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再戰關羽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再戰關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張飛的攻擊就有如是大海中的滔天巨浪,聲勢驚人,一波接著一波。

    而黃忠就如是海邊的礁石,任你風吹雨打,海浪撲擊,但它就是屹立不動。

    劉顯現在,并不是驚詫于張飛的攻擊的凌厲,而是驚詫于黃忠的防御。很難想象,他手上的長柄金刀在他的手上,靈活得就如自己的雙手,無論張飛的攻擊有多么的刁鉆,如何無孔不入,可黃忠卻總能守得潑水不進。

    和劉顯說著話的關羽此時臉色也極為凝重,看似半閉的丹鳳眼,不自然的瞪大,目不轉睛的看著廣場上的戰團。

    劉顯認識黃忠之后,也一直都只是見識到黃忠那神級的箭術,平時雖然見黃忠幾乎也是刀箭不離身,無論去到哪里,他都會背著弓箭及長柄金刀。在曲陽戰場上,也看過黃忠的金刀顯威,但因為沒有同級別的對手的關系,劉顯也并沒能見識到黃忠的刀法的厲害。

    如今,劉顯才明白,原來黃忠可不僅僅只是箭神,他其實是刀箭雙絕。

    轟的一聲,張飛暴喝一聲,又是一招重擊,這一矛,直接刺向黃忠的當胸,可是,黃忠卻收刀在胸,一手按在另一面的刀面上,用刀面硬生生的擋住了張飛的這一擊。

    叮的一聲,黃忠的身體被沖擊得往后滑退。

    兩人的身形亦在這時再一頓。

    呼的一聲,一股寒風刮過,把他們戰斗所激揚起來的沙塵給吹散,現出了兩人的身形。

    這個時候,圍觀的人才注意到,兩人所戰斗過的地方,地面已經完全被破壞,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裂痕,上兩將的刀矛殺氣所留,使得那一片地面有如龜裂了一般。

    在場觀戰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普通百姓,他們完全沒法想象人力可以達到這樣的地步。這個時候再看向黃忠及張飛的時候,他們的眼內充滿了崇拜之色,就如見到了神人一般,許多百姓,幾乎沒有跪下去。

    “又一百招!俺張飛佩服,如果說前一百招咱們打得勢鈞力敵,那么這一百招黃老哥你基本上都是只守不攻,可見黃老哥你的厲害。不過,俺張飛不相信就攻不破你的防御,再來!”

    張飛粗聲喝道,依然是戰意十足。

    “且慢!”

    關羽這時踏前一步,喝止了張飛道“三弟你跟黃忠大哥打了兩百招,難分勝負。咱們兄弟常一起對練,互相知根知底,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再打下去,你也未必可以勝得了黃大哥。所以,這次就這樣吧。”

    “好!那就這樣,張三哥,反正都互相見識了對方的武藝,再打下去就成了生死相搏了。就此作罷,改日有機會再戰。”

    劉顯也趕緊說道。

    黃忠跟張飛戰了兩百會合,不分勝負,這已經達到了劉顯想要的,讓劉備知道自己的身邊有一個不遜色于關羽、張飛的超級猛將,從而讓劉備以后好生掂量,不要再想著打自己的主意,不要再想那太平經的事了。

    “不!”

    關羽卻打斷了劉顯的說話道“關某看得出,黃大哥雖然經過力戰,但還有余力。接下來,關某就占占便宜,就由關某來跟黃大哥一戰,百招之內,如果關某能打敗黃大哥,咱們就算是平手,旗鼓相當。但如果不能擊敗黃大哥,那么就等于說關羽不是黃大哥的對手。既然關某不是黃忠大哥的對手,那么我三弟跟你再戰下去,也是必輸無疑。”

    “好!這樣也算公道。不過,勝就是勝,敗便是敗,沒必要算誰勝誰敗。實際上,勝負也并不重要。畢竟,咱們現在也不是生死相拼,相信張將軍也留有后手,沒對本人下死手。”黃忠毫不露怯,一口就答應了關羽。

    劉顯跟黃忠說過劉關張三兄弟的事,所以黃忠也知道了這三兄弟中,劉備對劉顯可能會有些不軌之圖,但是關、張兩將,卻是情深義重的忠義之士,值得相交。

    所以,這一次,黃忠代表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要代劉顯立威,不能弱了氣勢,不能輸給了關、張兩人。

    如此,別看黃忠一臉平靜的樣子,但是他的內心里,卻是很重視的。

    當然了,也有跟張飛、關羽一樣,也有幾分見獵心喜,高手見到高手時的那種惜惜相惜之情。而高手見面,和對方全力一戰,這也才是對對方的尊重。

    也的確如關羽所說的那樣,黃忠的確還有余力,他本可以使出殺招反攻張飛,但他并沒有。因為殺招就是殺招,是拼命的招數。

    也如他所說的那樣,張飛也同樣還威力更強大的招數,可他并沒有使出來。

    嗆!

    關羽手一抖,勁氣突發。

    他手上的青龍偃月刀發出一聲清鳴。

    關羽的刀,明顯是比黃忠的刀大上了一號,凈重82斤。嗯,這個82斤是這古時代的重量,實際應該是接近了一百斤左右的重量了。

    “關將軍請!”

    張飛見關羽要出手,他雖然還有些不太愿意,但還是退了回來。而張飛退開了后,黃忠對關羽示意可以開始了。

    “那好,黃大哥你小心!”

    關羽單腿一彈,把他綠色長袍的下擺踢起,一手接住,插在腰間,然后雙手握刀,一蹬地,他的身形就嗖的一聲搶前。

    “看刀!”

    關羽的這一刀,直接跨越了十數二十步的距離,看上去勢大力沉,這個時候,也給人一種錯覺,就似他手上的青龍偃月刀在這一刻一下子放大了許多似的。

    這個其實不是放大了,而是這一路一刀劈下去所幻出來的刀光。

    “來得好!”

    黃忠沒有閃避,反而踏前一步,然后一個馬步站穩,雙手舉刀。

    嗆!

    關羽的青龍偃月刀重重的擊在黃忠的長柄金刀上。

    一團火蛇如電光閃爍,讓四周的人都被閃了一下眼。

    這一刀,只有直面關羽的攻擊的黃忠才知道,這就等于是一座大山向他傾壓下去一般。直接讓黃忠那挺直的腰桿都彎了一下。

    張飛的攻擊兇猛狂暴,如巨浪沖擊。而關羽的攻擊,沉實千鈞,如大山壓頂。

    “神龍擺尾!”

    關羽一刀,見黃忠居然可以力敵,并且,見黃忠的金刀居然沒有被他的這一刀所毀,反而彈開了他的青龍偃月刀,心里驚異之下,跟著又是回身一刀,卻是<!--中间广告位置-->橫腰砍去。

    相比起張飛的攻擊,關羽的攻擊似乎沒有那么讓人眼花繚亂,可是每一刀,都是攻其必救。

    叮叮叮!

    黃忠的長柄金刀依然還是如使短刀一般,靈活靈動。無論如何,都可以恰到好處的擋下了關羽的攻擊。

    不過,關羽的攻擊同樣是綿綿不斷,并且,力道相當的強實平穩,每一刀都給人一種勢大力沉的感覺。

    關張兩人,其實張飛更擅長爆發,是屬于遇強越強的那種。而關羽,更穩定,無論面對誰,都是那么強。往往,很多沒有跟關羽交過手的武將,很容易就會被關羽輕易斬殺也就是這樣的原因。

    因為武將交戰,這一開始一般都是先試探對方的深淺,然后再會慢慢的使出自己的招數。

    可關羽不是,他從一開始就那么強,并且可以持續很久都是那么強。

    所以,程志遠被關羽一刀斬殺。歷史上,還是溫酒斬華雄,后斬管亥、顏良、文丑等等。

    程志遠不說了,估計真的是實力的關系,但是華雄、管亥、顏良、文丑等將,哪一個不是一流武將?他們都是打出來的一流武將,聲名顯赫,一般情況之下,豈會那么輕易被斬殺?這個,就是跟這些有關系,誰會知道關羽一出手就那么強?一個不小心,就是被斬殺的下場。

    這跟黃忠一戰,關羽的確是占了一些便宜,畢竟黃忠剛剛跟張飛大戰了兩百會合。這都是超級猛將,戰了兩百會合,真氣內力消耗是極大的。

    也虧是黃忠,他原本為了救自己的兒子,平時真的是一有時間就會拼命的修煉,好練出更多的真氣來給自己的兒子。

    所以,如果單論內力真氣而言,哪怕關羽的氣息更沉急,更穩鍵。但黃忠的內力真氣的確要比關張都強上那么一點。

    修煉內力真氣,跟修煉武藝也是不同的,日積月累之下,肯定會更深厚。何況黃忠本就要比關張大上十多個歲月,等于是多了十多年的積累。

    人老了,人體會逐漸衰退。但現在的黃忠,卻是壯年的黃忠,正處于巔峰期。

    但黃忠還是被關羽迫得一步步后退。

    可以說,基本上每擋下關羽的一刀,黃忠就后退一步。

    “俺打不過黃忠老哥。”

    這時,張飛一邊看著交戰的兩人,一邊對劉顯咧嘴道“二哥剛才說的,就是說俺其實已經敗了。兩百招打不敗黃忠老哥,那知三百招、四百招也是一樣的。到時候我卻因為消耗了太多氣力,敗的可能就是俺張飛了。”

    關羽和張飛的確是知根知底,關羽方才那樣說,潛臺詞其實就是說張飛打不過黃忠。

    能敵住張飛那狂暴的百招攻擊,這的確就已經很說明了問題。

    劉顯對此也心里有數。但這也的確是不能說明什么,畢竟不是生死相拼,劉顯不知道張飛的殺招爆發出來之后到底有多強。

    所以,劉顯搖頭道“張三哥,這可未必,像武道境界達到了你們這樣的地步的,一些微小的因素可能都會決定生死。這只是你們切磋武藝,所以,勝負并不重要。何況,黃忠是我劉府的人,而你們是我劉顯的兄弟,大家都是自己人。所以,這勝負真的不用放在心里,更不要成為你的心魔。嘿嘿,事實上,咱們大漢地大物博,能人異士極多,這個世上,還有許多武將是可以跟三哥你匹敵的,甚至有人比你更強。”

    “什么?大漢還真的有這樣的人?是誰?俺不信,見到他一定要跟他一戰,打過才知道是不是比俺更強大。”

    張飛永遠都有著一顆爭強好戰之心,見到更強大的對手,如果不打一場,他就會心癢難禁。

    “哈哈,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張三哥,你等著,早晚會有那么一天,我一定要打敗你!”

    劉顯沒有透露太多,哈哈一笑,指了指自己道。

    “你?哈,好,那俺就等著那一天。”

    張飛伸手,搭在劉顯的肩頭上,攬著劉顯道“話說,是不是該輪到咱們打一場了,接俺十招。”

    “還打?你看天色,都這么夜了,他們打完咱們喝酒去。”劉顯見識了這些超級猛將的戰斗后,心里還真的沒有一點底氣了。

    招張飛十招?呵呵,能接下一招都算不錯了。

    “快一百招了。”

    黃舞蝶這時緊張的說道。

    原來她一直在數著。

    和關羽之戰,黃忠也并不再是只守不攻了,這應該是關羽的攻勢迫得黃忠不能再那么從容。

    這個時候,黃忠的內氣消耗真的太多,他的臉色已經漲紅,渾身都冒著絲絲白氣。

    當然,關羽也是差不多如此,不過關羽本就是紅臉,現時更是紅得發亮。

    “還有兩刀!”

    關羽低喝一聲,呼的一聲刀起,就有如幻出了一條青龍一般。

    “來!”

    黃忠的長柄金刀一揚,亦有如是著了火一般。

    這時黃忠也不再退,而是揚刀向前,縱身躍起,迎著關羽的青龍偃月刀。

    當!

    兩刀交激,這一聲激響要勝過早前任何的一聲。

    直刺得劉顯都感到耳膜發痛。

    碰!

    黃忠以及關羽都同時被對方的氣勁沖擊得飛退。

    但變化就在這一刻。

    關羽先一步用刀撐地,然后一借力,大喝一聲,竟然快速無比的跟著黃忠飛退的身影追擊。

    “來得好!”

    黃忠還在空中,無處借力,但是,他卻揮動長柄金刀,以金刀旋轉之力,硬生生的讓自己的身形移過了一旁。

    但碰的一聲,關羽的一刀重重的擊在黃忠的長柄金刀上。

    叮!

    黃忠的金刀脫手飛出。

    “殺!”

    關羽一步踏地,青龍偃月刀呼的一聲向黃忠劈下。

    但是,黃忠此時一落地,卻沒有翻身避開關羽的這一刀,而是一個轉身,身體半蹲在地上。

    氣浪沖開沙塵。

    關羽和黃忠都在這一剎那靜止。

    這一看,卻是關羽的一刀,定格在黃忠的頭上一尺之處。而黃忠,半蹲在地上,卻已經弓弦滿月,一支長箭,已經對準了關羽的胸口。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