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叫哥還是叫小叔叔?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叫哥還是叫小叔叔?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劉顯還是跟黃忠父女三人講解了一個陰陽五行屬性的情況。這些其實他們亦都知曉,陰陽五行學說,在華夏相傳數千年,他們也都聽說過。只是,他們都沒有想過這會跟他們修煉的內力真氣有關系,并且還會如此息息相關。

    如果不是劉顯現在把這些情況跟他們說一個明白,或許黃敘可能到死他們都還糊里糊涂,都不知道是因為內力真氣的五行屬性不同的關系,害了兒子黃敘的性命。

    “敘兒,是、是爹不好……我不應該對你太過嚴苛,逼著你拼命修煉,更不應該強行為你用真氣貫體,想強行為你打通經脈穴道,讓你可以修煉更快一些。”

    黃忠現在有些哆嗦,英雄虎目中含淚,有些痛不欲生的按著黃敘的肩膀道。

    “咳咳……爹,這、這怎么能怪你呢……”

    “對不起啊,爹答應過你娘,一定要好好照顧好你們姐弟的,可是反而害了你們……”黃忠現在還真的是欲哭無淚。

    “黃伯父,舞蝶,還有黃敘兄弟,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黃敘兄弟的情況還沒有壞到無可挽回的地步。相信我劉顯,現在既然已經疹斷清楚黃敘兄弟的情況,那么相信就有辦法讓黃敘兄弟恢復過來的。”

    劉顯拍了拍在一旁陪著流淚的黃舞蝶,對他們道:“我的太平真氣,有化解你們的內力真氣的特殊特性。黃伯父殘留在黃敘兄弟體內的內力真氣,姑且就叫做赤炎真氣吧,我可以為黃敘兄弟化解,不過得需要時間。”

    “好好,全憑劉顯公子你費心了。不管要我黃某付出多大的代價,只要能夠救回敘兒,我黃某都會答應你。”黃忠現在真的相信了劉顯,已經把劉顯當作是能夠救治自己兒子的救命稻草來看待了。

    “黃伯父,你這么說就客氣了。我說過,你們已經加入了我的劉府商隊,以后我們就是自己人,一家人。黃敘兄弟也就是我劉顯的兄弟,救治他,是我劉顯義不容辭的事。亦是我劉顯的責任和義務。跟自己人說什么的代價呢?當然了,以后我們劉府商隊的事,也得要黃伯父你多費心了。”

    劉顯一臉坦然的對黃忠抱拳道。

    “劉顯公子請放心,只要有我黃忠在,就能保劉府商隊無事!”黃忠挺起胸膛,一臉自信的道。

    “好!這樣吧,你們先去休息,明天要起早,我們劉府商隊馬上就會出發。到時候,自然少不了黃伯父辛苦的地方。”劉顯對黃忠和黃舞蝶說著,然后又指了指黃敘道:“現在我就在這過一夜吧,我先用太平真氣為黃敘兄弟化解一些赤炎真氣,先確保黃敘兄弟的丹田本源不會被伯父的內力真氣侵蝕再說。”

    “這怎么行?你打算一夜這樣嗎?這樣也太損耗你的元氣了。要知道,劉顯公子你今天才突破,不易一下子損耗太多內力真氣。”黃忠趕緊說道。

    練武之人,自然知道,自身的內力真氣修煉不易,損耗極快。以劉顯現在才剛剛突破到一般武將的實力境界,體內的太平真氣肯定也是有限的,怎么經得起一夜的損耗?

    就算是他黃忠,也不敢輕易損耗太多的內力。平時為黃敘輸送內力真氣助黃敘修煉也不是時常為之,而是要待他的內力真氣修煉到充盈之后,才會為黃敘輸送一次內力真氣。

    也幸虧是如此,如果黃忠天天都為黃敘輸送內力真氣的話,那么黃敘恐怕早就沒命了。

    另外,其實黃忠也的確考慮過黃敘很難一下子承受得了太多他的內力真氣,所以,每次為黃敘輸送內力真氣的時候,也都是控制著的,并非是一下子灌輸太多,否則,恐怕一下子就能將黃敘給弄得焚體而亡。

    “黃伯父請放心,我心中有數,不會勉強而為。況且,我的太平真氣真的有些特殊,在化解的過程當中,其實可以吸收伯父殘留在黃敘兄弟體內的內力,把那些內力轉化為我本人的內力。嗯,這些也都是我劉顯的秘密,還請縝口。”劉顯對黃忠道。

    “黃某明白。”黃忠對劉顯真心的感激,因為劉顯對他所說的話當中,已經牽涉到了許多劉顯的秘密,但是劉顯和太平道圣女的關系,這都是不得了的秘密,如果傳了出去,可能就會害了劉顯的性命。

    劉顯連這些可以關乎到劉顯自己性命安全的事都毫不隱瞞的說了出來,讓他黃忠知道,如此,黃忠自然是更加相信信任劉顯,自然也會為劉顯守住這些秘密。

    另外,劉顯多次提到大家是自己人,這樣并不是說說,黃忠是真的感受到劉顯真的把他當作是自己人了。

    有些人,認識了很久,可是一直都不能成為真正的朋友。但是有些人,見一次,可能就是一輩子的生死兄弟。

    現在,劉顯給黃忠、黃敘父子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他們為了求醫,流浪漂泊了三年,碰到過許多形形式式的人,可是,像劉顯這樣的一個年輕的少年,卻又表現得如此穩重成熟,給他們的印象卻又是這么熱情親切的人。他們還真的沒有碰到過。

    且不管如何,尋求了三年,現在終于有著落了,黃忠此際又覺得特別的安心,心里也激動。

    “這個時候我怎能睡得著?那我敢不用去休息了。這樣吧,我就在外面給你護法吧,如果有情況,喊一聲我就到。”

    “這……也好吧。”劉顯想了想,也就沒有拒絕黃忠的護法。

    “那我去弄些吃喝的來,今夜人家也不休息了。反正……反正人家也不用跟著你們一起跑商。”黃舞蝶跳起來說道。

    “也行吧,一會我跟黃伯父好好喝一杯。”劉顯也沒有拒絕。

    有些事隨意就好,劉顯也并非是當真的會一夜都在為黃敘化解在損壞著黃敘身體的那些外來內力。

    黃忠和黃舞蝶出去后,劉顯交待了黃敘幾句,然后就開始為黃敘運氣化解殘留在他體內的那些赤炎真氣。

    這個,說是殘留,其實應該是黃忠特意留下來的。因為他以為黃敘可以將他們內力真氣轉化為自己的內力真氣。他并不知道,黃敘根本上就沒能吸納得了黃<!--中间广告位置-->忠的火屬性的真氣。結果,就變成了殘留在黃敘的身體之內了。

    當然,因為黃敘沒法吸收吸納,這些內力真氣其實還是會自己行消散的。但黃敘也不知道自己不能吸收吸納啊,所以,他才會拼命的接收吸納,運轉功法,將那些內力真氣存在自己的體內。這樣,就會有越來越多的赤炎真氣的殘留。這些年積聚下來,這個當量已經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

    劉顯還真的有些心痛黃敘居然能夠承受得了這種赤炎真氣在他體內沖突的痛苦。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黃敘這個比自己的還小一些的小子,有著一般人所沒有的堅韌意志。如果他可以渡過大難不死,以后的成就肯定不會低。

    劉顯也有些佩服黃敘的這些。

    現在黃敘還咳得厲害,跟他談話太過痛苦,所以,劉顯也沒有多說。馬上再次為黃敘輸送了一道太平真氣。

    經過這再次的察看,劉顯發現黃敘體內的經脈穴道的確是被損壞得嚴重,哪怕劉顯可以將那些赤炎真氣完全化解,黃敘也還得需要一段時間去休養恢復。

    還好劉顯的太平真氣本身就帶著一種極強的生命活力,可以慢慢的為黃敘修復那些受損的經脈穴道。

    自然,這個還得要輔以藥湯才行。

    太平經當中也提到過,像常人都知道的,像那些有了一些年份的靈芝、首烏、人參等等,都對經脈穴道的修復有一定的作用。另外還有一些奇花異草,亦可以用來一起熬制藥湯。

    劉顯是先一路再次將太平真氣延伸到黃敘的丹田,先從丹田四周的經脈穴道開始,用太平真氣去化解那些赤炎真氣。這樣,可以很好的保護好黃敘的丹田不受損。

    但要注意的是,內力真氣這種東西,其實是看不到摸不著的。如果要抽象化一點來講,就等于是水,而水會流動的。劉顯這天為黃敘化解了丹田四周的那些赤炎真氣,用不了多久,就又會有赤炎真氣涌來。所以,劉顯就得要每天定時為黃敘化解,以免黃敘遭受到那些殘留在他體內,卻又不受他控制的赤炎真氣的反噬。

    也沒多久,劉顯也總算是明白到了黃忠的擔心。劉顯如此為黃敘化解赤炎真氣,對于劉顯的損耗也極其快速。

    這個,主要是劉顯滲透進黃敘丹田的太平真氣,是如一條小河流一般,要從頭到尾保持著聯系的,而這當中,劉顯的太平真氣就一直得要對抗那些赤炎真氣,每時每刻都在消耗。

    感覺這才一會的功夫,劉顯這段時間好不容易所吸收吸納的太平真氣居然就消耗了大半。

    這嚇得劉顯趕緊就此打住,這一次為黃敘化解就只好到此為止。

    劉顯說是那么說,他可以吸收黃忠殘留在黃敘體內的赤炎真氣。可是那些赤炎真氣實在是太過強大,那怕是殘留的,劉顯也不敢輕易的將它們吸收進自己的體內。

    關鍵的,劉顯這也只是一種理論,他還真的沒有嘗試過直接吸收吸納別的人內力真氣轉化為自己的太平真氣。這個理論,是黃舞蝶奪了他的一道太平真氣的時候,劉顯從而聯想到的。他認為黃舞蝶可以吸納他的太平真氣,那么他就同樣可以吸納別人的內力真氣。

    這個理論,其實也跟黃忠輸送內力真氣給黃敘的情況一樣了。輸送內力真氣給黃敘,就是想讓黃敘吸收轉化,加快黃敘的修煉進度。

    現在,劉顯還不敢輕易的嘗試。

    經過劉顯的化解,黃敘的氣血居然立竿見影的好了不少,臉色似乎也沒有那么的蒼白,并且咳嗽的間隔也沒有那么密了。

    “今晚就到這,早些休息,明天一早我們就得要出發了。”劉顯停止了運功,站起來對黃敘道。

    “謝、謝劉顯大哥,現在感覺舒服了一些。”黃敘對劉顯道謝。

    “說了咱們一見如故,你們又加入了我劉府商隊,咱們是自己人了,真的不用客氣。不過,劉顯大哥這稱呼,我當得起,我應該比你大一些,所以,以后你就叫我大哥。我稱你為敘弟。”

    “好!劉大哥!”

    “哈哈,黃敘弟弟。”劉顯哈哈一笑,對他虛按了一下,道:“我劉顯在這世上已經沒有別的兄弟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小弟、親弟!嗯,你休息,我到外面去跟你爹聊會。”

    “行,那,大哥請便。”黃敘這會說話,竟然能一口氣說完了。

    劉顯揮揮手,走了出去,劉顯知道這也只是一會的事,過不了多久,黃敘又會受到那些流動過去的赤炎真氣的侵蝕,又會咳起來的。一天沒有為他完全化解那些赤炎真氣,這一開就沒能讓他徹底的好轉。

    到了外面小廳,黃敘和黃舞蝶在說著什么話兒,看得出,這父女三人的感情真的很好。

    原本小菁和柳雪也來了,但她們渴睡,就先離開了,畢竟她們并不是練武之人,時間到點了就會打瞌。

    劉顯覺得只是一會的功夫,其實已經過去了很久,此時已經是深夜了。

    “黃忠老哥……呃,黃伯父。”劉顯逢人就叫哥,像叫劉備叫關羽、張飛,還有文申及王豹他們。有時候還真的有些叫慣了,這會兒一不小心就會叫出口。

    黃忠也是愣了一下,但他跟著就哈哈一笑道:“好,以后你也就叫我老哥吧,這一直聽你叫伯父伯父的,聽著感覺有些生疏生份,不夠親切。還是老哥好!”

    黃忠其實也是一個豪爽的人,不太喜歡文縐縐的。他從一開始就覺得劉顯對他的稱呼顯得太過于正式。

    他還是覺得劉顯叫他一聲老哥為好。

    “啊,這不行不行。”

    這劉顯正想說不行,他畢竟剛剛在房間里面和黃敘認了兄弟,現在又怎么好跟黃忠稱兄道弟呢?

    可是,劉顯想說的,卻讓黃舞蝶搶先說了出來。

    黃舞蝶嬌嗔的道:“什么的老哥啊?那你稱他為老弟?那人家呢?這家伙最多就只比人家大幾個月,你們老哥老弟的,那人家叫他什么?叫哥還是小叔叔?”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