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馬貴人的溫暖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馬貴人的溫暖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蠡吾縣不屬于巨鹿郡地界了,且受到黃巾軍的禍害的情況也不一樣,沒有那么的嚴重。

    如此,這里的官府還是以前的官府。在為了對抗隨時有可能來攻襲的黃巾軍,這蠡吾縣的戒備一樣都比較森嚴,哪怕是現在都沒有放松警惕。

    縣內官府的官兵是超級正常編制好幾倍的,另外還有一些縣內的地主士族世家的人馬,加起來,整個縣城恐怕有一兩千人馬。

    當中,就是平原王府都不會少于五百人馬。

    這樣的情況是很正常的,一個王府擁有數百甚至上千的兵馬不奇怪。甚至,一般情況之下,地方縣城官府都得要聽王府的命令,官府的官兵,亦得要聽王府的調動。

    當然了,蠡吾縣內的平原王府因為沒了一個主事的男主人,所以,王府肯定不能再節制得了官府了。

    馬貴人畢竟是一個女人,她可以繼續代表平原王府向地方官府收取屬于平原王府的食邑,但卻不能參政。平時官府方面,也會對她保持著一種尊敬的態度,但是卻不會再讓王府插手一些軍政上的事。

    事實上黃巾之亂期間,馬貴人也不在蠡吾縣,所以,現在平原王府的影響力,其實已經降到了最低點。暫時,是縣令以及城內的那些士族世家豪門這些掌握了縣城。

    劉顯的商隊并沒有提前派人來打點,所以,當這一支人馬到了蠡吾縣時,蠡吾縣方面已經關閉了城門,并且做好了迎戰的準備。

    這也是劉顯缺少在這個時代行商的經驗的問題。他只是一直都注意一路的安全問題,一時沒有想到事先派人到蠡吾縣來通報。

    不過這也不是什么的大事,他到了城前,感受到守城官兵的緊張氣氛后,趕緊讓自己的商隊停了下來,他和黃忠先上前去喊話。

    “來人止步!你們是哪里來的人馬?來蠡吾縣有何貴干?若無事,請立即離開,要不然,我們馬上就會點起烽火臺,別的縣城看到戰爭烽火,馬上就會派出官兵來支援,定會將你們圍殲于此城下。”

    城頭上,一員身披戰甲的將領喊話道。

    劉顯看了看那城頭的情況,發現許多士兵已經拉弓搭箭了,做好了開戰的準備。

    不由不暗嘆一聲,這個蠡吾縣內應該是有能力,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如此快速的做好守城的準備。他們做得要比楊氏縣好得多了。

    在這個非常時期,不管來的人馬是什么人,不管三七二十一,自己先做好應戰的準備,如此的話,小心無大錯。萬一來的是賊人的人馬呢?

    而聽那將領的喊話,劉顯也知道了,原來這附近的一些縣城已經結成了聯盟,一地有事,各個縣城就會出兵來支援。

    如此,的確也是打擊一些黃巾軍的好辦法。

    “誤會!不要誤會!”

    劉顯自然不是來攻打這蠡吾縣的,這城內的官兵也只是小心戒備,自己說清楚情況就行。

    劉顯策馬再上前一些,對城頭喊道“城頭上的將軍,請不要誤會,我等并不是什么的人馬,而是一支商隊,巨鹿郡廮陶縣柳林村劉府商隊。此翻要販運一些貨物到北面去,途經此地。”

    “巨鹿郡廮陶縣柳林村劉府商隊?”

    城頭上的那將領聽了倒是一愣,因為他似乎是聽說過。

    這里離楊氏縣的確不遠,并且當初劉顯用兩千多婦人販運物貨的事也傳開了。所以,他是聽說過劉府商隊的。

    “你們就是那個柳林村劉府商隊?向皇甫嵩將軍供應了大量冬衣,使得朝廷官兵可以不畏嚴寒打敗了曲陽黃巾軍的那個劉府商隊?”

    “不錯,本人便是柳林村劉府商隊主人劉顯。現在城外寒冷,風雪交加的,還請將軍開一個方便之門,讓商隊進城歇息。”劉顯大聲喊道“請問將軍貴姓?我手上有證明我們商隊身份的官府路引,可以讓將軍過目。”

    “你的商隊要進城?不行不行,你們商隊看上去有一千多號人馬,就算是有官府路引也不行。退后三里扎營吧,但你本人可以進城,最多只能帶二十人進城。”城頭上的那個將領擺著手,不讓劉顯的商隊進城,他說完后才道“本人蠡吾縣縣尉方燦。”

    劉顯聽了有些無語,這個縣尉方燦還真的夠小心的。

    想了想,劉顯只得搬出馬貴人的名號來了。

    “原來是縣尉方燦將軍。本人知道你們的擔心,是擔心我這商隊的人馬會對你們縣城的治安造成威脅。但是你們可以放心,我們不會進城鬧事的,這些商隊的人都是一些普通的老實人。你看,這眼看天就黑了,在城外扎營也不太方便了。其實不瞞方將軍,我們商隊要往北面去,現在只是繞路到蠡吾縣來的,我是來給我伯娘義母馬貴人拜一個年,最多待一兩天就走了。要不,請你派人到平原王府去遞過話,就說是柳林村劉府劉顯來了。”

    “平原王府馬貴人?她是你的伯娘?義母?”方燦一聽,一時還真的有些弄不明白,又是伯娘又是義母?

    不過,這和馬貴人有關系的話,恐怕就不是他可以做主的了。他雖然是縣尉,掌管了縣城的官兵,負責著縣城的安全問題。可馬貴人的身份太過特殊。

    “那你們先等著,我這就派人去送個口信。”

    方燦不是那種頑固不明世事的人,他略為思索了一下,就先對城下的劉顯喊了一句,然后他馬上吩咐左右,派人前往平原王府送話,另外,他又讓另一人去給縣令匯報這里的情況。

    劉顯的名字雖然勉強算是傳到了這里,但是卻并沒有廣為流傳劉顯的事。

    真要說起來,其實是有人有意的控制了一些流言。

    事實并不只是這蠡吾縣,別的縣城,如果是受到控制的,也不會輕易的讓劉顯的事在百姓當中廣為流傳。因為那樣的話,不只是幫劉顯揚名的問題,而是會直接影響到他們問題。

    那些世族豪門,家里其實有的是錢糧,但他們并沒有如劉顯這般救濟那些斷糧的百姓。如果劉顯的事傳揚開來,這豈不是襯托出他們的不作為嗎?豈不是顯出他們不夠善心嗎?

    方燦只是一個武將,他只管領兵<!--中间广告位置-->保護縣城,別的事兒,他也的確不知道太多。

    劉顯在城外也沒等多久。

    城門就慢慢的打開了,一輛馬車從城內出來。

    “顯兒?真的是顯兒嗎?”

    馬車內傳出了驚喜的聲音。

    劉顯一聽,果然就是自己那個美伯娘的獨特的好聽的嗓音。

    “是我,伯娘你怎么出來了?這城外風大,你不用出來的,給官府方面說句話,讓他們開了城門放我進城就可以了。”劉顯拍馬迎上出城來的馬車,對馬車說道。

    “伯娘一聽到是你來了,心里特別高興,你這孩子,怎么不提前派人來說一聲呢?伯娘這回到平原王府,忙著處理一些事,但心里一直都牽掛著你呢。來來,別騎在馬上了,快進伯娘的馬車來,車內暖和。”

    馬貴人還是打開了車窗簾子,現出了一張嗔怪的絕美的臉孔。

    “咳……伯娘,我不冷,就不用進馬車了,再說了,我身上一身風雪,進了馬車怕弄臟了。”劉顯有些尷尬,有些害怕跟這個美伯娘獨處一個窄小的封閉空間。

    “伯娘讓你進馬車來,你進不進?你就等若是伯娘的孩子,伯娘會嫌你臟?”馬貴人聽劉顯那樣說,似有些生氣了。

    “這……伯娘,我后面還有商隊,有一千多人馬呢。”

    “沒事,我都跟他們打了招呼,只管進城,伯娘也讓人在城內等著了,他們會安頓好你的商隊。”

    “那……好吧。”劉顯知道難以推卻了,只好扭頭對黃忠道“漢升,你帶商隊進城吧,進城后,跟著我伯娘安排的人,先安置好商隊再說。”

    “少主請放心,我會把事情都安排好。”黃忠知道馬貴人的身份非同一般,所以他也收斂了一些氣勢。

    “有勞了,嗯,對了,讓黃敘兄弟的馬車以及舞蝶、小菁她們都跟著來。”劉顯又交待了一句。

    劉顯下馬,再鉆進了停了下來的馬車內。

    馬車內真的很溫暖,布置得也極為華貴,又有一種女人特有的精致。

    這畢竟是馬貴人長途旅行的馬車,所以,肯定會經過精心的布置,以舒適舒服為主。

    溫暖的暖氣是來自馬車內的一個火爐,里面正燃著炭,是那種無煙炭。

    另外,還很氣,從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氣味。

    “侄兒拜見伯娘。伯娘,這真的讓侄兒惶恐,怎敢勞煩伯娘你親自出城來接呢?”

    劉顯進了車廂,對端坐著的馬貴人施禮道。

    “行了,不用太客套了,咱們是娘倆,又不是外人。來來,讓伯娘看看,這一路都受寒了吧?”

    看得出,這個馬貴人對于這個親侄兒是特別的喜愛。

    這里面,劉顯的確是她的親侄兒,是她這一支漢室皇族唯一的男丁不假。但是讓馬貴人喜受的主要原因,還是劉顯真的長得極為討喜,雖說劉顯的確有幾分似其父劉悝,甚至跟平原王劉碩都有些許相似。但實際上,劉顯要比他們都要帥氣得多了,秀氣,眉目如劍,讓她一見就覺得親切。

    馬貴人一手就拉住了劉顯的手,把劉顯拉得坐到了她的身旁。

    劉顯自然不好運勁震開馬貴人,只好就順勢坐在她的身旁。

    “我的好侄兒,伯娘真的一直都想著你,老天開眼,咱們老劉家算是有后了。回來才想著,原本當時就要把你帶到王府來才對的。現在好了,你來了,就好好的待在王府,好好陪陪伯娘。”

    馬貴人顯得有些激動,握著劉顯的手不愿放,另一手還撫上劉顯的臉龐,似在看著一件極為珍貴的珍寶。

    也的確,劉顯對于馬貴人來說,的確就是一件絕世珍寶。沒有什么比得上漢室皇族的血脈重要了。

    在她的心里,不管如何,劉顯都是不能夠出事的。她此刻,不是什么的親侄兒,不是什么的義子,真的當劉顯是她的親兒子。

    “伯娘……“

    劉顯還真的不太慣被人如此寵溺的摸著看著。

    劉顯想要說自己待一兩天就得離開了,但這時一時也都不知道要如何開口了。

    “壞了,這么冷的天你就不應該出門,就算出門,也得要坐在馬車里啊,你看,你這手、你這臉上都冰冰的,還說你不冷?別動,讓伯娘給你熱乎一下。”

    馬貴人一下子有些緊張起來,抬起她的一對玉手捂住劉顯的臉頰,想為劉顯捂熱。

    劉顯不怕冷,但并不代表他的身體就不會被冷凍。尤其是劉顯也不太可能長其保持著運轉太平真氣來抵抗自然的寒冷。

    所以,劉顯的手,以及臉部肯定是有些冰涼。

    “呵,伯娘,這都是自然現象,并不是我真的感到寒冷,不必如此緊張。”劉顯不禁輕笑一聲,想要拿開馬貴人的手。

    唉,劉顯其實都是二、三十歲人的心理年齡了,現在卻被一個女人當作是一個小孩子一般來看待呵護。劉顯現在還真的不知道要作如何的反應才好,不過,心頭里的確是有些感動的,因為他的確親切的感受到,這個伯娘對自己是發自內心的痛愛。

    “伯娘,咱們還是先回王府吧……唔……”

    劉顯這句話都還沒說完,他頓覺自己的氣息一窒。

    原來馬貴人覺得她只是用兩手一時很難捂得熱劉顯那冰冷的臉龐,所以她干脆一拉,把劉顯拉得側身倒了過去,然后直接把劉顯的臉捂在她的懷里。

    “別動,就這樣,一會你就暖和了。”

    馬貴人說了一句不容劉顯掙扎的話。

    劉顯現在真的是一臉懵逼啊。

    他現在不知道應該是哭好還是笑好。

    這、這真的是太過暖和了啊。

    既溫暖又柔軟,好大啊。

    這一刻,劉顯哪里還會冷?這剎那就感到渾身著了火啊。

    真的,一團熊熊的烈火騰升了起來。

    “夫人,縣令大人來了。”

    就在劉顯真的有些把持不住,那對安祿爪才剛想動的時候,馬車外傳來了車夫的報告。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