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野望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野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這孩子,你怎么跟伯娘見外呢?現在你娘已經不在了,我這個伯娘不為你操心親事誰為你操心?何況,先帝、你二伯、你父親,他們都不在了,咱們這一支漢室宗親,就剩下咱們娘倆了。身為我們這支漢室宗親的唯一男丁,為咱們開枝散葉,讓我們這支皇族有后,這些就是你這孩子的重要責任。伯娘有這個權力督促你。這事就這么定了,除非你不認我這件伯娘,不然,你必須得要聽從伯娘的安排。”

    馬貴人執掌平原王府十數二十年,她并非就只是長得漂亮嫵媚,她的身上,其實還有一股女強人的氣質。

    看著馬貴人不容分說,神色有些執拗的樣子,劉顯很干脆的合上了嘴。看來,這個所謂的伯娘還真的不拿自己當外人了啊。

    不過還別說,正如馬貴人所言,自己這一支大漢皇族,自爺爺以下,就只有幾個女人了。男丁就只有自己一個,如果這個馬貴人當真的是自家人,那么她為自己操心這些事兒還真的說得過去。

    “這些容后再說吧。”劉顯現在不想和馬貴人爭執這些事兒,趕緊轉開話題道“咱們還是商量一下別的事吧,那個,侄兒拜認你為義母,這事沒有問題吧?當真的可以讓朝廷打消查證我身份的可能?”

    “本夫人說出去的話,誰會懷疑?你就安心吧,只要落實了這樣的一個名義。這不僅僅可以證實了你這個漢室宗親的身份,以后,你入主平原王府也是名正言順的事。”

    馬貴人似乎有些心急的樣子“這樣吧,你把下人都叫進來,還有我的人也讓他們進來。然后就當著眾人的面,你給我奉一杯茶就算是咱們娘倆相認了。待本夫人回到平原王府,再舉拜一次拜認儀式,如此的話,別人就沒話可說了。”

    “這好吧……”劉顯倒也沒有什么意見。真要說意見,那就是劉顯其實并不太愿意當真的拜認她為自己的義母,這事兒當真的正式化了的話,那么以后就等于是給自己打了一個枷鎖,起碼許多事都得要重視馬貴人的意見意思,至少得要侍她至孝。

    大漢以考為先,如果劉顯不能尊敬奉孝,那么就等于劉顯的人品有缺。

    可是,除非劉顯不認她這個伯娘。否則,作為自己的長輩,劉顯現在就得要聽從一些并不讓自己為難的話。

    另外,劉顯其實也不是太過擔心朝廷派人來查證自己的身份。自己現在還沒有驚動到朝廷的地步,朝廷跟自己也沒有半點關系,也沒有理由就派人來查明自己的真正身份的。如果說是當地官府的什么來查驗,這個劉顯更不用擔心了,搬出楊氏縣代縣令文申來為自己證明就好了。

    反正,劉顯就是不拿出族譜來,那么就沒有人能夠強搶得了。

    劉顯現在也是看在這個馬貴人似乎對自己這一支漢室皇族忠貞不二,且她說得也叫劉顯感到有些憐憫。一個婦道人家,執掌平原王府這么多年,這當中恐怕還真的不太容易。

    這里面,估計也牽涉到一些跟朝廷方面的斗爭,以及那些明里暗里盯著平原王府產業的人的斗爭。

    既然她不擔心自己這個謀逆之后,敢認自己這個侄兒,那么劉顯也沒有理由不和她相認。

    馬貴人畢竟也只是一個婦道人家,局限于對這個大漢整體形勢的認識。她估計就是一心想要讓劉顯為劉家開枝散葉,考慮的是如何讓劉顯繼續這一支漢室的產業,并沒有想到如今天下大亂,所謂的產業,都還不知道是否還能保得住。還有,她也肯定不會想到要如何發展自己的勢力的問題。

    這些方面的事,劉顯現在肯定也不會讓她知道太多。

    劉顯沒有多說了,跟馬貴人說好后,就打開了廳門,把黃忠等一眾人叫了進來,包括了那個叫潘先的平原王府的管事兼護衛統領,還有馬貴人的那個貼身侍女,另外的幾個護衛。

    待眾人進來后,馬貴人端坐在主位上,對眾人道“各位,你們都是這柳林村劉府的人,以及本夫人平原王府的人。本夫人有些事要向你們宣布的。”

    “本夫人對柳林村劉府的少主劉顯一見如故,十分喜愛。且本夫人看過了劉顯的族譜,他的確是漢室宗親。柳林村劉府的人就不說了,本夫人平原王府的人都知道,本夫人無所出,一直來都想領養一個小孩,但是因為許多顧忌而沒有真正的進行。如今,本夫人決定收劉顯為義子,從今開始,你們平原王府的人,也得視劉顯為主,他不僅是柳林村劉府少主,亦是我們平原王府的少主。現在只是先交待你們一下,待本夫人回到平原王府,會舉辦一個正式的拜認儀式,到時,會邀請一些親朋好友來見證。”

    馬貴人一臉端莊,語氣不容置疑。

    進入廳來的人都有些愕然,不過,柳林村劉府的人,頓時就臉現喜色。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馬貴人的身份不簡直,劉顯拜她為義母,對劉顯是有利無弊。

    但對于平原王府的人來說,這卻顯得有些意外,他們的人,反應不一。

    劉顯在旁,自然是暗暗的觀察著平原王府的那些人。

    馬貴人的那貼身侍女,她的反應先是似吃驚然后就是歡喜的樣子。她應該是知道馬貴人的一些心思的。所以,才會為馬貴人收得劉顯這義子而感到高興。

    另外那幾個護衛,他們也只是馬貴人的護衛,表現卻較為正常,沒有太多讓劉顯感到可疑的表現。

    唯獨那個潘先,他吃驚之后,神色的變化有些耐人尋味,劉顯甚至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剎那的煞氣閃現。

    這個潘先……

    劉顯覺得他有問題。

    看他不過是四十歲左右,跟馬貴人的年紀相當。他既是平原王府的管事,又是護衛統領,他手上的權力有些過大了,沒有問題才怪呢。

    這世上,有幾人是如鄭風鄭伯這樣的忠仆?一生無怨無悔的守護自己的娘親?

    這個潘先,劉顯覺得他肯定有所企圖,絕非如馬貴人所說的那樣,這些人對她都是忠心耿耿。

    但只是憑人家的一點神色變化以及氣息流露,并不能當作<!--中间广告位置-->是證據,不能說明什么。劉顯也只是暗暗記住,想辦法弄清楚他的意圖,起碼,得要對他有所提防。

    “夫人,這、這是真的?您當真的要收、收他為義子?”

    潘先忍不住出言詢問。

    “對,本夫人已經決定了。所以……還不拜見少主?”馬貴人卻沒有懷疑什么,只是重申了一下自己的決定,讓他們重新拜見劉顯。

    “這……潘先拜見少主!”

    “婉兒拜見少主!”

    ……

    得到了馬貴人的肯定,潘先猶豫了一下,這才拜見劉顯,跟著那貼身小侍女也跪下。

    “呵,都起來吧,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劉顯揮手讓他們起來,然后才走過去,倒了一杯茶,正正經經的跪到了馬貴人面前,雙手奉茶道“義母在上,請受兒子一拜,請用茶。”

    “好好……本夫人……嗯,終于做娘了,終于有了一個兒子了,好!你先起來,這次來得匆忙,沒帶什么好東西,待過段時間,娘再正式給你一份大禮。”

    “義母,都是自己人了,不用計較這些。”劉顯現在要錢有錢要糧有糧,甚至是要人有人,拜認馬貴人為義母還真的并不是貪圖她什么。

    劉顯站了起來道“義母舟車勞頓,我看還是先用膳,然后早些休息。”

    “好,那就麻煩顯兒了。”馬貴人看著劉顯,似是越看就越喜歡的樣子。

    ……

    事情定了下來,一夜無話。

    至于到平原王府拜認的事,這個卻也不能馬虎,必須要挑選一個良時吉日才行。這些,劉顯就由馬貴人去辦了。

    接下來,劉顯陪著馬貴人在柳林村待了兩三天,還陪她到楊氏縣去走了走。

    許多事,劉顯也沒有對馬貴人說,尤其是自己這柳林村的真實情況,劉顯也沒讓她看到,這主要是她的身邊有著太多不安定的因素。

    暫時,劉顯也不會去動馬貴人身邊的人,因為動了的話,可能就會驚動到太多方面的人和事。

    但劉顯還是特意的挑出了二十人,把劉富叫來,讓劉富帶著那二十人保護馬貴人。

    馬貴人本說不需要,可劉顯堅持,暗中交待劉富,告訴他,讓他帶人隨馬貴人回平原王府,是對內不對外的,讓他暗暗的關注馬貴人身邊的人,暗暗的查探他們有什么可疑之處,尤其是那潘先,是重點盯防的對象。

    劉富跟著劉顯有一段時間了,雖然不可能一下子能夠進步有多大,可是,卻勉強可以勝任這樣的事。

    三天后,劉顯把馬貴人送走。

    馬貴人突然出現跟自己相認,這只是一個插曲,并不會影響劉顯的計劃。

    柳林村該要如何發展,自己接著下來要做什么,依然還是繼續。

    沒多久,皇甫嵩果然沒有食言,派人把兩百萬斤糧食送到了柳林村。

    不過皇甫嵩事務繁多,并沒有跟劉顯多說別的。至于另外的事,讓劉顯自己跟郭典交涉。

    現在,郭典已經返回巨鹿郡了。

    不過,劉顯沒有去拜訪郭典,打算年后再去拜訪郭典這個一郡太守。

    以楊氏縣為中心,四周的縣城,都是劉顯的發展目標,劉顯不僅要在楊氏縣打響自己的名聲名氣,還要讓附近縣城的人都知道自己。到時候,自己振臂一呼,他們就響應云從。

    所以,不僅是巨鹿,別的地方,劉顯都要經營的。

    劉顯本來是想趁年前的時間,先一一拜訪一下附近縣城的官府縣令。

    可是不需要劉顯前往拜訪,附近縣城的官府,便已經派了官員前來楊氏縣,求見劉顯。

    甚至,就是連郭典,都派了一個心腹親信,他的郡守主薄前來求見劉顯。

    這個,郭典跟皇甫嵩一樣,只是一心想要打敗黃巾軍,對于他們所治下的真正情況并沒有親身深入的去了解。這次,打仗打完了,開始正式治理地方了,他們才發現,地方的情況要比劉顯在曲陽城外的軍營對他們所說的情況都要嚴重得多了。

    重為嚴重嚴峻的,就是缺糧。

    皇甫嵩手頭上有糧,可是經不起各個郡縣的消耗。幾乎是每一郡一縣,都十萬火急的向他申請,要求調撥救濟糧。皇甫嵩手頭上的那三百萬糧食,可以說眨眼就已經分派了出去。但這也僅只能是應急,不是長久之計。糧食缺口還很大。

    另一方面,皇甫嵩加急向朝廷申請調撥救濟糧的奏表,就如石沉大海,根本就沒有一點消息。可以肯定,年前是絕對不會有救濟糧調到冀州來了。

    早前的那一批,也只是當作是軍糧,用軍糧換取冬衣的物資。現在打完了仗,想再向朝廷索要什么的物資,這就難了。

    畢竟朝廷大權掌握在那些宦官、權臣的手上,當黃巾軍聲勢浩大,讓他們感到危機的時候,他們才會急著平叛,才會舍得出糧出錢。如今他們沒有那種危在旦夕的危機感了,想讓他們再吐出既定利益出來,那就不可能了。

    皇甫嵩也是才知道治理地方的困難。

    郭典向皇甫嵩申請要糧,皇甫嵩也沒糧可調派了。

    這就使得有糧的,似乎就只有柳林村劉顯了。

    沒有辦法,郭典不得不派人前來跟劉顯商量,想讓劉顯先拿出一批糧食來給他應急。

    這樣的情況,其實也是在劉顯的預料當中。

    劉顯的本意,并非就僅僅只是為了一個楊氏縣。他也并非就是想著獲得了這一批糧食就算了。劉顯還會繼續想辦法弄來更多的糧食。

    這些糧食,全都會成為劉顯揚名的最好物資。

    當然了,劉顯現在也肯定不會白白拿出去了,在博取到名聲之外,劉顯還要得到一些實實在在的利益好處。

    最重要的,就是從這些事當中,跟各地的官府打好關系,甚至,有可能的話,劉顯要在各地的官府安插人手,或是直接收服那些官員,讓他們拜認自己為主,唯自己之命是從。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