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算作平手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算作平手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爹!”

    兩人激戰所揚過來的沙塵散去,讓四周的人看到了兩人如此驚險的一幕,黃舞蝶先是嚇得驚呼了一聲。

    呼的一聲,關羽收刀,與此同時,黃忠亦收弓站了起來。

    兩人深深的對望了一眼,然后不約而同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

    “關將軍武藝非凡,黃某甘拜下風!”黃忠把通天弓背好,對關羽抱拳道。

    “非也,若是生死相戰,那么關某最后一刀肯定砍不出去,關某相信黃老哥的弓箭一定會更快,并且,箭矢灌注了真氣內力,具有一個沖擊后果。此戰,關某敗了,心服口服。哈哈,痛快!能跟黃老哥這樣的高手過招,關某獲益良多。承讓!”

    關羽亦把青龍偃月刀插在地上,對黃忠抱拳道。

    “用刀,黃某不是關將軍的對手,最后還承受不住關將軍一刀比一刀力沉的攻擊,長刀脫手,這便已經敗了。”

    “戰場上,無所不及其極,真要是生死相戰,恐怕黃老哥的神箭早就已經取了關某性命。此戰……那就作平手算了,咱們來日再戰?”

    “好!如果關將軍和張將軍可以在柳林村多逗留的話,那么我們有的是機會切磋。”

    “二哥!黃老哥,不打了,咱們喝酒去!”

    張飛的酒蟲已經被勾起了,也顧不得要劉顯接他十招的事了,見關羽和黃忠打完,大聲叫嚷了起來。

    劉顯先為自己劉府門前的大廣場默哀了一下,也趕緊招呼劉備他們進入劉府。

    劉府迎客大廳早就已經布置好了酒席,劉顯請劉備、關羽、張飛一一入座。

    右手側,是黃忠、梁濟、俞進。

    梁濟趕了回來作陪。

    “備不知道原來黃忠黃壯士便是早前在巨鹿傳說中的箭神,還真的失敬了。主要是沒想到黃壯士會投了我這本家兄弟的劉府。這杯酒,備便借花敬佛,先敬黃壯士一杯。黃壯士跟我這二弟、三弟武藝不分上下,看得出,你們也算是英雄相見惺惺相惜,以后,你們不妨多些往來。來,備先干了!”

    劉備先站了起來,向黃忠敬酒,神態無比的親切真誠。

    劉備這也是見獵心喜了,肯定又看上了黃忠,想把黃忠收歸帳下。

    “劉備大哥,來者是客,這杯酒,應該是小弟先敬你才對。不過,咱們兄弟也不用客套了,來來,一起干了。”劉顯站了起來,對眾人敬道。

    劉顯雖然已經習慣了劉備這種喧賓奪主的行事作風,但還是不經意的化解他特意對黃忠的示好。

    劉顯自然不會再擔心黃忠會被劉備哄走,畢竟黃忠的兒子黃敘如今在自己的太平真氣的治理之下,已經略有所好轉。一天黃敘沒有完全好起來,黃忠也不會離開劉顯。當然了,如今也不是歷史上的那樣了,就算黃敘好了后,劉顯相信黃忠也不會離開自己再投劉備。

    或許,就只有趙云那樣的熱血少年老實人,才會受到劉備的三言兩語就對劉備產生好感,就以為劉備是一個真正明主,以至于后來公孫瓚死后,趙云就一心想追隨劉備。

    話說,劉顯自然不會忘了趙云,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先一步接觸趙云,把他拉到自己的身邊來,不能再讓趙云跟著劉備了。

    劉顯對于趙云還真的感到有些可惜的,明明是一員超級猛將,相信趙云亦精于統軍作戰,但追隨了劉備之后,他一直都沒有機會單獨統軍作戰。以至于趙云空有一身本領,卻沒能發揮得出來。

    其實不僅僅是趙云,同為五虎上將的馬超也還不是如此?錦馬超威名赫赫,但投了劉備之后,就基本沒有機會冒頭了,這使得馬超最后年紀輕輕就郁郁而終。

    劉備奪得益州后,帳下五虎上將是何等的聲勢?可惜,除了關羽稍稍打出了五虎上將的威風就失荊州被擒被殺。其余四虎將,基本上就沒有什么的建樹了。

    可以說,論五虎上將在軍中的建樹,劉顯認為他們都還不能被稱為上將的,但如果僅論武力,他們倒是當之無愧。劉顯認為,其中最為關鍵的應該是劉備個人的原因。

    不說什么,關羽在荊州本就不應該敗,劉備當中完全可以再派一員大將前往荊州支援關羽。

    反正,劉顯原本還是比較喜歡五虎上將的,但是總覺得有些遺憾,本應該是他們開始發光發亮,大殺四方統一大漢的時候,卻一個個先后離世。這空枉了他們一世英名。

    劉顯不希望他們的結局如此,他們本就應該是振興大漢的基石。

    所以,這一世,無論如何都不能再讓劉備得到這些上將了。

    “同敬!”

    眾人見劉顯的這個劉府主人向他們敬酒,都站起來,齊齊仰頭干了一杯。

    “咦?不太對,這酒的勁道……”

    “啊,少主,這酒……怎么這么烈?老夫還真的從來沒喝過這樣的酒啊。”

    張飛原本是看不起這樣小杯小杯來喝的,但是這一杯酒落肚后,他頓覺如有一股烈火在他身上燃燒了起來一般。

    另外幾人,亦感此酒不同凡響。

    這些酒,就算是劉府的人也都沒有喝過。所以梁濟才會這么說。

    這些是劉顯前段時間搗弄出來的更烈的酒。

    幾經折騰試驗,劉顯才讓柳林村的鐵匠打制一個蒸餾器來,再裝進發酵好的酒糟去蒸餾提取出來的酒。

    因為技術原因,劉顯暫時還釀不出60度以上的酒出來,可是三十多四十度左右的,卻可以弄得出來了。

    根據一些關于華夏釀酒的歷史的考研,古時候,在蒸餾器沒有出現之前,古代的酒,一般都是10到18度左右。能夠釀出20度以上的酒,就已經很厲害了。據考究,古時代的酒,最高度數應該是二十六度。

    后在元明時期,就有了燒酒,度數能高達四、五十度。不過,說起燒酒,據說在唐代便有了,但<!--中间广告位置-->無法證實。但幾可肯定的是,在大漢這個時期,應該還沒有燒酒出現。一般的酒水,能有二十度左右就真的頂天了。

    而二十度以上的酒,應該也不是一般人都可以隨便有機會喝到。所以,現在這些人,平時所喝的酒,都是十多度的吧。所以,這突然喝到如此高度數的烈酒,他們都無比的驚訝。

    “嘿嘿,這是本公子偶爾獲得一個失傳的釀酒秘方,再經過本公子的推敲,然后就釀出這些酒來了。嗯,說實話,這酒不多,你們誰都沒喝過,今天,特意拿出來招待各位大哥。”劉顯嘿嘿一笑道,這高度數的酒,也算是自己弄出來的一個新的事物,現在有人分享,也多少可以滿足一下劉顯的小小虛榮心。

    至于別的一些小物件,劉顯暫時不能拿出來,因為很簡單,很容易就會被別人復制出來。可這釀酒就不一樣了,暫時這個世上除了自己,就沒有人能夠釀得出來。

    “這、這可是千金難買的極品美酒啊。劉顯兄弟你卻拿出來招待我等,這是不是太浪費了呢?”劉備品嘗了一口酒,他也是識貨之人,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酒的價值。然后,他嘴上說著,但眼內深處卻有一股異色一閃而過。

    他在這個時候,第一時間就是想到了太平經。他懷疑,劉顯這種酒的釀制方法,應該是從太平經上得來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些酒的關心,劉備的心頭一熱,心里不禁又生出要把太平經弄到手的念頭。

    “招待幾位大哥怎么能算是浪費?就算此酒當真的價比千金又如何?能比得上幾位大哥的情誼?來,喜歡就多喝,今晚管夠,往后想喝,恐怕就有些難了。畢竟,此酒釀制不容易,沒有存貨。加上現在這世道,咱們也不能浪費太多的糧食來釀酒不是?來,喝,不醉不休!”

    劉顯不管劉備想什么,招呼關羽、張飛及黃忠他們。

    “還有,別只顧喝酒,也吃菜。”劉顯坐了下來,招呼他們道“上次三位大哥來到劉府,那時候沒有什么好招待的。看到桌上的這些菜了沒?這也是小弟我想出來的一些新的烹調方式做出來的下酒菜。我也敢說,如今大漢,就算是皇宮也未必可以吃得上這么美味的菜。來,都嘗嘗。”

    劉府的人自然知道這些,但劉關張不知道,其實他們也早就看到了桌上的菜似乎有些不一樣。但都被酒所吸引,一時沒有品嘗。

    此時自然不再客氣,各自品嘗了起來。

    “咦?這些是什么肉?魚?怎么會這么香?俺張飛是屠夫出身,地上走的殺得多了,也吃得多了,偶爾也會變著法門來做吃的。可是,還真的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這一道……是豬肉?看上去有些肥,可吃起來卻肥而不膩,香滑可口。哈哇哇,好吃好吃。怎么做出來的?得要教教俺!”

    張飛此時狼吞虎咽,覺得面前的每一道菜都無比可口,歷來有酒就什么都忘了的家伙,這個時候居然忘了酒。

    “哈哈,張三哥也會下廚嗎?如果是這樣,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小弟我可是一個商人哦,現在正在張羅著開設酒館客棧的事,這些菜式的做法只是三哥你知道就好,可別再外傳了砸了小弟的生意飯碗就行。”

    “呃,這樣啊?那就算了,俺喝了酒嘴上不把門,還是不要知道了。嗯……反正咱們這次要到安喜縣去,離你這柳林村也不算遠吧,三、四百里,想吃,俺就來你這,最多也不過是兩三天的事。”

    “柳林村劉府隨時歡迎三位大哥蒞臨。對了,話說都還沒有問三位大哥你們接受朝廷封賞的事呢。怎么樣?是被朝廷封賞,要到安喜縣去為官了嗎?”劉顯雖然對于這些都大致知道,但還是借機問道。

    “唉……如今朝廷……”劉備嘆了一口氣,接話道“算了,不說了,總的來說,這次備將前往安喜縣為縣尉,二弟、三弟為屯長,不日將要前往安喜縣。”

    “原來如此,可惜了,憑著三位大哥殺賊的功勞以及才能,就算不能留在朝廷為將,亦足可以勝任一郡之守,起碼也得為縣令才對。”劉顯亦嘆惜道。

    “嘿,別說了。說起俺就一肚子氣。這么一個才一丁點大的官職,還要等了一兩個月,早知道俺就不去京城了,跟劉顯兄弟你在此還能快活一些。”

    “三弟又說傻話了。如今大哥有了官職,就等于有了身份,有了出身,不再是一介白丁了。如此,咱們兄弟也才不會受人白眼。”關羽說道。

    “還是二哥明白這個道理,說的不錯。如今冀州受賊禍最甚,官職雖小,但責任為大。安喜縣地處冀州北部地區,那一帶恐怕還有黃巾殘余的黃巾賊軍在活動。說不定,你們殺賊立功,再有封賞也不說準。”

    “嗯,食君之祿,但君之憂。一切還待上任后再說吧。”劉備道“倒是劉顯小兄弟你,沒想到會做出這么大的事業出來。還真的人不可貌相,不可小看了少年人啊。對了……怎么沒見弟妹?”

    “啊?你說寧兒嗎?嗯,她到了外地,這不,我這不是準備要開些酒館客棧營生嗎?她去主持一些酒館客棧的事宜了。”劉顯裝作愣神了一下,然后隨口說道。

    “原來弟妹還是一個賢內助啊,居然還能幫小兄弟你主持生意上的事兒。什么時候正式成親?到時候,我這個同宗大哥,一定要給你奉上一份隨禮。”

    “額……不滿大哥,成親的事,已經不是小弟說了算啰。”劉顯知道劉備問起張寧,他的心里肯定是在掂記著太平經的事,或許,以劉備的厚臉皮,到時候可能還真的會想做自己的證婚人什么的,然后想辦法從張寧的身上落手弄到太平經。

    不管劉備有沒有這樣的心思,劉顯也是決定不給劉備機會,說道“前不久,博陵平原王府馬貴人途經柳林村,認了小弟為義子,所以,小弟的親事,現在得要是義母馬貴人說了算。”

    “博陵平原王府馬貴人?先帝弟婦馬貴人?”

    劉備聽說過馬貴人之名,聞言一臉驚訝。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