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行善贖罪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行善贖罪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黃忠是先聽了劉顯對于收服那些黃巾賊兵成立暗營的解釋。所以,現在劉顯請他統領暗營,他自然就沒有什么的反感了。

    何況他想想劉顯說的也是這么的一個道理。這些黃巾賊兵,就算當中有個別的賊兵并沒有真正的禍害百姓,但身為黃巾軍的一份子,他們也難說自身的清白。

    可是,當真的不分清紅皂白殺了,這么多人,殺了的話,似乎又有些有傷天和。但是如果像劉顯這樣,專門成立了一支罪軍,收容這些罪惡深重的黃巾賊兵,給他們制定嚴苛嚴厲的規矩,讓他們按規矩改造,以贖罪的名義重新做人,從此他們就只能保護百姓,百不準再禍害百姓。

    黃忠覺得,劉顯這個小公子的確有著非同小可的見識想法。他所接觸過的人當中,這里面亦有許多成名的名士,可是,說到這個解決一些誰都會感到頭痛的事,似乎還是劉顯有辦法。他可以把不利的事轉變為有利的事,尤其是善于引導,導人向善,這個黃忠覺得尤其是難得。

    黃忠本人并不太喜歡和這些曾經的黃巾賊兵打交道,但是,統領他們,帶著他們為劉顯辦事,這個卻沒有問題。

    黃忠本人,并沒有帶過兵,所以,這也是他難得的一次帶兵閱歷。

    一些兵書,黃忠自然看過,但那些也只是理論,現在,或者可以將一些理論上的東西,經過實踐論證。黃忠現在并不知道劉顯以后要起兵爭霸天下,但是,卻并不會影響黃忠想為劉顯組建一支強軍的想法。

    當然,有想法也是以后的事,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要確保劉顯這一次行商的安全。

    這個,說實在,黃忠也和文申他們一樣,大吃了一驚,他也沒有想象過,行商可以讓一兩千婦人參與。這也是劉顯做事每每都出乎他人意料的地方。可是黃忠想想卻也覺得合情合理,因為現在整個楊氏縣,一共還只剩下這兩三萬人,哪里還有那么多的青壯成年男子?他相信劉顯也是沒有辦法,才會讓這些婦人參與攜帶販運貨物。

    但也正是如此,讓黃忠頓覺肩頭沉重,覺得這一次行商還真的不能掉以輕心。這兩千的婦人,她們的安全問題,恐怕就全都落在他的肩頭上。

    如果就只有他一個人,無論他黃忠有多厲害,當真正碰到事兒的時候,他也不可能憑自己就能保護得了這么多婦人的安全。所以,手下也必須得要有人手使喚。劉顯把這六十余人的罪軍暗營交給黃忠,其實也是這樣的一個道理。

    劉顯早前跟黃忠說那么多,是讓黃忠了解這支暗營的人是什么人。然后讓黃忠能夠善用這些人手。

    “劉公子,本人統領暗營沒問題。但是本人另外有些想法,可能并不太適合長久統領暗營,所以,現在也只是暫時統領暗營好了。”黃忠想了想,回應劉顯。

    “這個自然,萬事都可以商量。這暗營,我原本是打算讓張寧統領的,可是她去了曲陽,另外加上張寧是女兒身,也不太可能一直統領暗營。所以,以后還得要另外尋找一個合適的人來擔任暗營統領才行。現在嘛,就請黃忠老哥你多多費心了。”

    “哈哈,好,以后舞蝶他們不在的時候,你就叫我老哥,我覺得這樣更親切一些。走吧,帶我去見見暗營的大隊長。從現在開始,我就帶著他們,一路保護你這商隊的安全。”

    黃忠似乎也更屬意劉顯稱他為老哥,這時哈哈一笑,大步跟著那朱向走向了一片密林。

    密林當中,約四、五十人在等著了。另外不在場的人,應該是放出去偵察了。

    當中,站在前面,一個身壯力健的披甲壯漢,一見到劉顯,立時上前,推金山倒玉柱的一下子跪倒在劉顯的面前。

    “屬下柳林村劉府商隊罪軍暗營第一大隊隊長蘇定,拜見少主!接下來需要我等如何,請少主命令!”

    “蘇定?嗯,這個名字不錯。”劉顯打量了他一眼,發現此人真的是一員悍卒,有潛力突破成為一員武將。這單從他身上所感應到的氣息,劉顯覺得他并不會弱于王豹。

    “稟少主,屬下姓蘇,但沒有名字,以前村里人稱屬下為蘇愣子。這是加入罪軍暗營后,是圣女為屬下起的名字。”

    “哦?寧兒為你起的名字?起得好。對了,簡單說下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又如何加入黃巾軍的。”劉顯隨口的問道。

    現在罪軍暗營所收容的黃巾賊兵并不多,來來去去就只有這一百來人。對于他們,其實每一個人都會進行詳細的盤查盤問,并且將他們的過往來歷都記錄得清清楚楚。這些也都是梁濟和俞進特意向劉顯要了幾個讀書人去做的。

    只不過,劉顯現在肯定沒那個時間一一去看那些記錄,也不可能一一的記住這些原本素不相識的黃巾賊兵。

    所以,劉顯也只能在有機會的時候去了解一下,并且,現在當面詢問,也可以表達出劉顯對他們的關心關切,能夠讓這些罪軍暗營的人可以感受得到劉顯對他們的關注。

    劉顯是他們的主人,如果劉顯都不關注他們的話,那么他們很可能會有什么的想法。

    罪軍的確是有些不太好聽,可是,如果劉顯對他們關注關切的話,那么也會讓他們感受到一種人文關懷,能夠讓他們更加的忠誠于劉顯。

    現在暫時也沒有什么事,所以,有時間讓劉顯跟他們多寒暄一下。

    “屬下原本是一個打石匠,有一身力氣,后來不知道怎么了,這世道突然就變了,人人都叫著殺官吃大戶。我家也沒糧了,看到別人去搶俺也去,俺力氣大,搶得多,然后……就糊里糊涂的成了黃巾軍了。再然后,就成了一個小頭目……”

    原來這個蘇定是一個盲目的順從大眾,別人干什么他就干什么。餓得慌的時候,他也的確搶過百姓的糧食,但他多<!--中间广告位置-->次發誓保證,他沒有殺過百姓。

    這個,他到底有沒有殺過,是無法證實的。

    只是劉顯也沒法去計較,只需要他現在絕對服從命令,按照自己制定下來的規矩來辦事,從此不再為惡就好。做沒做過,劉顯相信經過自己的改造之后,他自身都會受到良心的譴責。如果沒有做過惡事,那么會活得坦然,如果雙手沾滿血腥的人,他們最后都會活得不安樂,唯有就是用他們的余生來贖罪,一生行善。

    可以說,劉顯其實也等于是通過這樣的方法來教化他們。這個時代的人,見識有限,如果自己搬來后世的那些洗腦的模式,劉顯相信,一定可以洗盡他們身上的罪惡,讓他們懺悔一輩子。

    將來,這樣的一支懷著贖罪心態的罪軍,讓他們懷著一顆只有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應該保護的百姓,那么他們肯定會爆發出更強的戰斗力。

    說真的,劉顯對罪軍的期待還是比較高的。

    “那么你的家人呢?有沒有回過家?”劉顯又問。

    “少主,屬下的家在西邊的山里,差不多一年沒有回去過了。不過……聽說我們村也遭了害,我、我也不敢回去。一來,害怕他們都不在了,二來,是擔心我回去的話,如果他們都還有,會連累了他們。所以……”

    “等這次的事了結之后,這冀州的大局也會有一段時間相對安穩的。但是,西邊的山里就難說了,所以,到時候你回去看看吧。如果家人還在,就把他們都接出來,帶到柳林村或者楊氏縣。我們劉府方面,會給他們安排一些活計,讓他們可以養活得了自己。”劉顯想了想,對蘇定道。

    “什么?我、我們罪軍的人可以把家人帶來柳林村?”蘇定有些吃驚的望著劉顯。

    “為什么不可以?不只是你蘇定,還有別的罪軍的士兵,他們都可以。你們要記住,本公子行事,向來都是罪不禍及家人。你們自己犯下的罪行,你們自己扛,不應該誅連到家人。”劉顯臉色一肅,面向在場的那些人馬,正容道:“還有一點,本公子要對你們說明白的。罪軍罪軍,這并不是給你們定義定性你們就是十惡不赦的罪人。而是要讓你們都知道,你們曾經身為黃巾軍的一員,不管你們當中,是否有人自始至終都沒有禍害過百姓。可你們都要清楚,黃巾軍的確對許多百姓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制造了許多悲慘的慘案。所以,你們身為黃巾軍的一員,這本身就是一種罪過,你們,要為自己,要為同伙所做下的惡事贖罪。但你們是你們,你們的家人是你們的家人。如果你們在罪軍里做得好,那么就是有功,以功贖罪,如此,我劉顯,善待你們家人亦是應該的。”

    “哇哇……謝謝少主,我、我錯了哇,我禍害過一個女人,還、還殺了她……我有罪啊……”

    可能劉顯說得真切,居然能夠善待他們的家人,這使得蘇定突然漰潰了,他堂堂一個壯漢,此時伏在地上哇哇放聲大哭,并且說過了自己曾經做過的罪行。

    不僅是他,其余的人亦騷動了起來,不少人亦掩臉痛哭,說出了自己所做過的惡事。

    劉顯的心里對于他們所說的所做過的惡事,心里其實也有些憤怒。但是劉顯克制住自己,因為他從一開始就說明了,他并不會審判他們。

    黃忠的臉色卻就有些不好看了,他的手在抖動著,似乎恨不能上前去斬殺這些家伙,好為那些被他們殺害的無辜百姓報仇,讓那些無辜慘死的百姓能夠死得瞑目。

    “夠了!”劉顯喝了一聲道:“現在并不是你們在此痛哭懺悔的時候。現在我們商隊里,有兩千余婦人,她們在為我們劉府商隊運送貨物前往曲陽。而這些貨物售賣出去所賺到的錢,將會用來購買糧食運回我們楊氏縣、柳林村。用這批糧食來救濟我們楊氏縣、柳林村的三、四萬百姓。所以,你們的任務,就是要確保我們劉府商隊的安全,這一路上,都給我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給本公子肅清沿途的山賊強盜,確保我們商隊的商路安全。至于你們的罪行,以后回去了再向書記官記述,記錄下來,然后,你們通過行善來贖罪。這一次,保護劉府商隊,保護那些婦人,就是在行善,做好了,會減輕你們的罪過。”

    “是!誓死護衛劉府商隊!”

    蘇定拭了一把悔淚,站了起來大聲應道。

    “好,現在,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便是箭神黃忠黃漢升,從現在開始,他便是暗營的統領,黃忠會帶著你們一起護衛劉府商隊,你們都要聽從命令,違令者,斬!”

    劉顯正式將黃忠介紹給他們。

    “是!屬下拜見黃忠統領!”

    眾人又參拜黃忠。

    “好,都起來吧。我們大家都是為公子辦事,為了救濟楊氏縣的百姓辦事。所以,大家一定要齊心協力。現在我們的劉府商隊已經開始出發了,事不宜遲,我們馬上開始為劉府商隊護行。我們的人,務必要確保劉府商隊前方十里之內不會有危險。”

    “是!謹尊統領命令。”

    黃忠見這些罪軍暗營的人居然具備了如此嚴格的紀律性,不禁暗暗點了點頭。

    他轉身對劉顯道:“劉公子,那么就請你回商隊去坐鎮吧,我等馬上先行一步。”

    “可以,不過,可不可以跟我談談,你們準備怎么做?說不定,我會有一些建議給你們。”劉顯道。

    “我打算這樣,按照商隊前往曲陽的路線,我們沿路前出偵察,無論是村鎮又或是沿路的山頭什么的,我們都要偵察清楚是否有強盜出沒。如果有,馬上弄清楚他們在哪里,然后,能夠清理掉的就清理掉,如果一時不能清理的,那么就警告他們,不讓他們有機會前來劫殺我們的商隊。”

    黃忠想了想,對劉顯道。

    劉顯聽了,點了點頭。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9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