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喜慶之歌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喜慶之歌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r />

    易姬讓下人取來了琴。<r />

    <r />

    易家原本就養有歌姬,只不過易家的重心不放在這薊城了,原本易家梅花園的人基本都已經到了右北平城的易府中。<r />

    <r />

    所以,現在易家還懂彈琴的,就只有易姬這個大小姐。<r />

    <r />

    易姬真的很美,清麗動人,看上去很柔美,卻又給人一種外柔內剛的感觀。<r />

    <r />

    清揚的琴聲響了起來,所有人都一靜,或坐或站,都看著亭子中的易姬。<r />

    <r />

    一曲繞梁之音,讓人聽得如癡似醉。<r />

    <r />

    劉顯品著酒,一邊微閉著目傾聽。<r />

    <r />

    或者真的很好聽,只不過,他卻不太懂得欣賞,讓他說好在哪里,他肯定說不出來。他這樣子,其實也只是在裝模作樣罷了。<r />

    <r />

    在后現代的時候,劉顯就是一個五音不全的家伙,雖然從小學到初中,都一直有音樂課,可他就是學不懂那些曲譜。<r />

    <r />

    人總會有缺陷,劉顯的缺陷就是真的沒有一點音樂天賦。<r />

    <r />

    當然了,喜不喜歡音樂,跟本身的天賦是沒有關系的。就如自己不懂得宰豬,并不會影響喜歡吃豬肉的道理一般。<r />

    <r />

    但劉顯卻很喜歡音樂,甚至,大學時有一段時間,他還特意的拿來舍友買來,卻從來不學的吉他學了一段時間,另外,曾經一個女友,她是彈鋼琴的,劉顯為討她歡心,也下了死功夫彈熟了一首作為她的生日禮物。至于別的一些樂器嘛,劉顯其實也有些了解。<r />

    <r />

    當然,了解也好,苦練也罷,劉顯這個家伙真的是沒有音樂天賦,基本上都是半桶水,有時候連節奏都把握不準,無論什么,都極難上手,最終,他也不得不放下了。以后,他就僅只是在于聽音樂。<r />

    <r />

    自己學不會,聽總會的。好在哪里他也不懂,但是哪一首歌哪一首曲悅耳好聽,旋律動人,這些也總會聽得出來的。<r />

    <r />

    所以,劉顯在后現代的時候,的確聽過許多歌,可以說,基本上只要是流行音樂,劉顯都聽過,如果是好聽的,他基本上都會不停的循環,直到自己會唱,不,會吼得出來。<r />

    <r />

    是的,他不會唱,但會吼。<r />

    <r />

    在后世中,像現在易姬所彈奏的古典曲子,劉顯自然也聽過很多。<r />

    <r />

    所以,現在也等于是重溫一下這種曲子的古曲韻味的意境,并不是劉顯當真的覺得有多好聽。<r />

    <r />

    一曲完后,在場的眾響起了一陣掌聲。<r />

    <r />

    跟易姬認識的眾人,都上前對易姬說了一些稱贊恭維的話。<r />

    <r />

    在眾人的強烈要求之下,易姬又一連彈奏了兩三首。<r />

    <r />

    “好!易小姐的琴藝又精進了,比起當年,已經有了大家風范。就算是比起咱們薊城萬花園里的那些樂師,也不遑多讓。”<r />

    <r />

    徐商見易姬停了下來,亦對易姬稱贊道。<r />

    <r />

    “哪里,平時都是無聊時隨便學學的,可不敢跟那些樂師相提并論。”易姬站了起來,對四周的人盈盈一禮。<r />

    <r />

    “哈,易小姐就不用謙讓了。真的很好聽,琴聲悠揚,旋律動人,聽小姐彈一次琴,以后恐怕都聽不進別人彈的了。”<r />

    <r />

    劉顯也隨波逐流的對易姬贊道。<r />

    <r />

    “你也覺得好聽?”易姬眼睛一亮,對劉顯睜大美目,一臉甜蜜的道“想聽,以后人家就常彈給你聽好了。不過,人家就是怕你會聽厭,因為人家其實就只懂彈這幾首了。”<r />

    <r />

    “好啊,以后就常彈給我聽好了。曲子我有的是……呃……”<r />

    <r />

    劉顯順著易姬的話,想著以后可以有一個女人常給自己彈音樂來聽倒也是一件美事,當下一時說快了,說漏了嘴。<r />

    <r />

    “你有曲子?你也懂得彈琴么?”<r />

    <r />

    說出去的話收不回來,易姬聽得很清楚,劉顯說曲子他多的是。<r />

    <r />

    “哈,那個彈琴不會啦。”劉顯不禁有些尷尬。<r />

    <r />

    不過,看到易姬臉上有些失望的神色,想了想道“但曲子還真的有不少。”<r />

    <r />

    “真的?”易姬馬上驚喜的道。<r />

    <r />

    “真的,不過,我真的不會彈,也不懂得譜子,我只會唱出來,或者說哼出來。”劉顯抓抓頭道“這樣吧,我哼出來,你來譜曲子,反正都是那樣的旋律,我想你應該能譜得出來吧?”<r />

    <r />

    “聽曲譜曲?勉勉強強吧。其實人家也就跟我家的樂師學了幾年,平時也只是無聊時才會學著彈的,并不算是太精深。”<r />

    <r />

    “勉勉強強就行了。”劉顯道。<r />

    <r />

    易姬是易家的小姐,是易開的寶貝女兒,不是那些專門練琴的歌姬。一切都是全看易姬個人的興趣愛好,所以,劉顯也能理解易姬所說的。<r />

    <r />

    但這個劉顯也不是想讓易姬把自己在后現代時的歌曲還原出來,只要旋律差不多就行了。何況,這個樂器也是完全不同的。說真的,現在這古時代的樂譜應該跟后現代有著很大分別。起碼,哆哩咪花嗦……這七個基本的音節應該是不同的吧?<r />

    <r />

    音樂雖然不分古今,不分國界種族語言。可標準可能是完全不同的。<r />

    <r />

    這些,劉顯都可以不管,他只是負責把歌喝出來,把旋律哼出來就行了,至于易姬譜出來的曲譜如何,這些并不重要。<r />

    <r />

    “那我們試試?”易姬有些迫不及待了。剛剛彈完了幾首,她本想休息一會了,但現在立時就不覺得累了。<r />

    <r />

    “行,那就試試。”<r />

    <r />

    劉顯也有些期待可以在這個古時代能夠聽到自己在后現代時的音樂樂曲。<r />

    <r />

    這說試就試,易姬又坐回到了琴前,等著劉顯唱曲或哼歌。<r />

    <r />

    在場的人都聽得很清楚,見易姬要開始譜寫劉顯所說的曲子,他們都有些期待,都在看著,想看看劉顯能夠說出什么的曲子來。<r />

    <r />

    看到了徐商等人也有些期待的眼光,劉顯不禁想想,這要哼唱什么的曲子好呢?<r />

    <r />

    他再看了一眼這梅花園,想到了今天是除夕,這滿園梅花,或紅或白,看上去倒充滿了喜慶氣氛。<r />

    <r />

    要不就來一首新年好吧。<r />

    <r />

    新年好這首歌嘛,也算是好世的流行音樂中的一種節氣應景歌曲,跟古曲音樂是完全不同的。<r />

    <r />

    這首歌曲現在面世,也不知道這個古時代的人能不能接受?<r />

    <r />

    說唱就唱。<r />

    <r />

    劉顯當吸了一口氣,張口唱<r />

    <r />

    “新年好呀新年好呀<r />

    <r />

    祝賀大家新年好<r />

    <<!--中间广告位置-->r />

    我們唱歌我們跳舞<r />

    <r />

    祝賀大家新年好<r />

    <r />

    ……”<r />

    <r />

    劉顯唱得有些輕快,滿滿的歡樂感。<r />

    <r />

    劉顯唱完了一遍,便扭頭問易姬道“怎么樣?可以譜得了曲子出來嗎?大概就是這樣……”<r />

    <r />

    劉易再模擬琴聲叮叮當當的說著旋律。<r />

    <r />

    說完再道“這首曲就是新年祝福祝賀的歌曲,所以,得要輕快一些,讓人聽起來,要有一種喜悅感……”<r />

    <r />

    “呃,你們都在看什么?本公子的這首歌不好嗎?”<r />

    <r />

    劉顯說著,卻看到四周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r />

    <r />

    “這、這是一首我們沒有聽過的歌曲?好聽,太好聽了,聽了覺得特別的喜慶,再唱一遍再唱一遍。”徐商瞪大眼道。<r />

    <r />

    “是啊,雖然說,好像太過通俗了一些,可是聽起來的確很帶感,很應節啊。而且,劉公子你的這種唱法,我們還真的從來都沒有聽過。這一聽,感覺就很熟悉,劉公子你再唱一遍,估計我們也都會唱了。”<r />

    <r />

    這個當然了,口水歌嘛,之所以流行,就是通俗易懂,不再是那種看似有關高深意境的音樂。并且朗朗上口,別人一聽就能記住,就會唱。<r />

    <r />

    反正現在就是春節,劉顯要的就是這樣的一種效果,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只要今晚大家高興就好。<r />

    <r />

    “那我再唱一遍。”<r />

    <r />

    劉顯不推辭,馬上再喝了一遍。<r />

    <r />

    結果,四周的人果然就會唱了。<r />

    <r />

    倒好,不用易姬特意的譜曲了,這眾人一起喝起來,就只是清唱都發現很好聽。<r />

    <r />

    沒多久,易姬亦可以用琴奏出這首歌的曲子來了,伴著伴奏,梅花園里歌聲飄揚。<r />

    <r />

    眾人都喝了一些酒,這酒興來了,一邊唱著歌,一邊在梅花間跳起了舞來。當然,這些舞并不是后代時候的舞,劉顯也不懂,看上去就是亂舞吧。<r />

    <r />

    這個時候,宴會的氣氛真正的熱烈起來。<r />

    <r />

    這里有吃有喝,可唱可跳,沒有太多的規距,也不分文人下人什么人。<r />

    <r />

    徐商拉著潘節他們也一起過去搶著燒烤來吃,一起跳一起唱。一開始,這些讀書人都有些放不開,但慢慢的受以了感染,也放開了吃喝玩鬧起來。<r />

    <r />

    劉顯沒有去湊熱鬧。<r />

    <r />

    “沒有想到,你會這種的歌曲,我沒聽過,他們也沒聽過,這些不會是你自己寫出來的吧?”易姬陪劉顯坐在一起,好奇的問。<r />

    <r />

    “這個……不是的。”劉顯本來想厚著面皮說是自己寫出來的,他也的確可以理直氣壯的做文抄公,因為他以后還得要抄,把一些好聽的歌都抄出來,讓易姬或者是一些懂的樂師把曲譜出來,平時可以讓他們彈唱給自己聽。<r />

    <r />

    之所以否認,是因為劉顯在這個世界的出身來歷清清白白。尤其是自己的身邊有鄭風和小菁,自己懂什么,他們都一清二楚。還有,本想說是自己拜了一個老師教的,可是這個老師是張角,張寧也知道得清清楚楚。<r />

    <r />

    所以,這一時,劉顯還真的找不到一個什么的好借口。<r />

    <r />

    “呵,我怎么得來的歌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覺得好聽就行了。除了這首,還有別的,不過今天就算了,等別的時間,有機會再唱給你聽,你來譜曲。”劉顯干脆來了一個不解釋。<r />

    <r />

    “好吧,那說好了哦,以后可要多唱些像今晚這樣好聽的歌。”<r />

    <r />

    “一言為定。”<r />

    <r />

    劉顯肯定的對易姬說道。<r />

    <r />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找徐商他們談些事。”劉顯見徐商和潘節等人有些累了的樣子,坐到了另外的一個亭子中說著話,劉顯便交待了易姬一句,向他們走了過去。<r />

    <r />

    “你們在聊什么?”<r />

    <r />

    劉顯走進亭子道。<r />

    <r />

    “是潘節公子,他剛才有感而發,做了一首詩。”徐商指著潘節道。<r />

    <r />

    “不不,徐公子你就別寒磣我了,我那只是隨口胡說,算不得詩。不過,有感而發卻是真的。”潘節眉頭一皺道“今晚我很開心,真的是很久都沒有感受到現在這種輕松的氣氛了,我是在想,如果我們大漢都可以像我們現在這樣歌舞升平就好了。”<r />

    <r />

    劉顯同樣可以抄襲不少后代唐宋時的詩詞,不過這些沒有什么的意義,自己暫時又不需要揚自己的才名。所以,干脆也沒問潘節做了一首什么詩,倒是覺得這個潘節,在現在都可以想到整個大漢,那么看得出,此人也算是一個有理想的青年。<r />

    <r />

    “唉,難啰,就算徐某這種衣食無憂,又沒有上進心的人都感受得到如今的大漢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不知道為什么,這心里總覺得有些慌,感覺……”<r />

    <r />

    “是感覺有些朝不保夕了吧?”劉顯接話道“今年,我們大漢暴發黃巾之亂,這股暴亂,一下子卷席了我們整個大漢。因此,任誰看到到處都是死人,看到處處都是流離失所的難民流民,無論是誰都會感覺到不安。”<r />

    <r />

    “對,就是這樣的感覺,總有一種以往的那種安勉的生活一去不返了。不知道災難又在何時會降臨在我們自己的身上。所以……”<r />

    <r />

    劉顯擺擺手,打斷了徐商的話道“徐大哥,咱們也算是朋友了吧,請恕我劉顯直言,你們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面對大漢如今這樣的局面,你們有沒有什么的打算?”<r />

    <r />

    “打算?什么的打算?大漢現在的局勢,可不是我一個人打算得了的。”徐商不太明白劉顯想說什么。<r />

    <r />

    “潘節公子準備入仕為官,這就是一個打算計劃啊。入仕為官,一個,是為了自己能夠有一個前途,二個,可以通過自己為官而努力,使得我們大漢的環境變好,起碼,可以盡一下自己的努力,讓正在受苦受難的百姓能更好一些。對吧?潘公子,你有沒有這樣的志向?”<r />

    <r />

    “額……”潘節有些少尷尬的樣子,臉色一紅,然后有些坦然的道“慚愧,潘某可沒有太大的志向,一個,出仕的確也算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然后也的確是為了自己能夠有一個前途。至于為百姓辦事,這個恐怕潘某力有不逮,恐怕就算是有心也無能為力啊,何況,現在事情還沒定下來呢。”<r />

    <r />

    “當然了,就如劉公子所說的,潘某也的確是會盡自己的努力,入仕后,不管最后會出任什么的官職,潘某也一定會做好份內之事。”<r />

    <r />

    “好,有這個心就好。”<r />

    <r />

    劉顯對潘節道“潘公子,其實我跟劉虞大人的確相熟,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其實就是一句話的事。不過,我有一些想法,我希望潘公子以后得要保持初心。或許,我們還可以一起合作。”<r />

    <r />

    “合作?怎么合作?”潘節心里一動,問道。<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