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張寶之死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張寶之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突圍的黃巾軍始終都沒能對曲陽城南的漢軍大營沒有造成太大的沖擊,那些前來襲擾的黃巾軍很快就被官兵給消滅或是打了回去。

    加上隨著一道道軍令傳來,原本看上去有些混亂的軍營,亦很快就恢復了秩序。各部官兵人馬,正有條不紊的向曲陽城的方向突進。

    尤其是郭典,在接到了皇甫嵩的命令時,他大喜,趕緊調集了本部的軍馬,立馬直接撲殺向曲陽城,不再參與對那些襲擾軍營或是那些四下亂竄的黃巾軍進行圍殺。

    郭典知道,這是皇甫嵩送給他一場功勞,這次只要由他首先率軍攻入曲陽城,并最終可以奪取下來的話,他就等于是立了頭功。如此一來,以后朝廷就算不會封賜他什么,但不會再追究他身為巨鹿郡太守卻失察失職,居然連太平道在巨鹿郡設立了黃巾軍大本營都不知道。這個,就叫做是功過相抵吧。

    也算他有心,畢竟這一次劉顯的確幫了他們很大的忙。要知道,哪果沒有劉顯及時把這一批冬衣送來,那么這一次黃巾軍突圍,他們就麻煩了。

    先不說天氣嚴寒的問題,就說如果沒有這一批冬衣,那么他們就不會準備第二天一亮就開始向曲陽城發起總功,如此,他們的軍馬就不會有所準備,這樣一來,這一次黃巾軍突然突圍,對他們不只是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了,極有可能會對他們的官兵造成很大的傷亡,最后,還真的有可能會被那些黃巾軍突圍逃走。

    所以,郭典在率軍向曲陽城發起攻擊之前,他特意調了兩百官兵前來,保護劉顯以及隨劉顯一起來的人。

    所以說算郭典有心了。

    他不知道,如果沒有劉顯的這一批冬衣,那么曲陽城的黃巾軍亦未必會突圍。這些,其實都是一些連鎖的關系。

    劉顯此行前來曲陽的目的,已經完成了大半。另外的就是找到張寧,把張寧帶走的事了。

    現在戰場混亂,劉顯不由得為張寧擔心起來。

    雖然說,劉顯對于張寧說不上愛不愛,但名義上,她的確是自己的女人了。何況,這么一個絕色美人,劉顯還真的有些不太舍得讓他香消玉殞。

    何況,張寧對自己的確有一翻恩情,給自己送來了太平經,讓自己有機會參悟太平經,修煉出太平真氣,使得自己從一個普通人成為了一個真正的武將,也從此多少可以掌握得到自己的命運。

    嚴格點來說,說張寧于自己有再造之恩也不為過。

    如果劉顯還真的是一個才16歲不久的少年,他當初就一定會極力阻擊張寧到曲陽來。或者,早就拋下一切陪著他一起前來救她的叔父。

    可惜,劉顯本來就是一個大齡青年的靈魂,在前世的時候,劉顯就是一個比較冷靜成熟的人。所以,他這一世,就算是繼承了這一具16歲的身體,可他的心理年齡,其實是二十歲的心理年齡。

    所以,劉顯很清楚,人在這世上,有些事可為不可為,而又有些事是明知不可為也得為之。也更清楚,一個人,有些事的確是需要去做的。

    張寧她做不到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在這個世上的唯一親人張寶死去。堅決要去曲陽救叔叔,這個是人之常情,劉顯知道危險,但是他并沒有刻意的去阻止張寧。

    不過,當時劉顯也特意的找機會跟張寧確認了關系,并且將兩人的距離拉近一些,如此做,主要的目的,就是讓張寧的心里多一份牽掛。讓她明白,這個世上,她并非就只剩下張寶這一個親人。然后再一一叮囑交待他一些事。

    當然,劉顯交待張寧的,其實都是以劉顯在現代時生活的一些人生閱歷的推敲,對曲陽形勢的一種預計,進而叮囑張寧要如何的小心。

    總的來說,就是告訴張寧,在這樣的一個混亂的亂世,人心叵測,她要去曲陽,自己不阻止,但是她自己得要小心謹慎,要懂得如何去保全自己。

    話說,劉顯對張寧,他覺得只是交待她一翻,然后就任她一個人歷險,這個也是他作為一個男人不太負責任的體現。哪怕他的確有著許多事不能抽身。

    現在劉顯想想,作為一個男人,不管自己是否真的愛張寧,也不管張寧在自己這一世的生命當中是否不可或缺,可是,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的確需要保護她。

    眼下,黃巾軍從曲陽城內突圍,而官兵又開始要攻進城去了。整個曲陽戰場,已經亂作了一團。劉顯的心里的確有些焦急起來,因為他現在真的不知道張寧現在是什么的情況。

    張寧帶了一些人手來的,只是這么多天過去了,那些人手居然沒有向自己報告張寧的情況。

    所以,劉顯現在就有些擔心,擔心張寧沒有聽從自己的意見,擔心張寧現在會犯傻,會跟在張寶的身邊跟著張寶一起突圍。

    憑張寧的身手,如果她不暴露身份,沒有跟在張寶的身邊,那么就算這場戰爭再如何混亂,她只需要躲在城內,怎么都可以保全自己。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所以,劉顯見黃敘等人在兩百官兵的護衛之下應該安全了。所以,他馬上讓黃忠隨自己一起進城去尋找張寧。

    劉顯現在也知道了張寶是從城東突圍,所以,劉顯在進城之前,想先去看看張寶的身邊是否有張寧跟著。

    如果張寧真的跟在張寶的身邊,那么劉顯無論如何都得要救下張寧來,如果不在張寶身邊,那么張寧就一定還藏在曲陽城里。如此,劉顯就必須要進城了。

    為了免得官兵誤會,劉顯還請留下來的統率那兩百官兵的將領派了十個官兵給自己,為自己引路開路。另外,還跟他要了兩匹戰馬,他和黃忠一人一匹。

    也正是如此,當皇甫嵩意圖擊殺張寶,反被張寶跟黃巾力士圍攻,被殺傷了他的戰馬,使得皇甫嵩墜馬,眼看就要被那些黃巾力士斬殺的時候,劉顯和黃忠剛剛趕到。

    劉顯沒有一點遲疑,馬上讓黃忠出手,救下皇甫嵩。

    箭神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黃忠連珠箭一發,數道弓箭如閃電一般,眨眼就射向了皇甫嵩的身周,那幾個撲殺上前,正要擊殺皇甫嵩的幾個黃巾力士,被黃忠的箭射中,一個個被弓箭的沖力帶得飛跌出去,發出慘叫。

    “皇甫<!--中间广告位置-->將軍莫慌!劉顯來也!”

    劉顯緊緊跟在黃忠的身后,隨手抽起一桿不知道是誰插在地上的長槍,拍馬殺到了皇甫嵩的身前,為皇甫嵩擋住了還繼續瘋狂殺上來的黃巾力士。

    劉顯舔了舔嘴唇,正要運轉太平真氣,沖殺過去時,黃忠卻喝道“少主保護好皇甫將軍,這些由我來對付就行。”

    劉顯受這戰場上的慘烈戰況所影響,心底里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要痛快大戰一場的沖動。

    他還沒有真正在戰場上廝殺過呢。

    不過,黃忠的喝叫,讓劉顯心里一凜,趕緊壓下心頭的戰意。

    無由來啊,這場戰爭其實跟他并沒有太大的關系。他前來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尋找張寧,救出張寧,根本就沒有必要跟這些黃巾軍糾纏。

    “都給我退下!”

    黃忠的通天弓早就掛回背上,抽起了馬背上的長柄金刀,一聲暴喝,頓時舞出一片金光,那些向他撲殺過來的黃巾力士,竟然被他的強大氣浪之下,被沖擊得原地往后倒飛。

    碰碰碰!

    隨著黃忠的戰馬前沖,擋在黃忠面前的那些黃巾力士,直接被黃忠用金馬拍得四散亂飛。

    或許黃忠也跟劉顯這時候的心思一樣,他并沒有刻意的去斬殺那些黃巾力士,沒有大開殺戒,只是將他們拍飛,當然,被他拍飛的那些黃巾力士,哪怕是使用了黃巾力士符,此刻變得力量強大,可比起黃忠這樣的超級猛將來說,相差還是太遠,只要是被拍飛的,都會立時倒地不起,失去戰斗力。

    如此,也根本就沒有人能夠樣得過去對劉顯形成威脅。

    好吧,劉顯想要展現一下自己的武功都沒有機會了。

    他趕緊跳下馬,上前去把皇甫嵩扶了起來。

    “皇甫將軍,怎么樣?受傷了?”

    “沒,只是被張寶的震傷了,不過,也幸好小兄弟你來到,要不然……”

    皇甫嵩的雙手還有些顫抖,在劉顯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救將軍的是黃忠,要不是他的弓箭厲害,我也來不及啊。”劉顯對前面擊退黃巾力士的黃忠背影呶了呶嘴,然后搖頭道“這些也都是舉手之勞,皇甫將軍不用多說了。現在……”

    “現在把你戰馬給我,本將軍還能戰,今天不斬殺張寶誓不罷休!”

    皇甫嵩站了起來,緩了一口氣,又戰意濃濃的上前牽過了劉顯的戰馬。

    “殺啊!”

    這個時候,更多的官兵也殺過來了,已經將皇甫嵩團團圍護了起來。

    “張寶!張寶呢?”

    皇甫嵩又從一個親兵手上接過了長槍,翻身上馬,卻發現不見了張寶。

    原來黃忠現身,神箭顯威,張寶本是跟著黃巾力士殺向皇甫嵩的,可他一下子就感應到了黃忠的強大。

    這是一種讓他感到心靈都在顫動的強大。

    他在兄長張角的身上感受過這種真正強者的氣勢。

    所以,他本能的策馬回頭。

    本是一心求死的張寶,出于對強者畏懼的本能回避。

    “保護地公將軍!”

    這時,一支黃巾士兵蜂涌過來,把張寶護在中間。

    那么多黃巾軍,官兵騎兵沖殺也只是將黃巾軍的隊伍殺散,不可能在短時間之內真正的滅了他們。且還有一些成建制的黃巾隊伍。

    “嚴政!是你?”

    張寶看到了率領這支人馬來護衛自己的黃巾頭領。

    “是屬下,地公將軍,就讓屬下為你殺出一條血路!”

    嚴政拍馬走向張寶,一腔熱血的道。

    “殺不出去了,沒有想到,官兵竟然有如此猛將高手之助,就差那么一點點,就能殺了皇甫嵩了。”張寶此時有些沮喪起來。

    一個是為了不能擊殺皇甫嵩而沮喪,二個是自己面對黃忠,卻不敢正面一戰而沮喪。

    這些都使張寶覺得,或許,他們黃巾軍的氣數已盡。

    這個時候,皇甫嵩也看到了被護起來的張寶。

    雙方離得也不是太遠。

    且這個時候,東方天際,已然現出了一抹魚肚白,天色很快就要放亮了,這個時候,也不再是那么的漆黑,戰場上就算沒有火光,也勉強可以視物了。

    劉顯也看到了,但是卻聽不到他們在說什么。

    如果劉顯聽到是嚴政的話,那么劉顯就知道張寶危矣。

    這時,張寶也正說完話,失落的揮手,讓嚴政不用管他,只管帶著人馬突圍。

    可是,跟著下來,發生的狀況卻讓人驚呼一聲。

    劉顯站在皇甫嵩戰馬旁,也剛好可以看到。

    這個時候,變故突生,嚴政突然舉刀。

    只見刀光一閃,完全沒有半點防備的張寶,他的頭顱就被嚴政一刀砍了下來,那頭顱掉落地上去的時候,那無頭的尸身才有如噴泉一般,飛涌出鮮血,跟著才從馬背上掉下去。

    張寶死了!

    居然就是如此死了。

    劉顯的手一抖,幾乎忍不住就要沖殺過去將那個嚴政給斬了。

    可能是因為張寧的關系,劉顯在潛意識當中,可能也是不想張寶死的。

    黃忠沒有對那些黃巾力士大開殺戒,可能也是考慮到劉顯和張寧的關系。

    “張寶死了!地公將軍張寶死了!”

    “投降不殺!”

    ……

    “殺!該死的叛徒!”

    “為地公將軍報仇!”

    “殺啊!”

    ……

    張寶被一刀砍下了頭來的時候,戰場上都似靜寂了一下,但跟著就爆發出一片山呼海嘯般的叫喊。

    有官兵的叫喊,有更瘋狂了起來的黃巾軍的叫喊。

    “皇甫將軍,小的嚴政,殺了張寶,算是向官兵投降的投名狀。這是你們官兵射進曲陽城的勸降書。希望皇甫將軍不要食言!”

    這時,嚴政居然帶一支人馬,拿著張寶的人頭殺透了那些瘋狂撲殺向他的黃巾力士,來到了皇甫嵩的面前跪地投降。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