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挑燈再戰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挑燈再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劉顯的認知當中,或說是劉顯對于這個三國時代的武將的等級劃分當中。超級猛將,已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一流武將。

    事實上,在這個時代當中,也并沒有一個對于武將的真正的系統分級。他們這個時代的武將到底誰更厲害,并不是依據武將的分級來衡量。而是通過他們的戰績作為主要的依據。

    到底厲害不厲害,打過就知道。當打出了名聲名堂,如此天下人才知道誰厲害。

    就如呂布,他的名聲名氣,就是打出來的,早在這黃巾之亂之前,呂布就已經打出了一個飛將軍的名聲。在這個時候,只要聽說過呂布的事的人,一般人聽到呂布,就知道這個呂布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但是,在這個時期,恐怕還沒有人會說呂布是這個時期武力第一的武將,此時的呂布還沒有封神。

    只有呂布后來跟這個時代的那一批真正的超級猛將交過手后,他才讓大漢天下的人知道,原來呂布是這么的無敵。后來,才可稱為三國第一戰神呂布。

    也如現在的張飛以及關羽,他們原本只是屠夫、商販。跟一般的普通人似乎沒有什么的分別,不會有人知道關羽、張飛之名,更不可能知道他們原來是一身武藝,原來是這么厲害的。

    也只有通過跟黃巾軍的戰斗之后,他們才會慢慢的讓人認識,慢慢的打出了他們的名氣。讓天下間都知道,義軍當中,有劉備、關羽、張飛三個結義兄弟,當中關羽、張飛有著萬夫莫當之勇。

    但是,義軍當中,沙場征戰勇猛無敵的人真的不少,關羽、張飛也只是其中的一兩個。所以,現在也只是讓人知道關羽、張飛兩將很厲害,但到底有多厲害,厲害到了一個什么的地步,這個卻是不知道的。

    也正是如此,關羽、張飛其實也并沒有受到太大的關注,這一次討伐黃巾軍之后,論功行賞也就沒有關羽、張飛什么事。

    他們也只有在后來討伐董卓,在虎牢關跟呂布一戰之后,這才讓天下英雄知道,原來關羽、張飛居然是可以跟呂布匹敵的武將。同時,天下人才知道,飛將軍呂布之名并非浪得虛名,一人就可敵劉關張三人。

    虎牢關一戰,事實是誰都沒露敗跡,不管怎么說,憑一己之力可以敵住劉關張,并且可以在劉關張的圍攻之下全身而退,這就足以說明呂布的厲害。號稱這三國時代第一武將,這個也就沒有任何爭議了。

    何況,呂布后來還有許多跟別的猛將的交手,一人可敵曹操手下一眾大將,可見呂布的厲害。

    然后,可跟呂布匹敵的關羽、張飛,其武力武藝,自然也就是數二、數三的存在,這個也是沒有太大爭議的。

    再以此三人為基礎或說是標準,就可以知道,在這個時代,誰才是真正的超級猛將。

    劉顯對于武將的實力,是以內實為標準。修煉出了內力,就是準武將。因為有了內力,這的確就不是一般人了,武藝方面不說,力量就已經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抗的。

    按數值來說,就是力量達到了60的數值就算是準武將。達到70就可稱為三流武將,達到80就是二流武將,達到90就是一流武將。而一流武將當中,數值達到了100或是接近100的,就可算是超級猛將。

    在一流武將當中,已經不能直接按這樣的數值來衡量他們了。是否可稱為超級猛將,還得要依據別的因素。因為個別一流武將,他們的純武力數值,可能是才90,可他們具備了一個爆發屬性,哪怕是面對關羽、張飛這樣的猛將,他們亦敢一戰,并且,可以在關、張的手下全身而退,這樣的一流武將,其實也可稱為超級猛將了。

    而像管亥,他的武力,應該說是達到了90,是真正的一流武將。可是,他卻被關羽所斬,所以,他就不算是超級猛將,也只能是一流武將。

    還有曹操族弟夏侯淵,他被黃忠所斬殺,所以,他最多也只能算是一流武將,難稱超級猛將。

    再如歷史上的周泰,他真正的武力值,可能就勉強達到一流武將的標準,可是他具備有一種爆發屬性,可以憑一己之力,在千軍萬馬當中救出孫權,并且他身上受到了大小百多處的刀槍箭傷,可是依然屹立不倒,直殺得敵方聞風喪膽。這樣的武將,的確堪稱超級猛將。

    事實上呢,所謂的超級猛將,他們其實已經在武道上有了一種頓悟,已經不再局限于自身的內力真氣。他們這個時候,已經可以跟天地共鳴了。

    所以,這個頓悟,并不能單純的用武力值來衡量了。

    無論是張飛還是黃忠,他們都已經有過頓悟,他們自身的內力真氣,可以跟天地產生共鳴。

    所以,當兩員超級猛將相戰,這個戰斗場地,肯定會飛沙走石,仿似天地都為之一變,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觀。

    黃忠所修煉的是赤炎玄功,屬火屬性。他的內力真氣迸發出來時,就有如熱浪滾滾,每攻出一刀,都是那么霸道剛烈,有如是一道道炎火。

    而張飛,劉顯倒不知道他所習的是什么功法,但是隱藥間可見到張飛身上黑氣纏繞,那丈八蛇矛的招式,剛柔并濟,吞吐如蛇,極為兇猛又刁鉆。

    劉顯用肉眼很難直接看得清這兩大將的招式了。但劉顯用入定的方式去看,卻可以勉強感觀得清楚。

    張飛的功法屬性,劉顯感應到,應該是水屬性的功法。

    就五行學說來講,黑色為水。當然,水可以千變萬化,也并不局限于黑色。一般人所修煉出來的內力真氣,很少有黑色的。這張飛有些特別,劉顯估計,應該是一種變異的內力真氣,卻比一般的更強大。

    兩人的戰斗所弄出來的動靜,也可以說是用天崩地裂一般來形容,這個動靜實在是太大了。

    早已經驚動了柳林村的村民,不少村民,都有些驚慌的跑來觀看發生了什么事,但看到劉府門前的廣場上殺氣縱橫,他們自然是不敢走得太過,也只敢在遠遠的觀戰。

    兩將你來我往<!--中间广告位置-->,不時發出一聲暴喝,加上他們兵器相激,內力碰撞。那些聲響,緊急急促得有如爆竹一般,噼哩啪啦。

    劉顯可以看到,兩將的攻擊都是無比凌厲,基本上每一招都是招招奪命,無論是誰,慢上一絲,可能就會被對方擊中。

    可是,看似有驚卻無險,他們的武藝,似乎也都不分上下,無論誰攻誰守,攻的兇厲,但守的也恰當好處。

    劉顯也這才大開眼界,也才明白,真正的超級猛將,已經不是那么容易被打敗的了。他們都可以產生天地共鳴,都可以隨時感應得到對方的攻擊殺招。

    可以說,在這些超級猛將的眼前,任何的細微動靜都躲不過他們的感應感知。

    事實上,他們的武藝已經出神入化,在戰斗的過程當中,已經不再局限于他們武功的一招一式了。許多時候,都是信手粘來。

    高手之間的戰斗,如果是公平戰斗,沒有太多別的因素的影響,那么想要分出一個高下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他們不僅有武藝上的比拼,還有對天地感悟的比拼,以及,自身內力真氣的比拼,似乎,他們比的就是看誰更能持長戰斗,看誰更有耐性,誰更能集中精神注意力。

    嗯,所謂的對天地的感悟,這應該就是一種領域氣場罷。劉顯也注意到了,在黃忠及張飛的四周,似乎有一個無形的力量場,這個力量場,就是他們的領域。

    應該是有著這個領域存在,所以,無論對方的攻擊有多么精巧精妙,多么的出人意料,但是他們都可以捕捉把握得到對方的攻擊方位部位。

    在場能看清兩將戰斗的,其實就只有關羽和劉顯。就算是劉備,他也才是二流武將,也沒有那樣的眼力完全看得清楚。當然,二流武將,卻還是可以捕捉得到戰團中的兩個人的身形,勉強可以看得見他們的攻擊,但是卻看不清當中的一些攻擊細節。

    所以,除了關羽和劉易,還有看得到一點的,就是劉備跟趕來和劉顯站在一起,捏著小拳為自己爹爹擔心的黃舞蝶。黃舞蝶也同樣是二流武將,并不會比劉備的武力弱。

    而除了這四人外,其余的都是看不清了,最多就是看得見戰團中的漫天刀矛的影子,以及不時可看得到兩人頓一下的身影。偶爾也能看到兩將交戰時的驚險之處,每到這個時候,他們都發出一聲驚呼。

    這不知不覺,在圍觀的人緊張驚駭之間,黃忠和張飛兩將居然戰了上百招。

    連天色開始黑了下來都沒有人察覺。

    叮叮叮!

    刀矛交激,火星四濺。

    兩將的身形都一頓,一下子分了開來。

    “哈哈,還真的沒有想到,這一次來柳林村居然能碰得上如此高手。真的痛快!”張飛似乎已經微有喘氣,卻哈哈大笑著道。

    “張飛將軍矛法精妙,黃某佩服。”黃忠反手提著長柄金刀,同樣有些喘氣的道。

    “黃老哥你刀法也不差,跟俺二哥相比亦不會遜色。如今勝負未分,不如咱們挑燈再來!”

    “自然奉陪!”黃忠豪氣的喝道“來人,點上火把!”

    聽到兩將的說話,眾人才猛然的察覺到原來天色已經有些黑了。

    “在四周點上火把以及火堆!”劉顯對四周的柳林村的人喝道。

    不一會,劉府大門前的廣場,已經燃起了多處火堆,同時也插了不少火把,使得廣場亮如白晝。

    這一會,兩將似乎已經也稍為回了一口氣,一聲發喊,轟的一聲又再戰到了一起。

    “喝!殺!”

    “呔!”

    “打!”

    一聲聲如驚雷般的喝叫從張飛的口中發出,這再戰,卻更加的兇險了。

    因為經過了百招之戰,兩將都已經對對方的武藝有了一點的見識。想再要利用招式的精妙,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似乎不能奏效了。

    讓劉顯身旁的黃舞蝶緊張了起來的是,張飛這一輪的攻勢似乎更加的兇猛,他哇哇大叫,每攻出一招,都會大喝一聲。

    要知道,在三國的那些多武將當中,論嗓門恐怕是沒有人是張飛之敵,平時他的說話聲都有如打雷一般的。

    說實在,張飛的每一聲喝叫,都仿似有一股震懾的效果。就算是劉顯,在張飛的每一聲喝叫當中,都不自覺的感到心頭一震。

    至此,劉顯也多少有些明白,張飛這家伙肯定是練過一種有如后世傳說中的那種佛門獅子吼的功夫,這些叫喝,實際也就等于是一種聲波攻擊。最少可以震懾對手的心神。

    這時,四周觀看的柳林村的百姓,亦已經被張飛不停的喝叫震得有些臉色發青,不少人居然不自覺的就雙手掩耳。

    而黃忠,此時卻似沒有剛才那么的剛烈了,看上去,似乎一直被張飛壓著攻擊,他已經陷于防守之勢。

    但劉顯卻感觀得到,黃忠這個時候,應該是更沉穩了,可能的確也受到了點張飛的喝叫的影響,黃忠不再貿然的跟張飛對攻。

    “劉顯哥哥,我爹好像不妙啊。要不叫他們別打了。”黃舞蝶見自己爹爹似是只守不攻,每一次都有些驚險的化解了張飛的攻勢,她真的擔心爹爹會有意外。

    “小姑娘,黃忠老哥是你爹爹?不用擔心,我這三弟奈何不了你爹。估計……沒有三百會合以上,也難分勝負。”關羽早就注意到來到了劉顯身邊的黃舞蝶,此時聽到她的說話,才知道她是黃忠之女。

    “哦?關二哥,你覺得他們最后誰能勝出?”劉顯聞言,問關羽道。

    “呵呵……不好說。”關羽笑笑,卻沒有給出答案。

    “那如果是你去跟黃忠一戰,有把握打敗黃忠嗎?”劉顯又問。

    “沒打過怎么知道,不過,不管對手上誰,關某都有必勝之心!”關羽帶著一股戰意的道。

    劉顯倒是有些明白了,關羽這么說,應該也是沒有把握一定可戰勝黃忠。所以,他才說有必勝之心。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