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到了鎮魔鎮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到了鎮魔鎮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曲陽的形勢越來越危急,城內不知道何時有了許多不利于曲陽城黃巾守軍的流言。

    這些流言,一般都是說城內已經缺糧或是城內的黃巾渠帥不睦,又或是說當中有些黃巾渠帥已經在密謀突圍了。

    一時間,曲陽城內的黃巾守軍不禁有些人心惶惶起來。

    但是很快,張寶親自現身,強行將那些流言鎮壓了下去。親自現身說法,并當場對城內的黃巾守軍展示了他的法術力量,他使用了呼風喚雨符箓,讓曲陽城頓時烏云壓頂,真的降了一場雨。

    此后,天氣亦突然驟降,一下子冷了許多,那場雨之后,天空就飄下了鵝毛大雪。

    或許是因為這天氣突然發生了變化的原因,一直急攻的朝廷官兵,卻暫時按兵不動,沒有再猛烈的不停攻城了。

    不過,也正如歷史上的那樣,朝廷官兵開始對曲陽城展開了心理戰,向一些黃巾軍的首領招降,希望可以讓曲陽城的黃巾軍自己反水,打開城門,放朝廷大軍殺進城。

    歷史上,就是因為張寶的心下心腹大將嚴政的出賣,曲陽城才被攻打下來,張寶也因此而被殺。

    另要說明的是,張寶所使用的符箓,是張角留下給他的,已經不多的幾種符箓之一。

    這些符箓,跟小說中的那些修仙界的符箓很相似,估計也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太平經當中也看了關于符道方面的介紹。這個應該也是利用特殊的方法,把太平真氣封存在特制的符紙上,激發后,就可以引發一些天地異象。

    這些,也是天地靈氣激發出來的一種力量的體現。

    可惜,劉顯看不以懂那些符道的東西,如果想要修練,恐怕得要先加入一些傳統的道門,還得要有些真材實料的道門去學習。但就是這樣,也未必可以修煉成功。

    并且,就算修煉成功,恐怕也很難尋找得到制作那些特制符紙以及別的材料,沒有那些東西,也更加不要考慮制作符箓。

    那張角也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功夫,不知道動用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弄到一些制符的材料。可以說,當初張角可能是窮盡他的太平道的人力物力,才能夠搞到一點點。

    不說別的,就是當中所說的,制符的主要材料,必須要有靈獸的血。

    什么是靈獸?這個劉顯還真的不知道。

    但太平經上有提到,像華夏傳說中的那些神獸的血,才可以制作出真正威力強大的符箓。

    看看,這個連傳說中的神獸都出來了。這些都不知道這個世上是否傳在的東西。

    好比,神龍、白虎、朱雀、玄武,還有麒麟等等,這些應該就是神獸了吧。可這些東西,試問誰真正的見過?

    嗯,白虎倒是有的,可是,這個可不是說白色的老虎就是白虎。這里所指的,是具備了靈性的那種靈獸、神獸。按太平經上所說的,就是那些可以吸食天地靈氣的獸才是靈獸。

    這個,真的懷疑這個世界是否真的存在。

    不管如何,曲陽城似乎安靜了好幾天。

    不過,這也只是大戰前的沉寂。估計,這場大雪一停,戰況就會更加的激烈。

    說來也奇怪。

    劉顯的商隊,從南往北,也只是兩百多里,可是這一路上,除了寒風狂虐之外,倒沒有怎么降雪。

    就在劉顯的商隊,到達了離曲陽約三十里開外的時候,就真正的感受到鵝毛大雪的寒冷了。

    在這開始,其實就等于是差不多進入了戰場,很快就會碰到朝廷官兵的巡邏人馬了。

    劉顯沒有讓劉府商隊繼續前進了,

    商隊到了一個叫鎮魔的鎮子。

    鎮魔鎮,聽這個名字,還真的讓人感到有些心慌慌,這是一個帶著一種濃重的神話味道的名字。

    事實上,這個鎮子,還真的地處荒僻,四周草木陰森,給人一種這里很荒蠻,是否真的有什么妖魔鬼怪的感覺。

    其實,這個鎮魔鎮的確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古村鎮,的確有著一些狐仙妖魔的傳說。

    當然,是否有狐仙妖魔就不知道,可是這里卻遭受到了。

    一個真正的大鎮子,現在破爛不堪,跟柳林村早已經沒法比,現在鎮上還幸存的人口估計也不會超過兩百人。

    這里駐有一隊五十人的官兵。是皇甫嵩率軍經過這里的時候,特意留下來的官兵。

    現在這個鎮魔鎮的百姓,估計也是靠著這五十個官兵的保護接濟才能活下來。

    劉顯這一行兩千多人的人馬來到這個鎮子,把這里的這一隊官兵嚇了一跳。不過看到基本上都是一些背著大包袱的婦人,他們才稍為安心一些。

    劉顯的人自然也發現了他們,派人上前詢問,知道了這些官兵的身份后,劉顯就馬上決定暫時留在這個鎮子。

    劉顯這次帶著這些衣物前來,其主要的目的就是賣給皇甫嵩。其次才是了解曲陽的戰況,了解張寧現在的情況。

    自然,也不是說張寧不重要,可是,劉顯知道,自己該說的都已經和張寧說了。如果她不聽自己之言,貿然的前往見張寶,那么她就算是有危險什么的那也沒有辦法。以張寧現在的個人武力,比自己還厲害一些,如果她自己都沒法保住自己,那么自己又有什么的辦法?

    說到底,劉顯只是一個穿越者,他就只想在這個三國世界里好好的活著。他跟張寧之間的感情,還沒有達到那種生死相許的地步。如果張寧自己找死,非要在曲陽城公開了她的身份,讓黃巾軍的人以及朝廷方面都知道了太平道圣女就在曲陽城,這樣,她一下子就成了方方面面的焦點,誰都想要抓住她,如此,劉顯又能如何?

    假如說,張寧沒有暴露身份,哪怕她有辦法混進城去,那么她其實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隨便扮作一個平民百姓家的婦人,那么朝廷官兵也不太可能拿她如何。

    反正,那些不受自己控制的事,劉顯也只能盡自己的能力,但決不會沖動到自己也要潛進城去救她的地步。
<!--中间广告位置-->
    劉顯現在這具身體雖然只有十六歲。可他的心理年齡可是二十大幾的大齡青年,早就已經過了那種青春沖動的少年時期。

    什么是主,什么是次,劉顯分得很清楚。現在沒有什么要比將這些衣物賣給皇甫嵩,然后從皇甫嵩的手里弄到錢或是米糧更重要了。因為這里可以關乎到整個楊氏縣及柳林村數萬百姓的溫飽問題。同時也關乎到自己發展的問題。

    這里有皇甫嵩留下來的官兵那就好辦了。

    且劉顯也有些感概,現在還真的是來得巧啊。這一場大雪所帶來的嚴寒,現在一定讓皇甫嵩抓頭。而自己此際帶來了這一批御寒的衣物,恐怕還真的是雪中送炭,來得及時了。

    當然,如果將這批衣物售賣給皇甫嵩,還得要有些技巧。如果貿然的跑去向他衣兜售,這恐怕就正如王豹所說的,可能連見都難以見到他。

    天氣也的確太寒冷了,這一路上,這些婦人還真的冷得夠嗆,當中不少婦人,最初的時候應該是沒有預料到會這么艱難,在路上就忍不住哭了起來。

    不過,她們都堅持到了現在。

    另外也幸得劉顯從燕南的人當中挑出了一百人前來,這些青壯也起到了不少作用,途中幫忙一些實在難以堅持的婦人背起了大包袱。

    劉顯馬上讓人收拾一下這鎮中那些無人了的房子,把這些婦人都安頓好。

    安頓好了商隊后,劉顯才有時間來見那個官兵都伯。

    鎮子沒有鎮衙,但卻有官府設置的驛站。

    皇甫嵩留下來的官兵就以驛站作為他們臨時的駐扎軍營。

    經通報后,劉顯被帶了進去。

    這個隊長都伯名為林毅。

    劉顯沒有再以一副咱是漢室宗親,是貴族公子的姿態來見這個都伯,而以一個普通的商隊老板的身份前來見他。

    林毅是一個相當矮壯一些的壯漢。

    給人一種較為沉穩沉實的感覺。

    劉顯走到了他面前不遠,抱拳施禮道:“見過都伯大人!本人乃是廮陶縣柳林村劉府商隊的老板劉顯。這次商隊攜帶一些貨物北上,剛好途經此鎮,又見前路風雪交加,商隊實在難再往前行走了。加上天色也不早了,所以,才進鎮子來借宿一晚,打擾之處,還請都伯大人恕罪。”

    “廮陶縣柳林村劉府商隊?”這個林毅在軍中也只是一個小人物,自然不知道劉府商隊的事。

    劉顯沒多說,從懷中掏出了官府路引,讓林毅過目。

    林毅狐疑的接了過來,一看是皇甫嵩大人作冀州牧之后的新官印。頓時就沒懷疑了,把官府路引還給了劉顯道:“原來你們是新成立的商隊,不錯,這就說明皇甫大人對咱們冀州的管治有成效了,開始有商隊行商了。請坐!”

    林毅示意劉顯可以坐下和他說話。

    劉顯自然的坐到了一旁,再對他說道:“都伯大人,是這樣子的,我想跟你了解一下前面的情況,聽說曲陽城還在打仗,不知道打完了沒有?我們這次要到北面去,要途經曲陽。我們不擔心會遭受到戰事的牽連。”

    “還沒有打完,不過,估計也快了。話說……”林毅話題一轉道:“林某奉勸劉老板你還是不要再往北去了。你這一支商隊還真的怪怪的,幾乎都是婦女,你要再往北的話,可能就會碰到一些流竄的黃巾賊軍了。我們的官兵還沒有控制曲陽以北的那些地區。你帶著這些婦女,其實就等于是羊入狼口。”

    這個林毅倒是有心,提醒劉顯道。

    劉顯的這商隊中的婦人,其實都是二十歲到三、四十歲的中青年婦女。當中自然有不少模樣清秀可人的,說真的,如果讓賊人看到了這么多女人,估計還真的會發瘋的來搶,嗯,不是搶財物,而是來搶女人。

    也幸好,劉顯并不是真的打算往更北的地區行商,從一開始就計劃只到曲陽。且從楊氏縣到曲陽這兩百多里的路是經過官兵清理過的,相對較為安全。要不然,劉顯也不敢真的讓這些婦人行商啊。

    況且,帶著這些婦人行商,劉顯也是另有深意的。

    現在林毅說到這個,劉顯順勢苦笑道:“呵呵,不瞞林都伯,如果可以,誰敢帶著這些婦人行商?你不知道,這一路上,這些婦人的麻煩事多,這又冷又累的,不時哭哭啼啼,搞得我都煩了。”

    “劉老板……嗯,林某看你年紀不大,怎么就成立了這樣的一個商隊?你家里的大人呢?說實在的,見到你們這樣的商隊,還真的把我嚇了一跳,估計也只有你這樣的小少年,才敢這么胡來。”林毅早就驚異于劉顯的年少了,現在忍不住數說起劉顯來。

    這個也是劉顯一開始就表現得不似是一個少年人,這才讓林毅忍住聽劉顯說話,了解一下情況。

    “林都伯,這你可就錯了。正所謂有志不在年少。何況,我這還真的不是胡來,你不清楚當中的實際情況,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看法。實際上,我也想讓男子來行商,可惜,經過了這一年來的動亂,哪里還有那么多的青壯男子?我這也是逼不得已,才不得不讓這些婦人行商的。”

    “哦?原來是這樣?可是……”林毅又道:“你要行商賺錢,也不急在這一時啊,這原本就是寒冬時節,你要行商,完全可以等到明年春暖花開后再行商不好?”

    “如果能有選擇,自然待以后再行商了。可是,這不行啊,現在我們那里都缺糧,已經快斷糧了。如果不趕緊的把這些貨物賣出去,再用錢買些糧食回去的話,那么被餓死的人就多了。”

    “什么?竟然是這樣子?這又怎么說?”

    “林都伯,我們這商隊,可以關乎到整整三、四萬百姓的生存希望啊。所以,不管風雪多大,不管前方是否在打仗,也不管是否會有賊人的劫掠,我們都必須要行這一趟商。”

    “好吧,既然是這樣,可你往哪行商不好?偏要向北?現在北方正亂呢。還有,忘了問,我看你商隊的那些婦人,一個個都背著一個大包袱,那些就是你們商隊的貨物?都是些什么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