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債多不壓身

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債多不壓身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這樣的亂世,誰會在乎誰的死活?誰誰被殺,餓死。又或是某某城鎮又遭受到了賊兵的劫掠,某處村落被屠,哪里又發生了流行疫病,整村整村的人都死去。

    對于飽受戰亂之禍的地方來說,這里的世界就是一個悲慘的世界,就是人間地獄。

    現在戰爭基本打完了,除了個別地方朝廷官兵的兵鋒還沒有殺到,一些地方還有流竄的賊兵作亂之外,各地的百姓應該是戰后重建,重新開展新生活的時候。

    可是,基本上都已經是一貧如洗,連飯都沒得吃的百姓,又是在這樣的一個嚴寒的時節里。這叫他們如何去重建家園?如何去開展新生活?如何恢復正常的生活生產秩序?

    在這個時候,朝廷官府就應該起到一個扶持、救濟、引導的作用。

    但這里,朝廷官府得要分開,分為朝廷以及地方官府。

    如今大漢朝廷,或者說洛陽吧。這黃巾軍主力一被滅,滿朝上下都松了一口氣。在這個時候,朝廷哪里還會去在意在乎那些飽受戰亂戰窩地區的百姓的死活?

    嚴格來說,在大漢京師洛陽,這一場黃巾起義之亂,其實并沒有對洛陽形成太過直接的影響。就只是剛剛開始的時候,收到密報處決了馬元義的那一段時間,洛陽京城一度空前的緊張。但此后,朝廷的緊張,其實也只不過是意識形態上的緊張。實則上,這個戰事似乎離他們很遠。

    這段時期,或可以說是這一年來,其實京城洛陽平時該如何的還是如何。

    自皇帝以下,那些宦官、外戚、權臣等等,他們其實還是一樣的窮奢極欲的過著他們的快活日子。哪怕戰事吃緊的時候,他們都沒有停止吃喝玩樂。

    這還真的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可以想象,這樣的朝廷,豈會真正的關注重視那些戰亂地區的百姓的死活?

    所以,現在,朝廷是沒有任何的救濟的。

    眼下,朝廷也只是在想著辦法,一心要甩掉那些義軍的包袱,千萬百計的遣散那些義軍,在不用付出多少代價的情況之下,把那些義軍打發走。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皇甫嵩就抓頭了。不只是他,整個冀州官府都頭痕。因為他們也不可能憑空變出錢糧來解決冀州百姓眼前的困難啊。

    就算有辦法,從別的地方弄些糧食來,可這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所以,現下冀州各地的官府還真的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們官府的許多工作,如果在沒有解決廣大百姓的糧食危機的問題,那是不可能進行得了的。

    朝廷不理會,不關注不支援。可是地方官府卻不能沒有作為。因為地方官府夾在朝廷以及下面的百姓之間,如果沒有發生什么事還好,一旦再出現民眾暴亂事件,那么責任就是他們的。到時候,朝廷追究,百姓喊打喊殺,這還真的是上一都不討好。一個不好,那就是要被殺頭丟掉性命的事。

    尤其是各地重建的官府,他們基本上可以說是從零開始,手頭上沒錢沒糧甚至都沒有人可用。這讓他們如何才能治理得好百姓?

    只不過,活人自然不能讓尿憋死。

    這不,現在就是哪里有糧他們就往哪里跑。

    像劉顯這樣,在這亂世當中活命數萬的大善人,自然就是各地官府要打主意的對象。再加上,也不知道是誰泄露出去的消息,皇甫嵩派人送來的這兩百萬斤糧食,這才剛到就傳揚了開去。

    劉顯懷疑,這有可能是皇甫嵩故意泄露出去的,因為現在就算是他也沒有辦法解決各地百姓缺糧的問題。

    這些地方官府派來的官吏,他們并沒有直接找到柳林村來,而是先去拜見了楊氏縣代縣令文申。

    他們本不認識劉顯,直接貿然來向劉顯要糧食自然是不好。在現在的時勢之下,誰會將手頭上的糧食輕易的拿出來?

    他們打探到劉顯跟楊氏縣的代縣令文申關系非淺。只是他們并沒有打探出文申其實已經是劉顯的人的情況。他們都還以為找到了文申,由文申出面來跟劉顯談糧食的事,如此劉顯肯定就會拿出糧食來給他們。

    沒有辦法,他們這也是犯了一個慣性思維的錯誤。他們以為劉顯是一個大善人,既然可以弄到那么多糧食來救活了楊氏縣數萬百姓,那么再救濟一下他們治下的百姓似乎也就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

    不得不說,華夏人,自古至今,甚至是在后世,也總會有那么一種現象,那就是想當然的對某人進行道德綁架。

    總會有一種思維,認為這個人做了許多好事,那么他就是好人。既然是好人,再需要他做好事的時候,就一定要做。如果不做的話,那么他就是壞人……嗯,壞人倒未必,但肯定會引起許多人的議論,開始懷疑此人的人品,甚至會認為此人就是一個偽君子。

    反之,某人一直做壞事,偶爾做了一件好事,那么就備受稱贊,倍受表揚。

    一直來,劉顯有時候最煩就是華夏人如此了。

    只不過,現在劉顯煩歸煩,可事情還真的得要做。他也知道,自己手頭上的這兩百萬斤糧食,的確可以活很多人。

    在劉顯原來的想法當中,他會留下五十萬斤糧食,讓楊氏縣的百姓支持得到明年二月份。余下的一百五十萬斤糧食,他都打算是用來接濟百姓的。從現在到明年二月份,這還有兩個多月,在這段時間之內,劉顯早就有計劃要到別處去再弄回一批糧食來。

    可是,劉顯是不可能像在楊氏縣這樣這么搞了。就算拿糧食出去,也是要有一定的利益才可以。

    各地官府派來的官吏,劉顯并沒有第一時間去跟他們見面。暫時他們都還留在楊氏縣。沒有劉顯的允許,文申也不可能直接讓他們到柳林村來,也更不可能帶他們來。現在也只是派人來告訴自己狀況罷了。

    但郭典派來的主薄,卻是徑直到了柳林村,甚至都沒有通知文申。

    憑劉顯<!--中间广告位置-->現在跟郭典的關系,也的確可以不通過楊氏縣官府。何況劉顯也認識郭典的這個主薄,因為劉顯跟郭典的交易都是經這個主薄之手。畢竟,郭典怎么說都是巨鹿郡太守,那些交易的瑣碎事務,他也不可能親自來辦的。同理,劉顯也不可能親自去跟郭典進行那些詳細的交易事項。

    比如,總不可能郭典去拖出一匹受傷的戰馬,然后跟劉顯討價還價將這匹戰馬作價多少給劉顯牽走吧?

    郭典的主薄叫周順,是他的妻弟。這也算是任人唯親了。但也沒有辦法,郭典是武官出身,身邊肯定得要有一個讀書人來為他處理一些事務。而這個人,也必須是他本人信得過的人才行,如此,才會任命他的妻弟為他的主薄。

    既然是熟人,劉顯自然要先見見他,看他有什么話說。

    劉府迎客大廳內,劉顯讓人把周順請了進來。

    劉顯起身相迎,請他進來坐下。

    待侍女奉了茶后,劉顯對周順道“周主薄,這一路辛苦了,先喝茶,今晚再為你設宴接風洗塵。”

    “劉公子客氣了。咱們也都是老相識了,什么接風洗塵的就免了,實不相瞞,這次前來柳林村,是受了郭太守之托,前來向劉公子請求援手的。”周順雖然貴為一郡太守的主薄,但在劉顯的面前還真的不敢托大,這個有可能是郭典已經叮囑過他,且他現在也很清楚,劉顯現在可是他們最大的“債主”,何況這次前來,還真是要求劉顯的。

    劉顯對周順的來意已經清楚,見他直入主題,便點了點頭道“周主薄,你是說糧食的事?”

    “沒錯,現在郭太守也很難辦啊,朝廷沒有救濟糧調撥下來。加上我們巨鹿郡是受黃巾軍禍害最深重的地方,我們巨鹿郡官府也跟一般的地方官府沒有什么的分別,也都等于是重新建立的。所以,現在巨鹿官府也可以說是一窮二白。”

    劉顯擺擺手道“官府方面的情況,本公子也略知一二,周主薄你就不用多說了。你就說說,想讓本公子如何援手吧。”

    周順聽劉顯的意思是答應幫助了,頓時大喜,慌忙端起茶杯,站起來道“郭太守說過,說劉顯公子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如果他開口請求援手,劉公子一定會幫忙的。如此,周某在此就借花敬佛,以茶代酒,敬劉公子的援手之恩。”

    “別別……”劉顯卻止住他道“這茶可以喝,但是你可別忙著謝。嘿嘿……”

    劉顯說著嘿笑著道“有一點,我想郭太守也很清楚的,我劉顯可是一個商人,如果是糧食的事,我可不能白給是吧?”

    “啊?呵,對。”周順呆了一下,這才恍然道“劉公子莫怪,是周某太過心急了。事實上,周某來時,郭太守就已經交待。郭太守說,反正皇甫將軍的債務都會落在他的身上,最終也是要他這個巨鹿太守來償還給劉公子的。所以,都欠了劉公子兩千萬錢了,這債多不壓身,再多欠些也沒關系。所以,只要劉公子開價不過份,別讓我們為難,那么我們都可以答應。”

    “哦?郭太守還當真的如此交待過?這么說來,我這糧價是不是可以開高一些?像原來楊氏縣的那些地主土豪開價百文一斤的糧價咱自然不可以,但是,如果是三十文錢呢?是不是也可以?”劉顯看著周順半開玩笑的道。

    “這個……理論上,按現在的行情,應該還是可以的。”周順似很認真的計算了一下,點頭說道。

    “那么郭太守讓周主薄你來是打算要多少糧食呢?”劉顯又忍笑問道。

    “郭太守的意思,是請劉公子余留楊氏縣足夠年后一個月的糧食,其余的都可以吃進。畢竟,皇甫將軍不知道為何,咱們巨鹿郡他不給一粒糧食,只是說劉公子手上有兩百萬斤,這么多糧食還不夠巨鹿郡緩解一下困難?呵……這是郭太守跟周某說的原話。這樣一來,除了你們楊氏縣,整個巨鹿郡還有十多個縣需要糧食接濟。每縣最少得要二十萬斤左右。全要了也不夠,所以,最好能夠讓給我們一百八十萬斤左右,實在不行,就一百五十萬斤。”

    “嗯,如果按一百五十萬斤糧食來計算,三十文錢一斤。這便要四千五百萬錢了哦。加上原來的,這不就是六千來萬錢了?以后打算怎么還?何時還?”劉顯幫周順計算了一下道。

    “嗯……讓我算算看……”周順的眼皮跳著點頭,六千來萬錢啊,這想想都讓他感到壓力山大,這數目似乎還真的有些大,他這一時還真的有些算不清楚。

    “哈哈,周主薄,不用算了。”劉顯笑了出來,道“周主薄,不好意思,剛才跟你開玩笑呢。事實上,這糧食的事,不用郭太守派周主薄前來說項,本公子也不會眼看著那么多百姓活活餓死的。實話告訴你吧,附近的一些縣城的官府,都已經派了官吏前來,想打我這批糧食的主意。這不,我正想去跟他們商量商議,周主薄你就來了。”

    “哦?有這樣的事?看來他們也都急了。”周順聽了劉顯的話,不禁有些了然,倒也不在意劉顯跟他開這個玩笑。

    “如果當真的都是為了百姓,本公子的這些糧食的確可以先拿出來給他們應急。但具體拿出多少,這就要看情況了。所以,糧食的事,就不用再經你們巨鹿郡府方面了,就讓各地的官府直接來跟我談便好。”劉顯正容道。

    “劉公子大義,周某佩服。”

    “不敢當!我還是那句話,我劉顯是一個商人,這些糧食不會白給的。當然了,我也不會太為難各地官府,反正,就是跟你們郭太守的交易差不多吧。我也不一定要錢,拿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來換也可以。如果現在沒有,那么就可以以后給,但要說明幾年之內還清。”

    “另外,既然周主薄來了,我劉顯也有個不情之請,到時候我想到巨鹿郡以及別的縣城置辦些產業,到時候還請官府方面給個方便。當然了,拿我看中的一些產業來抵債也可以。這些,望周主薄你跟郭太守說清楚一下。”

    劉顯接連說道。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1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