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劉虞的煩惱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劉虞的煩惱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鄭伯鄭風先給薊城州府的守門護衛遞上了拜貼。沒多久,便獲得了召見。

    這也算劉顯趕得巧,因為劉虞近段時間并不在這里,這也是眼看年關了,才回到了州府。

    對于劉虞來說,這次再出任幽州牧,他手上的權利,在名義上,要比兩三年前任幽州刺史的時候的權利更大了。

    也正因為如此,劉虞才惆悵滿懷,想著終于可以大展拳腳,實現自己的抱負。

    劉虞的抱負是什么呢?作為一個漢室宗親,他自然沒有那種太過份的狼子野心。他對于漢室的忠誠的確是極為忠貞的,他的抱負,其實也就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讓大漢重現往日的榮光,能夠讓四海異族徹底的臣服于大漢。

    作為一個漢室宗親,如果他能夠做到這樣,這也可說是一件千秋萬載之功了。

    他不求什么,但求一個名垂千古之名。也就是說,劉虞比較重名。

    可是,這一次再任幽州的政治主官,上任之后他才發現許多事情跟以往是完全不一樣了。

    兩三年前,黃巾起義沒有暴發之前,幽州相對還算是比較平穩的,雖然時有異族游騎叩關,還有一些異族人闖進了幽州境內燒殺搶掠。可是,那樣的情況發生的也不算是太過頻繁。

    且最為關鍵的一點,那就是在劉虞的努力之下,那些關外異族對他還是比較信服的。在表面上,那些異族人對他極為恭敬,也的確應他劉虞之名,會克制他們各個異族人的部下,不讓那些異族兵馬闖進大漢來作亂。

    平時闖進大漢來作亂的那些異族人,其實都是不知名的,沒有哪一個部落部族會承認是他們干的。

    總之就是一句話吧,在劉虞的治理之下,那些異族人在表面上的確是對大漢保持著臣服之態,沒有誰敢公開背叛大漢。

    劉虞始終都認為,對于那些異族人,有教無類,他相信,只要將漢人的文化傳給他們,讓他們懂禮義知廉恥,再教他們刀耕火種,教會他們漢字、織布、生產等等。這樣一來,關外的那些異族人跟漢人又有什么的分別呢?

    他相信人之初性本善,那些關外異族人都是一些還沒有真正開化的民族,只要對他們采取懷柔的政策,盡可能的去幫助那些異族人,改善那些異族人的生存條件及環境,那么那些異族人又豈會反叛大漢?

    也不得不說,劉虞的這些思想理念,在某一定情況之下,的確是可行的。

    事實上,后世的那些游牧民族,也基本上是如此被漢人慢慢同化。到后世時,基本上沒有了游牧民族了。就算是有,也都是極少的一部份。

    但早前就提到過,就目前來說,劉虞如此一味的對那些關外異族采取懷柔政策卻是行不通的。所謂的懷柔政策,是建立在我強敵弱的基礎之上。

    假如說,自己不夠強大,人家敵人都比你強得多了,如此你又有什么的資格去懷柔人家?

    要不是大漢的確曾經很強大,對那些異族人壓制打擊得完全不敢反抗了,那個時候對他們采取懷柔政策才是可行的。現在嘛,那些關外異族已經看到了大漢的衰弱,他們那顆背叛侵占大漢的野心已經發了芽,如此,再對他們懷柔就不合事宜了。

    這不,劉虞現在就覺得有些頭痛。

    他這才剛剛出任幽州牧,就發生了漁陽人張純背叛。如果僅僅只是他背叛也就算了,就當作他是黃巾賊軍的一部人馬,派出官兵將其剿滅便是。連張角、張寶、張梁這聲勢浩大的黃巾賊軍都被滅了,又何懼區區一個漁陽人張純?

    如果他幽州的官兵沒能滅了張純,那么他也大可以向朝廷請奏,請朝廷派來朝廷大軍前來消滅張純。正好,皇甫嵩將軍就在冀州,其部軍馬亦有一部份在冀州,可以請他火速派兵來剿滅張純。

    但讓劉虞惱怒的是,原本跟他還算關系不錯的遼西烏丸大王丘力居居然反叛大漢,和張純、張舉等人勾結。如今幾乎整個遼西都落入了他們這些叛軍的手中。

    為此,劉虞還第一時間派出了快馬使者,送信前往質問丘力居。

    丘力居背叛大漢,這其實就等于是重重的打了劉虞的臉。因為兩三年前他在幽州主政的時候,就是他力主漢異和平相處,他在位其間,的確給予了那些關外異族人不少的優惠政策,甚至,劉虞也曾上書朝廷,力保丘力居為遼西烏桓大人。

    這個所謂的烏桓大人,是朝廷給予的封賜,實則是烏桓大王,只不在,在大漢朝廷面前,他不能稱王罷了。這些,也算是當初劉虞跟丘力居的一個協議吧,通過大漢的賜封,這也就等于是大漢都承認了丘力居在其烏桓部族的大王地位。

    要知道,整個烏桓部落,生活在遼西地區,另外還有不少生活在沿長城之外的大草原上,他們人數眾多,估計會有數百萬之眾。

    而他們烏桓部族,其實也很久沒有真正的形成統一了,丘力居是烏桓族人烏丸部,算是烏桓族當中最大的一個部族。

    丘力居也一直想統一整個烏桓族人,當時劉虞奏請大漢朝廷給他一個封號,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成為烏桓大王。

    自己力保的丘力居,卻反叛了大漢,這叫劉虞如何服眾?又如何再推行對異族人的懷柔政策?

    如果幽州官府的官員,以及官兵的將領,開始懷疑他劉虞的對異族的政策,那么他又怎么可再推行懷柔政策?如果不推行,他又如何獲得那些異族人的臣服?他又如何可以名垂青史?

    他派出使者前往見丘力居,送信給丘力居,這個指責是一方面,另一個方面就是他要求丘力居看在互相的情份上,馬上停止對大漢的攻戰,然后重新歸降于大漢,他可以力保丘力居如今的地位,他劉虞作為幽州牧,可以對丘力居這一次的背叛既往不究。

    這個,也是劉虞把事情想得太過天真了。

    如果當真的重新接納丘力居的歸降,那么劉虞也會因此而大失幽州百姓之心。

    可以想象,特么的這些<!--中间广告位置-->異族人造反,把自己的百姓搶了殺了,如今他們說歸降就歸降,就可以既往不究?好了,按劉虞的想法,肯定得要繼續推行他的懷柔政策,而所謂的懷柔,其實就是給予他們好處。

    所以看看,搶了自己的錢糧殺了自己的父母妻女,一句投降就了事,且還得要再給他們錢啊糧食的。甚至還得要將一些漢人的女人送給他們。嗯,送女人,在這個時代的確也是一個很正常的事。并且,那些異族人是明著要求的。

    如果劉虞當真的那么干了,那么他在幽州恐怕也很難混得下去了。

    這不?他還真的這么干了。

    丘力居回信,自然是把自己說得多么的無辜,冤枉,說自己是被人陷害的,被逼不得不起兵反抗云云。然后他要求,想讓他再歸順大漢也不是不可以,但前得是先停戰啊,他要求大漢官兵不要再攻擊他了,然后再跟劉虞面前歸順的事。

    這劉虞聽到丘力居如此回復,心思又活絡開了,畢竟,如果他可以招降收服丘力居,那么這也是他的本事能力的體現。不戰而屈人之兵,這就是一件功勞。

    他還真的給公孫瓚命令,讓公孫瓚停止繼續攻擊張純、丘力居。

    結果,讓劉虞大為惱火的事,公孫瓚抗命了。

    然后呢,丘力居還派人前來送信,他說他的部族人又冷又餓,如果想他歸降的話,請劉虞先送一批糧草衣物這些給他,讓他看到劉虞是否是真心的會重新接納他。如果劉虞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那么就證明劉虞想招降他是假的,不夠誠意。

    這劉虞呢,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想的。或許,他兩三年前提任幽州刺史的時候,所推行的一些政策讓他嘗到了一些甜頭好處,所以現在便似著了魔一般,非得想要收服那些異族人。

    他還真的打算這么干,想著如何才能送給丘力居一批糧草衣物,證明自己可以重新接納丘力居的誠意,然后讓丘力居臣服。

    但糧草衣物,這些都得要錢弄來的,并且,如何送到丘力居的手上也是一個問題。

    他這樣的行為,其實真的就等于是資敵的行為。在后世,他恐怕就會被人罵是漢奸。

    劉虞倒也意識到這么干不太妥當,起碼他還真的不敢讓太多人知道,肯定也不敢讓官兵方面的將領知道,要不然,他這個幽州牧以后恐怕就不會有人再聽他的命令了。

    他這段時間,就是不停的拜訪一些舊識,如易家的易開這些大商賈,自然還有一些世族豪門。他前往拜訪,主要就是開口要錢要糧。

    但很明顯,劉虞也碰壁了。

    這個時候,他再去跟像易開這樣的商賈鼓吹什么的懷柔政策,人家又豈會再支持?眼前已經是擺明的,那些異族人都背叛了大漢。誰還相信他的那一套?所以,一般人都是代借口應付過去,嘴上一邊說著自家有多大的困難,一邊說會鼎力支持他這個幽州牧。可是,要錢要糧,基本上都是沒有,就算有,都是一點小心意,讓劉虞完全拿他們沒有辦法。

    劉虞正在犯愁,他要如何才能夠湊夠一批錢糧衣物,又如何才能瞞著幽州官府上下,瞞著官兵送給到丘力居的手上,好讓丘力居在收到自己的誠意之下,跟自己談叛,談妥重新歸順大漢的事?

    如果不是公然抗命的公孫瓚,劉虞都想親自前往前線,跟丘力居直接見面對話了。對于公孫瓚,劉虞現在還真的有些發怵,那可是一個真正的一言不合就開殺的狂徒。

    像劉虞這樣的文人,最害怕的就是公孫瓚這種將領了。

    就是在劉虞這樣的情況之下,這突然的有一個叫劉顯的商隊老板來拜見?且這個劉顯還是漢室宗親?

    劉虞念著劉顯的名字覺得在哪里聽說過,好一會他才醒起,的確有人跟他說起過劉顯的事,以一人之力救濟一縣百姓,這事兒他也算是略有耳聞了。

    似乎這個劉顯跟自己一樣,還是漢室宗親?記起了劉顯是什么人,劉虞的眼睛一亮,就似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

    或許,他這一次重新執掌幽州,如何找到突破口可能就在這個劉顯的身上。

    如此,他也沒有擺架子,趕緊讓自己的心腹手下,把劉顯請進州府。

    劉虞給足了熱情,親自到了州府會客廳門前等候。

    見到了劉顯,劉虞自然也是有些驚訝,打量著劉顯熱情的道“原來你便是劉顯啊,我也曾聽聞過你的事跡。只是沒有想到真人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年郎君,不錯不錯。來來,快請進,咱們里面談。”

    劉虞伸手請劉顯。

    劉顯也在打量劉虞。

    劉虞沒穿官服,一身文士打扮,年約四十歲上下,看上去倒也相貌堂堂,不過,劉顯覺得他的眉毛有些稀疏,且笑起來,顯得有些勉強的樣子。不知道為何,心里卻不太喜歡這個人。

    有些時候,人就是這樣,人與人之間,看到這個人的第一印象,心里就會有一種想法。有些人能夠一見如故,而有些人,可能是永遠都談不到一起來。

    “小子冒眛來拜訪,希望不要打攪了州牧大人才對。對了,這臨近年關,一些年貨,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劉顯揮手,讓鄭風把帶來的一些禮物送給劉虞。

    這些送禮的事不用劉顯來操心,鄭風鄭伯自會會打點好。

    “哦?還給本官送了禮物?劉公子你這可是太客氣了。嗯……聽說你也是漢室宗親?”

    劉虞作狀推辭不受禮物,一邊問道。

    “是的。”劉顯沒有否認。

    “那真是太好了,說起來,咱們應該還是同宗兄弟,以后,你也別稱本官為什么州牧大人了,我年長,你稱我為兄便可。”

    “那便稱大人為虞兄?”

    “對,虞兄好啊,劉顯兄弟,來來,進來請茶。”劉虞還是接過了禮物,但似毫不在意的樣子,請劉顯走了進去。

    dahanbazhu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6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