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五行屬性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五行屬性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黃忠、黃敘父子的情況,其實跟張角為張寶、張梁還有張寧以及別的太平道教眾灌輸太平真氣,助他們修煉出自身的內力真氣的狀況有著幾分異同之處。

    只不過,這個本質卻是有著很大分別的,并且各有利弊。

    張角助太平道教眾修煉出內力真氣的情況,就等于是強行在太平道教眾的體內種植下一股真氣種子。讓太平道教眾從中感受并領悟到什么是內力真氣。然后再教給他們一定的運氣功法,教會他們如何去修煉,去吸納天地靈氣,再到如何去運用這些內力真氣。

    這樣,原本只是普通人的太平道教眾,只要有一定悟性的,都可以修煉成功,從此成為比普通人更強大的武將。

    可是,他們受到張角的太平真氣的影響,限制了他們的修煉成就。

    這么說吧,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張角的太平真氣帶有極強的個人特性,那些太平道教眾,他們所修煉的也就只限于張角的太平真氣的屬性的內力真氣。這樣,也讓那些太平道教眾每個人的修煉進度都不一樣了。

    張角所修煉出來的太平真氣,其實就是土屬性的內力真氣。如此一來,所有的太平道教眾,他們所能修煉以及所修煉出來的,也只能是土屬性的內力真氣。在修煉過程當中,所能吸收的,也只能是天地間的那種土屬性的天地靈氣。

    這樣一來,每個人的身體特性都不同,只有本身是土屬性的人,修煉起來才會更快,成就也才能更大。當然,這個成就再大,也不可能超越得了張角本身。

    而黃敘的情況,他卻是自己修煉成功,修煉出了內力真氣。可是卻因為黃敘的修煉進展太慢,黃忠就強行灌輸自身的內力真氣,意圖助黃敘修煉。

    這個,就跟劉顯早前的情況有幾分相似吧。他修煉出了太平真氣,但是卻沒能融會貫通,沒能打通自身的奇經八脈,沒能打通任督二脈。

    黃忠就是想用自身的內力真氣,為黃敘打通奇經八脈、任督二脈。

    理論上,這樣的方法是可行的。事實上,后世的許多小說當中也基本如此。那些武俠小說當中,主角一般都會獲得點什么的奇遇,吃了什么的奇異果,獲得什么的天材地寶,機緣巧合之下,就打通了奇經八脈、任督二脈。甚至,就是碰到某個臨死的老前輩,被老前輩灌輸了數十年的功力,為主角打通了奇經八脈,使得主角一躍成為一個武林高手。

    可現在黃敘的問題,是他承受不了黃忠的內力真氣。

    屬性不相融啊。

    其實就是后世中的那些武俠小說中的主角也會面臨一樣的情況,畢竟每一個人的內力真氣的屬性都不一樣的。所以,他如何消化那些內力真氣也是一個問題。

    劉顯現在,就是想要確定黃敘的內力真氣的根本屬性。

    要如何確定呢?這個其實也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什么的記載,劉顯也不知道。但是劉顯卻可以自己去聯想去猜測,然后再通過自己所能感應到的,用自己的腦海影象,用“靈眼”去看到的情況來確定。

    現在劉顯所想得到的,就是要通過觀察到黃敘的丹田的內力本源,一看就清楚。

    要看黃敘的丹田內力本源也并不難。一個,就只需要黃敘不要運氣抵抗自己進入他體內的太平真氣。二個,就是要控制好這個量,不要損壞傷害到黃敘的經脈穴道。還有就是要同時在不會沖擊到黃敘的情況之下,用自己的太平真氣去化解黃忠殘留在黃敘體內的那些如烈火一般的內力真氣。

    因為黃忠殘留在黃敘體內的內力真氣太多,所以劉顯現在也不可能馬上就能完全中和化解得了,這個恐怕真的是得要需要一段較長的時間才可以。

    但劉顯現在也并不用完全化解,他就只需要沿著當中的一條經脈穴道,一直往黃敘的丹田查探就行。

    如果細說當真的情況,就如一條燃著烈火的懸空小徑,或說是通道吧。烈火隨時都會焚毀小徑通道,而劉顯的太平真氣,就如是滅火的水,沿著小徑一路流淌。

    終于,劉顯看到了黃敘的丹田本源真氣,那是一團散發著金光的本源真氣。

    這團本源真氣,一直在源源不斷的往外散發著真氣,可是,基本上沒游走多久,就會被烈火所吞噬。

    金色的是金屬性的本源真氣!

    劉顯收回了自己的太平真氣,神色凝重的站了起來。

    這還真的天意弄人啊。難怪了。

    黃敘的內力真氣是五行屬金,而黃忠的內力真氣是五行屬火。就五行相克論,這恰好是火克金。

    黃忠的本意是助黃敘修煉,畢竟他們修煉的是一樣的功法,這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問題就是出在黃敘的內力本源真氣的屬性上。

    “怎么樣?”黃忠此時有些忐忑的在旁問。

    “不急,待舞蝶來了,我查看一下舞蝶的情況,有了一個對比才好說。但是這情況真的不太好,如果我對比一下,確定了,我就可以肯定黃敘兄弟的問題是出在哪里了。希望還能來得及救治吧。”

    黃敘的情況真的極不好,黃忠的內力真氣,已經極大程度的克制著他,他丹田的本源真氣,根本就沒法運轉了,現在,劉顯估計黃敘還只能堪堪的守住自身的丹田,暫時還沒有讓黃忠的那強大的火屬性的內力真氣破壞。否則,黃敘恐怕早就沒命了。

    “爹,我來了,這么急找我來有什么事?人家正和小菁她們弄好吃的呢。”黃舞蝶人未到,就先聽到她的清脆的聲音了。

    有時候,黃舞蝶顯得比小菁更活潑得多了,一點都不似在外流浪了數年的樣子,依然還是那么的天真爛漫。

    “是我讓鄭伯請你過來的。讓你來讓我看看你身體的基本屬性是什么。”劉顯接話道。

    “什么的身體基本屬性?”黃舞蝶進來,不臉不解的問。

    “這個以后再慢慢給你解釋。簡單的說,就是世間萬物皆分天地陰陽五行,而我們人類,每一個人也都有個人的基本五行屬性,這些你應該都聽說過的,金木水火土這些。”

    “哦哦,那好吧,你看吧,要怎么才能看得出<!--中间广告位置-->我的五行屬性?需不需要人家的生辰八字?這個你問我爹就知道了啊。”

    劉顯汗了一把,道:“我這不是算命所說的五行命格,而是指個人的身體本質的五行屬性。這是指你們修煉出來的內力真氣的五行屬性?”

    “什么?內力真氣也有五行屬性之分嗎?我卻從來都沒有聽人說過啊。”黃舞蝶好奇的眨著大眼睛,就似是一個好奇寶寶。

    這些還真的讓劉顯不知道要如何說了,因為,他估計在這個世上,恐怕就只有他一個人可以分辯得出個人的身體本質的五行屬性。

    這是華夏古代的三國世界,或者會有些不同之處,也有可能是一個平行三國世界,可是,卻絕非是那些修仙修真世界,這里,沒有那些測定人體靈根的靈石或別的方法。

    “說是肯定有說過的,在許多的書籍里都有說陰陽五行方面的東西。但是,卻沒有什么方法辦法去確定個人的陰陽五行屬性。這是我劉顯的一個秘密,你要為我保密哦,我修煉的太平真氣有些特殊,可以通過我的太平真氣,能看得出一個人的五行屬性。來,坐在我面前,給一只手我握著。”

    劉顯說著,示意黃舞蝶坐到了自己的面前來。

    “女兒家的手怎么能隨便讓你握著?”黃舞蝶不大愿意的樣子,但還是坐到了劉顯的面前。

    “舞蝶別鬧,聽劉顯公子的。”黃忠現在正擔心兒子黃敘的事,自然是想劉顯快些確認女兒的五行屬性。

    “哦,那就看吧。”

    黃舞蝶把她的一只纖手遞到了劉顯的面前。

    劉顯知道黃舞蝶的性子是比較跳脫的那種,所以,先對她說明道:“一會你別運氣,全身放松,我會輸入內力真氣進你的身體里,一下子就可以了。”

    “知道了,快吧。”

    劉顯聞言,沒再多說什么,直接探手,原本是想用手指按著她玉手上的脈門,如看病一般。但是想想黃舞蝶又不是病人,把她當病人一般來看待不太好,于是就直接握住了她的手掌。

    黃舞蝶輕輕的顫了一下,這還是她第一次除了父親及弟弟之外被別的男人如此握著自己的手掌。

    不知道為何,平時被爹和弟弟握著的時候,她根本就不感到什么,可是,現在被劉顯握著,卻感到有一種不同的異樣感覺。

    當然,她沒說什么,只是美眸眨了眨,定定的打量著劉顯,這也是她第一次有機會如此近距離來打量劉顯,平時她也沒好意思盯著劉顯來看啊。

    劉顯已經微閉起雙眼,進入一種入定式的狀態。沒辦法,也只有這樣,劉顯才可以通過自己的感觀在腦海中映射出一幅真實世界的畫面,在這幅畫面里,劉顯可以用他的感觀靈眼來看到極其細微的東西,跟用肉眼直接去觀看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現在劉顯也并沒有特別去關注黃舞蝶在打量自己。

    這個時候,劉顯已經控制著一股太平真氣輸進了黃舞蝶的體內。

    可這一進入黃舞蝶的體內,劉顯跟著就如早前為黃敘查看一樣,渾身顫了一下。

    他竟然碰到了一樣的狀況,他的太平真氣一進入黃舞蝶的體內,馬上就遭受到了強烈如烈火一般的內力真氣的自行抵抗。

    這種如烈炎一般的內力真氣,似乎具有開然的侵略性,一遭遇到劉顯的太平真氣,它們就會撲過來,在焚燒掉劉顯的太平真氣,并且還意圖順著劉顯的太平真氣反噬到劉顯的身上。

    不過劉顯自然不會讓那股烈火真氣反噬到自己身上,多運用了一些太平真氣就能將其壓制住。

    這不是黃忠殘留在黃舞蝶體內的內力真氣,而是黃舞蝶自身的內力真氣。

    黃舞蝶果然沒有運氣抵抗,任由劉顯的太平真氣在她的體內游動,然后直探到了黃舞蝶的丹田。

    果不其然,黃舞蝶的丹田,正是一團如烈火一般的內力本源真氣。

    如此,劉顯也可以確定了,黃舞蝶是火屬性的五行屬性。

    而這時,劉顯正打算收回太平真氣的時候。黃舞蝶那丹田的那團烈火,卻突然一下子翻騰了起來,然后哄的一下,如滔天焰火一般,一下子就撲過來,直接將劉顯的那一股太平真氣給包裹住。

    劉顯吃了一驚,想要收回來,卻已經來不及了,只好果斷的中止了收回來的意思,任由那烈火把自己的那股太平真氣給吞噬掉。

    劉顯倒是明白了,這是黃舞蝶這丫頭在使壞,她突然運轉了內氣。以劉顯現在的境界,和黃舞蝶相比還差了一個大境界的實力。所以,黃舞蝶的內力要比劉顯渾厚得多。

    劉顯損失那么一點太平真氣并不算什么,他也不在乎,因為他想要吸收天地靈氣轉化為自己的太平真氣要比一般人容易得多了。

    “舞蝶你這是……”

    劉顯松開了黃舞蝶的手,睜開眼看著她道。

    “沒、沒什么,我感覺你的內力真氣很吸引人,忍不住就……”黃舞蝶挑了挑眼角,似是忍著笑,又似在些擔心爹爹責怪自己使壞,偷偷的看了一眼旁邊的黃忠,然后卻又似在點羞意的低下頭去。

    這股羞意,卻是真的。

    這個劉顯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太平真氣游走在別人身體內給別人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如果讓黃舞蝶來說,她恐怕也不好意思說出口。

    因為她就似感到有一條小蛇在自己的體內游走,弄得她在些絲絲麻麻的。

    尤其是鉆進她的丹田的時候,她差點沒嬌嗯出聲。

    也正因為如此,她才運起內力真氣,直接將劉顯的那股太平真氣給吞掉了。化解了自己身上的酥麻之意。

    劉顯不知道,也沒去想這些。

    他站起來,對黃忠道:“確定了,舞蝶的五行屬性是火,所以,她修煉你們黃家的赤炎玄功就沒有問題,并且,修煉一日千里,進展極快。但黃敘的五行屬性卻屬金。跟你們的功法相克,甚至跟你們的內力真氣相克。所以,他就算悟性極高,可以修煉成赤炎玄功,可是越是修煉,對他本身的影響就越大,進展也肯定是更慢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