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和馬貴人論勢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和馬貴人論勢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劉顯現在真的要跟這個伯娘好好的談談了,以免她一直都把自己當作是一個小孩子一般來看待。然后還要為自己策劃計劃那么多的事兒。

    如果是太平世道,劉顯倒也沒關系,有一個痛愛自己的長輩為自己打點安排一切沒關系。可是現在不行。

    劉顯也是擔心這個伯娘為自己做得太多,而自己卻不能順著她的心意,如此到最后徒讓她感到傷心不高興。

    劉顯對馬貴人說了后,轉而對小菁道“小菁,你先到伯娘為我準備的那住處去吧,讓人把東西送些過去吃,吃了洗漱一下先休息。”

    “好吧,那哥哥你也早此和伯娘談完好休息。”

    小菁乖巧的站了起來,對馬貴人施禮道“伯娘,菁兒就先走了,明天再來陪你。”

    “嗯,好吧,小桃,你帶小菁去,好好安排一下。”

    馬貴人見劉顯似有很重要的事跟自己說的樣子,便沒有讓小菁留下,叫了她的那個貼身丫環帶小菁離去。

    “好啦,看你這會像個小大人的樣子,你想跟伯娘說什么?”馬貴人笑意吟吟的對劉顯道。

    劉顯坐到了馬貴人對面,然后為馬貴人夾了一些菜在她的碗上,才正容道“伯娘,有些話呢,侄兒一時也不知道要如何說才好。”

    “這樣吧,咱們一邊吃些東西一邊說。”

    “嗯,好,依你。”馬貴人看著劉顯,似越看越喜歡的樣子,好半晌才點頭道。

    劉顯想了想,說道“伯娘,先跟你說說我的事吧,相信你也想知道的。”

    “好啊,這些年,可能還真的苦了你們娘倆,唉,那小叔啊,跟你二伯不同,二伯喜歡酒,他就喜歡色,他肯定沒能好好照顧好你娘倆。但也幸好,如此你們才可以得以安生,要不然……伯娘都不敢想象啊。”馬貴人一臉痛愛的看著劉顯。

    其實任誰,尤其是像馬貴人這樣,一直都在為自家沒后而愁苦,對于她來說,的確就是一種絕望。如今突然有了一個后人,她的確是發自內心的高興,也的確是發自內心的想要對這個侄兒好,想讓劉顯延續這一支漢室皇族血脈。

    后世的人,可能是無法想象的,在這個古時代,的確就是講究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天大地大,香火血脈傳承才是最大的,尤其是那種有著高貴血統傳承的富貴人家。

    古時候,甚至是一些死刑犯,如果有其家族的人求情,私下里,都可以網開一面,在其被處死之前,找一個女人為其家族留一個后。當然,這種事上不得臺面,不入律法,但的確就是有這樣的事。

    對于馬貴人來說,漢室皇族,就是一種榮譽,而斷絕了血脈,她本人都覺得沒有臉面見這一支漢室皇族的列祖列宗。

    如今,她的確是想要好好的保護劉顯,把最好的給劉顯。

    劉顯也正因為感受到這個馬貴人對自己的那種深深的愛顧,所以,他才有必要跟她好好的談談。

    劉顯搖搖頭,安撫道“伯娘,有句話說的沒錯,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依,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以前的事,伯娘你也不用太過感懷了,都已經過去那么多年了。”

    “我就簡單說說吧,其實,我和娘親這些年過來,也沒有什么不好的。那……爹吧,他在遇害前,應該也意識到了什么,所以,就對我和娘親做了一些安排,把鄭風等一些護衛派到了娘身邊,還帶了不少錢財送來的。所以,侄兒小時候,倒是衣食無憂,活得好好的。”

    “這樣啊,那算這小叔子還有些良心……”馬貴人點了點頭。

    “然后呢,就是天有不測風云,年初發生了黃巾暴亂,對侄兒所在的柳林村也有一定的禍及。幾個月前,我娘跟我都染了死病。”

    “什么?你、你染了死病?這、這怎么會事啊?上次你怎么沒跟伯娘說?不行,娘要向朝廷要一個御醫來為你看看。”馬貴人一聽就急了。

    “伯娘,別急,我現在不是已經沒事了?你聽我說。”劉顯趕緊三言兩語的道“我重病其間,好像夢到了一些什么,然后病就好了,生龍活虎的,可惜我娘就沒辦法,去了。”

    “真的?你夢到了什么?莫不是天見可憐,夢到了神仙治好了你的病?”馬貴人馬上雙手合什,對上天道“謝天謝地,沒讓我們這支漢室皇族斷了后,感謝老天爺的保佑。”

    “夢到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侄兒的病的確完全好了,并且,也好像是開了竅。”劉顯知道這個時代的人對于一些鬼神之類的深信不疑,不得已只好借用了一下鬼神。

    跟著劉顯道“這個可能也是跟每個人的成長經程有關吧。原來的我,整天渾渾噩噩的,學文不成學武不就,許多事,我也不過問,有娘在,也都不用侄兒來操心。可是娘去后,我突然間就覺得長大了。看待事情,處理問題,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主見。可能是侄兒知道,娘不在了,以后就得全靠我自己了。所以,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像一個無知的小子了。”

    “然后,我就做了很多事。”劉顯述說道“當時還有一些官兵、賊兵來禍害,所以,侄兒聯合了我那柳林村村長,成立了自衛隊,殺了不少來侵犯柳林村的黃巾賊,侄兒還親手殺了一個黃巾渠帥呢。好像是黃巾軍三十六方渠帥中的一個,叫李大目。”

    “再然后了,那么多百姓都斷糧了,餓死了,侄兒就想,這活人總不能被活活餓死吧,總得要想辦法弄來錢糧。所以,就想人法弄到了糧食……這些伯娘應該有聽說了吧?”

    “聽說了,在巨鹿的時候就聽說過了。不過,當時伯娘可不相信這些辦法是你想出來的。這不會真的是你想出來的吧?”馬貴人有些不太相信的道。

    劉顯無奈,只好肯定的道“伯娘,真的是侄兒想辦法弄到的糧食,不僅僅這些。還有后來的跟<!--中间广告位置-->皇甫嵩將軍的交易。這些全都是侄兒一手一腳想辦法去做到的。”

    “那……你見到了皇甫嵩將軍?”

    “是的,見到皇甫將軍了,并且,我還讓他欠下了我的一個人情呢,直到現在,他還欠著我兩千來萬的錢物,嗯,現在沒有那么多了,但估計還要一段時間才能還清。”

    “這么說來,你搞的這個劉府商隊,是認真的?”馬貴人自然對劉顯的許多事都知道,只是沒有聽劉顯親口對她說,她的確是很難相信這么一個才十六歲的少年可以做得到這么多事。

    “伯娘,你現在是我在這世上不多的親人了。可以說,除了我都沒有見過的那幾個皇姐、皇姑姑之外,你是我能見得到,并且還能相認的唯一的親人。侄兒能感受得到,伯娘的確是視侄兒至親,所以,侄兒可不敢騙你。”劉顯很認真的道。

    “好好好,真的是老天開眼,我這侄兒有本事,不是普通人。看來我們這支皇族復興有望啊。”馬貴人有些激動,不停的念著感謝老天爺。

    “咳咳……”劉顯咳了兩聲,正容道“伯娘,侄兒跟你說這些,而是說,侄兒真的長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我有我的打算及計劃。主要的,還是為了我們娘倆的安全安生。”

    “那你是怎么想的?”馬貴人知道自己可能是關心則亂了,得要重新審視這個侄兒了。

    劉顯想了想,道“伯娘,首先,侄兒想說的是,咱們現在的這個大漢,恐怕是大亂將至啊。”

    “啊?顯兒你胡說什么?今年黃巾暴亂,現在不是已經被鎮壓了?怎么還亂?”馬貴人的確只是一個婦道人家,并且,她雖然只是孤家寡人一個,過得不是太如意,可畢竟身份擺在那里,生活比較優渥,自然是看不到如今大漢民間的疾苦,更不會知道大漢天下大亂將至的局勢。她對于劉顯的這個言論,的確有些吃驚。

    這些話,劉顯本不需要跟這個馬貴人說的,但是,不說的話,她恐怕不會支持自己要做的許多事。

    “伯娘……”劉顯搖頭苦笑道“我們現在的大漢啊,先不說民間疾苦。就說我們的朝廷吧,當今皇上,他信龐奸佞,使得朝廷奸臣當道,這些已經不爭的事實,在民間,只要是有識之士,都已經看得到朝廷的。盧植將軍的事你應該聽說過了吧?他只是沒有賄賂宮中宦官,就被他們的饞言弄得下獄,還差點被問斬。好了,不說這些。”

    “侄兒想說的是,現在我們大漢朝廷,王權旁落,漢室不振,看看現在朝廷掌握了權柄的人,哪一個是省油的燈?或許,他們不敢堂而皇之的篡奪漢室江山,可是他們卻會爭奪權柄。等著看吧,大漢早晚會大亂。”

    “這、這要如何才好?如果當真如顯兒你說的話,那么我們的大漢豈不是……”馬貴人的臉色有些發白,不太敢想象下去。

    這大漢朝廷嘛,再怎么不好,弄得她的這一支先帝一族絕后,可是,她的確也是得要依靠著大漢朝廷的庇蔭才能好好的活著。如沒了大漢朝廷的庇護,她馬貴人在這蠡吾縣可能就是什么都不是了。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可能轉眼間就會被別人給奪了去。她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悚。

    “顯兒,你這是危言聳聽是吧?”馬貴人有些不太相信。

    “伯娘,這些侄兒沒必要胡說啊。”劉顯也顯得有些無奈的道“如今的天下大勢便是如此,漢室衰弱,皇權旁落,早晚會出事的。”

    “那、那當真如此,我、我們怎么辦才好?難道,我們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們大漢如此衰亡?能不能……”馬貴人想說什么,但是自己都搖頭道“不太可能的,本夫人只是一個婦道人家,根本就沒有機會跟當今皇帝說這些事,婦人亦不能干政啊。”

    事實馬貴人自己也知道,自己就只有一個先帝弟婦的名義。真要說起來,她都還沒有見過當今皇帝呢。再說回來,當今皇帝也不太可能會見她的,因為除了這一點名義,她跟如今的皇帝真的沒有半點關系,甚至,因為她本人沒有為這一支漢室皇族留有血脈的關系,嚴格來說,她其實都可以說不是這一支皇族的人。

    要不是先帝有給她一個貴人封號,那么如今大漢,誰會敬重她?哪怕是敬重,估計也都是表面的。

    劉顯也有些猜到馬貴人是想說什么,他搖頭對馬貴人道“伯娘啊,有些事不到我們去操心的,更不是我們有能力可以挽救得了的。天下大勢如此,誰來都沒有辦法,何況,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那依顯兒之見,我們現在要怎么辦?”馬貴人不知不覺開始重視劉顯的說話及意見了。

    “伯娘,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我們只能自己保護自己。我們不管這天下大勢如何,不管大漢朝廷將來會如何,我們要做的是,趁這段時期,盡可能的發展屬于我們自己的勢力。”

    “發展屬于我們自己的勢力?這、這如何使得?這要是讓朝廷方面知道了,我、我們豈不是成了反賊了?”馬貴人吃了一驚。

    “伯娘,我們怎么會成了反賊呢?我們原本就是大漢漢室皇族,難不成我們要反我們自己?侄兒的意思是說,咱們得要擁有自保的力量,萬一這大漢天下真的大亂,如此,我們也才有能力自保,才能保護得了屬于我們的東西,包括了我們自己的性命。”

    “這……這真的行嗎?”

    “行,怎么會不行呢?”劉顯坐正了一些道“這也是侄兒要組建劉府商隊的主要原因啊。現在侄兒手上,已經有了一千多商隊護衛,還有黃忠這樣的大將,將來,侄兒會大力發展劉府商隊,會尋找收服更多的能人異士,讓他們為侄兒所用。所以,這一次侄兒來給伯娘提前拜年,只是路過,侄兒得要繼續行商,打響侄兒的商隊的名聲,讓更多人前來相投。因此,請伯娘原諒,侄兒估計就在這待一兩天就得走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3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