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十萬勞動力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十萬勞動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十萬黃巾俘虜,真要將其全部坑殺,要下這個決定還真的不容易。

    其實無論是朱儁、郭典還是別的將領,他們都覺得有些心頭沉重。但是,他們也都知道,坑殺這十萬黃巾俘虜對大漢而言是有著許多有利的地方。

    現在,他們紛紛出言同意皇甫嵩的意見,打算要將這十萬黃巾俘虜殺了,這也是為了減輕一些皇甫嵩的心理負擔。以示這次的行動,是他們共同的意思,不用皇甫嵩一個人背負太大的心理壓力。

    如無意外,那十萬黃巾俘虜的結局就將會如歷史上一樣,被皇甫嵩下令斬殺后筑成京觀,以此來威懾天下各地的黃巾軍。

    嚴格來說,似乎的角也需要這樣的一次威懾。

    這個時候,劉顯趕到了這曲陽城官衙。

    “報!廮陶縣柳林村劉府商隊劉顯求見!”

    就在皇甫嵩要正式下令,讓郭典前往將那十萬黃巾俘虜斬首示眾的時刻,門外的士兵大聲傳令進來。

    “哈,是末將讓人把劉顯那小子叫進城里來的,沒想到來得挺快的嘛。”郭典現在打了勝仗,他率先攻入了曲陽城,并且奪取了曲陽城內的官衙,這一次攻打曲陽,他也可以說是立了頭功,所以心懷大暢,把劉顯請進城來,自然也有讓劉顯一起來分享他的快樂的意思。

    現在只要解決了那些黃巾俘虜,那么跟著肯定就會有一場犒賞三軍的活動,今夜,肯定是一個狂歡之夜。郭典還打算,今晚一定要把這個年紀小小卻顯得異常老成的劉顯灌醉,讓這小子出出丑。

    聽郭典這么一說,皇甫嵩及朱儁等一眾官兵的將領都會意的各自微笑了一下。那些一般的將領,都知道是劉顯送來了一批冬衣方才讓他有了準備,才沒有讓黃巾軍突圍成功。所以,對于劉顯,就算沒有好感,也會生出一種感激之情。

    “快快有請!”皇甫嵩沒有想太多,讓人把劉顯給請進來。

    跟著,他正容對郭典道“郭將軍,如此的話,那么那十萬黃巾俘虜就麻煩你解決了。郭典聽令!”

    皇甫嵩先對郭典說了一句,再沉聲喝道“黃巾賊兵,造反謀漢,且殘害大漢百姓無數,罪孽深重,罪無可恕。以及,如今黃巾軍主力雖被我等朝廷大軍所滅,但大漢各地還有無數黃巾殘部在作亂禍害大漢百姓。因此,本將軍特令郭典將軍,此十萬黃巾俘虜就地處決,并將十萬黃巾俘虜筑成京觀示眾,以此威懾天下黃巾賊軍,督使其余黃巾殘部向大漢朝廷官兵投降,震懾他們,使得他們不敢再隨意禍亂大漢百姓。立即執行!”

    皇甫嵩說完,拿起一塊令牌,便要扔給下面的郭典。

    “且慢!”

    劉顯和黃忠匆匆趕到,還沒到就聽到了皇甫嵩的命令,趕緊大聲叫了一聲。

    如果皇甫嵩將令牌扔給了郭典,那么軍令如山,不太可能收回去了。

    “嗯?”皇甫嵩揚了起來的手收了回去,令牌總算沒有扔出。

    只是他一臉疑惑,看著匆匆走進了官衙大堂的劉顯“劉顯小兄弟,本將軍正在給郭典將軍下令,此乃軍令,你為何要阻止?”

    要是一般人敢在這個時候出言阻止朝廷大軍主帥下達軍令,恐怕首先就得要挨軍棍,甚至會被斬首。更不要說劉顯本來就不是軍中的人。皇甫嵩的潛臺詞,其實也是想說,你劉顯根本就沒有資格在這里發言。

    當然,劉顯對皇甫嵩有恩,救命之恩,所以,這才沒有當場發怒,才沒有按軍中的規矩來處置。

    劉顯倒沒知道軍中的太多規矩,但是劉顯知道,如果自己不阻止,那么那十萬黃巾俘虜肯定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那十萬黃巾俘虜倒也不是一定要救下,只是劉顯現在實在是需要一些青壯生產力。并且劉顯也知道,歷史上這十萬黃巾俘虜被坑殺后,雖然對黃巾軍的確有一定的震懾作用,可是效果也不是太大。后來一直都還有黃巾暴亂發生。且還有聲勢更浩大的黑山黃巾軍及青州黃巾軍。

    也就是說,這十萬黃巾俘虜,死不死對于大局來說并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如果可以不死,可能反而能夠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其實還有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這個世上,交通不便,信息不暢。無論皇甫嵩在這里斬殺十萬黃巾俘虜的事,似乎也并沒有廣為流傳出去。別的各州各地的黃巾軍,他們根本就不會知道這件事,就算是知道,那也已經是以后的事了。

    “皇甫將軍,還有朱將軍,以及諸位將軍,請恕小子冒味。剛剛小子還沒來到,便聽到皇甫將軍下令,要斬殺那十萬黃巾俘虜以震懾黃巾賊軍。小子這一時情急,才沖撞了皇甫將軍。”

    劉顯先是連連對皇甫嵩以及在這官衙大堂的大小將領抱拳致歉。

    跟著劉顯道“皇甫將軍,諸位將軍。先恭喜你們攻下曲陽城,斬殺黃巾軍地公將軍張寶,大敗黃巾軍之余,還俘虜了十萬黃巾士兵。這可是天大的功勞啊。”

    “行了行了,功勞不功勞的另說。本將軍現在問你,你叫停本將軍的軍令是為何?”皇甫嵩沉聲道。

    “殺俘不祥!”劉顯知道自己必須要有一個說法,要有一個足夠的理由、道理來說服皇甫嵩。

    “哦?你的意思是,這些俘虜不該殺?”皇甫嵩有些不太高興了,他道“這些黃巾俘虜,哪一個不是雙手沾滿了血腥?有一般百姓的,還有我們朝廷官兵的。這一次我們朝廷大軍圍攻曲陽,你知道我們官兵傷亡了多少人馬嗎?如果不殺他們,就很難給那些陣亡的官兵一個交待。何況,殺了他們,也可以極大的震懾別的黃巾軍,提升我大漢官兵的士氣。”

    “皇甫將軍說的沒錯,殺了這十萬黃巾俘虜,無論是對于朝廷來說,還是對于百姓來說,都是一件讓人拍手稱快的事。而<!--中间广告位置-->且,這些黃巾賊兵,也的確該殺。”劉顯說殺俘不祥,只是的一個話題由頭而已,此時,對皇甫嵩的話卻表示認可贊同。

    “既然該殺……”皇甫嵩看著劉顯,想聽劉顯的解釋。

    “皇甫將軍,各位將軍。你們不覺得,就如此殺了這些黃巾俘虜太過便宜他們了嗎?他們壞事惡事做盡,不知道禍害過多少百姓,手上也不知道殺害了多少個官兵。可是,現在簡簡單單的一刀將他們殺了,然后他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切都了結了。這是不是太過痛快了?”

    “哦?那么依劉顯小兄弟你之見,這十萬俘虜又該當如何處置呢?”皇甫嵩跟朱儁對望了一眼,倒也覺得劉顯這說法也有一點道理。

    劉顯卻沉吟了一下,沒有馬上給出自己的處理意見。而是對皇甫嵩他們道“皇甫將軍、朱將軍,如何處置這十萬黃巾俘虜,小子倒還真的有些想法。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先跟你們說一些事,都是是一現實的狀況。”

    劉顯也不等他們同意,馬上就說道“各位,本人一直都生活在巨鹿郡廮陶縣柳林村,見識有限,接下來所說的情況,亦是以這些地區的情況來講述。至于別的郡縣的情況如何,小子并沒能親眼見到,所以就不知道,不多說。”

    “楊氏縣跟本人所生活的柳林村就只隔了一條大河,離得很近。皇甫將軍派了一個文官及一個都伯到了楊氏縣擔任縣丞及縣尉。小子有幸結識到楊氏縣縣丞及縣尉,因而得知到一些情況。以楊氏縣為例,黃巾暴亂之前,楊氏縣的總人口,應該有十萬以上。但是,這次黃巾暴亂之后,直到官府重建后的統計,整個楊氏縣的百姓,約就只有三萬左右,注意,是指整個楊氏縣各村鎮的百姓加起來的人口。”

    “其中,三萬多的人口,真正的成年青壯男丁,加起來找不出兩千人來。其中,一千多的成年青壯男丁,是楊氏縣地方地主富戶的護院家丁,其余的數百青壯,一部份招收為官府官兵,另一部份組織了起來,幫忙官府維持正常的秩序。其實主要的還是將他們組織起來,提防一些流竄的黃巾賊兵。”

    “諸位將軍想想,楊氏縣如此,那么別的縣城呢?一個縣城能找得出兩千青壯男丁出來么?再想想,這場戰爭過后,必須要恢復生產,現在快到十二月份了,過了年便是來年春。想想整個巨鹿,甚至是冀州大地,到處都缺少成年青壯作為勞動力,那么那些田地誰來耕作?現在本來就缺糧斷糧了,如果來年春再不能恢復生產,多耕種田地,那么哪里又會有糧食產出?到時候,歷經戰亂戰禍的幸存百姓,又靠什么而活?”

    “小子這次行商,其實是鋌而走險的行為。劉府商隊,因為沒有成年男丁,所以,不得不組織了兩千成年婦人販運那些衣物。也幸好是衣物,重量有限,如果是別的貨物,她們根本就搬不動。如今,這兩千婦人,還停留在離曲陽城南約三十里左右的鎮魔鎮里。”

    “對諸位將軍說這些,是想告訴大家,十萬俘虜就等于是十萬勞動力。在整個巨鹿甚至是冀州都缺少男丁勞動力的情況之下。為什么一定要斬殺這十萬黃巾俘虜?”

    “這十萬黃巾俘虜,他們原來都是一些普通百姓。只不過是形勢所逼,外加他們目不識丁,很容易被人蒙騙迷惑,且他們也不太懂什么大義道理,普遍都有著一種盲從的心理。殺官吃大戶,相信也只是受到了那些太平道教眾的盅惑,盲從而為。”

    “自然,他們也的確該死。所以,依小子之見,何不留著他們的性命,先將他們集中關押,給他們打上鎖鏈,烙上烙印。”劉顯頓了一下繼續道“先把他們送到一些礦場關押,每天給他們一口吃的,讓他們餓不死,白天挖礦,晚上就關押起來。待到來年春,可以根據各地的情況,可以給某縣一千或數百這些黃巾俘虜。把他們押去勞作,就當成是耕牛一樣來使用。如此豈不是更好?”

    “當然了,每縣可以根據本縣的情況,要確保是否可以看守得住這些黃巾俘虜,再自由選擇可申請要多少黃巾俘虜。十萬俘虜,估計還不太夠呢。”

    “再大不了的,這十萬俘虜,可以由官兵押解著,讓他們鋪路修橋。如此豈不是要比一刀殺了他們更好一些?反正,就是不能讓他們死得太過痛快。”

    劉顯的這一連竄的說詞,聽得在場的諸將都不禁連連點頭。

    “各位都聽到了,覺得劉顯對于黃巾俘虜的處理意見怎么樣?是留還是殺?”皇甫嵩的心里也有些認可劉顯所說的辦法了。

    “殺了他們覺得還真的太便宜了他們了。”

    郭典對黃巾軍恨極,但此時也覺得,留著這些黃巾俘虜,折磨下他們,的確要比直接殺了更能讓人解恨一些。

    “留著了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皇甫嵩有些擔憂的道“現在雖然消滅了黃巾主力,可是,還有不少黃巾殘部,就怕他們獲知這些黃巾俘虜的關押之地,會前來營救。畢竟,我們朝廷官兵也不可能長留一處,不可能留下太多官兵來看押這些黃巾俘虜。”

    “皇甫將軍請放心。眼下嚴冬,打后一個多月來,黃巾殘部肯定難以調集太多的軍馬來劫營。而待到來年春,這些黃巾俘虜分別送到各縣各地去關押,由各縣負責他們所帶走的黃巾俘虜。白天驅趕他們去耕作,晚上集中看押,如果發現不對,也可馬上處死他們。”

    “另外!皇甫將軍可以殺其一部份,尤其是那些明顯較為強悍的黃巾頭領,小頭目這些,殺了這些領頭的,余下的黃巾賊兵,就群龍無首。殺一部份,震懾他們,讓他們也不敢再有反抗或逃走的念頭。”

    一點都不殺也不行,一些黃巾頭領頭目,的確是要殺了。因為這些家伙,一般的官兵可降服不了。

    這時,皇甫嵩微微點頭,認可了劉顯的意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