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能治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能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你先不要急。”劉顯示意黃忠用茶,不用著急,然后四下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黃舞蝶的身上道:“舞蝶眼我說了一下你們的事,知道你們一直都在追尋神醫華佗的下落。可惜一直都沒有找到神醫華佗。”

    “沒錯,這兩三年來,黃某帶著舞蝶和敘兒,幾乎走遍了三山五岳,大江南北。只是一直和神醫華佗失之交臂。”黃忠直認不諱,但神色之間流露出無不遺憾又有幾許憂心的神態。

    “所以呢?因為找不到神醫華佗,就退而求其次,聽聞哪里有名醫,就前往哪里找其為黃敘小兄弟看病。到了現在,你們也有些急了,聽說了那太平道張角的事跡,就打算找張角為他看病?張角死了,就急病亂投醫,想找張角之女為他看病?”

    劉顯攤攤手道:“你們來楊氏縣,想到我那柳林村去,就是為了尋找那張角之女,太平道圣女吧?”

    “這也沒錯,我前段時間,就是為了查探太平道圣女的蹤跡,所以才晚來楊氏縣和舞蝶、敘兒匯合。對了,這些天,多謝劉顯公子照顧他們姐弟。”黃忠說著站了起來,對劉顯抱拳施禮,有些汗顏的道:“實不相瞞,這些年我們都在外面追尋神醫華佗的下落,所以,身上的盤川早就用光了。”

    “哈哈,這些也只是小事情,這也是一文錢難倒英雄漢了。”劉顯笑著擺手道:“黃伯父,說實在的,我跟舞蝶和黃敘兄弟也算是一見如故,我就沒拿他們當外人。現在這里的,也都是自己人。所以,有些話我就直說了。我想對你們說的事,你們的確是找到了對地方,太平道圣女的確就在柳林村,只不過,可能又會讓你們失望,因為就算你們找到太平道圣女也不可能醫治得了黃敘兄弟。”

    “什么?太平道圣女還真的在柳林村?這、這……你說她也醫治不了我兒子,這、這又怎么說?”黃忠真的是驚一喜,喜的是總算找對地方了,但是聽劉顯說太平道圣女都救不了自己的兒子?

    “因為太平經。那太平經除了張角之外,沒有人學得會,就算是張角的女兒、太平道圣女,她也沒學得會太平經。如果張角沒死,說不定還有一點希望能夠治好黃敘兄弟。但現在……”

    “不!不可能的!有人傳言……不,黃某的確找到了一些接受過太平道圣女所救治過的百姓。他們發誓對黃某說,就是太平道圣女用符水救治好了他們的不治之癥!”黃忠這一時真的很難接受劉顯的這個說法。

    “我不管,不管如何,我都要先見到太平道圣女。劉顯公子,你說太平道圣女就在柳林村?那可否請你代為引見?”黃忠對劉顯躬身道。

    “太平道圣女之所以能夠用符水治好人,那是因為太平道圣女所用的符是張角所制,可是當今世上,除了張角,就沒有人再懂得制作那種符箓。所以,你就算是見到了太平道圣女也沒用。”劉顯再往北面指了一指道:“何況現在難為你引見太平道圣女,現在她已經去了曲陽。”

    “果真!”黃忠一聽,神色有幾分激動的道:“這個黃某已經猜測到了,本來,今天就是打算先到柳林村去了解一下情況,如果在柳林村找不到太平道圣女的話,某便直接帶舞蝶和敘兒動身前往曲陽。事實上,如果找不到太平道圣女,某便會前往找張寶。說不定,張寶也能救治得了敘兒。”

    劉顯撫了撫自己的額頭,他發現黃忠此時真的太心急了,正如自己所說的,他開始病急亂投醫了。

    “黃伯父,你還沒有聽明白。”劉顯抬手虛按了按,讓黃忠莫要心急,道:“我的意思是說,張角獲得太平經書,他領悟了太平經,從中學到了經書中的符道。如此,才有符水救人的事。如果張角沒死,那么還有一點機會。但現在張角死了,他的女兒他的弟弟,還有別的黃巾首領渠帥等等,就沒有一個人能夠學會太平經的。沒學會太平經,那么又如何去救治黃敘兄弟?那什么的符水只是一種手段,真正治人的,是太平經的太平真氣。”

    “太平經……太平真氣……”黃忠有些呆然,默默的坐了下去。

    但他馬上又一抬頭,盯著劉顯道:“不對,你怎么知道這些的?你說的就一定對的?”

    劉顯不禁又撫了撫額,心里想了想,決定還是說給黃忠知道。想要獲得一員超級猛將投效追隨,就一定要誠懇,并且要讓他明確的知道,自己才有可能救得了他的兒子。

    “我就跟你們明說吧,但是這個是絕密,除了此間的人,你們一定要守口如瓶,我所說的,你們絕對不能外傳。”劉顯先鄭重的對他們說完,再道:“我說你們找對了地方,這真的沒錯。你們不是要找太平道圣女嗎?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嗎?她叫張寧。原本就是我劉顯的未婚妻子。所以說,現在清楚我為什么會知道這些,為什么我說的就是對的吧?”

    “什么?你、你就是太平道圣女的未婚夫?這、這怎么可能?你、你不是漢室宗親么?怎么會和張角的女兒訂親?”

    不只是黃忠,就是黃舞蝶都一臉驚異的失聲疑問。

    “好多年前訂下來的親事,那個時候,誰知道張角會造反?誰知道張寧是天下最大反賊首領的女兒?還有,不瞞你們說,當年訂下親事的時候,他們用的是化名。”劉顯苦笑著搖頭道:“還有,跟你們說的這些事,其實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

    “如果你說的不假,那么……唉……看來這都是我兒的命吧……”黃忠現在極其失落失望,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要救黃敘兄弟,一是盡快找到神醫華佗。二是趕緊進京,看看醫圣張仲景是否還在京城……”

    “等等,醫圣張仲景?這名字好像聽說過……”

    “啊?”劉顯卻一愣,但他馬上就反應了過來。這才明白自己鬧了一個烏龍了。醫圣張仲景是后來才有的稱號,現在嘛,張仲景才不過是三十歲左右。他在醫<!--中间广告位置-->道上,還沒有真正的大乘,還沒有著出他的傷寒論。

    據記述,張仲景曾在年輕時做過長沙太守。估計也就是好些年前的事,現在恐怕早就不做官,開始專注于醫道研究。

    反應過來的劉顯,揮手道:“這個人跟你們一樣,是南陽人,我偶爾聽人說起此人醫術極高,如果說前有神醫華佗,那么今有醫圣張仲景。呵,這個我也是聽來了,那么就不說他了,估計你們現在臨時臨急也找不到他。”

    “第三,就是你們所想的,找太平道張角為黃敘兄弟醫治。但張角已死,所以……”劉顯抬起手,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所以怎么樣?”黃舞蝶看著劉顯,不明白劉顯這樣的動作是什么的意思。

    “我啊!我說我劉顯或許可以救治得了黃敘兄弟。我這都說了半天,在木筏上就已經點明了一些情況,這非得要我說得那么直白嗎?”劉顯真的沒好氣的道:“難不成我求著你們給我救治不成?”

    “你?就你這家伙能醫治得了我弟?”黃舞蝶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劉顯再次聳聳肩,對黃忠道:“看到了吧?如果我直說能醫治得了黃敘兄弟,你會相信?畢竟關心則亂,看黃敘兄弟的情況,也還真的很危險危急了。”

    “黃某不是不相信,而是難以置信啊,你說你也僅比我這兒女大了那么一點點,就算你從娘胎開始學習醫道也不太可能有太大的建樹。你說讓我如何采信?”

    “太平道圣女張寧也只是一個少女,僅比我大了那么一兩歲而已,你們千方百計想尋找她。那你們為什么又相信她?”

    劉顯一臉談定的看著黃忠道:“我也說得很清楚了。張角之所以有可能醫治得了黃敘兄弟,那是因為他得到了太平經,并從中領悟、修練出了太平真氣。張寧把太平經給了我這個未婚夫,然后他們除了張角都沒有人難夠練成的太平經,我修煉成功了。太平經是一本博大精深的經書寶典,當中不僅僅有張角所習得的符道,還有醫道。”

    “那你學會了太平經里的醫道?有把握救治得了我兒子?”黃忠臉上閃過了一絲異色,有些振奮。

    如果按劉顯所說的,這或者就是得來全不費功夫,說不準,這個年經不大的劉顯還真的可以救得了自己的兒子。

    劉顯卻搖頭道:“說實話,要治好黃敘兄弟,我真的沒有什么把握。因為我現在才剛剛涉及到醫道,可以說還沒有真正的入門。可是我有太平真氣,就算醫治不好他,可保證可以讓他多活幾年,最少,三年之內,我可以保他性命無憂。”

    “三年?真的可以?”黃忠霍地站了起來,他真的激動了。

    許多人都說過,他的兒子活不過十六,現在都十五了。如果劉顯有把握讓自己的兒子多活三年。那么在這三年,自己就可以拼命都要找到神醫華佗。

    “別激動。”劉顯壓壓手,對黃忠道:“先聽我說完我的建議或者要求你再做決定。”

    “好,你說。”黃忠很干脆的道。

    “我劉顯可以保證黃敘兄弟三年無事,還有五成以上的機會在三年之內完全治好他。但是,這三年,他必須每天都要接受我用太平真氣為他理順他體內的陰陽五行之氣。或許不用每天,但他必須得要跟在我身邊了吧。可是……”

    劉顯頓了一下道:“我現在組建了劉府商隊,在接下來的這數年里,我須到處跑。不會固定在某一個地方,所以,黃敘兄弟也得要跟著。可這風里來雨里去的,難免會碰到什么的危險。今天你們也看到了,突然冒出些人來想置我死地的事肯定還會發生。所以,我想請黃伯父你也加入我劉顯的劉府商隊。以黃伯父的武力,一來,可以為我劉顯護衛商隊,二來,亦可以保護黃敘兄弟。”

    “嗯?”黃忠有些懷疑的看著劉顯,劉顯如此,讓他覺得劉顯是想在利用他的樣子。

    “黃伯父,我知道你有猜疑。這事,你覺得我利用你也好,還是怎么樣也好。”劉顯這時一臉真誠的道:“我身邊的確缺少真正的高手的護衛,所以,我的確看中了黃伯父以及舞蝶妹妹的身手。可是我劉顯可以保證,絕無欺騙你們的意思,我的本意,的確也是想醫治好黃敘兄弟。我們可以先說好,如果我醫治黃敘兄弟……在一個月之內,沒有一點起色,情況沒有一點好轉的話,那么你們隨時都可以離開,另行尋找名醫來醫治他。如果情況有所好轉,那么就請黃伯父加入我這劉府商隊。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

    “好!那就以一個月為期。”黃忠想了想,點頭道:“這也不是我黃某懷疑劉顯公子你什么。而是萬一……其實我是想繼續尋找神醫華佗的,如果連神醫華佗都沒有辦法的話,那、那我也就死心了……”

    “我也在找神醫華佗啊。所以,尋找他的事,你不用四處奔波,沒頭沒腦的去碰運氣了。你放心好了,我的劉府商隊肯定會越搞越大,到時候人手充足了,我會派人前往大漢各地打探消息,甚至,我還打算在大漢各地開設一些客棧商鋪等等。這樣,就有我們的人在大漢各地候著,不管神醫華佗出現在哪里,我們的人馬上就可以見到他,然后不是有了他的確切消息了嗎?”

    畫大餅的事,劉顯很在行,這些還只是他心里的一些計劃,但還沒有開展。可是,這些如果真的發展起來的話,也的確可以順帶的幫忙關注一下神醫華佗的蹤跡。

    “真的?你還真的大算要在大漢各地開設客棧商鋪?這個……要多少時間才能搞得起來?”

    “快則一兩年,慢則三五年,這個可說不準。可不管如何,在這段時間,我保證黃敘兄弟不會有事。”

    劉顯敢如此保證,而是他的確用自己的“靈眼”看到了黃敘體內氣息凌亂的情況。

    那不似是病,還似是他體內的陰陽五行之氣失去了平衡的關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8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