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一吻定情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一吻定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辦法就是這樣的辦法,具體如何,還可以再詳細商討。”劉顯對易開道:“上策的好處就是,你們易家依然還留在幽州發展,不用放棄你們在幽州多年經營的基業。但也得要有心理準備,未來五年之內,你們易家是不會有什么的財富方面是不會有什么的收入,甚至還有可能要花費不少你們的原有財富。”

    “不過,作為一個商人,更應該要注重長遠的利益。還是那句話,只要你們易家的人還在,只要你們所經營的基業還在,那么要賺錢那還不是輕易的事?只要時機到了,便是你們真正賺錢的時候。”

    “還有要說的是,錢是好東西,但是當多到已經用不完了,那么再多也只是一個數字。所以,有時候不是說要積累多少財富,而是看要如何有意義的使用財富。右北平首富、甚至是幽州首富或是大漢首富,這些都只是一個虛名,沒有實際意義,反而會因為這個虛名而樹大招風,就如木秀如林風必摧之。這些現在說可能不是時候,但是我想易家主可以記住,底調才是王道。”

    劉顯說這個,其實就是給易家打一支預防針,也可以說是敲打敲打。

    如果說易家現在投效自己,那么待自己真正的起兵之后,有所發展有所成就的時候,劉顯自然不會忘了易家,到時候,在自己的扶持之下,易家肯定會財源滾滾,錢會多到數都數不完。劉顯希望他到時候可以記住自己現在跟他說的這些話,不要因為有了錢而太過驕傲。

    “劉公子,可否給易某一些時間考慮?畢竟這可以關乎以我易家將來的命運。不管如何,易某的確佩服劉公子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作為,易某如劉公子十六、七歲時,還都在玩泥沙呢。同時,易某亦深深的感受到劉公子的誠意,咱們第一次見面,劉公子便能夠對易某交淺言深,對于一些人事不諱直言,這還真的是難得。”易開對劉顯抱拳道。

    “可以啊,畢竟現在也只是我在說,你可能都不知道是真是假,本公子所說的,你大可以派人去查探。你什么時候考慮好了,我隨時歡迎你們易家的投效。再說了,辦法我也已經跟你說了,就算你看不上我劉顯,不愿意投效我劉顯,你也可以另外找一個你認為信得過的、可以投靠的人投效。當然了,選擇是自己決定的,路要自己走,事要自己做,那么這最后的后果結果如何,是好是壞,那么也是你易家自己去承受。”

    “這個自然……”

    “好了,公孫明還在外面,我們談太久了他估計會起疑心。本公子就先告辭了,這段時間,我會去薊城,去拜見劉虞大人,等我回來后,會再來你易府拜訪,到時候再說,如何?”劉顯站了起來,對易家父女告辭。

    劉顯知道,自己畢竟跟易家家主是第一次見面,互相真的不了解。哪怕自己再如何開誠布公,如何真心實意的想幫助他,但也得易家家主相信自己才行。

    并且,劉顯現在對易開所說的,都是在畫大餅,具體的好處,他是看不到的。劉顯能夠給易開另眼相看的,就是自己最近這幾個月來所做出來的事,還有自己的身份,以及和平原王府的關系。

    而有些事,劉顯卻也不能說得太過明白,一切都得要易開自己去領悟。自己總不能明著告訴易開,自己將來要起兵,要和公孫瓚或是別人爭奪幽州的控制統治權。當真的這樣明說,這就說得劉顯在準備著起兵造反一般了。

    直接起兵造反,劉顯也不是說沒有考慮過。但是身處在這個時代,就得要適應這個時代,不要逆勢而為。

    許多隱士早就有說過,大漢氣數已盡。

    這個所謂的氣數,劉顯認為并非是指民心向背,而是指一些有心人在刻意的在宣揚這個問題。

    大漢積威數百年,如今大漢百姓,心底里對于大漢的忠誠其實是深入骨髓血液當中去的。人人都以漢人自命,以漢人自居,以漢人為豪。

    可以說,一般的百姓,他們只要還有一口吃的,只要還能夠活得下去,那么他們就不會生出反漢之心。

    事實上就算是反漢,其實更多的不是說要反大漢朝廷,不是說要反大漢漢室,而是要清君側。

    百姓恨的是誰?不是當今皇帝,而是恨皇帝身邊的奸佞。

    張角的黃巾軍敗得那么快那么慘,那就是張角沒有看清楚形勢,沒有真正的明白到大漢百姓的心里所想。假如說,張角反的只是那些地主土豪,反的只是官府,不要想著反朝廷。那么他肯定不會敗得那么快那么慘,起碼,天下義士未必都會攻伐他。

    當然了,自作孽不可活,黃巾軍之敗,跟他們本身如一盤散沙有關,跟他們變質淪為強盜賊人有關。

    有這前車之鑒,劉顯自然就斷了直接起兵造反之念。

    何況作為一個后世的人,很清楚這個時候誰敢先造反另立朝廷,誰就會被當作是出頭鳥來打。后來袁術不就是那樣么?稱帝不久就被滅了。

    另外,那個大漢氣數已盡,也有影射當今皇帝無才無德無能的意思。早前有一個恒帝都把大漢敗得差不多了,如今的靈帝更不堪,窮奢極欲,荒淫無度,還要寵信閹臣。如此的話,大漢氣數不盡才怪呢。

    “這就走了?老夫失禮了,要不,賢侄就先留下來,待老夫設宴款待,不用急著走。”易開還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趕緊要勸阻劉顯。

    “不用了,我這不是事多嗎?以后有機會會常來討擾的。”

    劉顯表示并不在意這些,說完再對少女易姬道:“小姐姐,再見了。”

    噗……

    易姬失笑,掩嘴對劉顯道:“那奴家是不是了要稱你為小哥哥呢?”

    現在易姬也有些明白了,劉顯稱自己為小姐姐,這當中其實是有一點調侃的意味。

    “額,易小姐學得挺快的。嗯,再見!”

    劉顯對父女兩拱了拱手,轉身走了出去。

    公孫明在外面真的等得不太耐煩了,正在來回渡著步,好幾次都想闖進去看看劉顯和易家父女在談些什么。

    他見到劉顯<!--中间广告位置-->出來,趕緊上前問:“怎么樣?易家那老頭怎么說?”

    沒在易開的面前,公孫明直稱易家家主為老頭。

    劉顯不禁暗暗搖了搖頭,就這公孫明這樣的表現,根本就不算是一個有腦子的人物,難怪三國歷史上沒有他這個人的名號了。公孫瓚身邊,有嚴綱、田楷、公孫越、陳蔣等等,但就是沒有他的名字。

    “公孫先生,我跟易家家主談得還算是不錯,但那么多錢糧也不是一個小數目,這得要給他一些時間考慮。這樣吧,你就先安心待在這里,先不用向公孫瓚將軍匯報,等最終落實了,你再回去匯報吧。你放心,厚棉衣我會如數先運送去給公孫將軍。”

    “這不過是區區一億來錢的糧食,那易家老頭就是不爽快。”公孫明一臉黑沉的惱怒道。

    “我這個債主都不急,你急什么?好了,易家有排你住處,我就先走了。”

    “啊?劉公子你這便走了?別啊,我去讓易家的人設宴,咱們喝上幾口?”

    “免了,我還有事。就此別過。”

    劉顯倒是有些看不起公孫明了,又怎么會和他一起喝酒?

    “這,那好吧……”公孫明見劉顯拒絕得堅決,只有訕然的尷笑。

    劉顯沒有再理會他,叫上鄭伯和黃舞蝶,一起離開了易府。

    劉顯沒有回周武暫給自己商隊安置的那個城內軍營。而是讓鄭風帶路,先到了一間店鋪。

    周武一共為劉顯弄到了三間店鋪,一家府院,還有一家客棧。

    店鋪三十萬錢一間,府院三百萬錢,客棧嘛,一百萬錢。這等于是一匹馬換一間店鋪,不能說便宜或貴了。

    事實上,在這幽州,馬匹不會這么貴,這都是按這當下亂世的市場來計。

    這些天,鄭伯已經張羅了一間售買布匹、衣服的店鋪。

    因為有周武的關照,所以沒有遇到什么的麻煩。這右北平內同樣經營布匹生意的同行,也沒敢來找麻煩。那些地方的地痞無賴,更加不敢前來搗亂了。

    還別說,這一開張,生意還是不錯的。

    鄭伯請了兩個當地婦女還有一個老實的青年在幫忙。當然,還有自己的人來看著,另外也派了上十個護衛來守衛,當然,這只是暫時的,待一切正常了,這些護衛最多就是留一兩個人在這里,甚至都可以不用留。

    店鋪的上面還有一個閣樓,暫時空置。

    后面還有一個小院,不大,但也有一個小廳兩間臥室,一間廚房,另還有一個倉庫。

    這些應該都是一般店鋪的標配,是指主要街道兩側的這些店鋪。

    鄭風所要到的這些店鋪及客棧,都是在城內正南大街,也就是大漢一般城池都一樣的主要街道。

    如果是以往,沒點關系的,也根本很難在主要的街道開設店鋪。

    劉顯觀察過后,覺得很滿意,贊揚了鄭風一翻。

    到了店鋪后的小廳中,鄭風親自去弄吃的了。

    黃舞蝶坐在劉顯的對面,對劉顯眨著大眼睛似好奇的問:“你都跟易家家主說了些什么?還有那個少女很漂亮吧?我跟鄭伯在外面聽你跟她有說有笑的。”

    劉顯卻聽到有些酸酸的味道,趕緊挪了挪身,轉過去坐在她的旁邊,很自然的伸手握著黃舞蝶的玉手道:“那是易家家主的女兒,叫易姬,是挺漂亮的,但比起我們家舞蝶來,那簡直是差太多了,她哪里有咱舞蝶這么可愛漂亮?”

    “人、人家哪里漂亮了……”

    黃舞蝶的臉上剎那飛起一片紅云,小手縮了縮,卻沒有用力,任由劉顯握著。

    她和劉顯一起的時間多了,越來越顯得親近,但是劉顯這樣一本正經的拉著她的手的情況,還真的不多。

    劉顯說她漂亮,雖然也說過多次,可是每一次,她都覺得心里很開心,甜絲絲的。

    至于劉顯說咱家的,她完全沒有意見,似乎是默認了。

    “真美。”劉顯看著不自覺的低下頭的黃舞蝶再贊了一聲。

    “討厭了,又不是第一次見到人家,別這樣盯著……嗯……”

    黃舞蝶感覺到劉顯的目光一直在盯著她,她抬頭轉臉過來,卻剛好被劉顯探過來的大嘴堵得了一個正著。

    劉顯其實也只是想作弄一下她,親一下她可愛的俏臉,卻沒想這就直接親上了她的小嘴。

    不過各自都飛快的退開。

    劉顯自然是感到一點溫潤,很甜美。

    可黃舞蝶卻感到有如觸電一般,心里怦怦的亂跳了起來。

    這一時間,她顯得有些嬌羞不勝,腦子里都有些空白,不敢作聲,有些局促。

    劉顯回味了一會,才意猶未盡的道:“舞蝶,我喜歡你,找個時間機會,我跟你爹提親,嫁給我好嗎?”

    “你、你要向爹提親?真、真的嗎?”黃舞蝶自然是喜歡劉顯的,這個時代的女人,沒有后世的女人那么多條件要求。一般來說,這個時代的女人,如果遇到一個對她好的男人,而她就會很容易受感動,尤其是這個男人她打心底里生不出討厭之心,那么她一般都會接受這個男人。

    何況,劉顯的許多事,黃舞蝶都看在眼里,心里早就對劉顯極崇拜了。

    平時私下和劉顯在一起時,她也挺開心有趣的,可以說,她這一輩子都沒有跟劉顯在一起的時間笑得多。

    再再再加上劉顯本就是一個佳公子少年郎,公子多情的這種,黃舞蝶又怎么會不喜歡?

    再講了,她和劉顯,都差不多到了只隔著一層薄紙的地步了。

    “當然是真的。”劉顯肯定的道。

    “那、那我爹會答應嗎?”

    “傻瓜,你爹其實是一個挺開明的人,我相信一定會答應的。何況,就算你爹不答應你就不想嫁給我了?”

    “爹不答應人家也要嫁給顯哥哥……”

    黃舞蝶一臉堅定的應道,居然沒聽出劉顯這句話只是在打趣她。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5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