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易家處境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易家處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易家主,你們易家現在的處境堪憂啊。”劉顯坐到了方才公孫明所坐的案幾前,拿起一個茶杯,對少女揮揮手道“小姐姐,能不能幫我倒杯茶呢?”

    “別裝神弄鬼了,你到底想說什么?”少女頓了頓腳,但還是走了過來,為劉顯倒茶,道“趕緊的,我們易家又何用你來救?”

    “說了啊,就是處境堪憂嘛。”

    “找死是不是?”少女揚起茶壺,作狀要淋劉顯一身的樣子。

    “好了,姬兒,讓他好好說話。”易開見到自己的女兒跟劉顯如此一見就能說得上話來的樣子感到有些奇怪,要知道知女莫若父,自己的這個女兒,從來都不會和陌生男子多說半句話的。

    他再對劉顯道“她是老夫的女兒易姬,你也別在老夫面前故作姿態了,有什么話不妨明說。”

    “好吧,易家主,你是幽州知名的大富商。雖然不敢說是首屈一指,但是在米糧商販當中,易家主應該是處于龍頭的位置。而作為一個龍頭商人,那么就必須要有一個長遠的眼光。起碼得要看到一般人沒能看到的東西。”

    “哦?你這個乳臭未干的小子,還敢在夫夫面前談論商人的遠見目光?你這是在教老夫做生意?那你指教一下,一般人沒能看到的東西又是什么的東西?”易開聽劉顯所說的意思,似是暗指自己沒有商人的遠見,心頭不禁有些不悅,皺著眉道。

    “不敢不敢。只不過,我想易家主應該有段時間沒有到別的地方去走走了。敢說易家主應該有好些年沒有到幽州之外的地方去了解了吧?”

    “呵……”易開不屑的一笑道“老夫做生意,總不可能都要老夫親力親為吧?何況,三百六十行,每一個行業,都有其潛在的規則,老夫的商運,其實就只是在幽州,如果到別的地方去,勢必會遭受到別的地方的商人的排擠打壓。還有就是,老夫不在自己的地盤上坐鎮,難免會被同行趁機搶奪市場,到時候后院起火,得不償失。”

    “易家主有些誤會了,在下所說的東西,并非是指生意上的問題,而是指如今這個大漢的形勢大勢。作為一個大商人,如果不能夠把握得到這個天下大勢,那么到頭來可不是什么雞飛蛋打那么的簡單了,一個不好,那就是掉腦袋的問題。”劉顯拿起少女易姬為自己倒的茶,輕啜了一口潤了一潤嘴唇。

    易開卻更加的不屑了,這個跟自己女兒差不多大的小子居然扯到天下大勢上去了?咱們只是一個商人,管它什么的天下大勢?

    他搖頭想著,這個小子看上去倒是人模人樣,可就是太過好高騖遠了。

    “老夫只是一個遵紀守法的商人,這天下大勢的事,不是老夫要考慮的,也不到我等商人去考慮。”易開想要終止跟劉顯的談話,準備送客了。

    劉顯察顏觀色,心里卻也在暗嘆,這個易開,眼光還真的有些問題啊。經商不看天下大勢,那真的是在找死。也難怪,歷史上易姬估計是被公孫瓚殺了,一起葬身于火海,而易家,估計也是在那一場戰爭失敗當中,被袁紹給抄家滅族了。

    想想,同為大商人,人家徐州糜竺是如何做的?人家抱上了劉備的大腿,名留千古,但是他易家呢?劉顯搜索記憶,自己在后世所看過的一些有關于三國的書籍當中,還真的沒有太多右北平易家的記載。也僅僅就是因為易姬易夫人而提到了一下易家,具體如何的,便再也找不出只字片紙出來,甚至是連他易家之主的名字都沒有留下來。

    “你懂什么天下大勢?不過呢,我想聽聽你的想法。說來聽聽。”易姬卻坐到了一旁,饒有興致的托著香腮,看著劉顯道。

    這里畢竟是她的家,所以她顯得很隨意的樣子。

    但實情是,這個也是劉顯的個人魅力所在。

    沒有辦法,這人長得帥啊,不管在哪里都比較吸引人的。

    每一個人,在潛意識之間,都會有一種向往美好的東西。就如一個男人,見到一個美女,那么就自然而然的被吸引,就想跟她多些親近。這個,其實男士可以自問,當自己面對一個美女的時候,是不是特別的想和她親近?不是說想如何,但哪怕是有機會跟人家說上幾句話,這似乎都是一種賞心悅目的事。

    而反之,女人亦然。

    像劉顯這樣秀氣帥氣的少年,讓人一看就感到有幾分親切。別說是女人了,就算是男人見了都會顯得客氣一些。

    沒有辦法,劉顯的條件天生就這么好。尤其是這幾個月來,劉顯長高了不少,并且長得修長卻又壯實了許多,不再是原來那病殃殃的樣子了。整個人看上去,真的是清爽明朗。

    易姬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被什么吸引,反正嘛,就是下意識當中,對劉顯有些親近之意。

    這時易姬都這么說了,易開自然也沒法開口讓劉顯終止這個話題了。

    劉顯適時的道“太平盛世經商,和亂世經商是完全不同一會事的。小子雖然年輕,但是卻知道一句話,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圣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易家主是否看到,眼下的大漢,已經是亂世降臨?易家主有沒有看到,哪怕是這幽州,亦同樣是烽煙四起,百姓流離失所,野外,餓俘遍地?試想,這整個大漢的天下形勢如此,你易家是否又可以獨善其身?”

    劉顯對易開問完,又看向易姬道“易小姐剛剛出來的時候,很堅決的說我不嫁。呵呵,你以為你說不嫁就可以不嫁?在這亂世里,外面的百姓身不由已,而你們易家,也同樣是身不由已。”

    “那、那又怎么樣?難不成還會逼我不成?如果逼得我沒辦法,大不了一死了之!”易姬聽劉顯說到她的事,頓時有些激憤的仰起俏臉,極為堅決的道。

    劉顯倒也看得出,她的眼中的確很堅強,如果真的逼她,她還真的會不惜一死。

    “是啊,大不了一死了之。可是,有時候,有些<!--中间广告位置-->事,并不是說死就能解決問題的。最為簡單的,刀架在你爹爹的脖子上面,你說你嫁不嫁?”

    “什么?這、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要知道,現在可是亂世,你到外面去看看,死了多少人?哦,對了,我來到你們易府時,剛好看到你帶著人回來,當中的那些大木桶,是你熬粥去布施給饑餓的百姓吧?這么說,你應該也有所了解,現在這個世道是一個怎么樣的世道。你們易家,家大業大,其實就是別人眼中的一塊肥肉,誰都想來咬你一口。”

    劉顯這看似是對易姬說話,但實際是卻是說給易開聽的,說到這里,劉顯抬頭望向易開道“易家主,我想你應該有所明悟了吧?”

    劉顯所說的,是實情,易開又怎么會不明白?事實上,他一直來都不愿意往壞處去想吧了。

    其實,他的內心里也知道,自己的女兒被公孫瓚看上了,那么他是無論如何都逃不掉的。不,應該是說,公孫瓚是先盯上了自己易家的家財,然后再看上了自己的女兒。

    他可以在公孫瓚的屬下公孫明的面前故作高態,可他也清楚,自己只是一個商人,最多就是有少少名氣名望的商人。可在朝廷官員的面前,在那些朝廷軍方的人面前,他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如果今天就是公孫瓚前來向自己提親,并且要求自己為他解決那些糧食的事,那么他還真的不能不答應,也不能不給。

    “道德經?”易開也看過道德經,知道有劉顯所說的那句話。他緩緩的坐下去,對劉顯道“看來賢侄你雖年少,但還算是有些學問跟眼光的。沒錯,現在的大漢的確是亂世降臨了,亂世當中,人命賤如草芥。可是,就憑你?可以讓我易家免遭于難?”

    “沒錯,對于我劉顯來說,辦法總比困難多。就看易家主愿意不愿意聽小子說,又愿意不愿意去放棄一些再得到一些了。”劉顯知道已經說到易開的心里去了,好整以暇的道。

    “聽你說說也無妨,就是不知道老夫要放棄一些什么,又能獲得一些什么了。”易開現在真的想要聽聽劉顯怎么說,如果劉顯不說,他還真的不會讓劉顯走了。當然,表面上還保持著一定的矜持。

    劉顯沒在意這些細節,先對似乎聽得不太明白,臉上有些茫然的易姬一笑,轉向易開道“大漢亂世降臨,情況會如何就不說了,易家主你又將要面對如何的狀況,也不說,相信易家主你已經感同身受,已經深受影響。我要說的是,百年皇朝千年世家。這句話,易家主應該也是明白當中的意思的。”

    劉顯大有深意的望著易開,頓了一下再道“在太平盛世,但大漢重農輕商,易家主作為商人,自然不受官面以及那些世家士族看得起,但事業有成,這本身就是易家主的本事,有錢就有身份地位,如此說來,易家主怎么說也算是一個有頭有面的人物。但這也只是在一般的百姓當中。在別人的眼內,恐怕還真的算不得什么。而逢這亂世,卻是易家主的一個機會,一個可以由商家成為世家的好機會。但這前提是,要看易家主是否有那樣的遠見目光,可以在這一場命運決擇當中可以選對了要扶持投靠的人。”

    “先秦呂不韋呂相聽說過吧?他便是一個商人的極致。”

    “呂不韋?奇貨可居?”易開心里一陣猛跳,他又豈會不知道呂不韋?,事實上作為一個小有成就的商人,哪一個不是向呂不韋看齊?他這段時間的確也是在衡量,他是否要投靠公孫瓚又或是劉虞,畢竟這個可不是說笑,這一旦開始了,那么以后就只能一心一意走下去,途中是很難再退出。

    “哈哈,看來易家主心里是明白的。不過,我想提醒易家主要學的,是呂不韋的遠見目光,千萬不要重蹈呂不韋的結局,不要去想那什么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要去想。因為商人,手中的財富就是原罪,如果不知好歹,那么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劉顯提醒一下易開道。

    易開擺手,一臉嚴肅的道“劉顯公子說笑了,呂相的確是我等商家學習的榜樣,但這僅只是經營方面,但不是別的。何況,老夫也根本不曾去想那些,其實就是希望老夫易家一家平安罷了。”

    “請教劉公子,如今擺在老夫面前的,其實也沒有什么選擇,就只有兩個選擇,一個便是如今幽州牧,一個便是公孫瓚將軍。依劉公子之見,老夫是選擇支持投靠誰好一些?”易開這時真的一臉誠懇的向劉顯請教。

    通過跟劉顯的這一翻話,易開也不敢再拿劉顯當作是一個無知少年來看待了。因為他覺得劉顯的心里似乎完全洞釋了他易家的困難處境。現在的這個時勢,他還真的逃避不了。

    “不,易家主,嚴格來說,其實你就只有一個選擇,或者說你根本就沒有選擇,你必須要投靠輔助公孫瓚。劉虞大人?呵,他保不住你易家。”

    “哦?這又如何說法?”

    “因為她啊。”劉顯沖眼前的易姬呶了呶嘴道“公孫瓚向你易家提親,這牽涉到了兒女私情的事了。劉虞大人又怎么阻止?如果她嫁給了公孫瓚,你還有選擇么?別說劉虞大人是州牧可以節制幽州的官府及官兵的話。軍馬兵權在公孫瓚手上,劉虞又能如何?何況,你易家就在右北平,公孫瓚早晚會來右北平坐鎮,到時候,你又如何自處?”

    “是啊……老夫為難的就是這個,尤其是易姬她不喜歡公孫瓚啊。”易開有些頹然的嘆了一口氣道。

    “這跟她喜不喜歡沒關系,看得出,易家主似乎也不太看好公孫瓚吧?”

    “哦?這你都能看得出來?”易開有些意外的看著劉顯。

    這還真的是這樣,如果他看好公孫瓚,認為投靠公孫瓚會有更好的出路前途,他早就徹底靠上去了。又怎么會因為這次錢糧的事而為難公孫明?

    。

    dahanbazhu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