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曲陽突圍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曲陽突圍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地公將軍,他們有探子在外面,已經探察到朝廷官兵弄到了一批冬衣。這些天官兵沒有繼續攻城,是因為天氣突然變得更嚴寒,他們的官兵缺少御寒的冬衣。原本朝廷方面也沒有為他們準備有足夠的冬衣,要等上一段時間才會有冬衣送達,可是他們居然自行弄到了一批。依他們的估計,朝廷官兵最快明天就開始繼續攻城。”

    苦蝤將張牛角、黃龍等人獲得的一些最新消息情報告訴了張寶。

    “原本如此,他們竟然還能刺探得到外面朝廷官兵的情報?看來,他們這插有探子在官兵當中了。”張寶臉色頓時凝重了起來。

    “如今我們軍中缺衣少食,士氣一天不如一天,萬一城池被攻破,那么我軍就只有全面潰敗的情況。如此,如果還想突圍的話,的確得要搶在朝廷官兵新一輪攻城之前突圍。這多少都會讓官兵有些措手不及。”苦蝤低聲對張寶解釋道。

    “嗯,本將軍知道了,你說的情況,本將軍又何嘗不知道?只是如今我們大勢已去,本將軍亦無力回天。好吧,那就今夜凌晨。本將軍會全力為你們掩護。”張寶說著一頓,靜靜的看著苦蝤,慢慢的將他的寶劍抽了出來,在他的面前一劃,道“苦蝤,這一次,本將軍是看在你們的確是太平道教眾,同為黃巾軍的份上,可以為你們的突圍作掩護。但是,張牛角還有黃龍他們是怎么想的,你我心里都清楚。他們的眼里根本就沒有我這個地公將軍在。所以,如今一別,你我從此便再無關系。本將軍要告訴你的是,本人雖為地公將軍,但卻不是太平道教主,亦不是黃巾軍的真正大首領,所以,有沒有本將軍的首肯,對于你們重新建立黃巾軍的大本營都沒有什么的影響。我們三兄弟所創立的太平道,跟黃巾軍其實是完全不同的。我對你們就只有一個要求,你們今后,只可以打著黃巾軍的旗號,但是卻不可以再打著太平道的旗號來行事。因為你們,甚至是我張寶,都已經背棄了太平道的教義,所以,我們都已經沒有資格再打著太平道這個神圣的旗號。明白嗎?”

    “苦蝤明白!以后,我們就只是黃巾軍,跟太平道再也沒有關系。”苦蝤依然低著頭,眼角邊卻流下了兩行淚。

    太平道在他的心目中同樣也是一個神圣的存在,但他也很明白,現在黃巾軍行事,真的背棄了太平道的教義忠旨,他已經沒有資格再稱自己為太平道教眾。

    曾經,他們都是滿懷理想,一心想建立一個太平世界。可現在,還有誰再按他們原來的教義行事?

    “明白便好,多行不義必自斃啊。我等行事,逆天而行,如此才注定我們要失敗,望你們好自為之,走吧。”張寶仰頭望著夜空,目光深邃。

    “地公將軍保重!”

    苦蝤給張寶叩了一個頭,然后就退了出去。

    張寶不知道,其實張牛角及黃龍等人,是打算強行把張寶帶走的。只不過,他們在這里也不敢亂來,因為動了張寶,馬上就有可能引發內亂,曲陽城就有可能不攻自破,他們也根本就來不及布置突圍的事宜。

    何況曲陽黃巾軍,包括了苦蝤在內,都不會同意強行控制張寶的。他們當中,像楊鳳等人亦不會同意。

    “來人!給本將軍點齊軍馬!”

    張寶靜靜的站了一會,然后才猛然的對外面喝令。

    張寶在點將聚兵的時候,有不少黃巾將領頭目等等,以及他們的人馬并沒有聽調集結。但張寶也沒有再去計較,因為他很清楚,那些沒來的,估計就是已經選擇了跟張牛角、黃龍等人一起突圍。

    在現在的情況之下,人各有志,張寶也看開了,沒有去勉強。

    城內的黃巾軍在行動,城外的朝廷官兵亦在做著準備。

    劉顯送來的冬衣已經分發了下來,官兵穿了冬衣之后,再也不用畏懼嚴寒,起碼,可以外出作戰了。如果沒有冬衣,到了軍帳外面,不用多久就會被凍僵,根本就沒有什么的戰斗力。

    不過,他們要等到天亮之后才會開始攻城。所以,天亮之前,城外的官兵大營,幾乎都是靜悄悄的。

    劉顯并沒有馬上離開官兵大營,而是在郭典的安排之下,在一個軍營里安歇一晚。

    另外,劉顯也跟郭典落實了一些事。

    比如,從軍中先支付劉顯兩百萬錢。但也就只有這兩百萬錢了,其余的一千八百萬錢,將會全部用別的物資來抵債。

    甚至,劉顯還想獲得一個礦區的開采權,只可惜,郭典沒答應,也就只答應用棉花或是別的物資來抵那一千八百萬錢。

    軍中的那些損壞的衣甲武器之類的,劉顯也不用想了。這些朝廷軍方得要回收重鑄的。

    不過,騾馬以及一些受傷的戰馬,甚至是一些耕牛,他們都可以交給劉顯。

    這些也是劉顯必須的,受傷的戰馬,可以養好,一部份馬蹄受損的戰馬,劉顯也或者可以給那些戰馬弄一個馬掌,弄一個馬蹄鐵。或許,這些戰馬不能再作為戰馬來使用,可是,平時拉拉馬車或許還行。

    最重要的,弄到了一批馬匹,劉顯就可以自己搞一個養馬場,用不了幾年,就會有大批的戰馬。

    跟郭典談了不少事,然后劉顯才跟黃忠一起,在軍帳里躺下。

    這里的天氣還真的太過寒冷了。這夜里,就算是有火盤一直燃著,可依然讓人感到氣溫的冰冷。

    不過,劉顯跟黃忠都不會懼怕嚴寒。

    黃忠自身的赤炎真氣足可以抵御嚴寒,而劉顯的太平真氣,當中也包括了火屬性的特性,讓太平真氣在體內自由運轉,如此自然就不會感到寒意了。

    或許正因為如此,劉顯跟黃忠都睡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天快亮的時候。

    突然一陣山呼海嘯的喊叫聲把劉顯及黃忠一下子驚醒過來。

    “發生了什么事?”

    劉顯第一時間從行軍小床上跳了起來,而不遠處的黃忠,卻已經閃身出了軍帳。

    黃忠的反應,自<!--中间广告位置-->然要比劉顯快了許多。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殺啊!”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殺啊!”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殺啊!”

    ……

    劉顯的聽覺一下子清晰了起來,耳中傳出了黃巾軍的叫喊聲。

    “不好!是曲陽城內的黃巾軍突圍了。”

    劉顯第一時間的反應。

    然后也沖出了軍帳。

    到了軍帳外,卻發現軍帳之外也全都動了起來,全都是官兵的人影。

    此時,黃巾已經沖到了一個軍帳前的一桿旗桿之下,縱身一躍,攀著旗桿就往上爬。

    片刻,他就到了高處,但他也僅只是看了兩眼,馬上就縱身落下。

    “少主,曲陽城的黃巾軍好像頃巢而出,朝廷官兵各個營地都遭受到了黃巾軍的沖擊。另外,看情況,是東面的聲勢更大一些,估計,黃巾軍的主力要從曲陽城東方向突圍了。”

    黃忠返回劉顯的身前,對劉顯說了他所看到的情況。

    “黃巾軍的主力向東面突圍?”劉顯聽了一怔,但跟著卻搖頭道“不,不太可能,黃巾軍只可能向西向北突圍,無論是向東或者往南突圍,都不利于他們逃走。向東的黃巾軍,可能是愰子,是為了吸引官兵的注意。”

    “有可能,但是,少主,這些不是我們要擔心的,現在各個軍營都有些亂,雖然還沒有波及到我們這里的中軍大帳。可是,我覺得還是先撤吧。先離開軍營再說。”

    黃忠有些擔心的道。

    “別擔心,他們攻不進大營來,走,我們先去跟黃敘他們匯合。嗯,如果可以的話,我覺得還是得要提醒一下皇甫將軍。我推斷,真正的黃巾主力,可能會向西面突圍。”

    “現在到處都有些亂,誰知道皇甫將軍在哪?”

    此營中的官兵,卻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混亂,他們只是緊急集結罷了。一些將領,已經率著官兵往那些突圍的黃巾軍殺過去了。

    劉顯和黃忠前往黃敘等人的軍營,路上碰著不少官兵,倒也沒有為難劉顯,只是讓劉顯及黃忠不要亂闖,以及被誤傷。

    劉顯想跟這些官兵提醒一下,但是他們也只是一般的士兵,他們現在也有他們的任務,不可能去向皇甫嵩報告什么,何況,現下他們也都不知道皇甫嵩在哪里。

    如此劉顯也只好作罷,和黃忠一起,很快就找到了黃敘所在的營帳。

    這個時候,皇甫嵩并不在這個大營當中。他而是到了城東外的官兵軍營去巡哨。

    他計劃天亮后就要開始對曲陽城發起總攻,希望這一次可以一舉攻下曲陽城。在這戰爭之前,他感到有些不太安穩,生怕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問題。所以,特意巡視一下各個軍營,察看各個軍營的主攻官兵的各種攻城物資是否已經準備妥當。

    可沒想,天快亮了的時候,曲陽城內的黃巾軍居然突然大開城門,開始突圍了。

    這的確打了皇甫嵩一個措手不及。就好像自己憋足了勁,這一拳都還沒有打出去,就被對方先打了自己一拳。讓敵人搶了一個先手。

    原本還想著,黃巾軍已經被打怕了,不敢再出城來跟官兵正面交戰。誰想他們還真的敢來?

    這拂曉之前的黑暗,的確是很黑,大地一片黑暗,哪怕是他們的軍營一直都有著火光,但火光映照出去的距離卻不是太遠。

    黃巾軍明顯是早有準備,當官兵發現曲陽城的城門大開,有無數黃巾軍涌出城來的時候,其實早就有黃巾軍潛出城來,潛近到了他們的軍營前。

    也幸好,官兵軍營四周都有障礙物,那些殺近到軍營前黃巾軍,卻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殺得進軍營內。這樣,也就給了官兵一定的反應時間。

    還有就是,官兵經過了這數天的休整,他們其實并不累,就只是冷而已。何況他們也都不是劉顯,不是黃忠,沒有護體真氣。所以,在這樣寒氣直往身上鉆的情況當中,官兵軍營的士兵,其實并不是睡得那么死。

    再有,他們整裝待發,天一亮就準備開戰了,所以,許多官兵,其實都是帶甲而臥的。

    戰斗一打響,官兵軍營內的官兵,馬上就發應了過來。他們一沖出軍帳,就投入了對那些潛殺過來的黃巾軍展開了反擊。

    但是戰斗很激烈,這些黃巾軍居然也是人人用命,根本就毫無保留的向官兵發起了沖殺。

    此后,就是張寶率著一支軍馬,要著地公將軍的旗號,殺到了曲陽城東的軍營前。

    皇甫嵩恰好在東面的軍營,這一眼就看到了地公將軍的旗號。

    “不好!這張寶親來,恐怕黃巾軍要突圍了,他們攻打我們各個軍營只是為了掩護張寶突圍?”

    皇甫嵩在東邊的一個軍營中,登高觀察,一邊對左右的親兵道“還真的是張寶,他所率的人馬,怕有數萬之眾,這都是他的主力了吧?如果他們的主力只攻我們主面,如此我們的兵力還真的處于劣勢。不行,趕緊給朱將軍傳報,讓他集結人馬,前來支援,從側翼攻殺張寶的大軍。”

    “幸好我軍早有準備,這樣也好,跟他們打野戰要比打攻城戰更好。現在,就是消滅黃巾軍的最好時機。再傳令下去,著各軍營官兵,不用擔心會被黃巾軍攻破他們的軍營,他們就只需要消滅騷擾他們軍營的黃巾軍后,馬上就給我包圍過來,務必要將張寶留在此地。另外,命郭典將軍,不用管已經出了城的黃巾軍,知會他只率其部眾給我攻城就好。只要他率官兵殺進曲陽城,那么黃巾軍就肯定大亂。”

    皇甫嵩兩眼放光,看著張寶的大旗,知道這是一個滅殺張寶的最好時機。

    皇甫嵩自然不知道曲陽城內還有許多黃巾渠帥。

    當然,就算他知道又如何?他的最主要的目標,依然還是張寶。

    所以,就算他現在知道還會有另一支黃巾主力從曲陽城西突圍,他也只會盯著眼前的張寶。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