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可否割愛?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可否割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沒錯,就是那個馬貴人。”劉顯似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抓抓頭道“前不久,馬貴人途經柳林村,聽說小弟是漢室宗親,特意前來查看了小弟的族譜,按咱們漢室宗族的輩份,她是小弟長輩。然后她又看到了小弟娘親那還沒有撤下的靈堂,知道小弟此劉府就只剩下小弟一人了。她一時感慨,便認了小弟為義子。”

    “這是好事啊,馬貴人……唉,她這一支漢室亦無后了,她也是孤家寡人一個,也怪孤單的。認你為子,想來也是寂寞所至,希望以后老了有你奉孝膝前吧。”劉備的腦子里一下子轉到了許多,心底里其實多少都有些羨慕,怎么這樣的好事不落在自己的身上呢?馬貴人的平原王府,傳說可是富可敵國的存在。嗯,或許夸張了一些,但是肯定是擁有巨富。

    這一次黃巾暴亂,有可能對平原王府造成了一定的損失,可是,真正有錢人家的財富,絕對不是那些亂民可以輕易搶得了的。

    真正世家豪族,他們的財富,都會藏得好好的,不是他們家族的核心成員,一般人就算是搶了其家,挖地三尺恐怕都找不到他們藏匿起來的財富。

    所以,那些真正的豪富之家,哪怕他們的家園被一把火燒得精光,但是事情過后,世道穩定了下來,他們只要還有人在,那么很快就能重建家園,依然還是豪富。

    平原王府就等于是豪富之家,難得這個馬貴人在這次黃巾暴亂其間,居然不在府上。現在要返回博陵平原王府,那就說明她肯定還掌握著平原王府的大部份財富。要重新興建平原王府應該也不是什么難事。

    這個劉顯拜認馬貴人為義母,這等于是有了一個堅實的靠山,抱住了一根粗壯的大腿。

    畢竟馬貴人在朝中也有人啊。怎么說她都是先帝親弟的遺孀,就算是當今皇帝,在表面上亦不會為難她,都會對她保持著一種尊重,畢竟,馬貴人亦算是當今皇帝的長輩了。

    “嗯,說起來可能還真的是有些同病相憐吧,小弟這劉府,就剩下小弟一人了。而馬貴人,膝下無兒無女,若大平原王府,也僅剩她一婦道人家。如此,小弟也就沒有拒絕。”劉顯也有些感慨的道“對了,義母她會在年后舉辦一個跟小弟母子相認的正式儀式。具體的日子還沒有定下來,小弟估計,她回到博陵的事情也會有些多,最少得要重新收拾好平原王府上下才會挑一個黃道吉日。到時候,義母她送來日子了,我自會派人通知三位大哥,到進候,還請你們一起到博陵去見證我跟義母相認的儀式,前去喝酒。如何?”

    “好說好說。如果到時沒有公務纏身,備一定會趕去。”劉備點頭道。

    “吠,此等好事,俺老黑一定會湊一個熱鬧,反正,咱也沒啥公務,就算是有,二哥也會處理好,嘿嘿……”張飛大喝叫道。

    “行,那么到時小弟就恭候幾位大哥。”

    劉顯舉杯道“今天咱們兄弟相聚,不醉不休!喝!”

    有好酒好菜,劉顯還特意把小菁叫來,讓她彈琴助興。小菁是跟劉顯的娘親學的,但不精,勉強可以彈得了幾首曲子,馬馬虎虎。

    可惜這個時代的譜劉顯不懂,自己后世的曲譜,劉顯自己也不太懂,并且,前世雖然常聽音樂,可還真的沒有看過幾本曲譜的書籍,所以,現在劉顯也回憶不出來。讓劉顯唱出來,哼出來倒是可以唱出許多歌,可關鍵是小菁也沒能聽著劉顯的曲調就譜出曲譜來啊。要不然,劉顯真的很想讓小菁彈奏一些后世的流行樂曲。

    這個時候的古曲,不說不好聽,但劉顯真的是聽不懂,不知道好在哪里。所以,還是比較喜歡那些曲調朗朗上口的那些流行音樂。

    這些,看來以后有機會碰到一聽到自己哼唱就能譜出曲來的人才行了。

    來到這個世界,沒有太多后世所平常尋常的事物,真的讓劉顯極為不習慣。沒有電影電視這些也就算了,但是音樂是必須要有的,一定要弄出來的。

    此外,劉顯還請黃舞蝶來給眾人舞刀助興。

    這一場酒下來,真的是賓主盡歡。

    張飛最后直接和劉顯拼了桌,當真的跟劉顯拼起了酒來。

    張飛的確是海量,不過,因為第一次喝這么高度數的酒的關系。他醉了,論武功,劉顯現在自然是拍馬不及張飛,但論喝這酒嘛,劉顯還真的不懼。

    前世劉顯也是一個一斤多紅星二窩頭的酒量的主。再喝這三、四十度的酒,少說也能有兩斤的酒量。但劉顯現在怎么說也有了內力真氣護體,輕易也不會喝醉了。

    估計張飛也就是喝了三斤左右就醉了。

    劉顯跟張飛喝的差不多,也同樣有七、八分醉了。

    自有鄭伯他們安排好了劉備他們的歇息之處。

    第二天醒來。

    劉顯發現小菁倦縮在自己的懷里。他趕緊檢查了一下,發現一切正常才放心下來。

    嗯,劉顯一直都覺得自己跟小菁的年紀都不大,這真的不好做出一些越軌的事來。他怕自己酒后亂性啊,這來到三國時代,這幾個月有些壓抑,就擔心自己把控不住。

    事實上,劉顯的心里,也不想糊里糊涂的就沒了自己的“第一次”,這個世界中的第一次。

    “劉顯!劉顯,你這小子呢?太陽都曬屁股了還沒有起來嗎?”

    劉顯這才醒,一時都沒起來得這么快,就聽到張飛粗聲粗氣的叫嚷聲,跟著就聽到碰碰碰的急速踏步聲。

    碰的一聲,劉顯的房門被直接推開。

    “啊……”

    小菁也被叫嚷聲吵醒,她這才一抬頭,就看到了黑乎乎的張飛闖進房來,驚得她嬌呼著一下抱緊了劉顯。

    “呃……”

    張飛瞪大眼,張大嘴巴。

    “張三哥,怎么了?這么急沖沖的。”劉顯趕緊安撫了一下小菁,然后從被窩中鉆了出來。

    張飛眨了眨眼,卻似一下子就領會了,臉上不禁現出一絲壞笑。

    “嘿嘿……沒啥沒啥,嗯,小子,你還小,得要懂得節制啊。嗯,完事了沒?完事你出來,奶奶的,昨晚竟然先醉了。不行<!--中间广告位置-->不行,咱們得要再比過。我不相信你這小子居然還能比我能喝。”

    張飛退出了房外,一邊壞笑著,一邊不太服氣的說道。

    劉顯無語的搖頭,跳下床來道“你想哪里去了呢?想喝酒就明說吧,用不著來找我拼酒了。昨晚那些酒,真的不多了,還有一小壇,你遲可以拿去喝。”

    “在哪?趕緊的拿來。”

    張飛是真的嘴饞了。

    “呵呵,別急。你總得讓我去拿吧。”

    “嗯,那我到前府去等你。還有,別忘了十招,你到前府來,我看看你的武藝有什么的長進。”

    張飛倒是知道不好再待在劉顯的房間了,縮了縮脖子告退。

    張飛走了后,小菁才敢探出頭來。

    “劉顯哥哥,這大黑個怎么能這樣?房門都讓他撞壞了。”小菁臉兒紅紅的道。

    “呵,張三哥就是這樣一個不拘小節的人,沒事,不用害怕,其實他心壞善得很。以后他也是你大哥,咱們是自己人。要記住了,可不能失禮了。”

    “嗯,那、那小菁起來侍候哥哥你洗漱。”

    “別,昨夜我喝多了,有些醉,你肯定是一夜沒怎么安睡吧?這是不是我第一次如此醉的?”

    “嗯……昨夜你說了好些醉話,還叫了一些人的名字,聽上去是女人的名字。還有你偶爾還會驚叫張館長快跑……他們都是誰?你是怎么認識的?”

    劉顯暗汗,這特么的肯定是叫了自己前世情人的名字了,至于張館長,是和自己一起下那漢墓探索的那個博物館館長。

    “我可能是在做惡夢吧。”劉顯覺得,自己真的不能再喝醉了,尤其是和小菁在一起的時候,因為她對這個劉顯知根知底,一直一起長大的。

    “真的是做惡夢?”小菁疑惑的道“看上去又不是太像啊,你都是很輕柔的喊那些女人的名字。”

    那些女人的名字?劉顯真的要暈了,不會是自己把以前的女人的名字都叫了一遍吧?

    “夢有好夢惡夢,我這一晚不可能總在做惡夢吧?可能是做了一會美夢又做了一個惡夢吧。”

    “是嗎?我看不像。你一會叫秦落兒,一會叫胡煙霞,一會叫周詩詩。每個名字都會叫幾遍,隔一會又叫這個那個的。她們都是哪家的姑娘啊?咱們劉府現在也算是有了名氣了,要不然,就請媒婆去說媒吧。夫人生前一直都想你娶娘子的。”

    小菁撇著小嘴說道。

    劉顯一聽,就感到有些酸酸的味道。

    這小丫頭,居然懂得吃醋了。

    “哈哈,小菁妹妹,你這是吃醋了啊。你放心,就算哥哥要娶娘子,也會先娶了你。”劉顯不禁一樂,蹲到了床邊,捏著小菁那嬌俏的小臉道“再說了,哥哥現在不是認了馬貴人為義母嗎?她估計也會為你哥哥張羅這親事的事。嗯,到時候,可能還真的推不了。不過,到時候哥哥會跟義娘說清楚的。”

    “哥哥你真的會娶小菁?”小菁有些歡喜又有些嬌羞的樣子。

    “當然了。好了,你多休息一會,我先去了。”

    “哥哥真好……我喜歡哥哥。”

    小菁說完,一下子又鉆進了被窩中不敢再露頭了。

    這時代的女人都是這么早熟么?劉顯搖搖頭,離開了房間。

    劉顯洗漱后,再吃了柳雪送來的早點,然后帶著一小壇酒,還有一桿長槍到了前府。

    酒還有,但劉顯不打算一下子給了張飛牛喝浪費掉。長槍是劉顯特意讓人打制的。

    不過槍桿依然還是白臘槍桿,如果連槍桿都是鐵器打制,劉顯覺得不夠柔韌,還有重量的問題。不是怕重,而是劉顯認為不方便,在劉顯沒有習得真正的槍法之前,不想隨時隨地都帶著一桿重槍。

    昨晚見識了三大超級猛將的比武,的確讓劉顯親切的感受到了跟他們的差距。不過,從中卻也收獲良多。

    再有一個就是,劉顯是不能未戰先怯,哪怕現在自己遠不是他們的對手,哪怕是招他們三招都難。可是,他一定要有一顆強者之心,不管面對任何的對手,他必須要有一戰之心。

    跟張飛第一次見面時就約好了,再見面時,會讓他大吃一驚。哪怕打不過,但也得要讓張飛見到自己的進步,好讓張飛知道,自己有足夠的資格跟他做朋友,有資格成為他同桌喝酒的朋友兄弟。

    前廳,梁濟跟黃忠正陪著劉備、關羽、張飛說著話。

    “對不起,居然起來晚了。都在聊些什么?”劉顯走進廳內對眾人道。

    “是備在向梁濟村長請教一些治理之道,獲益良多。以梁村長之才,只能為一村之長,這還真的有些屈才了。可惜,備并不是縣令,要不然,還真的想請梁濟村長到安喜縣去為縣丞。嗯,另外,如果劉顯兄弟你能割愛的話,以漢升之才,也足可以擔任縣尉之職。如果劉顯兄弟你能割愛,備愿把安喜縣縣尉之職讓給漢升。”

    “劉備大人你抬舉老夫了。”梁濟趕緊謙虛的道。

    “呵,劉備大人讓黃某汗顏了。”黃忠搖頭輕笑道。

    “哈哈,劉備大哥說的沒錯,我這外叔公的確是屈才,黃忠老哥更屈才,他完全可以勝任一軍統將。可惜,這官職可不是大哥說讓就能讓的啊,得要朝廷的任命。按小弟說,大哥才真的屈才,潑天功勞,才換來了一個縣尉官職。要知道,在皇甫嵩帳下,一個都伯都可出任一縣縣尉之職。唉,這就是朝廷官兵跟一般義軍的區別啊。”

    劉顯大笑著說道,話里卻暗指你劉備居然想挖自己的墻腳?只是你現在的官職還不夠大啊。

    “呵呵……”劉備的臉上有些陰郁,他笑了笑道“嗯,劉顯小兄弟啊,大哥是說真的。漢升跟我這二弟三弟一樣,都有萬夫莫敵之勇,就應該加入朝廷官府,為官府效命,匡扶漢室,振興大漢。將來,漢升也可光宗耀祖。不至于埋沒了一身本領。”

    “說真的,不如就先隨備去安喜縣,備一定會給漢升謀得一官半職。”

    劉備說到最后,一臉認真的看著劉顯道。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