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拜見周武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拜見周武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千頭萬緒,許多事都要劉顯去做。

    想要在這個三國時代獲得真正的成功,跟這三國時代的諸侯一較長短,最后奪回皇位,重振大漢,這都得要劉顯一步一步打好這個堅實的基礎。

    劉顯作為一個穿越者,他很清楚,想要獲得成功,必須要牢牢的依靠廣大的百姓群眾。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收獲百姓民心,獲得百姓認可。

    但是要做到讓更多的百姓認可,還得要做很多事,且手底下的確也需要有人輔助才行。

    現在看上去,劉顯手下似乎太缺人了,可其實不然。現在劉顯手底下的人,還沒有一個真正能夠獨擋一面的人才。

    梁濟也好,還是楊氏縣的縣令文申,又或是李元、張高等這些已經完全歸心于劉顯的文人學者也好,他們都不具備獨擋一面的能力。文申跟梁濟他們,充其量就是一縣之才,甚至沒有劉顯的指點,讓他們治理一縣都有些夠嗆。

    至于黃忠,他是將帥之才,并不是治政之才,讓黃忠去擔任一縣之長,恐怕他也得抓瞎。

    且黃忠現在的重心,是保護劉府商隊。

    至于張寧和黃舞蝶,她們畢竟是女人,雖然有著二、三流武將的實力,但她們最多就只能做一個武力,或是做劉顯的保衛。

    這么一來,劉顯手下還真的沒有一個可以真正擔當政務重任方面的人才。

    劉顯通過對黃敘的治療,和黃敘的接觸當中,發現黃敘這個小子還挺不錯的,好學且勤奮,哪怕現在患病,他都在不停的讀書學習。劉顯本來是想有意引導他往政務方面去學習,希望他病好后,可以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但是,他的興致愛好,更多的是往統軍打仗方面去學習。

    劉顯也發現,黃敘的確也有那樣的悟性,是一個良將之才。

    但黃敘現在病還沒完全好轉,也只能在養病,還不能為劉顯做事。

    想要收服那些具備治理的人才,也就是那些謀士,這個不太容易,一切都還得要看機緣,起碼得要碰上了,并且知道他們想要什么,如此才有可能有針對性的去說服收服他們。

    這些急不來。

    但劉顯現在這手下不少人了,卻還沒有一個真正的武將來為自己專門整訓軍隊的武將。這可不行,必須要盡快收服一些武將才行。

    謀士可以慢慢等,因為暫時就算沒有謀臣輔助自己,劉顯勉強還能忙得過來,可沒有人為自己練兵,這就不行了。

    想成就大業,依靠廣大百姓不假。可真正要成事,最終還得是槍桿子出政權,軍隊才是保障。

    劉顯現在看到這個周武,不由得就動了一些心。

    但劉顯也明白,現在也有太多因素抑制了自己的發展了。就目前來說,想要公然的收服周武,那是不可能的。

    人家周武現在可是一城守將,聽命于幽州牧劉虞,而自己算得了什么?也就只有一個漢室宗親的名頭。最為難的是,劉顯現在并不能公然的招兵買馬。

    所以,就算有心想要收服周武為自己所用,劉顯也的確無從下手。

    那什么的虎軀一震,王八之氣一放,就能讓那些謀臣武將納頭便拜的情況。劉顯認為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

    說真的,劉顯在后現代的時候,看過不少的那些三國類,看著的確是很爽,豬腳三言兩語就能夠收獲那些謀臣武將的忠誠,然后為豬腳鞍前馬后,征戰天下。

    現在,劉顯身在其中,才明白,其實想要收獲一個人的忠誠,想要收服一個人為自己效命,這還真的不容易。

    如果不能清楚明白到人家的想法以及需要,不能符合別人的理念以及給予人家所需要的。人家憑什么一見到你就拜服?

    看看劉顯現在身邊的人就知道了。

    梁濟,是劉顯的外叔公,有著這一層關系,這都還得要劉顯付出了不少錢糧,并且要讓他知道自己是漢室宗親,劉悝之子。如此,他才拜劉顯為主。

    哪怕是那些村民自衛隊,也得要劉顯為他們做了那么多事,給了他們所需要的活命的糧食,并且還得打著保衛他們柳林村的名義,他們才拜服劉顯。

    至于文申、王豹等等,亦是劉顯做了不少事之后,才讓他們臣服。

    黃忠,如果劉顯不知道黃忠這父女子三人的情況,又不能給予他所需要的,那么劉顯現在也休想獲得黃忠的追隨。

    無緣無故,人家憑什么要拜認你為主?要聽從你的命令?

    現在,對于周武,劉顯哪怕有心想要收服他,但也不能說一下子就能夠讓人家臣服。這必須得要先去接觸了解他,明白他心里的想法,以及他的需求。然后,自己再讓他知道,自己可以實現他的想法,可以滿足他的需求。如此方有可能獲得人家的投效。

    說白了,其實就等于是游戲做任務吧。先要挖掘任務,然后完成了任務,這才會有獎勵。

    通過觀察,劉顯對周武有了一點了解。

    在右北平城內過了一夜,第二天,劉顯便帶著鄭風、黃舞蝶一起去拜見周武。

    黃忠并不喜歡應酬,所以,劉顯留他鎮守商隊。

    于城內官衙見到了周武。

    周武是右北平城的守將,但并不是城主。右北平官衙,遭受到破壞,官府機構雖然重建了,但還沒有真正任命以及派任城府主。不過,現在右北平是他說了算。

    處于戰爭漩渦當中的城池跟別的城池是有所不同的。

    戰爭中的城池,縣令、郡守這些,會顯得不是太過重要,關鍵的還得要看官兵方面。當然,這是指縣令以及郡守沒能親自掌控官兵的前提之下。

    一般來說,戰時,文官不懂行軍打仗的話,最好就別插手官兵的打仗事宜,否則會死得很慘。不是說戰敗被敵人所殺,而是說那些原本帶兵的武將,如果不鳥你的話,分分捉可以弄死你。

    就如劉虞跟公孫瓚的情況吧。面對敵人,理念不同的話,作為文官一方,基本上是斗不過武將一方的。大頭兵不跟你講道理的時候,一刀<!--中间广告位置-->就能斬殺了你,到時候去找閻王哭訴吧。

    現在右北平城內的情況就差不多是如此,城內的文官,顯得沒有什么存在感。

    周武在官衙前堂接見了劉顯。

    “劉顯拜見周武將軍。”

    劉顯沒有擺自己漢室宗親的架子,對周武施禮道。

    “劉公子不必多禮,請坐下說話。”周武大馬金刀的坐著,那略顯寬闊的面部沒有什么的表情,隨意的揮了揮手,請劉顯坐到下首一旁說話。

    “多謝!”劉顯隨意的走到案幾后坐下,鄭風以及黃舞蝶分別站到了劉顯的身后去。

    周武注意到了黃舞蝶這個女子,眼中閃過一絲驚艷之色,不過跟著就看著劉顯道:“劉公子,周某多謝你賜衣之情。現在來找周某,有什么要事么?”

    劉顯對周武抱拳,直接說道:“周武將軍,本公子前來拜見,還真的無事不登三寶殿,的確是有事相求。”

    “哦?那說說看。”周武平靜的說道。

    “是這樣的,有三件事,首先呢,不瞞周武將軍,劉某這次行商到幽州,其目的就是想將這些厚棉衣售給你們幽州軍方。”劉顯很坦白的道。

    “啊?售給我們幽州軍方?這個……我們可能不需要啊……”周武沒想到劉顯是來打他的主意的,愣了一下,搖頭道:“現在我這右北平的官兵,不到一千人馬,我們早就解決了軍士御寒的問題。”

    “周武將軍,在下說的是整個幽州軍方。周武將軍這右北平的官兵將士自然不太需要,但是前線的將士呢?或是別的城池的官兵呢?”

    “哈哈,不瞞劉公子說吧,你們來得不太時候,這入冬后,我們幽州方面就開始著手準備御寒的問題了。現在都快年關了,雖然來年春季依然還會寒冷,要到兩三月份才不太需要厚衣物。但最寒冷的時期過了,我們還需要那么多厚棉衣嗎?”

    周武說著,想了想又道:“自從劉虞州牧上任后,他第一時間就是聯絡了幽州的一些世族大豪,請他們幫忙解決了軍士御寒的問題。”

    “原來如此……“

    聽了周武的話,劉顯有些明白了,自己可能來得還真的不是時候。想想,劉虞早前畢竟在幽州擔任了兩三年的幽州刺史。這次再任幽州牧,哪怕幽州各地官府的官員可能都被換了,但他在民間的影響力肯定還在,尤其是一些世族豪門,地主土豪等等。

    這個劉虞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啊,他應該很清楚,他想在幽州重新站穩腳跟,這并不是要如何掌控那些一般的官員,而先得要讓幽州軍方的人認可他。

    找那些世族豪門、地主富商等等解決一些軍方的困難問題,這多少都會獲得一些軍方的將領士兵的感恩愛戴。

    不過,劉顯自然不能因為周武的一翻話就放棄自己的想法,不管如何,也得要做一些努力。

    劉顯話題一轉道:“周將軍,咱們這次冒著嚴寒行商到幽州來,攜帶了大量的貨物,總不能再攜帶回去吧?我們足足有十萬件以上,且在短時間之內也不太可能向一般的百姓傾售完。所以,不管如何,在下也都想試一試,不知道周武將軍可不可以為在下引薦一下,書信一封,讓在下前往拜見劉虞州牧或是公孫瓚將軍?”

    “你想見劉虞大人或公孫將軍?”周武意外的看了看劉顯,微微搖頭道:“本將軍的書信可能不太管用,不管是劉虞大人或是公孫將軍,周某在他們面前也都不算什么,周某也僅只是率一軍暫守此城罷了。這人言輕微,沒有什么用的。”

    “呵呵,周將軍,在下并不是想請將軍為我向他們說項,只是一封引見書信,這樣的話,劉某才師出有名,到了地方,也可以有個名義去拜見他們不是?如果沒有將軍的書信,在下也不過是區區一行商商人,他們位高權重,未必可以見得到他們。”

    “這樣啊……一封書信,這也不是說不行。但是……”周武拖長了音,看著劉顯。

    “周將軍,這個在下知道,不管事情成不成功,我都不會忘了將軍的恩情,到時候,自然少不了將軍的好處。”

    劉顯適時的道。

    “這好吧,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去見公孫將軍吧。”

    “哦?這是為何?”

    “這些就不方便透露了。”周武卻沒有說清楚。

    “好,那就勞煩周將軍了。”劉顯見他不愿意說,便不再追問。

    對于劉顯來說,其實見誰都一樣。其實兩個都會去拜見。

    至于現在承諾給周武好處,這是劉顯的商隊得要留在右北平,要自己去談成了,才會把貨送去。

    “沒事,那么別的又是什么事?”

    “第二件事,就是本人想在這右北平購置一些產業,不知道周將軍可不可以給一個方便?”

    “購置產業?”

    “是的,我想在右北平開設一些店鋪,這些貨物,會留一部份在這些店鋪里出售,以后,還得請將軍多多關照。”

    “本將軍暫時鎮守右北平,暫時倒可以全權處理這方面的事。好吧,你看中哪個地方,如果是有主的,你自己去談好,沒主的,我交待官府方面給你方便就是了。”

    “多謝將軍。”劉顯再次抱拳,然后再說道:“這第三件事呢,就是想采購一些東西。”

    “采購東西?你想要什么?”

    “馬匹。”劉顯說了后,解釋一下道:“在下這商隊,沒有馬匹不太方便。所以想采購一批,不知道將軍有沒有辦法弄到一匹馬?”

    “馬?戰馬?”

    “嗯,最好就是戰馬。”

    “需要多少?”周武眼珠一轉,問。

    “五百匹?當然了,如果有再多一些更好。”

    “五百匹?呵……”周武輕笑一聲道:“我這軍中都沒有五百匹戰馬。又哪里能給你找來五百匹?”

    “軍中的戰馬自然不行,畢竟這些是朝廷的戰馬,我怎敢要?周將軍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搞得到?價錢方面,我一定會讓周將軍滿意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