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商隊出發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商隊出發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黃忠被女兒黃舞蝶問得有些語塞。

    “好吧,論年紀來說,黃某的確可以當得劉顯小兄……呃,小公子的伯父,這稱呼就隨意了吧。來來,劉顯公子,我們喝酒。”

    黃忠把一杯早就倒好的酒推到了劉顯的面前,舉杯相敬道。

    “好,咱們干了。”

    “行,沒看出,劉顯公子喝酒也這么豪爽。干!”

    劉顯一杯酒下肚,頓時感到渾身舒泰。

    還是那句話,劉顯這穿越到了這個三國時代,基本上就沒能找到什么跟自己后世有些相似類同的事物。沒有電,沒有網絡,沒有后世的那些五花八門的飲料。什么娛樂都沒有,就唯有酒,能夠讓劉顯喝出后世的味道來。所以,劉顯沒什么嗜好,就唯獨喜歡上了這酒。

    所謂酒色酒色,對于劉顯來說,這回到了這個古時代,除了因為其娘親臨死時跟他說了其身世的事,讓他一個沖動立誓要奪回大漢皇位重振漢室之外,劉顯的人生喜好,又或者說是目標,其實就是這兩味了。

    另外,對于那什么的皇位什么的振興大漢這些。劉顯本人可能并不是太過熱衷的,但是,劉顯身在其中,在這大漢的大勢之下,劉顯想要活得更舒服一些,想獲得更多。那么也必須要走上爭霸之路。要不然,他所創造的財富,如何來守護?自己就算有心弄出更好的美酒,又如何可以安心享用?還有,自己想要的女人,自己如果沒有本事能力去爭取,又或是在這個亂世當中沒有能力去守護,那么又有何用?

    所以,劉顯現在也就只一心想要變強,發展自己的勢力。

    另加上劉顯覺得自己才剛十六歲,這個時候,也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可不能年紀少少就貪圖美色,所以,這方面的事,劉顯也盡量克制。如此,就唯有酒比較讓劉顯舒心。

    和黃忠喝著酒,談了一下黃敘的事,然后就跟黃忠隨便聊了起來。

    這不聊不知道,一聊起來,劉顯才發現黃忠原來也是一個極為健談的人,他跟劉顯說著這些年所到過的一些地方的風土人情,又不時指點劉顯幾句修煉的事。

    這一聊下來極為投機,原來大家都是性情較為灑脫的人。

    黃舞蝶還真的說到做到,這夜她也不休息了,在旁幫忙斟酒,不時也說說她的趣事兒。但她大多時候都是叉著腮包在聽著父親和劉顯在開高海闊的胡聊。

    這個時候,黃舞蝶覺得很開心,自己的弟弟的病情總算有著落了,以后再也不用四處尋醫求藥,不用四處漂泊了。還有,就是她很久都沒有看到自己的父親可以如此開懷暢飲了,這些年來,她甚至都沒有怎么見過父親的笑容。

    她很享受此刻的安寧。

    這個時候,劉顯給黃忠及黃舞蝶的感覺,覺得劉顯也根本不似是一個少年人。起碼,他們都覺得劉顯的學識極為淵博,無論是天文地理,似乎就沒有劉顯不知道的。甚至,偶爾劉顯會說出幾句他們聽都沒聽過的精妙的話,又或者是說出一些他們怎么都聽不明的東西。

    到后來,大家都有了幾分酒意,各自爬在酒案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也幸好,這廳內燃著的火盤還很旺,使得小廳里很溫暖,如此才不至于讓他們著涼。

    天其實還沒亮,劉顯心里知道自己有事,所以也并沒有睡沉,這會兒自然而然的醒了。

    但劉顯這一醒來,發現有些不太對,因為他感到自己的懷內軟乎乎暖乎乎的。

    這趕緊一睜眼,卻是發現黃舞蝶不知道何時竟然鉆進了自己的懷內,睡得正香。

    劉顯嚇了一跳,趕緊第一時間看了一眼不遠處還伏在酒案上的黃忠,見他似還沒有醒來的樣子,他趕緊輕輕的推了推黃舞蝶。

    “舞蝶、舞蝶,快醒醒……”

    “嗯……別動……”黃舞蝶還迷迷糊糊的,扭動了一下不愿意醒來的樣子。

    沒法,劉顯也只好探手在她的軟腰上一癢。

    “格格……”

    黃舞蝶一下子忍俊不禁失笑起來。

    她這才睜開眼睛,這一睜開,卻又是一驚。

    “啊,我、我怎么……你……”黃舞蝶她自己恐怕都不知道為什么會鉆進了劉顯的懷內,這時候,真的一臉迷糊。

    不過,她倒沒有如一般的女兒家那般的扭捏,趕緊一下子跳了起來。

    “哈欠……”

    這時黃忠也聽到了動靜,打著哈欠抬起了頭。

    “天亮了?要出發了嗎?”黃忠瞇著眼問。

    “差不多了吧,咱們洗漱一下就可以出發。”劉顯暗汗了一把,也不知道黃忠有沒有看到自己跟黃舞蝶的情況,但他自然也不會不打自招,把這事兒揭了過去。

    “我、我去給你們打水來。”黃舞蝶這才覺有幾分羞赫,趕緊逃似的跑了出去。

    ……

    楊氏縣城北城門之外,代縣令文申以及縣尉王豹,他們也是天沒亮就到了。尤其是王豹,他其實亦是一夜沒睡,他特意帶了一百官兵在城北城門外的施粥棚為劉顯守衛那些堆積如山的貨物商品。

    而文申這么早就出來,就是想為劉顯這第一次行商送行。

    城門城門外,到了的也并不只是文申,還有許多被劉顯挑選出來,幫忙帶貨物的那些婦人。

    為了讓那些婦人背著一大包的衣服可以更方便走路,劉顯要求她們不要穿著那種太過寬長的衣服。腳上跟那些商隊的護衛一樣,用綁腿把寬大的褲卻收緊,還有手上的寬大衣袖,也綁好收緊。這樣,行動起來,就顯得較為利落了。

    一兩千婦人,在劉府商隊的護衛帶領之下,熙熙攘攘的出了城北城門,直直把文申看得幾乎沒有掉了眼珠子。

    這些就是劉顯的商隊?全是一些婦人?這到底怎么會事啊?文申現在就是想找劉顯問一個清楚。

    也沒用文申等多久。

    劉顯和黃忠一起出來了,后面還跟著鄭伯及一架馬車,車里面,自然是病重的黃敘<!--中间广告位置-->,里面不時傳出黃敘的咳嗽聲。

    另外,還有陳根、陳石帶著原來護衛文申去巨鹿的二十個人手,他們以后就專門護衛馬車。

    文申一見到劉顯,他第一時間就上前:“少主啊,這、這是怎么回事?這全都是婦女,而且還是一兩千之多。她們該不會就是跟著一起行商的人吧?”

    文申這個代縣令還真的事多,他并沒有了解到這次行商的太多情況。

    “文老哥,別這樣大驚小怪的。現在我們楊氏縣,加上我柳林村,一共有三萬多百姓。可是青壯之人還有多少?你能給我從中召集得出一兩千青壯男子為我運送貨物嗎?我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幸好,這次所攜帶的貨物只是一些我們做好的成衣,衣服比較輕,一個婦女背著幾十斤走路,這并不算是太重的活,并鍵是在于走路,畢竟這也不近,兩百多里的路程。”

    “你不是跟我要了戰馬及馬車……呃,好吧。少主你覺得這樣妥當,那就這樣吧。”文申也不知道鄭伯跟他要了戰馬及帶走馬車是干什么,他也以為是用來運送貨物的呢。

    可他一看那些一包包的包裹好的衣物,他就知道一架馬車根本就頂不了事。

    時間有限,劉顯也沒有再跟文申多解釋什么了。

    抬頭看到了梁濟正帶著梁四、梁五在指揮著那些婦人排好隊伍,開始準備背上那些大包的衣物了,劉顯便走了過去。

    劉顯叫住了梁濟,然后大聲對四周道:“各位大姐,這一次行商就辛苦大家了,在這里,我先說幾句。”

    眾人聽到劉顯說話了,便安靜了下來。

    “首先要說的,大家都要注意安全,寧愿走得慢一些,也都互相幫襯一下,千萬不要掉隊。這一路要走兩百多里,如果誰堅持不了的,現在可以退出,另外,在路上發生了什么狀況,也必須要聽從命令,我們自己的隊伍絕對不能亂不能散。”

    “其次,我會讓村長梁濟記下你們每一個人的名字,會先拿出一些錢財分給你們。這些,你們都拿到了錢了吧?”

    自己劉府商隊行商,會先拿出一部份錢來分發給商隊的人,好讓他們安置好各自的家人。此外,行商要注意的事,已經不用劉顯多說,早就交待過梁濟他們跟每一個愿意一起行商的婦人說清楚了。

    行商有一定風險,這天災的,誰也說不準。

    兩千婦女,只有兩百多護衛護行。如果路上碰到攔路打劫什么的,她們自己不能亂,如果驚慌之下走散了,劉顯丟失那些貨物事小,就擔心她們會遭受到賊人的毒手。

    現在劉顯有黃忠這員超級猛將隨行護衛商隊,只要不是碰到上千上萬人的賊軍的沖擊,那么一般的毛賊根本就奈何不了自己的商隊。

    劉顯所擔心的就是這些婦女碰到突發情況會驚亂逃散。

    “少主,該交待的老朽都交待了,老朽拿出了二十萬錢來分發給她們。不過,其中大部份都沒要的,畢竟現在錢也沒用,她們只想要些米糧,但現在我們柳林村是由我們劉府供給村民米糧等食物。這額外多分發給他們糧食也沒有那樣的必要。所以……”

    劉顯舉舉手,止住了梁濟的話,微微含首道:“那就行,別的也都沒有什么的。我們這一路會走大路,相信會較為安全一些。”

    “如此,那就沒有什么好說的了。大家開始背上貨物,準備出發!”

    這些婦人都鶯鶯燕燕的應聲,各自開始準備。

    事實也不用劉顯多說什么,這些青年婦人,她們都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女人。基本上每一個都歷經了苦難,卻又堅強的女人。

    她們也都是因為劉顯的救濟才能活下來的,這一次參加行商,她們其實也有著一種報答劉顯的心思。所以,她們對于報酬什么的,并沒有什么的要求,也不會有什么的索求。她們其實就是想為劉顯把這些衣服送到劉顯想送到的地方。

    另要說的是,這些還真的不重,除了路途遠一些,她們背著這一包衣物,就跟她們平時背著一個五、六歲大的孩子差不多。

    所以,這一次行商,應該說還是比較輕松的。

    實際上,如果是青壯的成年男子的話,最多就只需要五百人就可以將這批衣服送到曲陽去。

    但劉顯刻意召集了兩千來的婦人,讓她們幫忙把衣服帶到曲陽,這個其實是另有深意的。這些,到時候自有用處。

    這時,梁濟又把梁四、梁五叫過來,這一次劉府商隊的護衛隊,會由他們兩主負責帶領。當然,一切都還得要聽從劉顯的命令安排。

    現在,也沒有什么好安排的,劉顯也不會對現在的這商隊護隊衛的人抱太大的希望。

    眼下還沒有那樣的條件以及時間來讓劉顯進行大練兵,所以,真碰到事兒,這些護衛也頂不了多少事。

    真正可以為商隊開路護行的,是黃忠,是那暗營的人馬。

    劉顯也只是交待了梁四、梁五要注意的一些事。

    他們這兩百來人,主要就是維持商隊的秩序,并負責攜帶糧食。沒錯,兩千多人的行商隊伍,其實就等于是一支軍隊行軍了。這其實也是對商隊的護衛隊的一次考驗,一次行軍的經驗。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這次行商,劉顯準備了一個星期左右的糧食。約一萬五千斤糧食,所以,他們的負擔,反而會比那些婦人所攜帶的衣物更重。

    劉顯交待他們護著攜帶著衣物的婦人沿大路前行,劉顯就招呼黃忠,跟文申、王豹還有梁濟他們告別,先一步到前面去探路。

    前面,有暗營的數十個人在等著。

    至于黃敘,他會跟著大隊人馬慢慢前行。

    黃忠原來也投過軍,但在軍中待的時間并不是太長。并且他當時也并沒有真正的打過仗,所以,對于行軍打仗方面,他其實也只是理論上的知識,并沒有太多的實踐。

    劉顯想想這也是合理,一個超級高手,超級猛將,未必就是一個天生的統帥。

    但這沒關系,從現在開始,可以學。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8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