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二百章 得糧又得錢

正文 第二百章 得糧又得錢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皇甫大人,本人這批衣物,光是御寒棉衣便有五、六萬件,按正常的價格,也足夠可以換得三千萬錢,這樣的價格合理吧?再算是別的呢?最少也得多一千萬錢以上。現在一共就只跟你換五百萬斤的糧食,我覺得就是合情合理的事。反正這也是為了百姓,如果你不要,那好,這五百萬斤的糧食都歸我。我也可以保證,這些糧食全都用之于民。我劉顯本人,不會從中貪拿一分錢。”

    劉顯昂然的對皇甫嵩說道,理直氣壯。

    情況如何,已經跟皇甫嵩說清楚明白了,反正他皇甫嵩肯定可以向朝廷方面要得到這一批糧食,所以,現在不要白不要。事實上,如果過了這個時間,待皇甫嵩攻下了曲陽之后,那么這一批糧食就不好要了。

    這場戰爭,在攻下曲陽之后,也可以是說基本上了結了。至于朝廷方面也肯定是這么認為的。張角、張梁、張寶這三個黃巾軍的最大賊首都已經被朝廷所滅,這黃巾之亂他們也就認為已經告一段落。

    以后就算還會有造反叛亂的事發生,但那些事都不會再讓朝廷有那種危在旦夕之感,不會再如這次這般大動干戈。到時候,就算有造反叛亂的事發生,最多也就是派出一員大將,派出一支官兵去剿滅就是。甚至,如果離朝廷京師太遠的地方發生叛逆之事,朝廷恐怕都不會再派兵,只是勒令地方官府剿滅了事。

    想想如今朝廷奸佞當道,當這次黃巾暴亂的事過去之后,就算是皇甫嵩恐怕都自身難保,到時候他又如何向朝廷要得錢糧?唯有就是趁現在,這也是劉顯唯一的一次機會,可以通過皇甫嵩,從朝廷弄到一批糧食的。

    此后,朝廷的事就多了,朝廷宦官、外戚、權臣等等開始斗法,最后弄得滿朝難飛狗跳,死的人一批又一批,也弄得大漢就此走向尾聲,連都城都被董卓一把火燒了。

    其實,對于劉顯來說,他始終都認為,大漢的滅亡,其實是從京師洛陽被董卓一把燒了之時就滅亡了。都城,朝廷的象征,是這個朝代的見證。而在這當時,就是大漢的政治、文化、經濟中心,連都城都沒有了,所有的一切都湮滅了,這個大漢又如何延續下去?

    當然,如果后來的獻帝,他可以重新掌控大漢的政權,是他本人的意思,要遷都長安、遷都許昌,這或許也可以說是大漢的政權的延續。但問題是,漢獻帝這個皇帝,他其實從頭到尾一直都是一個傀儡,他從未曾真正的掌握大漢朝廷的權柄,他的存在,也只是被人利用而已,使得大漢漢室,在名義上還存在而已,實則,大漢早亡。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也都是劉顯現在沒有辦法去阻止或是扭轉的局面。反正這個大漢都得要亡的,那么自己何不從其身上撈取一點好處資本?

    現在,就看皇甫嵩接不接受自己的開價了。如果皇甫嵩不接受,不愿意向朝廷多索要這一批糧食,那么劉顯也沒有辦法,畢竟這事也不是他說了算的。

    “義真兄,本人也該回營了,你跟這小子的交易的事,本將軍什么都不知道,本將軍只知道,咱們十萬官兵在此艱苦作戰,可朝廷方面遲遲沒把御寒的冬衣給我們將士送來,這大風大雪的,總不可能讓我軍將士冒著嚴寒去攻城,去跟黃巾軍交戰吧?這個時候,是這個小子送來了一批冬衣,恰巧解決了我們目前的困難,解了我們燃眉之急。嗯……有時候,做人還真的需要變通一下才行。何況,這事似乎也還真的為了義真你著想。在冀州,你是冀州牧,得要為整個冀州的百姓著想,區區數百萬糧食,其實并不多,你這個冀州牧,手上還真的得要握著一點資本方可更好的治理好冀州。”

    “手里有糧,心中不慌啊。何況,義真兄你雖然向地方派出了官員,可是,你這個冀州牧卻沒能給他們一點點支援的話,他們也將會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哈,我話多了,走了。”

    朱儁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向皇甫嵩告辭,他這一邊走向中軍大帳帳門時,一邊說他什么都不知道,卻又說了一通話,然后往外一鉆,就鉆了出去,就似這里的事,跟他沒有一點關系似的。

    劉顯心里一喜,沒有想到朱儁居然會為自己說幾句話。

    皇甫嵩默默的拾起幾根柴丟進了火盤,伸手在冒起了些白煙的火盤上烤著。

    劉顯這時也沒有急著說話了,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候皇甫嵩的決定。

    其實,作為朝廷命官,一般是不會如此跟私商交易的。就算是交易,也只會是征用,用較低的價絡,向私商征用他們的物資。

    現在,皇甫嵩直接跟劉顯交易,這其實是并不太符合規矩的。

    因為很流痹的。

    如果今天皇甫嵩可以這么干,那么明天別的官兵是否也可以這么干呢?隨便跟一些私商購買些東西,價格怎么樣可以自己隨便開,此后再向朝廷索要錢款。這當中的事兒,誰能夠說得清楚?

    這種事,可以說只要有發生,基本上都是一些貪污腐化的事,朝廷也不太可能會買單。

    如果可以,皇甫嵩其實真的是不想開這個口,他本來,就只是打算用較少的糧食給付給劉顯。然后再以征用的名義,向朝廷稟明這當中的情況,如此,他皇甫嵩也不用被朝廷懷疑他會從中獲利,從中貪墨。

    皇甫嵩所需要考慮的問題還是有挺多的。

    好半晌,皇甫嵩才似下了決定的道:“五百萬斤糧食,已經是我朝廷官兵一個月的糧草用度,這等于讓我皇甫嵩向朝廷多要一個月的軍糧。朝中的那些人,可都精明的很,正常情況之下,是不可能答應給付的,或許,本將軍的申請送達朝廷,朝廷就會派下上使上監察盤查本將軍了。但你所說的理由,似乎也有些充分,現在朝中都在關注著這里的戰事,都在希望我們可以盡快結束戰事。我想,應該能要得到。<!--中间广告位置-->”

    劉顯靜靜的聽著,沒有馬上說話。

    “五百萬斤糧食,就按你說的來辦吧,不過,我最多可以給你兩百萬斤,余下三百萬,會留在冀州府,到進候哪里需要,本將軍便會從中調撥一部份救濟哪里的百姓。”

    “行,反正都是用在百姓的身上,怎么都沒關系。有了這批糧食,雖然還遠遠不能解決冀州各地百姓的糧食問題,可多少都能讓冀州百姓緩一口氣。至于以后如何,這些可是皇甫將軍你要考慮的事了。”劉顯坦然的道。

    真心的,劉顯倒也不是說一定要自己獲得這批糧食,他也的確是想能夠多救助一些百姓就是一些。糧食是朝廷的,放在那里就是放,但是如果有法子弄來,最后還是會落在百姓的身上,進入百姓的口腹,能活人救命。

    “你小子放心,我皇甫嵩做事向來恩怨分明,絕不會貪圖你的這點小便宜。你能弄來這么多冬衣,的確是解了我們燃眉之急,可以說是雪中送炭也不為過。然而,這些冬衣,也是你小子的努力,是你的聰明才智才制作得出來,在不可能的情況之下,居然讓你發動了這么多的百姓展開生產自救,這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你沒看,本將軍派下了那么多官員,卻沒有一個可以在什么都沒有的情況之下,居然還能弄得出這么多有價值的產物出來。這些都是你的本事。說真的,本將軍都對你起了一個愛才之心了。如果你能來我帳下,我歡迎之至。”

    “呃……皇甫將軍,我早立志行商天下,無心入伍,所以……”劉顯見皇甫嵩居然想招攬自己,趕緊委婉的說道。

    皇甫嵩揮手道:“我扣下的那三百萬斤糧食,作價兩千萬錢,由我冀州府支付給你。當然,現在沒滴,但記在帳上,待冀州的情況好轉,有了稅收才能償還給你。這事就這么說定了,嗯……自我皇甫嵩欠你這小子一個人情。”

    “兩千萬錢?還打白條?要以后才能支付?”劉顯臉色一苦,并沒有因為這皇甫嵩的厚道再送自己的兩千萬錢而高興。他沒有想到,自己通過打白條的方式,從楊氏縣楊杰他們的手上弄到了五十萬斤糧食,現在這么快就現世報,別人也給自己打白條。

    在這個時代,白條是最不可靠的,基本上是收不到賬的。

    何況,皇甫嵩的這個冀州府什么時候才能夠有錢?要知道,官府基本上都是向百姓收取賦稅才獲得錢財的。可他皇甫嵩自己明明已經向朝廷請奏免了冀州一年的田租賦稅。也就是,一年之內,冀州府基本上是不會有什么收入的,根本上就不會有錢支付給自己。

    而最為重要的,劉顯本來就知道,皇甫嵩的這個冀州牧也做不久,明年不久就會被免職。到時候,誰會再承認這樣的白條?以后就算是有錢,也不會再支付給自己了。

    所以說,如果當真的是如此,劉顯并不認為自己會收得到這筆賬。

    “怎么?二千萬錢你嫌少?還是你現在就想要?問題是我現在哪里有那么多錢給你?”皇甫嵩沒好氣的瞪了劉顯一眼道:“若不是本將軍不愿意占你這個小子的便宜,連那兩千萬錢都沒有。現在就轟你出軍帳去。”

    “不不,我倒不是嫌少,只是感覺有些驚外,沒有想到皇甫將軍你會這么厚道。行,兩千萬錢就兩千萬錢。”劉顯趕緊擺手,這也是不要白不要,哪怕暫時收不到,但也沒有理由往外推的道理,何況,劉顯的心里也有了別的想法。

    “不嫌少就好,你要知道,兩千萬錢可不是小錢了。”皇甫嵩說著,似想到了什么,嘆息道:“兩千萬錢……現在花數百萬錢就能買得到一個朝廷官職,能位列朝班……”

    劉顯可不想跟皇甫嵩談論什么朝廷的事,劉顯打斷皇甫嵩的話道:“皇甫將軍,兩千萬錢就算是給了我劉顯,亦不是我本人的,而是楊氏縣數萬百姓的,他們辛苦收集棉花等物資,又辛苦紡織成布,再做出衣服。這總不能說讓他們白忙活吧?不能說,只是真的給他們一口吃的就行了吧?他們也不可能總讓我劉顯想辦法供應他們的口糧,那些百姓總歸還得要依靠他們自己而活。所以,這兩千萬錢,雖說不太可能平分到他們百姓的身上。可是卻可以用來做別的事,讓他們這些百姓都能夠受益的事。所以……我想……”

    “又咋了?就你這小子的想法多。還有什么就都說完吧。說完后混蛋,離開這里,這馬上得要打仗了。”皇甫嵩擄著他的下巴的胡子道。

    “嘿嘿,我是想說,如果皇甫將軍真的有心支付那兩千萬錢給我的話,那么這就好辦,根本就不用等以后再支付那么麻煩。嗯,皇甫將軍你放心,我這并不是向你要錢,當然了,兩千萬沒有,那么兩百萬總該有吧?你可以先給咱一兩百萬錢總可以吧?然后呢,余下的那些就可以用別的東西來代替的嘛。比如說,你們軍中,應該有不少騾馬或是一些馬蹄受損了的戰馬吧?或都是受傷的戰馬也都可以,這些都可以作價算作是給付一部份錢吧?還有,一些毀壞的兵器什么的,也都可以作價算錢。還有,待將軍你打完這仗了,把重心放在治理冀州的政務上的時候,你也可以注意一下,別的郡縣用不上的東西,比如說棉花啦,動物皮毛什么的,官府可以征收嘛,低價從百姓手上征收,然后按正常價格賣給我劉顯,錢就從那兩千萬里面扣。如此,用不了多久,咱們就錢貨兩清了。還有還有……”

    “我說你還瞪鼻子上眼了是吧?你就是一個小市儈。哪來這么多事呢?我堂堂左車騎將軍,冀州牧,我來跟你來弄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滾滾滾!”皇甫嵩竟然趕客了。

    皇甫嵩趕著劉顯離帳,自己倒又失笑了,喝道:“以后你跟郭將軍談這些事,反正他是巨鹿郡太守,你也直接歸他管。”

    “謝皇甫將軍!”

    劉顯大喜,知道皇甫將軍是同意了自己的建議。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9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