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劉備大人過譽了,黃某也只是介武夫,所以,根本就不是混官場的料。現下投靠劉府,卻也樂得自在,不想再投身官府了。”

    黃忠也明白劉備這是想拉攏他的意思,如果黃忠動心,那么肯定會同意跟劉備走。只是黃忠根本就沒有想過要離開劉顯另投他人。

    “呵呵,劉備大人說笑了,老夫已經行將就木,此生恐怕都不會離開柳林村了。”梁濟笑笑道“其實,過段時間,柳林村也會重新挑選出一個村長,我也就安享晚年了。所以,今生也不再做他想。”

    “哈哈,我也就是見才心喜,不忍心看著你們埋沒于此。如此的話,那就權當是開玩笑吧。”劉備見兩人都委婉的拒絕了自己,便哈哈一笑,說是開個玩笑。

    “不過……”劉備扭頭看著劉顯道“有一事,還得請劉顯小兄弟務必要幫忙。”

    “哦?是何事?但說無妨。只要小弟我做得到,肯定是沒話說。”劉顯爽快的道。

    “嗯,是這樣的,安喜縣恐怕也不會比楊氏縣好多少。估計現在也是缺糧。所以……”

    “明白了,劉備大哥肯定也聽說了我手上有糧食的事。哈哈,沒關系,不過,只能支持大哥你十萬斤糧食。再多的話,我們楊氏縣就得要吃緊了。畢竟,你們沒來之前,整個巨鹿郡各縣都前來向小弟購買了糧食。因此,現在余糧不多。”

    “十萬斤足夠了。畢竟,備也僅只是安喜縣縣尉,糧食方面的事,其實不是備操心的。可是,這次匆匆上任,如果不能為安喜縣的百姓做些事,那么恐怕很難開展工作。這才不得不厚顏向劉顯兄弟你求些糧食。”

    “小弟明白。這樣吧,這十萬糧食,就當作是小弟送給三位大哥的晉升之禮。”

    “不不,這怎么行?還是按你跟別的縣城的規矩,該如何的便如何。”劉備連連搖頭道。

    劉顯心里有些歪膩,開口跟自己要糧食,本就是想白要,自己現在白送了,卻又要擺足姿態。如果自己改口要錢,不知道他如何下臺?

    劉顯看了看關羽以及張飛,想了想還不想讓劉備為難,以免讓關羽、張飛不快。

    “都是為了百姓,劉備大哥你就別說了。這事就這么定了。你什么時候走,我就什么時候派人一起給你送到安喜縣。”

    “這……這……唉,那劉備就代表安喜縣的百姓感謝劉顯兄弟你的大義。要不是為了安喜縣的百姓,備肯定開不了這個口,不能讓兄弟你破費。”

    “哈哈,都是小事。咱們同宗同族,就不要過于客氣了。”

    “就是,大哥。劉顯兄弟是你本家兄弟,咱們兄弟就得要干脆爽快。嗯,不錯,劉顯小兄弟啊,咱三哥喜歡你。以后有事,記得來找俺,就算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

    “劉顯兄弟,關某謝了!”關羽亦正正經經的向劉顯抱拳答謝。

    張飛向來大大咧咧,并不會知道這十萬斤糧食的價值如何,更不會去想他們帶著十萬斤糧食去安喜縣上任的好處。

    可以說,有了這十萬斤糧食,他們一去到安喜縣就能夠獲得安喜縣的民心。到時候,哪怕劉備就只是一個縣尉,但是在安喜縣,以后那兒的百姓就只會知道有劉備而不會知道安喜縣的主官縣令。

    如此一來,他們在安喜縣就好過了。

    所以,關羽明白其中的道理,也多少明白一點,劉顯是因為他跟張飛才會那么痛快的送給他們十萬斤糧食。

    要不然,就憑疑似是劉備刺殺過他的事,劉顯也不會如此輕易的給劉備糧食,別說是送了,就算劉備想買恐怕都買不到。

    許多事,關羽的心里是明白的。只是,他卻不會說,也不好說。

    “這樣吧,備打算明天一早就走,畢竟有任命在身,不宜久留。”劉備這時說道。

    劉備來柳林村,肯定不是為了來看望劉顯。他是對太平經不太死心,二來,的確就是為了糧食。還有就是想來看看劉顯的態度,想看看劉顯是否懷疑是他來刺殺過他。畢竟,如果劉顯如果確定是他劉備刺殺過他,那么關羽也肯定當時的刺客是他。

    可是,這段時間,關羽一直都沒有說起當時他刺殺劉顯的事。這使得劉備一直都不知道關羽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不知道關羽是否也懷疑他。

    反正,這段時間,劉備的心里的確也有些七上八下的。

    他一直都在關羽、張飛兩個義弟的面前維系著一個堂堂正正的正面形象,他不想讓兩個義弟知道自己會為了一本太平經而去刺殺劉顯。

    現在看來,劉備有些放心了。

    當時他黑衣蒙面,又是黑夜里,他相信關羽也認為出他來。何況他的布置也很巧妙,早關羽一步回到了軍營。

    劉備現在很清楚,他想要有所成就的話,就一定不能少了關羽、張飛這兩員大將的支持輔助。

    如今張寧不在柳林村,他也不知道要從何入手去從劉顯的手上奪得太平經。因為有黃忠這樣不弱于關羽、張飛的高手大將在。劉備也就絕了暗中出手搶奪之心。

    而看劉顯跟關羽的樣子,似乎根本就沒有懷疑過他。這樣,他也放下心來。再獲得了十萬斤糧食,那么他就沒有必要再留在柳林村了。

    “明天就走?也好吧,反正待三位大哥上任后,處理好事務后有的是時間。也就不強留你們了。那我這便安排人手,明天一早,把糧食給你們一起送去。”

    “有勞劉顯兄弟了。”劉備不客氣的道。

    “既然明天走,那么俺現在就看看劉顯兄弟你的武藝達到了什么的程度。那些事都讓人去安排了,來來,到外面去。”

    張飛有些不耐煩的嚷道。

    “好!那外叔公,你去跟俞進大哥他們商量一下,安排些人手明天送糧。我這便向張三哥請教一下武藝。”

    劉顯把手上的那一小壇酒扔給了張飛,交待了梁濟一句。

    劉府門前的廣場,還是一片狼籍,昨夜三將戰斗的痕跡還在,一道道縱橫交錯的殺氣所留下來的裂痕也還在。

    這個廣場,肯定得要重新修整了。但這<!--中间广告位置-->一時半刻也肯定修整不了這么快。

    劉顯計劃,以后就只用青石鋪出一條路到達劉府門口就算了,別的地方,就留作泥地。

    因為以后自己也好,還是以后陸續收有高手武將也好,肯定也得要有一個地方練武比武,這個廣場就專門留作練武比武所用。如果都鋪上了青磚青石,用不了幾天就又得要重新修整一次。

    劉顯站到了廣場中,提槍而立。

    “呵呵,劉顯兄弟,你自己說好了,是三招還是十招?”張飛還真的沒把劉顯放在眼內,畢竟這武道境界相差太遠了。

    “不論,咱現在也只是向張三哥你請教武藝,你看著辦好了。”

    “哈哈,好吧,那咱就讓著你一下吧。如果真要讓接俺的三招攻擊,你恐怕一招都接不了就得要爬下。要不就這樣吧,你攻,俺就看看你攻的招數的破綻,一邊提點你。但是,如果你連長槍都握不住,那么提點就到此為止。如何?”

    “行,謝謝張三哥。”

    劉顯聽了一喜,知道張飛是真的要指點自己的槍法了。

    “如此就來吧,用盡你吃奶的力氣來攻俺,哈哈。”張飛口頭不饒人的道。

    劉顯沒有接話,猛然的提了一口氣,長槍一抖。

    劉顯跟鄭風所學的槍術,是前劉顯。是真正的基礎槍術。

    基本都是刺、挑、扎等等的基本功。

    這基礎真的打得扎實,另外,槍招一共也就是十來招。也都是一些平常的槍招。

    “看槍!平沙落雁!”

    劉顯長槍一抖,一個突身平刺,當胸向張飛刺去。

    這一槍,劉顯運起了太平真氣,在真氣作用之下,又快雙急,疾如流星。

    “毒蛟出潭!”

    張飛身形不動,手上的丈八蛇矛一挺,這似很隨意的一動,就讓劉顯感受到似有一股強大無匹的氣勁從地面騰升起來。

    這股力量,似能控制住自己的長槍,使得自己的長槍居然直直的刺到了張飛的矛尖蛇口上。

    當然,與其說是劉顯刺中,還不如是被張飛的長矛給吸住。

    在劉顯的眼中,就似自己這一槍無論怎么刺,都只會刺在張飛的矛尖上。

    叮!

    張飛的身形巍峨不動,但是劉顯卻被震得蹬蹬蹬的退后,虎口發麻不已。

    劉顯的心里一驚,這就是超級高手的實力?隨手一舉兵器,就能震退自己?

    還好,劉顯也不至于被震飛了手上的長槍。

    “再來!”

    劉顯大喝一聲,身形一動,長槍再使出一招。

    “流水無情!”

    劉顯的身形,如行云流水一般,環繞著張飛,長槍不停的吞吐,攻向張飛。

    這招是在快速的奔動之中,找到對手破綻,攻擊其難守之處。

    可是,張飛同樣似不怎么動,他手上的長矛就只是上下翻飛,就能夠把劉顯的每一槍都封格擋開。

    可以說,如果張飛要反擊的話,估計劉顯真的是連一招都擋不住,馬上就落敗。

    “你能逼退俺三步,就算你有資格在酒桌上跟俺張飛同桌論交。”

    張飛站著不動,對劉顯說了一句又道“看你槍法應該的確練過,基礎的確不錯。只是你這些槍法只是普通的槍法。只要是練槍的人都會。俺閉著眼都知道這些攻擊的套路。所以,想憑這樣的搶招,是不可能逼退得了俺的。”

    “可小弟就只學過這些槍招啊。”劉顯有些無語的應道。

    “槍招是槍招,但可以變啊。有時候,不一定要按槍招的套路來,特別是實戰的時候。”

    “道理我都懂,實戰時以擊殺對方為目的。可是,槍招之所以是槍招,那是這樣的招式可以讓槍術的攻擊威力更強。不用這些槍招,打不出更大的威力來啊。”

    “呵呵,在俺眼里,出手便是招式。”

    “得,說了等于沒說,如果我現在擁有你這樣的內力,達到了這樣的武道境界,本公子也可以無招勝有招。”

    劉顯有些明白了,這大老黑根本就不懂得指點別人。

    當然,也更明白了,超級武將的確不是一般的武將可以匹敵的。

    無論他如何攻擊,張飛都似長滿了眼睛,都可以輕松的封住自己的攻擊。

    “武道境界并不是決定戰斗勝負的主要因素。強如我等,亦有許多破綻,只不過,就看你能不能看得到。”

    關羽這些在旁擄著長胡說道“另外,達到了關某及三弟,還有黃忠大哥的武道境界,會自然而然的有了一個領域,你無論如何攻擊,進入了這個領域,都等于明明白白的告訴他,你要攻擊那里了。”

    “可是明白是一會事,如果你夠快,那么就算他是明知道你要攻擊他那里了,他也來不及封格,如此,除了退避,那么就只能硬吃你一槍。”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劉顯一邊不停的嘗試攻擊張飛,一邊聽著關羽的說話,聽著下意識的應了一句。

    “咦?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關羽愣了一下,然全若有所思的道“不錯,大致便是這樣的道理。如果引伸來說,就是說,像黃忠大哥的箭才是真正的厲害,面對他的弓箭,我們的領域就算是再強大也沒用,在感應到他的弓箭的時候,弓箭便已經刺在身上了。”

    “當然,前提是你有那樣的能力破開這個領域。”

    領域領域?

    劉顯想了想,自己每一槍攻向張飛的時候,都有一種錯覺,就是只要一攻近張飛身體的一定范圍,就感到自己的槍受對方控制了一般。

    難道那就是領域?

    事實上,受對方控制是假,應該說是受到了對方的一定的影響才是真。

    弓箭夠快,所以就能夠破開這個領域,所以,就算是超級猛將,也一樣會怕弓箭。

    所以,想要逼退張飛,就一個字,快!

    劉顯是一個聰明人,很快,劉顯就想到了一些或許可以破開張飛領域防御,逼退張飛的辦法。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