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直接勸退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直接勸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也是說真的,劉顯不想管平原王府的那些下人都是誰,都有些什么的出身來歷,因為這些真的一點都不重要。

    只要把他們都趕出平原王府,就什么都跟劉顯無關了,然后再安排自己的人入主平原王府,控制好上下的一切就行。

    這些原來的王府的人,他們愛去哪里就去哪里,只要不要對平原王府有什么的危害就行了。

    所以,劉顯這跟這些王府下人談話,并非是要捉他們的痛腳,不是想著找他們算賬,而是勸退。

    劉顯笑著對潘先擺一擺手道“潘統領,找你來談話,就是想跟你說這個事。前面說了,這一朝天子一朝臣,你我都不熟悉,所以,我不太可能當真的信任你。我也不管你在王府里做了多大的貢獻,不管你是否隱藏了實力,更不管你以前有什么的來歷。總之一句話,我希望你離開平原王府。以后,你去過你自己的生活,咱們各不相干。所以,最好是潘統領你能自己請辭。當然了,這樣的話,平原王府方面自然也不能虧了你,給予你一定的補償。相信這筆補償,多少都可以讓你以后過得上相對豐足的生活。”

    “怎么樣?請潘統領選擇吧,自己請辭,免去大家太多的麻煩,我也實在不想花費太多的時間功夫來查清楚你們的來歷。”

    劉顯對潘先說得是很坦然的,他希望這個潘先能夠識事務,不要對平原王府抱有什么不切實際的幻想。

    說真的,以劉顯這個后世的穿越者來看,這個腦洞可以開得很大,可以全憑推敲以及猜測,就可以把一個王府中的高層管事的出身來歷,以及他們的那一點心思都可以猜測得不離十。

    說來說去,還是那一句,以平原王府的特殊性,的確不是一般人都可以進來做下人的。只要對每一個人都往壞里去猜,那么基本都可以拿捏得準他們的來歷,以及他們留在平原王府的心思。

    劉顯如此擺明跟潘先說,卻讓潘先一下子陷入了無比艱難的抉擇當中。

    好一會,潘先才陰沉著臉道“假如說,潘某并不愿意主動請辭呢?”

    “不愿意?也行啊,那本少主就直接把你趕走就是了。”劉顯亦冷下了臉來道“我跟你談,是給你臉,知道不?我不想鬧得平原王府像是無情無義的樣子。本少主直接趕你走,你又能如何?反抗?你敢嗎?你隱藏了實力,可是這又如何?本少主現在就在你面前,你敢動我一根手指頭?再說了,你確定你能打得過本少主?”

    劉顯說完,猛然的一提真氣,轟的一聲,一腳踏出,踏在面前的矮幾上,然后面前的矮幾,碰的一聲,化做了一堆碎木屑。

    一股強勁的氣勢直迫潘先,讓潘先大吃了一驚,蹬蹬蹬的退了幾步。

    “有些事,不用本公子說得太清楚,你心里有沒有鬼自己知道,別等我說穿了,真要說穿了那就沒有意思了。我時間有限,別鬧得大家都不愉快。”

    劉顯一揮手,把那些騰升起來的塵埃揮散,站定對潘先道。

    “如、如果說潘某對平原王府的確是忠心耿耿,真的沒有任何不軌的心思呢?我、我不相信馬貴人也會如此不問原由,無故把潘某趕走。”潘先的確是不敢反抗,但他還是有些不甘心。

    從少年時就開始進入平原王府,憑什么這個所謂的少主一來就趕他走?

    他認為,劉顯本來就是跟平原王府毫不相干,就持著馬貴人對他的痛愛罷了。

    他咬了咬牙道“我、我想問問馬貴人,如果說是馬貴人要把潘某趕走,我二話不說,馬上離開平原王府。”

    “哼!看來你還是不明白情況。”劉顯自然不太可能讓馬貴人出面直接趕他走,畢竟馬貴人多少也得要講些情面的,這些下人沒有犯下大錯的情況之下,把他們趕走,這還真的有些說不通。

    而最為主要的關鍵,是劉顯的確也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一一查清楚他們每一個人的情況。

    不過,劉顯自然有劉顯的辦法。

    劉顯輕蔑的看了潘先一眼,慢慢的道“不可否認,你對平原王府是有貢獻的,或許的確對馬貴人忠誠。可這又如何?本人可以用人頭擔保,你進平原王府,從一開始就是別人安插進來的眼線。要查清楚并不難,只不過要花費一點功夫罷了。另外,你也別說什么沒有不軌之心,有些事,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要不要我明說?”

    “這、這也只是你個人的猜測,憑什么說潘某對平原王府有不軌之心?”潘先不服氣的仰著頭道。

    “對平原王府沒有,但是對馬貴人有!”

    劉顯一指潘先道“你仰慕愛戀著馬貴人!”

    蹬的一下,潘先臉色再一變,情不自禁的退后了一步。

    “哈哈,被我說中你的心思了吧?哼!這些不管你怎么隱藏都隱藏不住的。有些東西是可以通過你不經意間所流露表露出來的行為動作,就可以洞釋你的內心世界。”劉顯冷哼了一聲“這些很正常,真的很正常,只要是正常人,都會這樣。你十多二十歲進了平原王府,跟馬貴人年紀相當,一個少年對美好的女人,肯定會有些什么幻想。這些并沒有錯。”

    “你知道錯在什么地方嗎?”

    “我、我錯在什么地方?”潘先已經不知不覺的陷入了劉顯的說話當中,心里的確是冷汗直冒。

    “錯在你們的身份地位不對等,更錯在……你的膽小怯弱及無能。”劉顯真的很鄙視的看著潘先道“如果換成了我是你,我就不會去管什么身份地位的問題,這男歡女愛,天經地義,起碼我會去追求,會真心實意的保護她,讓她幸福。而不是像你這樣,把心思隱藏起來,然后從二十歲等到這三、四十歲。你說你在等什么?在等可以奪取平原王府的機會?”

    “我、我不是……”潘先真的不想承認劉顯的這些毫無根據的推測,可是,他嘴上卻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我念在你也不容易,以前受人指使,在平原王府也這么多年了,沒有功勞也有些苦勞。自己請辭吧,多的話本公子也懶得<!--中间广告位置-->多說了,更不想徹底的派人去調查你,因為你請辭后,跟平原王府,跟我都沒有什么關系了。”

    劉顯真的不太耐煩了。

    馬貴人是他的主子,現在劉顯也是他的主子。潘先真的不敢如何。且劉顯已經把話說得這么直白了,他還真的不敢如何,所有的什么陰謀詭計,所有什么的心思,所有什么的隱忍打算,在這刻,全都付之流水。

    可是,潘先真的也無可奈何。

    主人就是主人,下人就是下人。

    現在主要不要他了,他又能有什么的辦法?

    更何況,他本來就是有秘密,有心思,恐怕也經不起盤查。

    剎時間,潘先一下子泄了氣,顯得完全沒有精神的樣子,甚至是看上去他都似一下子老了許多。

    “好、好吧,潘某這便向馬貴人請辭。”

    “那就請吧。“

    劉顯也懶得跟他多費口舌了。

    這個也是身份地位的好處,只要自己掌握了權柄,那么說什么,別人就不敢隨便反對反抗。當然,還得要有人馬勢力,以及個人的實力。

    身份擺在這里,自己的人馬就在那里,加上自身的實力,像潘先這樣的家伙,還能反得了天?

    跟著劉顯又把另外一個平原王府的管家管事叫了進來。

    與此同時,另外的人也在同時接受收查問。

    劉顯已經交待過那些讀書人,首先讓他們勸退,并承諾主動請辭的,會有一定的補償。如果實在是不愿意自動請辭的,那么才會對他們進行一個詳細的查問。

    當中的確是有一部份下人,對平原王府是忠心耿耿,不愿意離開的。且通過查問,他們的出身來歷都沒有太大的問題,這部份,才會留下他們。

    劉顯還真的不太可能把平原王府所有的人都辭退了。

    被直接辭退的,基本上都是有問題的,有些事,他們真的經不起推敲,恐怕也經不起深查。所以,自家知道自家事,拿了補償離開才是更好的選擇。

    當然,能留下來的,也并不是說他們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但是這一時半刻沒能查得出來罷了。

    五百多的下人,最后能留下來的,不過是兩百來人。

    當中管家管事,就只剩下一個六十多歲的老管家,一個是五十來歲的管事。

    這老管家叫劉福,平原王劉碩還在的時候,就跟著劉碩了,那管事,是管王府廚事的管事。

    另外還有一個約四十歲左右的賬房,他負責統計王府的收入跟支出的事務。

    余下的都是一些維持平原王府正常運轉的下人了。

    馬貴人的侍女不少,當中,居然也有兩三個是有問題的,被直接辭退了。

    這些讓馬貴人真的有些憂郁,她真的不太相信,會被人安插了那么多的眼線進入王府,連自己身邊的侍女都是別人的眼線。她一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處于一些人的眼皮底下,她就有些氣悶。

    其中的一個侍女,就是他們縣城縣令安插進來的。

    由此可見,這個趙縣令,一直都對平原王府有著不軌之心。

    劉顯安慰了馬貴人一翻,馬貴人才放開這些事。

    事實上,有些事馬貴人自己也很難控制,也不自知的。

    像馬貴人這樣的一個絕美婦人,又是那么有錢,可以說是真正的白富美。莫說是在這個古時代了,哪怕是在后世的時候,也絕對會成為別人的目標。她的每一次意外,可能都是人為的。

    尤其是所遇到的人方面,基本上都是有意要接觸接近她的。要不就是貪圖她的美色,要不就是圖財,或兩者兼之,想要財色兼收。

    紅顏薄命,有時候說的也是這樣的女人。漂亮有錢的白富美,可能真的很難收獲屬于她的真正愛情。

    但在后世,物質時代,什么情情愛愛的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兩天時間,劉顯就完成了對平原王府的初步清理,辭退了半數以上的王府下人。

    這雖然使得平原王府似一下子清冷了許多,但是,卻的確讓人更覺得踏實了許多。

    王府的護衛隊,是被辭退最多的,能夠留下來的,只有八十來人。

    但這并不重要,劉顯并不認為現在有誰敢對平原王府不利,所以,有這八十來個護衛,其實也足可以保護平原王府的安全。

    但劉顯還是給平原王府派了五十人,加強了平原王府的護衛。

    那些讀書人,劉顯也留下了十人。

    劉顯讓他們全面接手平原王府的一些賬目,還有弄清楚平原王府的收入來源的情況。

    馬貴人真的徹底放手讓劉顯接掌平原王府,真的沒有對這些人事的辭退以及任命過問。

    當然,她也一直都關注著,她也出面安撫了一下那些被辭退的人,并且給予了他們一定的補償。

    為了補償這些被辭退的兩三百人,馬貴人付出了近五百萬錢。每個人,都可以獲得數萬錢到十萬錢不等。

    也由此可見,平原王府真的不缺錢。

    之所以花費這么大的代價辭退了那些下人,這個也是為了馬貴人考慮,因為馬貴人不想顯得王府太過無情無義,這些王府下人,為王府做了這么多年事,不管他們是怎么進來的,現在劉顯急著辭退他們,那么為了王府的名聲,還是為了劉顯以后的名聲,馬貴人認為都不可以直接趕走,必須要做出一定的補償。

    劉顯沒有反對,才會如此做。

    以平原王府的家底,這點小錢換來一個好名聲,值得。

    兩天時間眨眼即過,劉顯向馬貴人辭別。

    馬貴人盡管很擔心,也不舍得劉顯在如此天寒地凍的時候外出,不放心劉顯到那些兵荒馬亂的地方去。

    但這兩天他看到劉顯對一切都調度有方,做事面面俱到,根本就不似是一個無知少年的樣子,她也就沒有再阻止劉顯,只是一再交待,劉顯一定的小心行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