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黃忠與張飛之戰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黃忠與張飛之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面貌一新啊,真的沒法想象。這還是柳林村嗎?劉顯兄弟,你這是怎么做到的?”劉備牽著馬,觀察著柳林村的情況,無比感概的問劉顯。

    如今的柳林村,的確已經完全沒有當初那種死氣沉沉的破敗,當初那些被毀壞的房屋早就已經翻修一新,不僅如此,還重新建建了不少房屋。且還是有規劃的,使得整個柳林村儼然就成了一個小城鎮一般。

    村內街道縱橫,許多百姓都在忙碌著,來往匆匆,但看上去,那些百姓的精神面貌極佳,氣色好,逢人都是笑臉相迎,活得相當的自信。

    “呵呵,這可不是我劉顯的功勞,而是這些百姓的努力,其實也沒什么的,只是看上去更整潔了一些罷了。事實上,他們現在都得要為未來的生計發愁。”劉顯沒有把功勞攬上身,在劉備的面前,劉顯還是盡可能的低調一些,不想讓劉備把自己當作是潛在的威脅。

    自己志在整個冀州,而劉備以后也會在冀州這河北之地混行多年,然后才會去徐州。暫時,劉顯并不想讓劉備對自己有過多的戒備。

    “這一切,都是梁濟村長的功勞,沒有他,現在這些村民都不知道要怎么辦才好。當然了,還有楊氏縣方面的支持。”劉顯說著,把功勞推給了梁濟、文申等人。

    “哈,劉顯小兄弟,你這就謙虛了。咱們三兄弟從京城回來,一進冀州之地,便聽人說到你的事。你很了不起啊,在不可能的情況之下,居然能夠弄到這么多的糧食救活了這么多的百姓。現在百姓都在傳揚你的善名啊,這才多久?估計整個冀州的百姓,就沒有幾個不知道你們柳林村劉府劉顯之名的。說起來,備還真的汗顏,這一次在京城等待朝廷的賞賜,如果沒有你當初的饋贈,沒有那一筆錢,那么我們在京城就狼狽了。”劉備倒沒敢忘了劉顯當初奉送了他一筆錢的好處,提了一下,但他更多的是有些羨慕劉顯現在的成就。

    劉備組建義軍抗擊黃巾軍是為了什么?這絕不是為了保境安民那么的簡單。亦不是他口中所說的匡扶漢室振興大漢,而是為了獲得一官半職,而是為了打響自己的名號。

    在大漢這個時期,的確是只有些遠見眼光的,都可以看得出大漢氣數已盡,亂世已降的跡象。而只有點野心的,他們都會想盡辦法向上爬,先擁有一官半職,然后發展自己的勢力。

    機會也只是給有準備的人,其實后來的三國群雄,哪一個不是在黃巾之亂之前以及之時或之后拼命的發展?他們要不就是招兵買馬,如果沒有那樣的經濟基礎的,就會想盡辦法揚名。當時機一到,他們就會如雨后春筍一般冒出來,瓜分這個大漢江山。

    獲取官職、揚名。這才是劉備想要的。

    可是,他自從組建義軍之后,這一路征戰,大少百戰。也可以說是殺敵無數,立功無數。

    但這又如何?這一次在京城,他可以說是受盡了白眼。不管他立下了多大的功勞,但他始終都沒能踏入朝堂一步,朝廷百官誰會正眼看他一眼?而他們拼死攻擊黃巾賊,拿命去拼,但他們在百姓當中,又能獲得什么的名聲?

    這劉顯,一沒組建義軍,二沒殺幾個賊人,可是,這就輕輕松松的收獲了名聲名氣。

    現在的冀州百姓,基本上都是稱頌劉顯施粥救活數萬百姓的善舉,但是卻沒有幾個百姓會稱贊他劉備殺賊有功,保護了他們身家性命的義舉。

    這些,現在劉備見到了劉顯之后,他的心里的確是有些不舒服的。只不過,他掩飾得好,沒有表露出來罷了。

    “那些也只是一個虛名,百姓都不知道實際情況。實在,這些也只是楊氏縣官府的功勞,我只不過是從中起到了穿針引線的作用而已。”劉顯再次擺手說道。

    “劉顯兄弟,此次關某隨大哥前往安喜縣上任,特意繞路到柳林村來看看你。看來,你做的還真不錯,不管如何,活命百姓就是好事。”

    “關二哥你也來笑話我?”劉顯轉頭對關羽笑道“我們兄弟,不用互相吹棒了。實不相瞞,咱已經從巨鹿郡府太守的口中獲知一些你們在京城時的情況。心里也正估算著,你們如果獲得了朝廷的冊封,并且又是被封為冀州之地的一些地方官員的話,想著你們應該也快到了。只是不敢肯定三位大哥是否會駕臨柳林村。但不管如何,小弟我也早有所準備。這一次,一定得要好好招待三位大哥。”

    “嘿!那有準備酒了沒有?俺老黑現在已經不是在軍中了,再也不用受那鳥氣,不用被這又禁止那又限制了。這一次,咱們不醉不休。對了,你這小子,當初居然敢說跟咱老黑拼酒?哈哈,這次看俺不把你醉死!”

    “張三哥,酒早就準備好了。并且,還是一些特別的酒,一定會讓你喜歡。當然了,誰會先喝倒,這個還真的未知啊。”

    “喲呵,還敢嘴硬?嗯……這不說還都忘了。俺老黑說過,想跟俺拼酒也得要有那個資格才行。你也說過,這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現在都士別三月了吧?俺當初一拳就能打死了,現在俺也不要求高,你接俺三招,如果你還能站著,那么就有資格跟俺一起喝酒!”

    “三招?不行不行,三弟,我看最少得要十招,嗯,讓他接你十招。”關羽這些卻插話道。

    “什么?就這么一個小子還能接得了俺十招?二哥,你這是要小看俺了嗎?”張飛一聽,搶著咋呼道。

    “三弟,你這粗心大意大大咧咧的性格什么時候才能改一改?你沒有注意到現在的劉顯兄弟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嗎?”關羽擄著長髯看了一眼張飛道。

    “沒錯,三弟,大哥也覺得十招為好。”劉備這時也大有深意的看了劉顯一眼。

    這是關羽和劉備都知道劉顯有太平經在手,兩三個月之內修煉出真氣內力還真有可能。

    其實劉備和關羽,也早就感應到劉顯的氣息跟以往不同,明顯是強出了很多。

    “嗯?”張飛聞言,不禁認真的打量了劉顯一眼,不禁咦了一聲道“咦?感<!--中间广告位置-->覺是有些不對,這是……內力!劉顯小兄弟,這才分別兩三個月,你竟然練出了內力?不可能!”

    張飛一臉不敢相信的瞪大牛眼咋咧道。

    劉顯微微一笑道“還是三招吧,十招我還真的沒把握。”

    “十招!就按二哥、三哥所說的,改為十招!”張飛可不管,他倒是真的想試試看劉顯在這短短三個月之內修煉出內力真氣的實力能夠達到那一個地步。

    劉顯的臉色一苦,對關羽和劉備道“劉備大哥,關二哥,你們這是坑苦小弟啊。張三哥的武力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小弟豈能接得下十招?”

    “嘿,接不接得了,打過就知道了。”

    ……

    這說著,就到了劉府。

    梁濟不在村里,黃忠在劉府指導著那些弓箭手在劉府內的前院改造的練武場上練習箭術。

    在劉顯引著劉備一行人進入練武場時,劉備、關羽、張飛都霍地站定,愕然的望向練武場。

    因為黃忠正在給那些弓箭手示范他的箭術,一股凜冽凌厲的氣勢平地而起,跟著數支弓箭連珠發出,弓箭化作了數道寒光叮叮叮的射到了約六、七十步開外的箭耙上。

    在那箭耙上,分別呆著一枚五株錢,黃忠的這數箭,無一例外,射中了五株錢的中心,把五株錢釘在箭耙上。

    這雖然不是百步穿楊,可是這卻是同時發出數箭,并且這距離也不算近了,這就驚人了。

    但最讓劉備這三兄弟感到驚異的是黃忠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這種超級強者的氣勢,一下子就引起了這三人的氣機。

    剎時間,關羽的長髯不自覺的飄揚了起來,而張飛的滿臉虬髯亦一下子炸開。劉備則是一下子流露出警惕之色。

    黃忠射完箭后,亦猛然的回身,目光如電的望向了劉關張三人。

    “厲害!你是誰?俺是燕人張翼德張飛,俺感覺得出,你一定是一個高手,敢不敢跟俺一戰?”

    張飛就有如見獵心喜,劉顯都還沒來得及正式給他介紹黃忠,且劉備也都沒來得及出言詢問,張飛這家伙就已經提著他的丈八蛇矛,向黃忠快步走前了幾步,站在劉顯等人面前叫喝。

    黃忠身上的勁裝在這時亦一下了無風自動了起來,目光落到了張飛的身上,定睛看了看,然后再望向劉顯。

    劉顯倒是一直都有些期待著黃忠跟關羽、張飛提前相遇的情況,也一直都很想知道,這壯年巔峰時期的黃忠,他的武力強到何種地步。

    而關羽及張飛,此時亦處于一個青壯時期,不過,他們的武藝可能還沒有達到巔峰,但亦已經是超級猛將。

    沒法,劉備的開局就是這么的逆天,開局就送兩大神將。

    劉顯看出黃忠眼內的詢問之意,劉顯心念一動,就微微的點了點頭。

    “燕人張翼德張飛,黃某聽說過。事實,亦曾遠遠的見過你們在戰場上的英姿。某人南陽黃忠黃漢升,本來來者是客,不好刀槍相見,但既然張將軍有如此雅興,那么……戰便戰!”黃忠的眼內亦跳動著火花,便應下張飛的挑戰。

    真的是高手難求,如今碰到張飛這樣的超級猛將,黃忠也同樣想見識一翻張飛的武藝。

    “哈哈!好!痛快!黃忠黃漢升,你是一條好漢!俺見你年紀略比俺老黑大,所以就稱你一聲黃老哥。這樣吧,此地乃劉顯小兄弟的家,咱們到外面廣場去一戰,免得破壞了這里的草木。”

    “行!”黃忠沒有多言,隨手將弓背回了背上,一探手,把插在一旁的長柄金刀抽在手上。

    “那就請!”黃忠再對張飛示意了一下。

    “走!”

    張飛還真的是好戰分子,他此時顯得無比興奮,一聲走,卻并非就是走,直接騰身而起,一下子就掠上了劉府的圍墻,然后一個翻身就落到了外面。

    劉顯和劉備對望了一眼,又走了出去。至于關羽,這次他難得的沒有出言阻止張飛要跟黃忠一戰,提著青龍偃月刀跟著走出了劉府。

    黃忠是跟著張飛之后,也是直接翻過了劉府圍墻,落到了外面。

    劉顯穿越回到了這三國時代,還真的沒有見過超級猛將之間的交手,所以,還真的有些興奮期待。

    不過,劉顯還是喝道“漢升,張三哥,你們戰歸戰,都注意一下,點到為止啊。”

    劉顯是擔心張飛這家伙人來瘋,打著打著就打出了火氣。

    “嘿嘿,俺心里有數。”張飛手上長矛一挺,指向剛落到了他前面不遠的黃忠身上,此時他的眼內就只有對手,嘴上雖然應著,但看都沒看劉顯。

    黃忠淡定的提刀在手,呼的一聲,擺出了一個起手式,“刀槍無眼,不用留手。”

    “張某正有此意,請!”

    “黃某畢竟是劉府之人,張將軍來者是客,還是你先。”

    “喝!看矛!”

    張飛也只是客氣一句,聞言自是老實不客起的暴起,他手上的丈八蛇矛,沒有任何的花招,直接向黃忠攻去。

    “來得好!”黃忠亦沒有任何花招,長柄金刀一斬。

    轟!

    刀矛交激,發出來的不是金石清響,而是雙方的勁氣爆響之聲。

    這兩將,蓄勢已久,這一下,其實是在試探對方的真氣內力的深淺。

    兩人都身形一震,各自退了三步。這看上去,他們兩人似平分秋色。

    兩人的神色都不由一下子凝重了少許。

    “殺!”

    這一擊之后,兩人都同時大喝一聲,這一次,卻是各自使出了招數,只見劉府大門前的廣場上,頓時就似平地起風浪,似有狂風在卷動著那些塵土。

    矛影重重,刀光片片。

    這一戰起來,叮叮當當的兵器交擊接連不斷。

    一般人,在這個時候根本就看不清兩人的出招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