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交戰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交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r />

    蹋頓是丘力居收養的義子,極為武勇,在其部族當中,還真的沒人是這個義子的敵手。<r />

    <r />

    丘力居相信,只要蹋頓在,就一定可以出城去斬殺了那個不知名的少年。<r />

    <r />

    “大王!要斬殺那個叫劉顯的少年何須蹋頓王子?末將愿出城斬殺那少年!”<r />

    <r />

    這個時候,一員武將粗聲粗氣的站了出來,向丘力居請示道。<r />

    <r />

    “哦?塔可羅,你想出戰?”丘力居一看到此人,便神色一動。<r />

    <r />

    “大王,張某覺得可以,塔可羅將軍武藝非凡,他出戰,一定可以斬殺了那少年。”張純這時在旁道“大王,我軍的士氣有些低落,長久下去,不利于我軍和公孫瓚交戰。所以,必須要提振士氣才行。”<r />

    <r />

    士氣低落的是你張純所部的人馬吧?咱烏桓部的軍馬可沒有什么士氣低落之說。<r />

    <r />

    丘力居看了看張純,心里暗道。<r />

    <r />

    不過,如果總不敢跟公孫瓚交戰,任由公孫瓚的人在這里耀武揚威,任由公孫瓚的人在這里罵陣卻不敢派人一戰,長久下去,的確也會打擊到自己部族人馬的士氣。這時間一久,自然而然的就會讓自己的人馬生出一種自己不是漢軍敵人的感覺,到時候,士氣戰意自然就會出問題。<r />

    <r />

    事實上就如劉顯在罵陣時所說的那樣,自己既然敢反漢,可卻不敢跟漢軍一戰,那么還反個屁?干脆跪地投降算了。<r />

    <r />

    丘力居轉念一想,然后就似下了決定的道“好!塔可羅,一定要拿那劉顯的人頭回來給本王,只要拿回那個少年的人頭,本王就記你一功,來日我們攻入大漢,準許你的部族可以在幽州選一個城池安頓你的部族人。”<r />

    <r />

    “喏!末將定不負大王所望!”塔可羅一聽大喜,趕緊跪下拜謝。<r />

    <r />

    丘力居手下的人馬,并非全都是烏桓部族人,還有不少依附他們烏桓部族的部落。這個塔可羅,就是一個依附部族的一個勇士,是那個部族數一數二的勇士。<r />

    <r />

    “好!那本王就在城頭觀戰,為塔可羅將軍壓陣助威!”<r />

    <r />

    不一會,一聲聲低沉的號角聲響了起來。<r />

    <r />

    劉顯在外面策馬來回奔走,強弓已經收了起來,他找不到可以射殺的目標。<r />

    <r />

    黃忠也曾這樣靠一張弓射得城頭上的敵兵不敢露頭。<r />

    <r />

    不過,其后公孫瓚便下令自己的軍馬攻城,要不是丘力居澆水凝冰,讓城墻光滑無比,當時公孫瓚的軍馬就有可能殺上城頭上去。<r />

    <r />

    劉顯沒有經歷過真正的兩軍對陣,但是他此時也知道,在自己的騷擾罵陣之下,丘力居他們果然就忍不住了,要派人出來跟自己交戰了。<r />

    <r />

    大漢方面,擂鼓進攻鳴金收兵,但是他們這些異族人,卻是用號角來號令軍馬。<r />

    <r />

    果不其然,劉顯勒定戰馬,望向城關的關門時,只見那同樣是澆水凝了一層冰的關門此時突然裂開,一支人馬呼啦一聲奔突了出來。<r />

    <r />

    出來的都是騎兵,一共約有兩三百人,當先一員武將,身形極壯,居然能有張飛的體魄差不多的樣子。<r />

    <r />

    劉顯的眼睛一瞇,知道來的是一員真正的武將。<r />

    <r />

    與此同時,公孫瓚也有所行動了,他此時亦點了三百騎兵慢慢的過來。至于黃舞蝶亦帶著劉府商隊的那三十余騎在一起。<r />

    <r />

    這是隨時準備接應劉顯。<r />

    <r />

    兩軍交戰就是如此,其實也并不存在單純的武將單挑。只不過,真正的武將單挑,在陣前交戰的時候,一般的士兵很難插得上手,如此才會有武將單挑的由來。<r />

    <r />

    可是,在武將交戰的時候,別的士兵,也肯定會想著法子支持援助自己的武將的。<r />

    <r />

    比如,自己的武將戰勝了對手,他們要不就是揮軍沖殺過去,要不就是沖上前去抓捕或是對那武將進行撲刀。又或者,自己的將軍不是敵手,他們就得要上前去救援,把自家的武將救回來。<r />

    <r />

    反正,雙方都不會當真的只是在眼巴巴的看著兩將在交戰了事。更有甚者,如果對自己的箭術有信心的話,也會在旁施放冷箭,將對方的武將射殺。<r />

    <r />

    劉顯面對對方沖出來的這一支騎兵,他沒有半點懼意,反而有一股戰意從心底里熊熊的騰升起來。<r />

    <r />

    戰場才是檢驗自己真正實力的最佳所在。<r />

    <r />

    他抓起了長槍,向前一指,喝道“終于敢出來送死了?來將何人?報上名來,本公子不殺無名之將!”<r />

    <r />

    “吁!”<r />

    <r />

    塔可羅披頭散發,手上提著一根狼牙棒,他一手勒馬,停到了劉顯的馬前二十步左右的距離。<r />

    <r />

    他后面的騎兵,看上去隊形并不算整齊,還顯得有些混亂,可是,他們這些游牧民族的騎術還真的名不虛傳。在塔可羅呼喝了一聲,停下來的時候,他們居然都可以跟著一起停下來。這還真的有一種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的樣子。<r />

    <r />

    “本將乃是烏桓塔可羅!你區區一個小子,自持箭術了得,居然敢射殺我烏桓勇士?你不是要戰嗎,本將軍今天便要取了你的狗命,祭奠我烏桓勇士!”<r />

    <r />

    塔可羅黑著臉,身上殺氣升騰,氣勢攀升,咬牙盯著劉顯道。<r />

    <r />

    劉顯感應到了塔可羅的氣勢,三流武將巔峰的程度。<r />

    <r />

    不過,劉顯也感受到了,這個塔可羅,他的身上,血氣之力似乎更旺盛一些。<r />

    <r />

    劉顯一想,就有些明白了,這些異族人,跟大漢的確還是有些不太一樣的,他們跟西方的人差不多,更多的是激發了自身的血氣極限,并不是如大漢的那些練武之人那樣,擁有一定的功法來進行修煉。<r />

    <r />

    但是,這些異族,也有修煉功法,但并不是人人都可以獲得罷了。這個情況,也跟大漢的情況差不多吧。<r />

    <r />

    這個塔可羅,劉顯估計他是由練體而達到了修煉出了內力真氣。從而突破成為一般的武將,再到這三流武將。<r />

    <r />

    這種不停突破自身身體極限而修煉出來的武將,他們的血氣之力會比如劉顯這樣通過一些功法修煉出內力來的人的血氣氣息更濃厚。<r />

    <r />

    也就是說,他們一看就能讓人看出他們很強橫的樣子,當實力境界差不多的人跟他們交戰的時候,往往也會被他們的血氣之力所懾,無形中就弱上幾分。還有就是,同等級境界之下,大漢的三流武將跟他們這樣的三流武將交戰,還真的很難占得到太多便宜,甚至都有可能不是他們的對手。<r />

    <r />

    劉顯現在的實力,其實還差一些才能真正的成為三流武將,而這個塔可羅,卻是三流武將巔峰的實力。且還是要比大漢一般的三流武將都要強上<!--中间广告位置-->一些的存在。<r />

    <r />

    說實在,劉顯現在,其實最好就是調馬返回自己的軍陣,然后讓公孫瓚或是派出跟塔可羅差不多的武將來交戰。甚至,讓黃舞蝶來斬殺他。<r />

    <r />

    可劉顯卻沒有這樣的想法念頭。<r />

    <r />

    比自己高一個境界而已,劉顯并不懼,且劉顯認為,自己的武力,并不能單純的用那種的實力境界來相提并論。<r />

    <r />

    劉顯知道,自己的實力,就力量而言,在修煉出太平真氣之后,其實就跟三流武將的力量差不多了。<r />

    <r />

    公孫瓚在后面百多步之處,見到劉顯居然沒有返回來,而是跟對方面對面了,他不禁有些擔憂,望向劉顯的那些商隊護衛道“你們少主的武藝怎么樣?烏桓軍出來的那個武將可是他們的猛將,劉顯能應付得了么?”<r />

    <r />

    “稟公孫將軍,請放心,我們少主應該可以對付得了。我們只需要為少主壓陣便好。”<r />

    <r />

    一個商隊護衛應答道。<r />

    <r />

    他們跟著劉顯一起訓練,知道劉顯的能耐,所以并不太擔心。<r />

    <r />

    何況,有黃舞蝶在這里,如果劉顯不敵,黃舞蝶馬上就會殺出接應劉顯,把劉顯帶回來。<r />

    <r />

    “好,那咱們就慢慢過去,為劉顯兄弟壓陣。”公孫瓚見劉顯的人都不著急不擔心,他也只能按下心來。<r />

    <r />

    其實公孫瓚現在可以揮軍殺過去,但是他知道這樣做是沒有意義的。<r />

    <r />

    出城來的是烏桓騎兵,如果自己直接揮軍殺過去,他們就有可能調頭就返回城關內去。且他們突進到了劉顯所在的地方時候,就進入了城頭上的那些弓箭有效殺傷的范圍,沖殺過去,只會白白浪費了這一次打擊烏桓軍士氣的機會。<r />

    <r />

    他現在也就只希望劉顯可以斬殺得了對方的這員大將,打擊烏桓軍的士氣。<r />

    <r />

    劉顯這時也運轉太平真氣,氣勢一發,喝道“多說無益,你們這些反賊叛賊,死了就死了,還想為他們報仇?這么說來,我大漢那么多無辜百姓被你們這些異族害,這些血海深仇要不要報?來吧!要戰便戰!今天我劉顯也要拿你塔可羅祭槍!”<r />

    <r />

    “哼!不知死活的小子,既然你要尋死,那本將軍就成全你!殺!”<r />

    <r />

    塔可羅一聲大喝,手上的狼牙棒一揚,一夾戰馬,他的戰馬就向前一蹦,直直的沖向劉顯。<r />

    <r />

    “來得好!戰!”<r />

    <r />

    劉顯亦一拍戰馬,向塔可羅沖過去。<r />

    <r />

    劉顯很想知道,在這生死戰場上,自己的實力已經到了那一個地步,想看看自己成了武將之后,有沒有資格在沙場上沖鋒陷陣。<r />

    <r />

    呼!<r />

    <r />

    塔可羅的狼牙棒勢大力沉,直接的砸向劉顯。<r />

    <r />

    劉顯沒有閃避的打算,也不格檔,而是內力貫注長槍,使得這一桿只是普通的長槍剎時就有如重若千鈞一般。<r />

    <r />

    劉顯也直接的一槍刺了過去,毫無花假的跟砸下來的狼牙棒交激在一起。<r />

    <r />

    叮!<r />

    <r />

    一聲清越的激響,火星四濺。<r />

    <r />

    一聲激響之后,兩人的戰馬都似受到了一股重力相阻,都不由一頓,并且似不受控的往后蹦退了幾步。<r />

    <r />

    戰馬沖刺的力量勢道,加上戰馬上武將的力量,真的是千鈞之勢。<r />

    <r />

    可這樣,卻硬生生的各自被震退。<r />

    <r />

    這時,劉顯感到一股重力沿著槍桿傳來,剎時讓自己的手臂一麻。<r />

    <r />

    劉顯的身體也同時往后晃了一晃。<r />

    <r />

    好強!<r />

    <r />

    劉顯心頭一凜,這個塔可羅,論力量竟然并不遜于自己?<r />

    <r />

    一股雪塵掀飛了起來,是兩人的力道勁氣激揚起來的。<r />

    <r />

    這時,塔可羅也心里一驚,因為他也同樣是感受到了一股巨力傳來,讓他的虎口一痛。<r />

    <r />

    原本他想著,這個劉顯,看上去不過是十六、七歲的少年,能有多厲害?尤其是這近前來才看清楚,劉顯看上去,身形修長文弱,就似是一個漢人的書人差不多。這樣的少年,能有多大的力量?他一棒就可以砸成肉泥。<r />

    <r />

    可沒想,自己的這一擊居然讓他正面敵住,甚至還可以迫退他。<r />

    <r />

    不過,無論如何,他必須要斬殺了這個漢軍少年!<r />

    <r />

    塔可羅一運勁,手上的酸痛剎那消失。<r />

    <r />

    “看棒!”<r />

    <r />

    他再一催馬,揚棒再攻向劉顯。<r />

    <r />

    這一次,他使出了自己的招式,沉重的狼牙棒在他的手上竟然顯得有些靈活,呼呼的變著角度攻向劉顯。<r />

    <r />

    劉顯也是內力一轉,手上的酸麻剎那消失,雙手一緊,握槍殺向塔可羅。<r />

    <r />

    馬戰,劉顯發現跟步戰的確是完全不同的,許多招式,其實根本就用不到。尤其是戰馬沖刺沖殺的時候。<r />

    <r />

    劉顯覺得,戰馬沖鋒的時候,就只需要蓄勢,當戰馬沖近對方,進入了攻擊范圍的時候,自己要用的就是用自己最強的一擊,擊向對方難以格擋的身體部位。<r />

    <r />

    當然,同時也要提防對方的攻擊。<r />

    <r />

    在高速的沖刺沖殺當中,在馬背上,可供人騰挪閃躲的時機空間并不多,這個時候,如果敵人的攻擊太過刁鉆,那么自己就得要懂得如何防御。<r />

    <r />

    換句話來說,馬戰,其實就是一個蓄勢,攻擊或防御的問題。<r />

    <r />

    要在恰到好處的時機攻擊,要及時的格擋住對手的殺招。<r />

    <r />

    通過劉顯這臨陣的體悟,劉顯明白到,無論對方的招式有多么厲害,但是自己就只需要捕捉到對方給自己的最后一招殺招就可以了。<r />

    <r />

    這一次,兩馬交錯,劉顯長槍連刺,一連格擋下了塔可羅的數次攻擊。<r />

    <r />

    這一次,差點讓劉顯吃了虧。<r />

    <r />

    在這短短的數個呼吸之間,塔可羅就向劉顯攻出了數擊,甚至還有一棒不是攻向劉顯,而是砸向劉顯的戰馬的馬頭。<r />

    <r />

    要不是劉顯反應迅速,現在劉顯的戰馬恐怕已經被他一棒砸死了。<r />

    <r />

    失了戰馬倒地,那些烏桓騎兵肯定不會跟劉顯客氣,一定會一涌而上,把劉顯亂槍刺死。<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7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