紋的大印,裹著億萬重金光霞云從虛空中轟然降臨,當空一震,無數正在爭奪蘇牧肉身的邪惡氣息就紛紛爆炸,有如白雪遇春陽,不堪一擊。

    “不,不要這樣對我們,我們走,我們走。”

    “我詛咒你們,我發誓,待我逃出生天,定要這個世界毀滅。”

    無數道怨毒的氣息從蘇牧的身體中逃逸了出來,發著慘烈的詛咒,倉皇逃向了遠處,蘇牧的靈魂頓時回歸了自己的身體。

    所有黑色光帶同時盤旋著遠去,黑暗中亮起了一點微弱的光芒,仔細看去是一盞青銅油燈,燈的下面是一座孤零零的墳頭,前面豎著一塊破爛幾近腐朽的木牌,似乎就是墓碑。

    與所有的墓碑都不一樣,這個墓碑上就只簡簡單單的刻著一個人字,氣息無限悲涼,似乎代表著其中埋葬的是一個真真正正的人。

    在蘇牧的眼里,這分明就是一座再破敗不過的墳頭,凄涼悲切,可在他的腦海中,這座墳頭上分明就纏繞著億萬重金光,威嚴壯闊。

    無數令人熱血沸騰的吶喊咆哮聲從金光中傳出,他恍惚間看到了無數身裹獸皮,手持石制長矛的遠古人類,正在茫茫大地上與無數洪荒猛獸搏殺,他們拋頭顱,灑熱血,在為人類的生存爭奪一片天空。

    蘇牧呆呆的站著,雙眼中不知不覺流出了兩行血淚,他嗚咽著跪了下去,連連叩頭。

    這座墳頭中埋葬的分明就是人類的祖先,而見祖不拜,死罪也。

    “極好,赤子也,不枉吾留下一絲分身在此等候。”

    重重金光中顯現出一個高有萬丈,頭懸高冠,身著一襲古代儒服的虛影,他手捧代表智慧流傳的書卷,目光似乎看穿了千秋萬古:“無他,吾只問你,爾身為人,卻是如何看待人之一字?”

    虛影的聲音中蘊涵著不可抗拒的威嚴,直透蘇牧的心底最深處,使他拋開了其他的一切念頭,不由自主的思考起來。

    沉思半天后,蘇牧老老實實的回答道:“人字,一撇一捺,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卻蘊涵了深意,代表著人雙腳踏地,頭頂蒼穹,所以做人就要頂天立地。”

    整個世界似乎都寂靜了下來,猛然間虛影合掌發出了歡欣的大笑:““好一個頂天立地,好,極好啊!哈哈,罷了,不枉我等待了那么久,既是如此,那就把本該屬于你的東西拿去吧!”

    他隨手一揮,一團金光驟然飛騰上了虛空,隱約可以看到金光中是一團生有九竅,竅中流淌著九色霞光,模樣就像心臟一樣的東西,還有一枚古樸的大印。

    金光一震,九竅心臟中就涌出了九道彩色霞光,彌天極地的籠罩向了黑暗中的黑色光帶。

    “不要,不要這樣對我們。”

    “我們發誓,我們發下最惡毒的誓言,絕不。”

    黑暗中頓時傳來了許多驚恐的哀求聲,似乎是感覺到了末日。

    “哼!爾等賊心不死,焉能取信?留爾等真魂到至今,無非就是為九竅玲瓏心恢復些許威能,他日護持吾之傳人而已。”

    虛影冷笑幾聲,大袖<!--中间广告位置-->一揮,所有的黑色光帶同時粉碎化成了黑氣,被九竅心臟中涌出了的九彩霞光吞了進去。

    緊接著,一邊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蘇牧還沒明白過來怎么回事,九竅心臟與大印就忽然化成了一絲細細的九色光芒,筆直落進了他的頭頂天門中。

    啊!

    就像被雷電劈中,蘇牧仰天一聲狂吼,頭發根根豎起,他的心臟驟然粉碎,被九竅心臟所取代,九道顏色各不相同的細小霞光迅速從中延伸出來,沿著九條最主要的經脈開始瘋狂流轉。

    一個彈指不到,這九條經脈就被徹底沖開,九股霞光頓時形成了周天流轉,他渾身的毛孔中驟然噴出了大量帶著腥臭味的漆黑血霧,那是他體內的雜質被強行逼了出來。

    原本蘇牧沒有任何的修煉經過,身體內的經脈全都淤塞成了一團,但卻被這九股霞光以暴力生生沖開,疼得他差點沒一口把舌頭咬了下來。

    他卻是不知道,也就是這一剎那的功夫,他就完成了許多普通人一輩子都無法完成的修行奠基。

    原本在剛進艦隊進行測試的時候就證明,蘇牧已經過了修煉的最好年齡,這輩子都喪失了修行的機會,但現在卻被強行洗伐身體,沖開經脈,等于說是又打開了修行之門。

    “去吧!帶著我的志愿,我的榮耀,或許有一天我們還有相見之日,你要記住,你最終的目的只是要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而不是其他的。”

    似乎是完成了心愿,儒服虛影漸漸在金光中消散,他的聲音遙遙傳來:“不過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就先解決了你父母雙親在你心中的魔障吧!”

    聲音漸漸消失,黑暗虛空在蘇牧眼前有如潮水般的退開,他又回到了殿堂中。

    似乎是剛才的時間都停滯了,他才剛清醒過來,兩道剛剛被定在半空中的光芒就猛地撲了下來。

    嗡!

    蘇牧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頭頂天門中驟然發出了一聲輕鳴,一枚殘破不堪,上面布滿了無數驚心動魄的裂紋的大印,裹著千萬層金光飛騰起來。

    恍惚之間,一尊高冠儒服,身高萬丈的虛影一把抓起大印,從蒼穹中狠狠按下。

    “渺渺蒼穹,唯人至高,唯人至大。”

    虛空中頓時有偉大的贊美之聲震蕩起來,似乎是一印落下,即是代表真理,一切都成定局,天上地下再也沒有誰可以挽回。

    “人天法印?”

    兩道光芒同時驚恐尖叫,被一印轟成無數流光飛散,倉皇竄回了骷髏架子中。

    “怎么可能?你一個凡人,怎么會得到天子的青睞,得到他傳承和榮耀?”

    聲音冰寒的骷髏聲竭力嘶的尖叫著:“為什么?整整一個紀元過去了,鎮壓在這里的人死得只剩我們兩個了,可也從來沒有人可以引動天子的力量獲得他的青睞,這不公平,不公平。”

    “人天法印?天子?”

    蘇牧呆呆的站著,他還沒有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剛剛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不過,完全沒辦法用科學來解釋。

    而且令他驚恐的是,他上一刻還只能看到周圍幾米遠的地方,可現在竟然隨意一眼就看清了這座長寬都在萬米以外的殿堂,甚至就連一千多米外幾具白骨頭上還沒有腐爛的頭發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哪里還是近視眼?這分明就是超人了。

    呆了半晌后,蘇牧這才醒悟過來,他分明就感覺到自己體內流轉著九道奇妙的氣流,這些氣流每流轉一次,他的目光就更加清明一分,身上的力氣更大一分。

    甚至他還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肌肉正在緩慢的,以某種無法用現代科學解釋的方式在重新組合,幾乎使他產生了一種一拳就能打爆機械裝甲的錯覺。

    一時間蘇牧直接忽視了那兩具恐怖的骷髏,竟然看著自己的雙手傻笑了起來,一拳打爆機械裝甲,這可是他大哥蘇離才做到的事,對于他來說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你這個混蛋,破滅了我們上億年的希望,竟然還奪取了十方天子的榮耀,我們與你誓不甘休。”

    “渺小的螻蟻,你沒資格掌握人天法印和九竅玲瓏心,那都是我們的。”

    兩具骷髏瘋狂的咒罵著,遠比剛才更加恐怖百倍的氣息從頭頂沖起,卻又不敢再靠近蘇牧,只敢遠遠的盤旋。

    蘇牧這下也看了出來,先不管這兩具骷髏到底是什么東西,到底有多么恐怖,他們都害怕自己頭頂的這一枚人天法印。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4/4404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