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郭典來接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郭典來接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天氣突然變得嚴寒,朝廷的防寒保暖的冬衣補給遲遲未至,皇甫嵩估計也真的急了。

    劉顯的這一批衣物,的確是可以解決他的燃眉之急,所以,皇甫嵩都有些等不及了,派出了兩千官兵前來接應。

    劉顯的商隊才剛剛離開鎮魔鎮不到十里,皇甫嵩派來的官兵就迎面而來了。

    不僅是皇甫嵩派來接應的官兵來了,連巨鹿郡太守郭典居然也親自來了。

    天氣突變,郭典也同樣焦急,將士們連年征戰,衣衫單薄。原本他向皇甫嵩將軍建議急攻的原因,也就是他擔心天氣會轉嚴寒,影響他們攻打曲陽城。他本就是想在真正的冬季嚴寒之前攻下曲陽城的。

    可惜,曲陽城的黃巾守軍拼命守城。地公將軍張寶親自坐鎮,并且多次現身城頭督戰,這使得黃巾軍就算是經過連續多天的血戰,還依然保持著一種高昂的士氣狀態,官兵攻城,死傷慘重,沒能占到太多便宜。

    這一場嚴寒,迫吏朝廷官兵不得不暫且休戰,沒能繼續攻城。

    也還好,經過朝廷官兵的前期急攻,已經打得曲陽城內的黃巾軍有些害怕了。打得他們已經不敢再出城來接戰,只敢依據曲陽城的城墻來防守。

    如此,這些天來,曲陽城戰事。

    郭典和皇甫嵩一樣,都是在等著朝廷方面加急調撥冬衣前來,然后趁這個時候,再加緊攻城。郭典相信,曲陽城城破在即,不能讓曲陽城內的黃巾軍有太多休養休整的時間。

    天氣突然嚴寒,這不僅對朝廷官兵有影響,也對城內的守軍有影響。因為他們朝廷官兵可以想辦法弄到御寒的衣物,但是被困在曲陽城內的黃巾守軍,他們卻沒法可想。郭典相信,城內的黃巾軍,也一樣缺少冬衣。

    這個,也不是亂猜,是可以看得到的。他們平時都可以看得到城頭上守城的那些黃巾軍士兵,他們身上的衣著同樣單薄。

    事實上,城內的黃巾軍士兵,根本都是躲在室內生火取暖,城頭上的守軍已經沒有那么多了。

    只要等到朝廷方面的物資送到,那么朝廷官兵就可以發起新一輪的攻城戰。到時候,恐怕不用如何戰,城內的黃巾軍士兵冷都會被冷死。起碼,他們一邊受寒,一邊要跟朝廷官兵作戰,這就已經處于一種劣勢,戰斗力也會大減。

    只是,這冬衣的問題,可不似是別的物資。如果說,是兵器衣甲什么的,倒還可以加急調來,就算朝廷國庫沒有那么多,亦可以下令讓地方抽調出來,加急送到曲陽來。

    還有,如果是缺少糧食,朝廷方面也同樣可以從大漢各地調集送來。

    可這冬衣卻不同于那些原本就一直儲備的軍械類,也不是糧食。因為冬衣是要做出來才有的,臨時臨急,這一下子去哪里弄那么多厚棉衣來?

    這些也不是說沒有儲備,只是現在的大漢是什么樣的大漢?上貪下墨,不堪,平時沒事,負責供應軍方將士冬衣方面的官員,他們又怎么會準備大量的軍棉衣?事實上,軍棉衣一般只是北軍才會需要,基本上都是按平時的北軍規模來定制的。他們并不會刻意的儲備大量的冬衣。

    還有就是,不是朝廷直屬的軍隊,朝廷也不會特意的為那些軍隊準備各種物資。所以,現在皇甫嵩跟黃巾軍作戰的官兵,是護編之后的大軍,這些軍馬,朝廷雖然有軍餉,亦會有補給,可是,卻沒有考慮到冬天在北方作戰時所需要的大量御寒的厚棉衣。

    還有就是,這一次黃巾暴亂來得太過突然,一開始朝廷官兵跟黃巾軍的交戰是互有勝負,形勢相當的緊張。后來,召集了天下義士一起共抗黃巾軍之后,戰局才扭轉了過來。

    在那個時候,又會有誰會考慮到這場戰爭會一直打了一整年?誰會在戰事緊張的時候,會考慮到早早為朝廷官兵準備冬天作戰的厚棉衣?

    如此,現在就算皇甫嵩急著要,但也沒法一下子弄得到那么多來。

    現在突然有人送了一批來,可謂是及時雨,這就是讓人驚喜的事。

    尤其是郭典獲知,原來這是巨鹿郡廮陶縣柳林村的一個商隊販運過來的。這是他治下的商人,如此,他聽到皇甫嵩要調動軍馬前來接這一批衣物時,他就自動請命,要前來見一見這個送來及時雨的人。

    劉顯還在馬車上,在為黃敘用太平真氣化解其體內的那些黃忠強行灌輸給他的火屬性的強橫真氣。

    這時外面一陣騷動,他也聽到了一陣雜亂的馬蹄聲。

    “都停下!你們就是廮陶縣柳林村劉府商隊嗎?怎么都是一些婦人?劉府商隊的老板劉顯呢?快出來迎接郭典將軍郭太守。”

    劉顯的人還沒有向劉顯匯報,遠遠的就聽到了一聲發喊。

    劉顯收了功,讓黃敘自己好好體會一下自身的狀況,然后就掀開馬車門簾,走下馬車來。

    抬頭看去,自己的商隊已經停了下來,商隊護衛正把那些不明所以,神色有點驚慌的婦人保護在中間。

    “公子,不用擔心,是皇甫嵩的軍隊,他派人前來接應我們的商隊,另外,巨鹿郡太守郭典郭將軍也來了。”

    黃忠這個時候,從旁邊的樹林中躍了出來,動作敏捷的來到了劉顯的身旁。

    “皇甫嵩派來的官兵?也好,這樣的話,也可以讓我們的這商隊的婦人少受些罪。”劉顯點了點頭,然后慢慢的朝前走去。

    的得得!

    一匹健馬如飛,后面還跟著一隊騎兵。

    這匹戰馬上,是一員身形墩實的大將,他沒拿著兵器,一手抓住馬韁一手揚著馬鞭。

    “哈哈!終于遇上了。好!”

    這員大將見到了這一隊婦人商隊,猛然的勒馬,他的戰馬呀的一聲立了起來,然后停了下來。

    “你們就是劉府商隊的人?劉顯呢?我聽說你們這商隊的老板叫劉顯的,還說他年紀不大,才十六歲<!--中间广告位置-->,來來,快出來,讓本將軍看看。”

    他就是郭典,他雖然還沒有見過劉顯這個人,但劉顯現在為他們解決了冬衣的大事,這人沒見到,就已經對劉顯有了好感。

    “請問,閣下便是郭典將軍?我們巨鹿郡太守郭大人?”

    劉顯排眾而出,任由郭典帶來的這一支騎隊紛紛停下時所濺起來的雪塵撲面,他自然自如的站到了自家商隊的前面,對笑著說話的馬上大將拱手詢問。

    “沒錯,俺就是郭典。”

    郭典的口鼻都噴白氣,天氣嚴寒的時候就是這樣,一開口說話,就有如吞云吐霧一般。

    他這一路策馬疾馳,估計也冷得夠嗆,所以,他一邊搓著手,一邊從馬背上跳了下來。

    “在下便是劉顯,廮陶縣柳林村劉府劉顯,拜見太守大人!”

    劉顯對下馬的郭典躬身道。

    “哈哈,你就是劉顯?就這么的一個毛頭小子?行了行了,雖然你看上去像一個小書生,可是也不用多禮,站好了讓我好好看看。”

    郭典大步的走到了劉顯的面前,饒有興致的打量著劉顯。

    “郭大人,小子的確是小子,可不是毛頭小子。”劉顯半開玩笑的道:“正所謂有志不在年高,小子我可是有志于經營,立志要行商走天下,所以,請郭大人別因為小子年少而小看了小子。”

    “哈哈,咱老郭怎么敢小看了你?你不知道,你已經在我們皇甫將軍那里掛了號,皇甫將軍讓我無論如何要把你請到大營一談,他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樣弄到這一批冬衣的,也很想知道你是一個怎么樣的人。那個前來匯服的人說得不清不楚,所以,你放心,俺老郭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郭典的嗓門在些大,這說完了,又似在自言自語,卻讓誰都聽得到的說道:“長得還行,就是白白嫩嫩的,像是一個娘們啊,這么秀氣的小子拉進軍伍來真的好么?”

    得,這郭典估計是想著把劉顯拉入他的軍中入伍來的。

    劉顯尷尬一笑,道:“郭將軍,我早立志行商天下,所以,就不入伍了。現在你們是來接應我們商隊的么?你們來得也正好,你看,我這商隊的都是一些婦人在背著那些衣物,天氣嚴寒,從這里到曲陽,雖然只有二、三十里,但恐怕得要走半天才到。”

    “啊,對對,我們等不及了,軍中許多將士都缺少御寒棉衣,這些天他們都待在營中烤火,都不敢出營。幸好我們打得黃巾賊軍怕了,他們不敢出城偷襲,要不然,麻煩就大了。這樣吧,我們帶了近兩千人馬前來,你們的貨物,現在就交給我們帶去軍營好了。你看,這樣沒問題吧?”郭典道。

    “自然沒問題。那么,我就讓我的人把貨物留下,著她們返回鎮魔鎮休息吧。我跟將軍前去見皇甫將軍,談一下這批貨物的錢銀之事,如何?”劉顯談定的道。

    “嗯,行,不過,你不擔心收到不財貨?”郭典眼睛一瞇道。

    “擔心有用?”劉顯倒是不在意的揮揮手道:“何況,收不收到財貨,于我本人而言,并不算什么。好教郭太守大人得知,事實上,我劉顯現在所跑的這一趟商可不是為了我自己而路的,而是為了皇甫大人以及郭大人你們跑的。”

    “哦?這又如何說?”

    “呵呵,皇甫將軍現在是冀州牧,而郭大人你是巨鹿郡太守。現在別的不說,就是巨鹿郡的各個縣城,估計都已經陷入了一個糧食危機,地方的百姓,現在都已經斷糧了。加上現在這么嚴寒的天氣,每天都不知道會死多少百姓,他們都是被餓死被冷死的。讓你們治下的百姓安居樂業,這是不是你們的責任?”

    “啊?有這么嚴重么?”郭典對于自己治下的各地情況還真的不是太清楚,畢竟他現在只是一心想追隨皇甫嵩滅黃巾賊立功。

    “你可是巨鹿太守,自己治下的情況如何不清楚?遠的不說,就說楊氏縣,一個縣城,一共還只有三萬多百姓幸存下來。可是這些百姓,向乎都已經斷糧了。小子不才,也不愿意看到那么多的百姓活活的餓死。所以,就想了個辦法,從那些不敢拿出多余的糧食出來救人的地主土豪的身上弄到了一批糧食。然后本人拿這批糧食布施粥食,讓楊氏縣三萬多百姓得以活命。隨后,小子靈機一動,讓這些接受了粥食的百姓,讓他們收搜那些賊人不會搶走的棉花之類的物資,用這些棉花紡紗織布,再做成了衣服。如此,才有了這一批衣服。”

    “這批衣服,賣了再換糧食,如此,便可讓楊氏縣的三萬多百姓活命。郭大人,你說,我現在是不是在為你們做事?做了本應該是你們做的事?如此,你們好意思白拿我們這批衣物嗎?何況,我本人也信得過皇甫將軍以及郭將軍。所以,小子從不擔心收不收得到貨款的事。”

    “這聽你一說,似乎還真的是這么的一個道理。如此說來,我老郭還當真的要好好謝謝你了?”

    “這個自然,最好,就請我喝一頓酒,再送我一兩車好酒就行了。”

    “哈哈!你這小子,還真的會打蛇隨棍上。行!待打完了這場仗,能不能跟你喝一頓酒不敢說,但是,一定會送你兩馬車酒。”郭典哈哈一笑,從他的馬背上再拿起馬鞭,指著劉顯道:“小子,會不會騎馬?這里的事,就交待下面的人去辦好了。你先跟我去曲陽大營見皇甫將軍。”

    “應該會騎。”劉顯沒所謂的攤攤手道。

    “好,來人!給劉顯公子騰出一匹馬來。”郭典大聲對他的親兵叫喝,又道:“還有,你們跟你們交接一下貨物,清點好,馬上送回我們大營。”

    “我要兩匹馬。”劉顯待郭典對親兵吩咐完后,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黃忠道:“他要一匹馬,他會跟著我去你們大營。另外,我商隊中的那架馬車以及一些護衛也會前去。”

    “行,依你。”郭典沒反對,但深深的看了一眼劉顯身后的黃忠,黃忠的強者氣勢,他也感應到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