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直接帶走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直接帶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人是誰啊?如此大言不慚,他是什么東西?膽敢狂放豪言,說那個女人他買了?

    金發碧眼的異族女人的確是一個稀罕之物,在大漢并不常見,更何況是那樣的一個絕色女奴?

    在場不少來自于薊城豪族,來自于那些地主富商的子弟,他們哪一個不是橫著來走的家伙?說錢說權勢,他們在這薊城的一畝三分地上,誰敢跟他們相比?

    所以,他們極其憤怒,憤怒這個不知所謂的小子。

    “你是誰?滾下來,看本公子不打死你!”

    “如此絕色佳人,憑什么就你買了?”

    “掌柜的,現在也是時候了,趕緊的,此女開價多少?”

    萬花園大廳內剎時群情洶涌,有人在罵著劉顯,亦有人在向萬花園的掌柜叫喝著讓他開價。

    在錢就是大爺,他們在這個時候也不去在乎萬花園什么的背景了。有背景又如何?畢竟這萬花園是打開門做生意的,得罪了他們這些金客,萬花園還會有誰來光顧?

    “都給本公子住口!”

    劉顯再運勁大喝一聲,然后對那掌柜道“本公子說了,那個金發女子我買下來了,把她給本公子帶上來。”

    劉顯可一點都不擔心不在乎這些叫囂的家伙,他只是在意這個掌柜會不會臨時變故,不把人交出來。

    說到錢?劉顯現在多的是,說到身份地位?說出來也不會比他們差。

    更何況,現在這個是什么的世道?是一個亂世,在這個世道,強權實力才是硬道理。

    劉顯本身就已經是準武將,已經接觸到了三流武將的門檻。何況以劉顯的太平經功法的特殊,以后再成為二流、一流武將,這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說明劉顯本人已經具備了在這個三國時代立足的個人實力。此時的劉顯,已經不是剛剛到這三國時代的時候,在柳林村時連一個黃巾渠帥李大目都幾經兇險才能殺得死的劉顯了。

    更不要說還有黃舞蝶在身邊。就憑黃舞蝶這個二流武將,就足可以碾壓全場,端了這個萬花園都可以。

    還有一點,那就是現在劉虞是必須要站在他的這一邊的,要不然,劉虞想要辦的事就很難辦得成了。

    現在劉顯等于是有著幽州牧這個最大的政治主官作為自己的靠山,何用去理會那些一般的富家子弟?

    劉顯的說話,又引來下面客人的一陣喝罵。

    萬花園的韓掌柜此時并不知道劉顯是什么人物,但也多少被劉顯這樣有些強勢的態度給震住了。

    他倒不敢如那些客人一般對劉顯喝罵,當然,他的心里還是有些不悅的。因為劉顯如此就等于要強行買人的樣子,要知道,他還打算開價后,讓下面的客人抬價,然后價高者得。

    其實嘛,這樣的異族美人,并不需要拿出來出售。實際上,如果把她送給一些權勢,可能所獲得到的利益會更多。起碼,如此等于是巴結上了一個權勢。

    但這卻又有些不太方便,因為這個金發女人太過特殊的。這一旦送出去,將來出了什么事,那么就會牽連到他。

    還有就是,權勢那么多,他到底要送給哪一個呢?反正巴結到了一個,卻會得罪了別的全部。

    獲得這個金發女人后,已經有不少人盯上了,如果直接向他索要,他給不給?但也是同樣的道理,給了這個,那么就會得罪別人。

    所以,想來想去,覺得還是按照平時的處理方式,把這個金發女人處理掉。這樣既可以不用得罪人,又可以獲得一筆收入,何樂而不為?

    他這時走向劉顯向在的那個窗口的方向,沖上面抱拳,語氣卻有些冰冷的道“這位公子,請問是哪里人?面生得緊。這個實在是對不起了,我們萬花園有萬花園的規矩,在這里,得要按我們萬花園的規矩來辦事,公子自然也可以買這個異族女人,但是必須得要跟大家一起競價,最后價高者得。”

    “可以啊,那就開價吧,不過,這個女人本公子要定了,先把人帶上來,不管你們誰開價,開價多少,我都會比他多一錢。”劉顯霸氣十足的道。

    比誰有錢?本公子特么的需要用錢買一個女人么?

    “呵呵,公子你這樣讓我們為難了。”韓掌柜冷著臉笑笑道。

    劉顯本來就是來閑逛,本不打算買什么的女奴,要不是這金發女人說的那些話,劉顯聽出了一些關鍵字,覺得她有些來頭。一個如此美麗的外國女人,淪落到了這樣的地步,劉顯對她產生了一絲好奇之念。所以才會想著把她救下。

    嗯,沒錯,是救下,不想看到她成為被人買去成為玩物。所以,劉顯根本就沒打算要花錢。

    開什么玩笑?一千萬錢起步,一千萬錢夠劉顯買下多少購戰馬?又夠劉顯買到多少糧食救濟百姓?

    可以直接碾壓,劉顯又何必跟他們哆嗦?

    劉顯臉色一冷,道“本公子巨鹿郡廮陶縣柳林村劉府劉顯。如果你們沒有聽說過沒關系,本人漢室宗親,平原王府馬貴人義子。平原王府馬貴人知道不?不知道?好,這不重要,本公子乃你們幽州牧劉虞大人之族弟,昨天才剛剛和劉虞大人見了面,憑這些身份關系,本公子有資格買下那個女人嗎?要不要本公子現在就去請來劉虞大人過來見證?”

    “剛才誰在叫囂的?站出來讓本公子認認!“劉顯說完,又對下面的那些看客冷著臉惡狠狠的喝道。

    劉顯現在的紈绔子弟的表現靈活十足,一副誰跟本公子過不去本公子就拿他開刀的樣子。

    ”呃……“

    那掌柜倒還真的一驚,似沒有想到這個少年的來頭會這么大。

    當然了,他倒是不太害怕劉虞,但是他怕平原王府馬貴人。平時,沒有人說起,自然不會怎么在意。可是,平原王府馬貴人的名頭,倒是不少人都會聽說過的。并且,聽說過的,都知道那是一處一般人都不太愿意招惹的所在。

    跟先帝有關系的皇親國戚本來就不多了。誰想去跟這樣的人作對?或許平時不會怎么樣,但是真正惹惱了平原王府,能量還是有的。

    想想,一個先帝的弟婦,跟去跟當今的圣上哭鼻子說被誰欺負了。當今圣上繼承了先帝的大漢江山,而先帝一支的近親血脈已經斷絕了,就只剩下一個孤寡婦人,如果這都保護不了的話,這可不是說當今圣上無能嗎?又或是當今圣上不理會的話,又豈不是被世人指著背脊罵其無情無義嗎?

    這世上,甚至是朝堂之上,忠義之士還是有的,一旦讓那些忠義之士知道了,激進一些的在朝堂一鬧,那么此事就嚴重了。

    所以,沒有人會明著去招惹平原王府。

    大廳內再次一靜,剛才叫得最響亮的人打死都不敢再冒頭的,一個個縮了起來,生怕被認出來。不知道情況的,亦不敢大聲多說,最多就是給旁邊的人打眼色,詢問這個少年公子所說的是什么來歷。

    “<!--中间广告位置-->舞蝶,我們走吧,這里也就是這樣了,沒有什么意思,去把那個女人一起帶走。”

    劉顯見震住了他們,對黃舞蝶說了一聲。

    “好!”黃舞蝶的心里,本來就是有些同情那個金發女子,劉顯這么一說,正合她的心意。

    實在是她也不是一個怕事的主。

    她也不從門口走了,直接從窗口縱身一躍,一道紅影倏的落到了那廳中的臺上。

    黃舞蝶偏好紅色的衣裝,跟榮嫣一樣,都是一身勁服。

    她從上而下,落到了臺上,動作干凈利落,顯得英姿颯爽。

    黃舞蝶站定,卻又引起圍觀的那些客人的一陣騷動。

    這不是說黃舞蝶直接從上面躍下來的動靜讓他們震驚,而是黃舞蝶的美麗,讓他們感到目眩。

    竟然又是一個姿色不弱于那個金發女奴的少女。

    可明顯,這個少女是會武功的,圍觀的人自然不敢出言戲說。

    可當中的確有不少人覺得值了,大飽眼福。

    “這丫頭,就是心急。”劉顯看著,不禁搖頭對身邊另一旁的易姬苦笑著說了一句。

    而這時的易姬,卻有些震驚于劉顯方才的表現了。

    她和劉顯在一起,一直都以為劉顯是一個秀氣斯文的公子,很好說話的樣子。可是沒想到剛才這一下似太過霸道了,這還要直接帶走那個女人?讓她感覺到,這似乎是跟強搶差不多。

    “額……公子,這樣不太好吧?這、這真的壞了我們萬花園的規矩……”

    韓掌柜在這里經營了這么久,卻還真的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這一時不知道要阻止黃舞蝶上去帶人,還是向劉顯求情為好。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何況,規矩不也是人定下來的?再說了,這又怎么壞了規矩?嗯,本公子現在就住在易家梅花園,呵,你們這叫萬花園,那叫梅花園,都帶一個園字,算是有緣了。這些天,本公子會在那里,你過來收錢吧。”

    劉顯揮手不耐的樣子。

    “我們也走吧。”劉顯再對易姬以及榮嫣他們道。

    “嗯……原來舞蝶的武功那么好啊。”易姬還在看著下面黃舞蝶的身姿。

    劉顯發現,易姬的眼中有一絲羨慕的神色。

    練武之人,從數米高的地方躍下去只是一件小事,可是對于普通人來說,卻是不敢輕易嘗試的,因為跳下去會摔傷。

    劉顯心里一動,一手摟住了易姬的軟腰,對她道“懶得走了,咱們也從這里直接下去吧。”

    易姬被劉顯的大手突襲,輕呼一聲,只覺身子一軟。

    女人的腰是摸不得的,這被劉顯如此一樓住輕腰,易姬就有一種心頭一酥的感覺,同時芳心一陣亂跳。

    她正要說話,劉顯卻已經運力將她輕輕的單手樓起,然后直接從那窗口躍了出去。

    “啊……”

    易姬一驚,下意識的一把抱住了劉顯,如此,就似易姬掛在劉顯的身上一樣。

    數米高,眨眼就落到。

    易姬還沒有如何去感受從高處落下的感覺,[悠悠讀書 ]便覺已經腳踏實地。

    但是劉顯帶著她從窗口躍出來的那一剎那,她緊張激刺得似乎心都要跳出來一般,那種騰空的感受,不知道為何,她卻有些回味。

    “呵呵,怎么樣?不用怕,跟你開一個玩笑,站好了哦,我要放手了哦。”

    劉顯感受到易姬的身子有些發軟,擔心她站不穩,輕聲提醒了她一句。

    “哦……”易姬反應了過來,臉兒一下子通紅,趕緊松開自己抱著劉顯的手,站好在臺上。

    劉顯拍拍易姬的手腕,讓她稍等。

    跟著劉顯走到了神色有些驚訝的韓掌柜身旁。

    “韓掌柜是吧。”劉顯對他平靜的說道“你過來,一旁說話,我想問你幾句話。”

    劉顯說完,扭頭看看,走向臺上一角,這一角的下面,客人沒有那么多。

    “你們都退開一下。”劉顯直接對這臺上一角下面的客人道。

    一般情況之下,一個人的名頭不太容易就嚇唬得了這些人。何況,這都是劉顯自己所說的一面之詞,到底是不是真的,卻還沒有得到證實。

    可是,劉顯表現得如果淡定理所當然的樣子。因此,沒事一般人卻又不敢輕易的得罪劉顯。除非當真的是一些沒有腦子的家伙。

    實際上,劉顯現在要買走或是帶走那個金發女人又關他們什么事?真正能夠有錢買得了那個女人的人,其實也不會太多。他們大多都是來看熱鬧,來看看那金發碧眼的異族女人,過過眼福罷了。

    他們當中,倒是有一些人希望萬花園方面可以跟這個什么劉顯鬧起來,然后他們有熱鬧好看。

    但看情況,這個平時還算是比較囂張的萬花園的掌柜,不知道是不是拿捏不準這個人的來頭,還是有些服軟了,并沒有要向劉顯發難的意思。

    這時,又一聲輕聲嬌喝,榮嫣也不服輸的從樓上躍了下來。

    看清楚之后,這一下,倒有不少人不敢懷疑劉顯身份的真實性了,因為劉顯以及黃舞蝶還有易姬他們不認識,但榮嫣總認識吧?

    榮嫣跟這個人在一起的,那么就說明了這個劉顯的身份不假。

    韓掌柜也是看到了榮嫣,猶豫了一下,才走到了劉顯的身后。

    “劉顯公子,小人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貴客駕臨本店,還請恕罪。不知道公子要問什么?”韓掌柜不得不放低姿態施禮道。

    另外,其實韓掌柜也有一種直覺,覺得這個少年他惹不起。

    的確是惹不起。不管他的背景后臺是誰,可是這山高皇帝遠,他的面后的人又如何護得了他?

    在這里的這個萬花園產業,只是那個主人的一個分部,其目的就是為了斂財。但當真的發生了什么,他們的主人只會遷怒于他,卻絕對不會為他們主持什么的公道。

    何況,誰都知道,他們現在所干的這些,本來就是有些見不得光的事兒。誰會為他們主持什么的公道?

    真要鬧起來,其實就是榮嫣的老爹都可以治得了他們。

    “跟我說下,這個金發女人你們萬花園是如何弄得到的。”劉顯放輕一些聲音道。

    “呃……公子,這些可都是我們萬花園的機密啊。”

    “呵,機密?我們大漢根本就不可能抓得到這樣的異族女人。要說抓了一些烏桓部族、匈奴、鮮卑等部族的異族女子來當作是女奴出售,這個我相信。可是這樣的一個女子,不太可能抓得到。”

    劉顯輕笑一聲道“莫非萬花園有跟異族勾結?這個金發女人是他們提供給你們的?”

    韓掌柜打了一個冷戰,跟異族人勾結?這要是坐實了,那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dahanbazhu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