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二次行商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二次行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二百三十一章

    時間有些緊,馬上就年關了,劉顯如果要出門,這估計在春節時候肯定趕不回來了。

    不過也不重要了,現在劉顯在這個三國時代當中也沒有什么的親人了。在不在家過春節也都沒什么重要。

    鄭風鄭伯會隨劉顯一起走的,小菁的話,劉顯計劃就帶她去博陵,拜見了伯娘義母之后,就先留小菁在平原王府。

    至于這柳林村劉府,有梁濟在看著,還會留下一定的護衛隊看家,另外,俞進也會從安喜縣回來。

    很快就打點好了一切。

    這一次行商,自然是不用婦人幫忙攜帶那些衣物了。劉顯從皇甫嵩軍中弄回來的那些騾馬,以及那些戰馬中的一部份,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休養,已經好轉了。

    特別是戰馬當中,有二、三十匹戰馬只是馬蹄有所磨損,打上了馬掌馬蹄鐵后,就如一般的戰馬一樣,完全可以上陣沖鋒。

    劉顯只讓鐵匠打制了二、三十副馬蹄鐵,但這是高度的機密,除了鐵匠知道,就是負責照看這些戰馬的人知道。并且,平時不會給那些戰馬打上馬蹄鐵,只要用到的時候才會打上。還有,戰馬用完之后又會取下來,不會讓太多人知道。

    這東西,只要不傳揚出去,別人就不會知道。劉顯沒有真正自成勢力成軍之前,是不會輕易傳揚出去的。至于以后,被人發覺,讓人仿制,那是以后的事。這些小物件,能夠保守得住多久是多久。

    但劉顯有信心,在自己還沒有真正的擁有一支無敵的騎軍之前,相信不會輕易讓人獲得這個秘密,不會讓別人的騎兵戰馬都打上馬蹄鐵。

    戰馬有沒有馬蹄鐵,這將會直接影響到戰馬騎乘壽命,甚至會直接影響到騎軍的戰斗力。

    所以,別小看了這一塊小小的物件,如果不是劉顯現在沒有什么途徑弄得到更多的戰馬馬匹,沒有健康的馬匹使用,劉顯還真的不會輕易使用這些物件。起碼都得要自己成軍時才會在自己的騎軍上使用。

    但現在,沒有辦法,只好做好一些保密的工作。

    當然,現在劉顯也不是太過受人注目,相信暫時也不會注意到自己的馬匹馬蹄的情況。

    現在一共有數十匹騾馬以及三十匹戰馬左右。這三十匹戰馬,劉顯就交付給商隊護衛隊使用,等若有了三十個騎兵。

    為了裝備這三十個騎兵,劉顯讓人從那一批損壞的朝廷官兵的鎧甲上取下一些還可以使用的鐵片銅片等,重新設計制成了衣甲,使得這三十個騎兵,就等于是重甲騎兵。

    這三十個人,是從上千個商隊護衛隊當中挑選出來的,每一個都精悍之士。

    劉顯原來的劉府商隊護衛隊,在吸收了柳林村四周的村莊的百姓后,擴充到了兩三百人,后來再加上從楊氏縣招到的五百個青壯,這段時間,也又陸續前來相投的那些百姓當中挑選出了兩百個青壯。

    這樣,現在劉府的商隊護衛隊,兵力已經達到了一千。這還沒計上罪軍暗營的人馬。

    從這上千護衛隊員當中挑出三十個人,約等于三十選一,每一個,他們都先懂得騎馬,然后必須要以一敵十,如此方可以選為這三十騎兵之一。

    可以說,這三十騎,每一個都幾可以跟王豹這樣的軍中都伯有一戰之力。

    這一次前往幽州,沒點實力,沒有自保能力肯定是不行的。劉顯也打算,這一次了得要在北方打響自己的劉府商隊的名頭了。

    三十騎,另外還挑出約七十人,湊夠100人,這一100人,就是劉顯的公開親隨,另外還有暗營的人,是劉顯的暗隨。

    這一次前往幽州,很多地方還不在朝廷官兵的控制之下,劉顯估計一定會發生戰斗。

    所以,劉顯的心里,多少也當作是一次行軍練兵的機會。所以,劉顯還會點上五百商隊護衛隊員隨行護送商隊。必要的時候,這五百人馬是得要參加戰斗的。

    此外,真正的商隊,其實就是約兩百個行商腳夫,這包括了趕馬車的那些車夫一起了。除了當中驅趕馬車的車夫是屬于劉府的人之外,那些一般的行腳車夫,都是向一般的百姓當中招募,只要是身壯力鍵的就行,他們主要是負責路上幫忙搬動一些貨物,如果有戰斗的時候,他們不會參加戰斗。

    這樣,這一次行商,比第一次的規模似乎要小了一些,但是,卻更加的精干,也更似是一支商隊了。

    不用劉顯,梁濟以及楊氏縣方面的人就已經打點好了一切。就只需要劉顯一聲令下,商隊就可以出發。

    劉顯帶著小菁出門,柳雪這丫頭躲起來哭了,原因是劉顯這次沒帶她一起。

    這個善跑的虎妞,自從劉顯給她起了一個名字后,她似乎一下子長大了許多,不再和一般的小子到處亂跑,像個野孩子了。她基本上都是跟小菁在一起,幫忙打理劉府,幫著做事。她已經把自己當作是劉府的一員了。

    不過這一次不是劉顯不想帶著她,而是這天寒地凍的,她太小了,不宜在外面餐風露宿。

    就是小菁,劉顯也特別的讓人用一些皮毛為她做了一件裘衣,把她全身上下都包得嚴嚴實實,不用受凍。

    至于黃敘以及黃舞蝶,肯定也是會一起去的,不過黃敘有馬車。而黃舞蝶卻不愿意像小菁那般包得嚴嚴實實,且她的確也不會怕寒冷。

    從柳林村到楊氏縣,然后直接迎著風雪出發。

    因為有了馬車拉著貨物,所以比起第一次行商而言,這簡直就是神速。關鍵是風雪不算太大,并不會影響正常行走。

    才一個時辰左右,就到了趙州縣境內。

    三十來里,還真的不遠。

    從楊氏縣到趙州縣,不用經其縣城,走原來走過的路,只會經過其縣城西部地區的地方,也就是燕南所在的那燕家山莊的一帶。

    沒想到趙州縣方面的消息還挺靈通的,劉顯所認識的那個趙州縣的縣令主薄畢星居然帶著一群人那路口那才剛建起了一個架子,還沒有完全建好的路邊客棧等<!--中间广告位置-->著了,一起的還有燕南。

    由此也可得知,趙州縣方面,一定安排有耳目在關注著自己的動向。

    劉顯自然也騎了馬,黃忠及黃舞蝶也有,黃舞蝶和小菁共乘一匹。

    劉顯策馬上前,呵著白氣,對在路口等著向自己施禮問好的畢星等人道“畢主薄,還有燕莊主,你們冒著風雪在此,莫不是專程來等候本公子?”

    “正是,我們縣令得知劉公子會行商經過我們趙州縣之地,所以特意讓畢某在此等候,希望可以邀請到劉公子到我們趙州縣去做客,讓我等一盡地主之宜。劉公子對我們趙州縣的援糧之德,我們趙州縣官府上下,以及百姓,都對劉公子感激不盡。不知道劉公子可否移步到縣城一行?”

    畢星恭敬的道。

    “哈哈,你們太客氣了。實際上,本公子跟你們趙州縣只是交易,給你們糧食也不是白給的。所以,什么感激之話就不用多說了。此外,實在是不好意思了。這次行商事關重大,要趕時間,不宜沿途逗留。所以,還請向你們縣令說明原委,請原諒劉顯不能前往拜見你們的父母官。”

    “這樣啊……那行吧,既然不方便,自然也不能強留。嗯,縣令特意著畢某準備了一些酒食,就送給劉公子路上吃喝所用,這也算是我們趙州縣對劉公子表達一點綿薄之意,表示感激之情。請不要拒絕。”

    “哦?怎么好讓你們破費呢?這樣吧,送你們一百件棉衣,作為回禮吧。請畢主薄代本公子向縣令問好。以后有機會,劉某一定會登門拜訪你們縣令大人。”

    劉顯這時也看到了,他們的后面的確放著一些酒食。這個趙州縣的縣令倒是比較懂得做人,也算是有心了。但劉顯不想白要他們的東西,現在這天寒地凍的,送他們一些棉衣也正適合。

    “這……那好吧,我就代縣尊大人厚顏笑納了。”畢竟猶豫了一下,并沒有拒絕。

    他跟著又道“原本縣令大人是想親來的等候的,見識一下劉顯公子的少年風采,但有病在身,不易出門,所以,還請劉公子見諒。”

    “哈哈,你們縣令大人太客氣了。嗯,待本公子回來的時候,一定會去拜會他。說起來,以后我們可能會有很多機會打交道,所以,不必急在一時。”

    劉顯笑道。

    “也對,那么,既然劉公子要急著趕路,那在此畢某就敬劉公子一杯酒,祝劉公子一路順風。”

    “好說好說……”

    劉顯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在一旁的燕南,說道“畢主薄,你跟燕南莊主認識?”

    “呵,算是認識吧,其實……一度鬧得不太愉快。”

    “他原本就像是一個落草土匪,自然跟官府鬧得不太愉快了。不過,現在燕南已經投了我劉府,所以,算是我劉府的人了。他現在不是在籌建山莊嗎?還有這三叉路口旁還沒建好的客棧,這些其實都是本公子的產業。所以,以后我們有的是機會打交道。嗯,這些產業,本公子還得要請你們官府方面多多關照呢。”

    “什么?原來燕莊主已經投了劉公子?難怪……呵呵,畢某就說嘛,這老燕,帶著數百口人盤據在這片地區,連飯都快吃不上了,最近怎么突然就闊氣了?在我們縣里采購了不少東西。仿似一下子就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大財主了。”

    “畢主薄,燕某原本就是大財主啊……”

    燕南有些唏噓的接話道。

    “好了,燕南莊主,以后就多些跟畢主薄來往吧,這快近年關了,你給我備一份禮物,送給縣令大人。具體怎么樣做,你自己看著辦,本公子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給我好好修建好這個莊園,經營好這些產業。以后,你想不做大財主都有些難。”

    “謝少主信任!”

    燕南不顧地上冰冷,有些感激的跪下叩謝。

    劉顯擺擺手,讓他站了起來。

    這時,畢星給劉顯奉上了一碗酒,居然還溫著的。

    劉顯一口而盡,把碗還給他道“多謝畢主薄,一碗酒水暖入心,此翻情誼我劉顯記住了,咱們就此別過,后會有期。”

    “一路小心!愿劉府商隊滿載歸來。”

    畢星再道。

    劉顯揮手,跟他們告別。

    再次出發,再行出二、三十里后,劉顯才讓商隊稍作休整。直接吃了干糧才繼續趕路。

    這其間,黃忠多次前出,帶著暗營的人馬探路。

    事實還是比較安全的。

    朝廷官府的軍馬,早已經對這一帶地區肅清了一遍。

    劉顯現在是打算先前往平原王府拜見伯娘馬貴人。

    平原王府,其實就是在先帝桓帝劉志的老家的地方。也就是其父劉翼的封地,蠡吾縣。

    這個地方,位于中山國的東部地區。

    事實上,原本蠡吾也隸屬于中山國地區,只是后來分為博陵郡,而博陵,實際也等于是一個封邑國名。

    至于曲陽,還在中山國的西北方向,更遠了一些。

    路程直線距離就是兩百里左右,這一天的時間,就足可以從楊氏縣趕到蠡吾縣。

    由于路上沒有耽誤,所以,劉顯趕在日落西山的時分,趕到了蠡吾縣。

    蠡吾縣城,同樣是受到了黃巾軍的沖擊,不過,似乎并沒有被攻破城池。

    這一帶附近的縣城,其實都有許多沒有被黃巾軍攻破的。追究原因,那就是這一帶較多豪門望族,他們族中能人輩出,且本身就具備了一定的勢力。并且,也是因為地埋位置的關系,這些地區相當于是河北冀中平原,無險可守,對于黃巾軍而言,強行攻占下來的戰略意義不大,很容易會被官兵圍困。

    不過,剛開始的時候,也發生過內亂,那些黃巾軍直接在城內起事,對城內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壞。但很快就被撲滅,起事的黃巾軍被官兵以及城內的一些豪族的人馬趕出了城。

    劉顯現在帶著這樣的一支人馬來到了蠡吾縣城前,頓時也引起了縣內的緊張。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