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幽州局勢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幽州局勢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幽州的情況,其實并不會比冀州好得了多少。

    幽州唯一較好一些的,是幽州境內,并沒有發生大規模的黃巾暴亂。可是這并非就說幽州的情況就比冀州好。

    因為幽州一直來都是外憂內患,塞外異族一直都沒有停止過對幽州的禍亂。

    另要說的是,幽州現在等于是沒有一個真正的政治主官。

    幽州刺史,原本是劉虞,他在政約三年,從180年到183年。可以說,劉虞在職的這三年其間,幽州的整體情況還是比較好的。他也在鮮卑、烏桓、夫余、濊貊等外族間有崇高威望,那些外族隨時朝貢,不敢侵擾,百姓傳唱歌謠贊頌劉虞的功德。但可惜卻因為公事而被免職。

    然后接任幽州刺史的是郭勛。郭勛這個其實就是三國史上龍套的龍套,沒有什么可說的。真要說,就是他任職一年,就把幽州的狀況弄得一團糟,增加了民間百姓的賦稅,使得幽州百姓怨聲載道。然后呢,黃巾起義,他首先就被黃巾軍干掉了。

    朝廷便任命劉焉為幽州太守。

    但劉焉這個幽州太守,他在幽州就只干了一件事,發榜文招募義軍抗擊黃巾軍。此后就是一直統軍作戰,基本上沒有處理過幽州的內部政事。

    如此,幽州各地官府,這段時間其實也等于是各自為政,沒有一個統一的治理綱領。也正因為這般,才讓幽州地區的許多豪強有機會擁兵自重,發展出了他們自己的勢力。

    像漁陽人張純,遼西烏桓首領丘力居,他們就是趁幽州沒有政治主官的制約,大力發勢了他們自己的勢力。黃巾起義后,朝廷為了對付西涼的叛軍,特意從幽州征召三千騎兵前往西涼鎮壓。

    之所以要從幽州調兵,是因為西涼叛軍是以騎兵居多,而大漢這個時期的騎兵較少。僅有的騎兵就是并州騎兵以及西涼騎兵,這兩地的騎兵,分別由丁原以及董卓所率。董卓率西涼騎兵參與了鎮壓黃巾軍的行動,而丁原的騎軍,一個要提防塞外的匈奴人,又要肩負守衛京伊的重任。所以,也就只能從有騎兵的幽州征調前往西涼。

    而這個時候,公孫瓚在幽州已經有了一定的名聲威望,任命公孫瓚為這三千騎兵的都督行事,統率這三千騎兵。

    但公孫瓚率軍才到薊中,漁陽人張純以黃巾之名造反,并引誘遼西郡烏桓首領丘力居反叛。

    遼西是公孫瓚老家,后院起火,他毅然率軍殺了一個回馬槍,以三千騎兵大敗張純。由此公孫瓚也就被封為騎督尉。

    公孫瓚也是由此而真正掌控了那三千騎兵,為他日后稱雄幽州而打下了基礎。

    也是在這個時候,因劉焉已經隨軍返回了洛陽亦師,并出任朝廷宗正,所以,朝廷另外任命幽州刺史,不過聽從了皇甫嵩的建議后,不設刺史,改為州牧。所以,又任命了幽州牧為劉虞。

    也就是說,這個時期,幽州政治主官,是劉虞這個幽州牧。

    但是,有些事,是事過境遷。哪怕劉虞曾擔任了三年的幽州刺史,可這時隔一兩年后,他再出任這個幽州政治主官,這個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此時的幽州,已經是民不聊生,盜賊橫行,他以往治理幽州的那一套,此時根本就行不通。

    因此,這段時間,劉虞對于幽州的治理,也根本就開展不了。

    還有就是,朝廷大軍鎮壓黃巾軍,這無形中也等于是把一些黃巾殘部往北方趕,所以,不少黃巾殘部,他們的確還在幽州地區作惡。

    現在幽州整個形勢,大致是這樣。

    幽州南部地區,和冀州接壤的地區,相對要好一點點。但是這些地區的軍事政治,其實都掌握在地方的世家豪族手上了。

    東部地區跟青州接壤,不時會受到一些黃巾賊兵的騷擾。西南部地區,就是太行山一帶地區了,跟冀州北部地區沒有什么的分別,都是受制于黑山黃巾軍。

    北部,東北部地區,就是公孫瓚在跟張純、丘力居等外族在纏戰著。

    重新成為幽州的政治主官的劉虞,坐鎮薊縣。薊縣此時應該稱為薊府,為幽州州府所在地,位于右北平的西南方。

    劉顯其實是犯了一些常識性的錯誤。他還以為現在的幽州府是在右北平呢,實際上,現在的右北平,只是一座普通城池。就是公孫瓚,他也還沒有駐軍在右北平,他是駐軍在遼西群屬國石門。是屬于關外的一座城池。也就是說,現在公孫瓚根本就沒有在幽州境內。

    劉顯這次行商幽州,主要的目的就是想結識公孫瓚,他的這一批棉衣,主要是想買給公孫瓚。

    因為劉顯知道,這個時候幽州正在打仗,而在這嚴寒的冬季里,棉衣是重要的軍用物資,劉顯相信北方的官兵肯定需要。

    通過出售那一批棉衣給皇甫嵩,劉顯知道朝廷根本就沒有屯積官兵冬天所穿著的厚棉衣。如此,在這北方,厚棉衣有著一個巨大的需求。

    現在的情況就是,幽州的官府,對于他們各地的控制力并不強,他們最多就是力保駐軍的縣城不失,但是對于城池之外的一些鄉鎮,那么他們就力有不逮,沒法派出官兵對四周地區的那些賊兵進行肅清,所以,一般的村鎮,常會遭受到一些賊兵的光顧,尤其是那些賊人騎兵。

    黃忠已經派人進入右北平去觀察過了,發現右北平極為蕭條,根本就不似是一個可以傾售得了上十萬件厚棉衣的城池。據探子匯報,右北平的駐軍不多,就約千人左右,而百姓,估計也是只有數萬上下。比楊氏縣好一些。

    因為官府路引在劉顯的身上,又發現了右北平跟預想的有些不對。所以,黃忠就干脆沒有進城,留在離右北平約二、三十里的一個叫西口鎮的鎮集。

    黃忠的確很小心了,租用了一個大院落,把貨物都搬進去放好。然后讓劉府商隊的護衛輪流在四周守著,另外暗營的人就撒了出去,讓他們時刻關注著四周的情況。

    但是,他們到達這里的<!--中间广告位置-->第一夜,就遭受到了賊人的攻擊,差點連那些貨物都被一把火燒了。

    這是有人里應外合。

    這鎮上的人,不多,一共也就是四五百人左右。

    這當中,的確有一大部份是當地老實本分的百姓,他們有老有少,勉強可以維生。

    但是,有一部份人卻是一些馬賊探子。

    黃忠不是官府的人,也不可能對整個西口鎮的人進行盤查。

    如此,到了夜里時,那些賊人就突然發難,想要攻進堆滿了貨物的院子去搶奪那些貨物。

    另外,不知道從哪里里出來的一支騎兵,人數約在四、五百人左右。這支騎兵,由遠而近,暗營的人才剛剛發現他們,他們就殺進了鎮子。

    還好有黃忠在,黃忠一人守住大門,斬殺了數十個沖殺過來的馬賊。直殺得那些馬賊心驚膽顫,不敢再上前,跟著黃忠神箭發威,射殺了一個疑似是頭目的馬賊。

    那些馬賊這才退走,但退走的時候,他們到處放火,差點沒有把整個鎮集都燒了。

    劉府商隊的確也有了一些損失,死了二、三十人。村民死傷就更多了,起碼百人以上的傷亡。

    這一路過來,進入幽州境內之后,劉府商隊其實也碰到過一些馬賊,但都被黃忠擊退,沒有對劉府商隊造成什么的損失。但這一次,卻真正的讓劉府商隊的人見識到了行商的危險性。

    劉顯是在劉府商隊遇襲后第三天才趕到。

    來到這西口鎮,劉顯也吃了一驚,連忙問黃忠他們發生了什么事。

    弄清楚后,劉顯也只能先安撫一下劉府商隊眾人的情緒。

    遇到了馬賊攻襲,死傷了人,整個商隊的氣氛都有些消沉。

    劉顯知道,不能再留在這里了,誰知道那些馬賊會不會再來攻襲?

    那些馬賊騎著戰馬,來去如風,就算是自己的人前出十里偵察,但發現了他們的時候,再趕回來報信,這個也只是一先一后的事。自己商隊根本就沒有太多的時間來反應。

    且那些馬賊,一窩蜂的涌進來,黃忠就算是再強,也不可能完全守得住那些貨物,萬一真的被一把火給燒了,那么劉顯的損失就大了。

    了解清楚狀況后,劉顯馬上讓商隊起程出發,先進入右北平城再說。

    進入右北平并沒有遇到阻礙,畢竟劉顯有官府路引,并且劉顯的身份也擺在這里。搬出了漢室宗親的名義,還有平原王府馬貴人義子的名義,右北平守將并沒有為難劉顯。

    何況,劉顯這一支商隊所送來的物資,也的確是他們急需的物資。

    右北平守將是一個三流武將,姓周名武。是一個不知名的武將。

    右北平其實也算是北方的一個大城,平時人口過十萬,但是此城曾被張純攻了下來,城內百姓遭受到了一定的禍害,后來死的死逃的逃,現在就只剩下數萬人了。

    現在幽州各地的官府以及守將,已經換了不少,大部份都不屬于早前劉虞在擔任幽州刺史時的官員了。

    另外,這個時候,也可以說是公孫瓚剛剛開始發跡的時候。他在幽州有了一定的威名,但是還沒能影響到幽州各地城池的地步。所以,這右北平的守將,既不屬于劉虞這個幽州牧的人,也不屬于公孫瓚的人。

    事實上,這個時候也沒有站隊之說,因為劉虞跟公孫瓚的政治理念還沒有發生沖突。

    這個時期,劉虞也好,還是公孫瓚以及地方官府官員守將都好,他們其實都是想守住所在的城池,盡快平復戰亂。

    因此,在這個時期,幽州方面,在官府官場上,還沒有那么多的齷齪。起碼,在表面上,各地官府以及官兵,都會給予劉虞這個幽州牧一定的面子,勉強會聽從劉虞的命令。

    真正導致劉虞和公孫瓚反目成仇,最后還死于非命的是在此后的數年當中,公孫瓚在幽州威望越來越高,又大敗了那些叛軍。但是,卻始終沒有真正的打得敗關外的烏桓等外族人。

    事實上,關外異族眾多,各部的異族人如果聯合起來的話,兵馬會超過百萬之眾。一旦讓他們各個部族都合兵,要攻進幽州來的話,以幽州官府的實力,肯定是抵敵不住的。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劉虞才推行了懷柔政策,想通過議和,收服關外異族。

    可此一時彼一時,兩三年前,那些關外異族并沒有看到大漢的衰弱,所以,他們不敢反叛大漢,依然作為大漢的附屬民族,向大漢朝貢。但現在呢?黃巾起義之后,大漢搖搖欲墜。那些歸順大漢那么久的關外異族,又怎么會錯過這個擺脫大漢控制的機會?

    本來他們就一直都是野心勃勃,從來都沒有放棄要進占大漢中土的野心。之所以歸附大漢,那是有著很多的原因。當然,主要是大漢的強大,他們不得不向強者低頭臣服。

    現在嘛,大漢衰弱了,他們又怎么甘愿再向大漢朝貢呢?

    另外一個方面,大漢朝廷的,對大漢自己的百姓都拼命的壓榨盤剝,對那些外族的征賦也極重。大漢百姓都生活艱難了,他們這些附屬大漢的外族,肯定也不好過。這方面,亦是逼得他們要背叛大漢的一個原因。

    此外,劉虞的懷柔政策難以推行,也肯定不會成功的一個原因。就是幽州軍方的絕大部份的將領并不認可劉虞的政策。

    天下大亂,將士求功,殺賊便是立功,如果不用打了,他們又哪里有軍功可獲?

    不管出于什么的原因,在這個時期,漢人跟那些外族人的確也有著解不開的恩仇。所以,大部份的軍中將領都贊同公孫瓚的堅決抵抗的主張。

    事實的確要如此。當大漢強大的時候,那些關外異族無力威脅得了大漢的時候,咱們的確可以跟他們談人文,對他們采取懷柔政策去歸化同化他們。可是,當大漢衰弱的時候,這又如何去歸化同化他們?

    這不叫懷柔,而是叫與虎謀皮,引狼入室。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