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請黃忠統領暗營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請黃忠統領暗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暗營的人馬來了只有六十人,比預想中的少一些。這是俞進的安排,他認為在柳林村多少都要給他留下一、二十個擁有真正戰斗力的人手。

    六十人就六十人吧,總比沒有的好。

    六十人按正常的編制來說,剛好就是一個五十人隊外加一什人。從五十人隊的隊長都伯開始,這個隊長就不再編入五十人的隊伍當中,實際也就是六十一人。

    劉顯這現在也只能打著劉府商隊的旗號,關于編制方面的稱謂,自然不能按官府方面來。

    所以,劉顯在商隊里基本取消了伍人制的最基本的建制,也就是不再設這個伍長了。直接就是什長一個副什長,這什長及副什長,劉顯讓人稱為小隊長、小隊副,一個小隊總共就是十人。

    這樣,其實就相當于后世的軍隊中的一個班的建制差不多。

    劉顯這樣也是為了今后成軍的時候做準備的。現在從無到有,隊伍可朔性強,他要組建的是敢打能戰,有思想有紀律的隊伍,并非現在這個時代當中的那些一般意義上的官兵或是別的游兵散勇。

    所以,現在劉顯就直接從最為基層的人馬開始著手開始。

    劉顯要讓劉府商隊,從一開始就是一支真正的有思想有靈魂的隊伍。

    以人為本,讓每一個劉府商隊的隊員都能夠有一種現在建隊以后建軍的參與感、榮耀感、歸屬感、責任感。

    因此,劉顯給俞進寫了不少東西,都是有關于如何組建劉府商隊,以后建軍的一些想法。當中有一些東西,是劉顯命令一定要執行實行的。

    這個如何搞呢?其實就是讓每一個最基礎的隊員,從一進入隊伍之后,他們就開始肩護起一定的責任及義務。

    比如,這一個小隊,十個人。小隊長及小隊副隊長,劉顯現在先讓俞進根據他們每十個人的情況,暫時任命,確定隊長、副隊長。隊長及副隊長的職責,自然就是管理余下的八個隊員,平時負責訓練,戰事負責帶領小隊參戰。

    而余下的八個隊員呢,先選出兩個機警機伶的隊員作為偵察兵,也就是探子吧。這兩個人,沒事就負責一般的放哨任務,有事就會離隊先去偵察情況。

    再選出一個作為傳令兵,這個傳令兵,要有一定的記性以及口齒伶俐。平時一個小隊單獨行動的時候,這個傳令兵就可以及時的將情況向上面報告傳話,或是向小隊長轉達上面的命令。

    此外,還有兩個小隊伙夫,伙夫亦分主次,這兩人,平時負責這一個小隊的吃喝問題。基本上,劉顯以后會給每一個小隊都配上一個鍋。平時在柳林村,或是訓練時,在某處駐扎時,跟著大部隊時,這些伙夫用不上,但是,如果是小隊外出執行任務,單獨外出作戰的時候,他們就得要負責一個小隊的吃喝等問題。另外,這兩人也要協助小隊長及小隊副隊長統計小隊的物資等等。

    這樣,余下三人,也有他們個人負責的事務,這三人,亦是中堅力量,戰斗的時候,沖鋒沖殺在前的突擊隊員。所以,平時會負責一些重要的事務,但更主要的,就是訓練。

    劉顯這樣,從一開始就讓加入了劉府商隊的隊員都有屬于他們個人所要負責成擔的事務,讓他們從一開始就切身的體會到他們是這個團隊的一員。

    當然,現在他們在柳林村,更主要的就是一起集體訓練,訓練他們的團隊意識,訓練他們的協同作戰的能力。

    劉顯覺得,這個三國時代不同于后世,以后打仗,基本上都是拿著刀槍砍殺的,要比后世熱武器時代顯得更熱血殘忍,刀刀到肉,下下見血的。如此,軍隊士兵互相之間的協同作戰,這就顯得更加的重要了。

    劉顯現在還沒有那樣的條件來分兵種,沒能專門的訓練槍兵或是刀兵什么的,所以,眼下可以讓隊員們根據自己的喜好又或是所擅長使用的武器,或刀或劍,又或是長槍長矛。善用弓箭者,劉顯會特別的重視,會特意抽調出來,打算要成立一支弓箭兵隊伍。

    這個時代,具有遠程殺傷力的就是弓箭。在這樣的面對面沖殺的戰爭當中,弓箭的威懾力是極大的。

    劉顯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自己現在居然得到了黃忠。這個三國時代最強的用箭高手,有了他,劉顯可以想象,自己的弓箭兵隊伍由黃忠所統率的話,這將會發揮出多大的能量來?哈,如果有一支強力的弓箭隊伍,就憑弓箭就可橫掃天下啊。

    嗯,談這些,也只是說說劉顯現在是如何組建隊伍的。

    劉顯這樣組建隊伍,也包括了暗營也一樣如此來執行。

    這個時候,天色開始放亮了。

    劉顯和黃忠走出了一兩里,來到了一個路口的時候。

    在路旁的草叢當中,嘩啦啦的響動了一下,然后鉆出了一個人來。

    劉顯和黃忠都愣了一下,因為兩人都沒有發現這路旁的草叢中躲了人。

    卻見此人快步走到了劉顯的面前:“少主來了?小的是劉府商隊暗營第一大隊第一分隊第五小隊的偵察兵朱向。第一分隊長命小的在此等候少主。”

    暗營現在就一百人左右,所以每一百人為一大隊,每五十人為一個分隊,一個大隊就是兩個分隊。每一個分隊下面有五個小隊。

    這樣有番號,有編隊,還有他們個人的姓名,簡單明了。并且,這樣也讓每一個隊伍成員都會對這樣的隊伍有一種歸屬感。因為他們感到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員,不可或缺的一員。這樣,也等于是他們也有了屬于自己的角色,擔當著屬于他們的責任。

    “好!很好,朱向?你躲得還不錯,你不主動現身,我還真的發現不了。不錯,真的不錯,作為一個偵察兵,是整支隊伍的眼睛,務必要將所看到的敵情上面報告,所以,在偵察的過程當中,如何隱藏自己是很重要的,如果提早讓敵人發現,這不僅會讓你們前出的偵察兵遭受到攻擊,陷入危險的境地,還<!--中间广告位置-->不能及時的將敵情稟報,這樣的話,就是不及格的偵察兵。”

    劉顯一連說了幾句不錯,稱贊這個朱向。

    “小的緊記少主之言。”朱向跪地拜謝劉顯的指點。

    “嗯,起來吧,帶我去見你們的分隊長吧。對了,大隊長有沒有來?”劉顯問道。

    “來了。”

    “好,那就走吧。”

    劉顯示意朱向帶路。

    朱向點頭,然后走向路旁的一處空地,拿出了一支紅色的小旗子,然后對著遠處揮舞了幾下。

    只見遠處的一片樹林中,一棵稍高的樹上突然一動,一道人影從上面跳下來,隱于林中。

    “旗語?你們就學會了?”

    劉顯見狀,驚訝的道。

    旗語是一個概念,劉顯也寫了出來,給了俞進。

    “是俞進總隊長教的,但也只是一些簡單的。”朱向報告道。

    俞進是劉府商隊的總隊長,劉顯發現他學東西真的很快,又善于思考,敢于實踐,所以,就算他的武力還一般,比那些黃巾軍的悍卒都比不了。但劉顯還是任命了俞進為劉府商隊的總隊長。

    有劉顯支持,沒有人敢多說什么,并且,俞進的確就似是天生就具有一種統率力,現在在劉府商隊當中的威信也慢慢的樹立了起來。

    “哈哈,真的不錯,看來,你們給我的驚喜還真的不少。”

    劉顯還真的有些開心。

    “嗯,朱向啊,待在暗營感覺怎么樣?跟你原來在黃巾軍中有什么的不同?”

    “稟少主,這分別可大了,這真的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朱向現在顯得有些激動,因為劉顯居然會跟他說這么多話,并且還能關心到他這樣的一個小小的人物。

    他一邊在前引路,一邊說道:“在黃巾軍里,一開始的時候還不錯,我們殺官吃大戶,搶到了不少東西,小的也分到了不少錢財,還有吃喝的。但是后來就不同了,分到的錢財以及吃喝的花完了,吃光了,然后就沒有人會理會你了。那些頭領,他們也不會過問我們是否還有吃喝的,反正一句話,沒有吃的喝的,那就搶去啊,別跟他們要。當然,其中倒是有一些黃巾軍的頭領是不錯的,能弄來吃喝的給下面的士兵。可我那支黃巾軍的頭領卻不管我們死活,沒辦法……我們就只能去搶了……”

    “他們原來是黃巾賊軍的人?”

    這個時候,黃忠臉色不善的對劉顯道。

    黃忠跟著劉顯,看到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劉府商隊的人也同樣是感到驚訝,尤其是看到了一些他也不太明白的東西。只不過他忍著沒問,只等有機會了再向劉顯請教。可是,現在聽到這朱向說他是黃巾軍的人,他才忍不住了。

    這倒也不是黃忠對黃巾軍有太深的成見,而是他聽到這個朱向說去搶,他才開始有些反感。

    事實上,黃忠找算找太平道圣女為兒子黃敘醫病,他也是下了很大決心,并且多少了解到一些情況,他才決定帶兒子去向太平道圣女求醫的。

    “是、是的……”朱向沒等劉顯說,他自己就說道:“我以前的確是黃巾賊軍的人,也搶過百姓的東西……但我朱向發誓,我、我除了殺過一個官兵之外,真的沒有殺過百姓……”

    “行了。”劉顯揮手道:“這些事,我們都有記錄的,你有沒有殺過百姓這并不重要。關鍵是你要明白,現在以及以后要怎么做。本公子把暗營的人馬定為罪軍,并不是沒有道理的。就像你朱向,不管你有沒有殺人,可是你的行為,已經對百姓造成了極大的傷害。還有,你可能沒殺,但你身邊的人殺了。反正人就死在你面前的情況,你也常見到過吧?你有沒有親手手,可你當時就是殺人者的同伙,所以,你同樣有罪。所以,罪軍,就是你們贖罪的地方。要記住我們的忠旨,你們以后,保護百姓,保一方安寧,這就是你們在向那些因你們而死的百姓贖罪。”

    劉顯對朱向說完,再回頭對黃忠道:“黃忠伯父,這些事找時間我會詳細給你談談。現在簡單的說,就是一些原來的黃巾軍,投了我劉顯,然后我就設了一支罪軍,對外稱呼就是暗營。這朱向就是暗營的人。嗯,我覺得這樣子,讓他們守護柳林村數千上萬的百姓,還有楊氏縣的兩三萬百姓,給他們一個改過自身的機會,這也總比全殺了他們為好。你說呢?”

    “嗯……”黃忠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但跟著道:“這樣也不是說不好,只是……想到那些被他們毫無人性的殺害的百姓,覺得殺人者不償命,不能血債血償,這樣……”

    “黃忠老哥。”劉顯沖口道:“你還真的是一個疾惡如仇的大豪俠。沒錯,話是這么說,血債必須要血還。可是黃巾暴亂不一樣,這不是個人私仇。一開始,黃巾軍也是一些百姓,只是因為他們被官府被那些地主土豪逼得沒法活了,才會起來造反。這些,是事實吧?”

    “嗯……”黃忠又是點了點頭。

    “然后呢?由于多種的原因造成后來的局面,這些也并非是個人之錯。當然,他們的確是做錯了,但是,這里面,有朝廷之錯,有那些逼得他們沒法活下去的人的錯。所以,對于一部份輩不至死的黃巾士兵,我認為還是給他們一個改過的機會。”

    “好吧,可是……誰敢保證他們會真的改過?”黃忠又有些擔憂的道。

    “沒有人能夠保證。”劉顯道:“他們都是走投無路才投靠了我柳林村。他們現在是由于我的保護,官兵才沒有搜捕他們。所以,他們現在的命都是我的,我給他們定下規矩那就必須得要服從,如有違抗,那么就說明其人根本就沒有改過贖罪之心,如此他就該死。這樣的人,我劉顯也不會手軟,到時候該殺殺。”

    “我打算,以后由黃忠老哥你來統率監管這支暗營的人馬如何?”

    劉顯這叫著黃忠老哥,叫著倒叫得順口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8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