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正面一戰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正面一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眾將士,突圍就在此刻,給我沖,殺啊!”

    “殺啊!”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殺!殺死這些朝廷走狗!”

    “殺光這些狗官兵!”

    張寶這個時候指揮著他的一隊黃巾親兵,向曲陽城東外圍的東大營攻殺過去。

    這些黃巾部眾,有如潮水一般,迸發出了一股極強的沖擊力,一路勢如破竹一般,直突入了一個軍營。

    頃刻之間,整個軍營就被他們給掩沒。

    喊殺聲,慘叫聲,徹底打破了寒冷凌晨的寂靜。

    原本曲陽城內的黃巾軍,在早前歷經了朝廷官兵不停的攻戰之后,他們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此后,因為嚴寒,朝廷官兵暫時免戰,然后,他們的神經就慢慢的松懈了下來。

    奈何天氣嚴寒啊,且糧食供應方面,的確要比早前少了許多,可以說,現在他們都難以真正的吃得飽。再加上朝廷官兵不時射進城來的一些勸降箭書,還有他們內部的原因等等,黃巾軍的戰意士氣其實已經被消磨得差不多了。

    突圍的消息,并非是張寶這臨時率軍突圍他們才知道的。這個消息,也早就有在黃巾軍各部軍馬當中流傳。只不過,張寶親自現身鎮壓了那些突圍的流言,如此才讓這些消息沒有公然的傳揚,否則,曲陽城的黃巾軍軍心早便散了。

    那些還忠誠于張寶的黃巾軍,其實就僅存下一點他們對張寶這個地公將軍的敬畏。但實際上,誰都不是蠢人,被朝廷官兵困在曲陽,就是一般的黃巾士兵,他們都知道他們早晚都是死路一條,所以,突圍的心思,早就在他們每一個人的心里生了根。

    當然,城外朝廷官兵攻得急,他們也都清楚,離開了曲陽城,到了野外沒有城池據守的情況之下,他們會死得更快。如此,也不得不遵從地公將軍的命令,拼死守城。

    但要說的是,這些黃巾軍的士兵,他們雖然明知道必死,可是他們還真的不會怕死。他們早在起兵造反的時候,就已經將腦袋掛在褲腰帶上了。

    事實上,他們也是因為不怕死,才會變得那么的兇殘,才會那么的瘋狂。

    也只有不怕死,他們才會兇悍兇狠。

    但不怕死并不代表他們就不想活。

    如今,張寶突然告訴他們,他們要突圍,這一下子就等于是在一鍋看上去平靜的滾油當中潑了一盤水,轟的一聲就炸了開來。

    突圍,或者還有一線生機,這也使得已經士氣低落的黃巾軍士兵一下子提振了精神。

    此后,便是分別派出了黃巾軍馬,針對城外的每一個朝廷官兵的軍營進行了趁夜偷襲,給朝廷官兵制造混亂。

    且張寶亦明言,甚至已經搬出了張寶留在身邊的那些錢財,他將那些錢分給了下面的黃巾士兵,告訴他們,如果他們有本事突圍出去,逃過朝廷官兵的攻殺,那么他們就算是自由了,他們可以拿著那些錢,隱姓埋名也好,還是投靠另外的黃巾部眾也好,反正,他們就是要靠自己去闖出一條生路。

    張寶這樣,也算是給這些追隨他的黃巾士兵一個交待了。也算是他最后的交待。

    這一批給朝廷官兵軍營制造混亂的黃巾士兵,其實就等于是死士了。他們不僅要襲擾軍營,還得要盡可能的肅清一下道路,好讓大部人馬沖殺出去。

    此后,才是張寶率領的真正的大部軍馬出城突圍。

    曲陽城一共有十多二十萬的黃巾軍。當然,前段時間戰死不少,所以,已經不足二十萬的軍馬了。這些軍馬,并非是集中在一處,而是分別鎮守著城墻。重兵布置在各個城門之內。

    而這些軍馬當中,約有三分之一是苦蝤的部眾。也就是說,張寶的人馬,其實也就是十來萬人馬。

    又因為張牛角以及黃龍等黃巾渠帥的暗中拉攏,不少人馬已經投了別人。所以,張寶現在,最多就只能號令得了數萬人馬。

    而真正隨他一起突圍的主力,其實也就是三萬人馬而已。

    黃巾軍的三大將軍之地公將軍,這弄到最后卻只能號令這區區數萬的黃巾軍,也僅只有這一點人馬追隨,這還真的讓人感到有些唏噓。

    不過,張寶倒也沒覺著什么。已經心具死志的他,說是突圍,也不過是尋死罷了。當然,他也希望,就算是死,也都可以殺出一條血路,可以讓下面的部眾突圍出去。又或者,他希望可以有效的殺傷更多的朝廷官兵。

    原本朝廷官兵軍營各處,布滿了一些拒鹿角之類的障礙,但現在,都已經七倒八歪,被黃巾軍破壞掉,沖開了一條血路。

    只不過,這也僅僅只是開始。

    大漢朝廷的官兵跟黃巾軍是天然對立的,互相是死敵。這一場戰爭打到了現在,互相之間的確已經沒話可說,見面,就是只有殺死對方。

    皇甫嵩的確是這大漢未年的名將,是這三國時代初期的最厲害的統軍大將。他也并非是浪得虛名的。

    他從一開始,早就考慮到以黃巾軍在曲陽城的兵力,如果他們要突圍的話,他們又將要如何阻擊消滅他們。

    所以,曲陽城四周的朝廷官兵的軍營,布置的時候就很巧妙的。其中暗含著陣法。

    每一個軍營,真正駐軍的并不是太多,尤其是接近曲陽城的那些軍營。這些軍營,平時只不過是用來給上前去攻城的官兵軍馬暫時歇息的軍營。或是堆放一些攻城物資的軍營。

    皇甫嵩平時,讓固定留守靠近曲陽城的那些軍營士兵,營造出一種他們戒備森嚴、兵力眾多的跡象。畢竟,他們官兵攻擊曲陽城的時候,前往攻城的軍馬都是從這些軍營中出去的。這些,在曲陽城頭上一眼也都可以看得到。

    如此一來,慢慢的就給曲陽城的黃巾士兵一種感觀。原來前方的軍營當中,駐守著這么多的朝廷官兵,這讓他們輕易都不敢突圍或者是襲營。

    真正的大部官兵人馬,他們的軍營會在較外圍一些。

    并且,每一個軍營,互相都是緊密聯系的,里面的官兵,平時都可以機動又靈活的隨意調動,可進可<!--中间广告位置-->退。

    現在,黃巾軍所攻擊的朝廷官兵的軍營,基本上都是最靠近曲陽城的那些軍營。

    他們這一開始的攻勢,的確是銳不可擋,很容易的就攻破甚至是攻取了一些軍營。但是,在這天色未亮,大地一片漆黑的時候,四處喊殺,人影綽綽的時候,黃巾軍也不知道這些軍營里有多少官兵。他們也更不會知道,這一路攻殺,奪下了官兵的那些軍營,被他們斬殺了多少的官兵。

    反正,已經給他們一種感覺,原來朝廷官兵的軍營也不過是如此。被他們輕易就攻破了。如此,繼續攻打下去,那么他們早晚都可以突破官兵的阻殺。

    當然,這也只是一種假象。

    夜晚,那些軍營當中,有可能就只有那么一兩百官兵。

    在黃巾軍突破了靠近曲陽城的一兩重軍營的時候。皇甫嵩已經集結了一支官兵,當中還有兩千騎兵。

    皇甫嵩一夜沒睡,但此刻他卻沒有一點倦意,反而顯得精神奕奕。

    他讓人打出了他的帥旗,策著一匹高大的棗紅戰馬,站在一個小坡頂上。

    看著火光中一路沖殺向自己東大營來的黃巾軍,看著地公將軍帥旗下的張寶。皇甫嵩心頭一陣火熱。

    張角由盧植率軍攻打,沒能滅得了張角,后換了董卓,亦沒能有建樹。但換了他皇甫嵩作為主帥之后,連戰連捷,立下了赫赫功勛。

    黃巾軍三大首領,如果全都滅于他之手,那么他就可以在這歷史上留下濃厚的一筆,名垂青史。

    是人也總會有追求,皇甫嵩或者不喜名利,但是他卻在意榮譽。

    “張寶!皇甫嵩在此!狗急跳墻想跑了嗎?敢不敢來跟本將軍一戰?”

    張寶遠遠的,聽聞有人喝叫,一刀將眼前的一個官兵砍翻在地,勒馬抬頭。

    “皇甫嵩!”張寶牙根一緊,咬牙切齒的叫道“圍困本將軍多時,攻城無果,怎么沒見你跳出來向本將軍挑戰?現在以為大勢在握,方敢向本將軍挑戰么?那好,來來,就讓本將軍領教領教你的武藝!”

    張寶信仰崩潰,導致他生無可戀,一心求死。可也并不代表他的心里沒恨。

    他恨皇甫嵩殺了他三弟,恨皇甫嵩困死他在這曲陽城。

    甚至,有時候他也會將大哥張角之死也都怪在皇甫嵩的頭上。

    如果自己可以死前,能夠斬殺皇甫嵩,可以為自己的大哥三弟報仇,那么他覺得自己就算是死也都值了。

    “如你所愿,今日,你我之間必有一人死!”

    皇甫嵩舉起他的長槍,對左右喝令道“左右兩翼包抄,騎兵隨本將軍沖殺,將張寶的人馬沖亂沖散。后面集結起來的軍馬,負責清理那些逃散的黃巾賊兵。記住,一個都不準放出去。”

    “喏!”

    左右的軍將轟然應令。

    “殺!”

    皇甫嵩當先飛馬殺下小土坡,跟著四周嚴陣以待的官兵,剎時如滾滾洪流,轟隆隆的沖殺下去。

    “所有黃巾將士聽令!本將軍此去跟皇甫嵩一戰,志在必勝或必死。但有本將軍的將旗在此,必定可以吸引了皇甫嵩等官兵的注意力,如果爾等不愿隨本將軍赴死,從正面突圍出去,那么你們可以各自突圍,本將軍絕對不會怪你們。所以,從現在開始,咱們各自為戰。”

    張寶這個時候倒是看得清楚,自己跟皇甫嵩的主力交戰,十死無生。而自己這次的突圍,雖然說也是為了給苦蝤他們往西突圍牽制官兵兵力,但如果可以,他也是希望自己的這些將士可以突圍出去的。

    如此,張寶也并不想讓這些軍馬跟著自己去跟皇甫嵩的主力軍馬死戰。突圍嘛,避強擊弱,一路沖殺出官兵的重圍才是正理。

    可是,這些跟著張寶沖殺出城的黃巾士兵卻沒有半點猶豫,齊聲叫道“誓死追隨地公將軍!”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

    “殺!殺!殺!”

    熱血憤漲。

    這些能夠一直追隨至今的黃巾士兵,基本上都是張寶的死忠了,此時,又如何肯獨自沖殺逃離?

    “好!兄弟們,那咱們來生再做兄弟,殺啊!”

    張寶沒再多言,拍馬迎著皇甫嵩殺過去。

    轟!

    兩方軍馬在小土坡前的平地上相遇,如兩股洪水沖撞到了一起,頓時激濺起一片片的浪花。

    只不過,浪花是紅色的,是雙方士兵飛濺的鮮血。

    這最初,看上去雙方軍馬勢鈞力敵的樣子,互相混戰纏戰。

    但是一會之后,形勢就向官兵方面傾斜了。

    官兵的武器裝備更精良,一般的士兵,都有護衛鎧甲,而黃巾士兵呢,能有鎧甲的極少,一般都是皮甲,甚至大部份的黃巾士兵連皮甲都沒有,身上只是一些單薄的破舊的衣服。

    這也是黃巾軍在野戰很難占到官兵的便宜的主要原因,也是打到了現在,一般的黃巾軍不敢跟官兵打野戰的原因。

    官兵身上有鎧甲防護著主要的部位,他們一時間很難殺得死官兵。但是官兵的反擊卻是刀刀到肉,往往,黃巾士兵得要兩三個合力才可以拼殺得死一個官兵。

    另外,皇甫嵩已經率著兩千騎兵,一路沖突進了黃巾軍的人群當中。

    騎兵原本就是步兵的克星,以戰馬的強大沖擊力,一般的步兵根本就沒法力敵。更別說這些沒有太多防護的黃巾士兵了。

    戰況不利,張寶身邊,一直都緊緊追隨著三百看上去悍勇之士。

    這個時候,一個異常壯碩的壯漢對張寶喊道“地公將軍,官兵騎兵!要不要我等敵住?”

    “不!你們的任務,就是隨本將軍擊殺皇甫嵩!”

    張寶奮力殺前,頭也沒回,眼中就只有前方殺來的皇甫嵩。

    這個壯漢是張寶的貼身護衛,同時也是黃巾力士的統領。

    三百黃巾力士,是張寶最后的底牌,不到最后時刻,他絕對不會輕易動用。

    因為,他們也就只有一次動用的機會。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