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相認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相認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廳堂內的燈火很明亮,另外還有幾個火盤啪啪的響著,炭火正盛,散發著熱量,使得廳內很暖和。

    劉顯不明白這個馬貴人為何要讓自己揮退所有人,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反正,劉顯就是感到這個馬貴人有些怪怪的。

    現在只剩下她及自己在這里,感覺有些怪怪的。

    “平原王府馬貴人?馬夫人?”劉顯站到了馬貴人的面前,看著她那似天生嫵媚的那張絕美的臉蛋,帶著疑惑的道“我們好像從不曾相識,素昧平生,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吧?像夫人你這樣的一個如此漂亮艷麗的又有身份地位的女子,跟我這樣的一個陌生男人孤男寡女在一起有什么好談的?夫人你就不怕別人閑話?”

    “哦?你說我很漂亮?格格……”

    原本馬貴人見到了劉顯,這一眼就覺得這個劉顯跟她的小叔子劉悝極為相似,心頭異常的激動。這是一種喜悅,喜不自勝的那種激動,并且,還有一種親切感,就如劉顯見到她時一樣,自家人的見到自家人的那種親切感。如果說,這個劉顯當真的就是小叔子劉悝之后,那么這就是蒼天有眼,他們這一支漢室皇族總算是還有一點血脈傳承了下來,有后,這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喜事。

    揮退所有人,就是考慮到哪怕這個劉顯當真的就是小叔子劉悝之后,但也是見不得光的,所以,只有私下詢問劉顯,證實自己的猜想。

    可不想,劉顯居然如此大膽,不僅直視打量自己,還說自己漂亮?這么多年來,可還真的沒有誰說過她漂亮呢,這一時不禁讓她一樂,忍不住格格嬌笑了起來。

    這個侄子,嗯,如果說他真的就是自己小叔子的兒子的話,看上來還挺有趣的。

    “難道夫人你不知道自己很漂亮嗎?說真的,我劉顯這一輩子,還真的沒有見過像夫人你這樣天生麗質,如果漂亮又嫵媚性感的女人。只是不知道夫人想跟我談什么?”

    劉顯說著,聳聳肩,然后指了指旁邊的矮幾道“又是什么事這么著急,我都還沒有讓人上茶,還真的有些失禮了。”

    “本夫人嫵媚性感?哈哈……你別這么老成好不好?你不知道你只是一個小屁孩而已,還男人?你懂什么叫性感?”馬貴人連翻白眼,沒好氣的橫了劉顯一眼,然后轉身,走向了主位。

    “呃……”劉顯伸伸手,想要叫住她,因為在自己劉府,劉顯還真的不習慣讓別人坐上自己的主位。可這個馬貴人,讓劉顯一時不知道要如何應對才好,這不知不覺,從她進來劉府之后,似乎就不經意間就讓她喧賓奪主了。

    “你現在真的只有十六歲?”

    馬貴人并沒有當真的走到主位坐下,而是走到了主座矮幾前,又轉身突然的問。

    “對,不過,年齡并不代表什么。”劉顯現在還真的有些介意別人老提自己的年齡,十六歲,還真的有些年少,哪怕是過了年,也才是十六歲多。

    “你母親……請節哀!”馬貴人話題一轉,“本夫人只是覺得有些奇怪,你母親的牌位,為何僅只是刻著劉府劉夫人之名,而沒有你父親之名?或者說,你父親呢?另外傳言說,你是漢室宗親,還是中山靖王之后?中山靖王有一百多個子女,事隔兩三百年了,其后人不知有多少,你又有什么證據可以證明你是中山靖王之后?你有大漢宗室劉氏的族譜?可不可以拿出來讓本夫人看看?”

    “啊?這個……”劉顯張了張嘴,還真的有些暗汗。

    有些事,還真的經不起推敲考證啊,看來自己表露自己是漢室宗親的事的確是有些孟浪了。

    面對一般的人,就算是一般的官員,甚至是劉備這樣同為漢室宗親的人都好,劉顯都可以拒絕不讓他們真正的看到自己的族譜。可是,面對這個平原王府馬貴人,劉顯卻不可能不讓她看啊。尤其是她已經提出了質疑的情況之下,如果自己不說清楚,不拿出族譜來讓她過目恐怕還真的有些說不過去。

    今天可以是馬貴人,那么明天呢?如果像皇甫嵩,他亦要觀看自己的族譜,要驗證自己是否是真正的漢室宗親呢?甚至,像現在,自己也算是揚名了,鬧不好,自己的名聲會傳到洛陽,傳到朝廷,到時候,朝廷會否要派人來驗證自己的身份呢?

    劉顯覺得,憑自己一己之力,救活整個縣城的數萬百姓,這事讓朝廷知道了,這肯定也算是一件功勞。朝廷雖然奸佞眾多,但肯定也會有不少正直忠良,他們是否會向朝廷奏表自己的功勞,讓朝廷賞賜自己?如果是這樣,那么朝廷也肯定會派出使者來驗證自己的身份。

    這些情況,劉顯覺得早晚都得要面對的啊。就算現在不用,可是隨著自己的發展,隨著自己的聲名日隆,也是早晚都得要面對。

    現在面對馬貴人,劉顯隨便捏造肯定是不行的。

    “怎么了?有什么困難嗎?”

    馬貴人那水汪汪的眼眸中居然帶著一點點的戲謔的神色。

    “呵,沒,我這只是……只是……”

    “只是不方便讓本夫人看到那族譜?”

    馬貴人輕輕一拂自己的裙擺,繞過矮幾,坐到了主位上去。

    “哼!劉顯,你好大的膽子!謊稱自己是漢室宗親?你以為隨便一個人都可以自稱自己是漢室宗親嗎?你難道不知道,沒有誰會對一個真正的漢室宗親馬虎不敬。當地官府,肯定會派人來查證,驗明是否是真實的,如果是真的,那么官府方面自然會給予你許多的便利甚至是權利。當地官府驗證了,也會上報,會直達朝廷。甚至,朝廷也會派人來查證。如此,你如果不能證明自我,那么就是欺君之罪。你有多少個腦袋可以掉的?”

    馬貴人腑前向前,似要探問劉顯的樣子。

    劉顯的眼睛被晃了一下,身披著一件毛絨絨長袍的馬貴人,因為坐下而使得她的衣襟向外張開,這稍一腑身,卻使得里面一片白花花的似要崩出來的樣子,讓劉顯情不自禁的多看了兩眼。

    “馬貴人言重了。”劉顯定了定神,道“本人自然有族譜可以證明是漢室宗親,至于母親的靈牌,是我母親的遺言。<!--中间广告位置-->她不想寫上我父親的名字……”

    “呵呵,編,你接著編,你還真的以為本夫人一個婦道人家沒有見識,是一個愚蠢的婦人?小子,告訴你,本夫人掌管平原王府十多二十年了。還有什么人沒有見識過?”

    馬貴人呵呵一笑,打斷了劉顯的解釋。

    “好吧,那么……你想看我的族譜?這是不可能的,畢竟,夫人你跟我也不熟,我也沒有理由隨便把自己的東西給別人看吧?”

    “哦?就連本夫人也不行?”

    “不行!”

    劉顯很堅決,反正,他就是耍賴不讓她看又如何?東西在自己的手上,還怕她搶得了?

    “哪你不怕我以平原王府馬貴人的身份,向朝廷稟報懷疑你的身份?讓朝廷派人來驗證你的身份?”

    “哈哈,大漢那么多人,相信漢室宗親也有不少,相信沒事,朝廷也不可能為了我這樣的一個小小的人物而特地的派人來查明我的身份。何況,本人的確有漢室宗親的族譜,真到了那個時候,就讓他們查看好了。可是,現在我就是不讓你看。”劉顯有恃無恐,倒還真的不怕這個馬貴人會拿自己如何。

    “真的不讓本夫人看?”

    “不讓!”劉顯再次堅決的拒絕。

    “那如果本夫人就是你的伯娘呢?不讓本夫人看?”

    “不讓……呃……等等,什么伯娘?”

    劉顯心里一驚,驚疑無比的看著馬貴人。

    “哼哼!”馬貴人坐正了起來,卻有些可愛的皺著那小瑤鼻哼哼了兩聲。

    “你知不知道,你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說自己是漢室宗親。你又知不知道,你隨時都會有殺身之禍。你知道為什么嗎?知道問題出在哪里嗎?如果不是本夫人就愛胡思亂想,突然就想來這里看看,這個后果還真的不知道會怎么樣。”

    “我、我不知道你想說什么。”劉顯小心的道。

    “看你也是一個挺聰明的孩子,怎么就這么笨呢?本夫人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還糊里糊涂?說真的,如果你不是刻意的隱瞞,你母親的靈牌沒寫上你父親的名字,以及你不肯讓本夫人觀看你的族譜的話,本夫人還真的會有些失望,真的有些擔心害怕你不是。但現在,我想你自己心里也心知肚明了吧?”馬貴人有些小小得意的看著劉顯道“就一句話,你認不認我這個伯娘?”

    有些事還真的不用說得太過清楚,劉顯現在有些明白了,這個馬貴人,可能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論起關系來,她是自己父親二哥的夫人,是自己的伯娘,關系還真的很親密,是真正的親人。

    如今她主動提出是自己的伯娘,那么她應該不會害自己。

    劉顯想著,心里一橫,苦笑道“原來你早就猜到了。既然如此,我哪還有不認的道理?二伯娘在上,請受侄兒劉顯一拜。”

    劉顯說完,真的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到了馬貴人的面前。

    在劉顯拜下的時候,馬貴人的心也終于放了下來了。她多么的擔心這個劉顯不是自己所想的,不是自己小叔子劉悝的兒子啊。

    在劉顯跪拜下去之后,她眼內的淚水一下子就涌了出來。

    “好好好……蒼天有眼……沒讓我們這一支皇族絕后,好侄兒……”

    她站了起來,快步的走出來,上前一下子蹲在劉顯的向前,雙手搭上劉顯的肩頭,極仔細極認真的打量著劉顯。

    “你知不知道伯娘這些年有多苦?堂堂皇帝,皇帝之弟,咱們的血脈有多高貴?可是,皇帝三兄弟,如今竟然沒有一個男丁繼承我們這支漢室皇族的血統。幸好蒼天有眼,還有你……像!真的太像了。”

    馬貴人說著,激動得雙手都有些顫抖,撫上了劉顯的臉龐。

    “像?像什么?”

    “像你爹啊,你知道不知道,你最大的問題,就是像你爹,太像了。不僅僅你爹,跟你二伯,甚至是先帝都有幾分相像。尤其是你的眉宇之間……當然了,你比他們都好看多了。”

    馬貴人還真的很歡喜,捏著劉顯的臉龐不舍放手的樣子。

    “嗚嗚……你爹他死得太慘了,還有你的那些姨娘哥哥姐姐們……還有你二伯……可惜,伯娘一個婦道人家,根本就沒有辦法救得了他們……”

    “啊?我二伯?”

    “哼,你以為你二伯是怎么死的?你二伯是被別人害死的。早就有人想讓我們這一支皇族斷絕血脈了。世上傳言,你二伯嗜酒。可是嗜酒會死人嗎?有那么多手下侍女看著。嗜酒會無后嗎?你二伯早就被人害得不能人道了,如此他才終日以酒為伍,后來……”

    “伯娘……別激動,這些都過去十多二十年了。”劉顯見馬貴人說著越激動,趕緊勸勸。

    “好好,伯娘不激動……”

    馬貴人嘴上說著,卻更激動的一把將劉顯抱入懷里。

    “好孩子,你知不知道伯娘一直都想要一個孩子?當年就想向你爹討要一個孩子來繼承平原王府的家業,可又擔心會被人謀害,遲遲沒有……不久,你爹一家子也都被害了。”

    一股香風撲鼻,劉顯被馬貴人抱得緊緊的,生怕一松手劉顯就會飛走了似的。

    很柔軟啊,劉顯知道自己不應該去多想,可是,這卻是實實在在感受到的啊。

    他不禁有些尷尬了。

    說真的,雖然這身體只有十六歲,可是他的心理年齡早就是一個成年人。現在卻被馬貴人當作是一個孩子來看待,還真的讓劉顯不太習慣。

    當然,這種突然又有了一個親人,卻讓劉顯也感到有些激動。

    他本來已經打算不會去找這個平原王府馬貴人的,因為他擔心馬貴人不敢認他這個侄子。

    現在沒想,這才沒多久,馬貴人居然會自己跑來見自己,并認出了自己,還認自己。

    看得出,這馬貴人是認真的,不是帶有什么不利于自己的目的才認自己的。

    這一份情誼,讓劉顯也有些感動。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1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