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黃敘是傷不是病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黃敘是傷不是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寒即陰,但是這種所謂的陰氣卻又非陰陽二氣當中的那種陰氣。人體內的陰陽二氣,跟外界的寒風冷風這些所謂的寒邪之氣是完全不同的。

    就有如火,也有不同的火,有三味真火,有普通的火。

    有些陰氣寒氣,不會對人體有什么的傷害,但是有些寒邪之氣,就會給人的身體極大的傷害。

    再舉一個普通人都可以感受得到的例子。比如,在一棵大樹底下乘涼,會感到涼爽,讓人舒服。可是,如果這棵大樹是在一片亂葬崗中的呢?同樣是陰涼,可是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同了。那已經不是涼爽,而是打心底里感到絲絲的寒意,心里發毛。

    就是這么的一個分別。

    劉顯的太平真氣,卻可以驅散其體內的那些寒邪之氣,讓他體內的陰陽五行之氣恢復到一種平衡的狀態,如此,他的身體之內,五臟六腑才會正常的運行,恢復他的生機。

    也就是說,其身體遭受到了外力的作用,體內的五臟六腑就等于是一臺機器中最為精密的零件,當這些零件被破壞的時候,這臺機器就會停止了運行。

    當然,這也只是一種理論上的狀況,實際上,人體跟一般的機器相比,自然是更精密得多了。

    如果說這個老伯的心臟當真的遭受到了重擊,那么就算是劉顯也沒有辦法讓他起死回生。但如果是一臺真正的機器的話,那么卻還可以隨便換掉一些零件,如此,也一樣可以讓這臺機器運轉起來,可是人卻不可以。起碼目前這個時代,還沒有后世那樣的醫療儀器以及手段來為一個人換掉心臟這樣的手術。

    但傳說中,神醫華佗或許可以。

    但那只是傳說,是否真的可以,這還得要看見到華佗之后才可以確認。說起這個華佗,劉顯最在乎的還是他所研究發明的麻沸散,這個可以好東西,跟后世的麻醉藥有同樣的效果,甚至還更好用一些。如果劉顯可以擁有這個,那么以后就可以救活得了很多士兵的性命。同時,劉顯認為,他完全可以在這個時代提前一千多兩千年推廣外科手術。

    起碼,能夠讓許多士兵不至于一點刀箭之傷就丟了性命。

    所以,現在并不是黃忠想找到華佗,就是劉顯也同樣是想找到華佗,不管如何,劉顯也不希望,更不愿意看到華佗的醫術失傳,不會看著麻沸散失傳。

    扯遠了,只見在劉顯用太平真氣慢慢的為老伯驅散了他體內的寒冷,理順了他體內的凌亂的氣息后,他的呼吸慢慢的有力了許多,他那原本被凍得紫青的臉龐,也慢慢的恢復了一絲紅潤。

    這個,也并非僅只是劉顯的功勞,還有這個老伯本人的求生意志的確極為頑強。他用事實證明,在這個亂世當中,他還可以活得到現在,這也并不是沒有一點原因的。如果沒有驚人的意志,面對戰亂,面對家人慘遭橫禍,面對疫病,面對饑慌,有多少個人能夠堅持下來?

    不一會,劉顯慢慢的收回太平真氣。這個老伯并不是修煉之人,如果劉顯的太平真氣強行留在他的體內,那么太平真氣就會失去控制,極有可能當場就會在老伯的體內亂竄,導致老伯死亡。

    黃忠剛剛殘留了一點點他的內力真氣在老伯的體內,都差點累死這個老伯。

    “好了,暫時應該是保住命了。這里也冷了,咱們趕緊回楊氏縣,再開一些驅寒的藥方,護脈的藥方給他。”劉顯站了起來,對劉富及另一個撐筏的老者道:“快,回楊氏縣。”

    黃忠他們自然沒有意見,他要到柳林村去,一個是為了見一見這個劉顯,二個就是為了詢問太平道圣女的事。黃忠也算是有些能耐,居然可以查探到太平道圣又曾經出現在柳林村的事。這也算是找對了,因為太平道圣女的確已經投了柳林村劉府,投了劉顯,只不過現在到了曲陽去罷了。

    現在,黃忠也隱隱的感覺到,那個太平道圣女可能跟這個劉顯有多少關系。哪怕沒有什么關系,估計這個劉顯也都會知道一些情況。因為現在整個柳林村都是這個劉顯說了算,如果太平道圣女出現在柳林村的話,劉顯也不可能不知道。

    一行人沒花多少時間,很快就回到了楊氏縣,原本打算抓捕幾個傷了的伏兵,但因為被劉顯打散架了一只木筏,所以也就算了,沒有馬上進入那些蘆葦蕩中去搜尋。

    但是劉顯也自然不能就此就算了,這一次自己突然遭受到了襲擊,很明顯是沖著自己而來的。

    劉顯因為自己因此而突破,再加上救那老伯的關系,所以也不急著馬上揪出是誰要殺自己。可這個劉顯也并不難猜。

    現在還有誰想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并且還可以同時調動了近百的弓箭手來射殺自己?

    這算來算去,自己回到這個三國時代,這來來去去就只碰到了幾個想取自己性命的人。

    一個就是黃巾軍方面,可是自己只是殺了他們的黃巾渠帥李大目,這事兒,黃巾軍方面未必會知道。更因為張寧投了自己,所以,黃巾軍方面也不太可能特意的針對自己大動干戈,何況他們現在自保不遐,哪里會顧及得到自己?

    再一個就是董旻,可是劉顯相信他及其軍馬都不太可能還留在冀州。早走了。

    還有就是劉備了。但想想如果是劉備的話,他的目的是為了自己的太平經,所以,不可能就如此直接殺了自己。加上他現在人在洛陽,也不太可能會來殺自己的。何況,還有關羽盯著,劉顯不會再輕易出手對付自己。派人來倒還有一些可能,可劉顯認為,現在的劉備還沒有這么大的能量。

    然后就不用說了,就是楊氏縣的以楊杰為首的那些地主土豪。也只有他們才會在這里,能夠準確的把握得到自己的行蹤,也只有他們,才有可能擁有那么多的弓箭兵,也只有他們才有必須殺死自己的理由。

    他們還真的吃<!--中间广告位置-->了熊心豹子膽!

    劉顯一想到有可能是楊杰他們,心里就不禁惱火,自己其實都打算放過他們一馬,只需要他們安分守己,好好的做他們的一個地主土豪,不要跟自己及官府作對。那么劉顯也并非是沒有容人之量。但現在看來,他們還真的不死心,或許,他們也是在失去了官府的官職之后,才發現他們什么都不是,這才想要想辦法除去自己的這個掌握了楊氏縣百姓民心的人。只要將自己解決了,那么像文申及王豹,他們可能不會放在眼內。到時候,或者他們還可以重新奪回楊氏縣的控制權。

    至于說殺了劉顯他們就再也得不到那一批五十萬斤的糧食了。這個,其實他們根本就不會在意。他們在意的,是那五十萬斤糧食可以高價售出去的巨額利潤而不是區區五十萬斤糧食。

    所以,他們如果想殺劉顯的話,那么絕對不會在乎那五十萬斤糧食的得失的。

    也或者,他們也看到了,或是弄清楚了,在楊氏縣,真正對他們具有威脅的,就是劉顯,因為劉顯有一支大大數百人的商隊。

    但這些劉顯先不管了,現在劉顯個人實力突破,成為真正的一般的武將。而事實上,以劉顯現在的實力,其實足可以擠身三流武將的行列。起碼就力量而言,劉顯真的不會弱于三流武將。

    所以,要對付楊杰他們,那也只是劉顯一念之間的事。現在劉顯不僅本身的實力強大,身邊還有了黃忠及黃舞蝶,手底下還有那么多的人馬。要滅他們還真的分分鐘的事。

    劉顯在城門處,剛好碰到了已經成為五十人隊長的羅樹,劉顯讓他向王豹報告一下自己遇襲的情況,讓他馬上派人跟著劉富及那撐筏老者一起前往伏殺自己的那一片蘆葦蕩中,看看可否還能夠搜捕得到那些弓箭傷兵。

    如果抓到了活口回來,就可以好好的審問一翻,只要抓到了楊杰他們襲擊自己的鐵證,那么劉顯就決定將他們給解決了,以免他們留在楊氏縣制造出禍端,拖自己的后腿。

    錢氏客棧,錢寬多次要求劉顯給這家間棧改了一個名字,畢竟他已經徹氏轉讓給了劉顯,再叫錢氏客棧似乎就不太好了。

    不過劉顯并沒有改名的意思,因為這不僅僅只是一間一般的客棧,還要擔負著搜集情報的作用。所以,叫什么名字沒有關系,關鍵是要起到應有的作用。

    劉顯打算讓人按照自己的意思,把錢氏客棧修楫一翻,然后就可以開門營業了。

    楊氏縣基本恢復正常的秩序,所以不能沒有正常的商業行為,劉顯讓他們先恢復客棧的正常營業。然后再開設一些商鋪。這些商鋪,將來都會有大用的。

    如此,劉顯以后再常常出入錢氏客棧似乎就不太妥當了,人多眼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錢氏客棧和劉顯的關系非淺。

    所以,劉顯已經相中了在楊氏縣東大街的一所院宅,其規模幾有劉府的一半大小。原本是楊氏縣一戶大地主的住處。后來那大地主被黃巾起義軍殺了。

    現在,劉顯就只等文申整理好楊氏縣的一些房屋及土地的歸屬問題,然后劉顯就可以買下來,以后就作為自己在楊氏縣的落腳之處了。

    至于現在,還是住在錢氏客棧。

    把黃忠及黃舞蝶、黃敘請到了小院的廳子里。

    小菁及柳雪,見到劉顯這么快就回來,頓時開心得跳了起來。她們都怪劉顯回柳林村不帶她們一起回去呢。

    劉顯安撫了她們幾句,讓她們給黃忠奉茶。

    “劉顯公子,聽舞蝶說你有話要跟我談,不知道你想談些什么?”黃忠是一個直性子的人,見劉顯忙這忙那的,都等得有些不耐了,因為他還急著想帶黃敘前往曲陽呢。

    “是想跟你談談黃敘小兄弟的傷情的問題。”劉顯見狀,也直接開口說道。

    “傷情?敘兒他患的是病,不是傷。”黃忠一聽,頓時大聲反駁道:“我黃漢升的兒子,我本人護著誰能傷得了他?何況,他一直都沒曾真正的跟人動過手。平時就算是碰到一些不長眼的毛賊,也是舞蝶出手。”

    “額,黃伯父,你就忘了我在救那老伯時跟你說的話了嗎?我說黃敘小兄弟是傷情就是傷情,這絕對不會錯。如果你當真的當成是一種病來醫治的話,估計……嗯,黃敘兄弟,說句得罪的話,你將命不久矣,估計真的活不過十六歲。”

    劉顯沒有真正為黃敘把過脈,但是劉顯現在還真的可以猜得出黃敘的真實情況。

    并且,劉顯覺得自己所猜測的應該是不離十。

    練武之人,一般不會輕易得病,更加不太可能患上尋常的傷風感冒的病癥。如果黃敘所患的,是肺病的話,那也是有點失天性的。

    可是,黃敘明明是一個練武之人,據黃舞蝶說,他也只是體質較弱一些罷了,小時候根本就沒這樣的咳病。如果是小時候就有這樣的病,那么早就帶他去尋醫了,也不是現在才開始尋找華佗兩三年的時間。

    也就是說,黃敘是練武出了問題。或者說,應該是黃忠自己強行灌注給黃敘的內力真氣導致黃敘出了問題。

    劉顯也因此想到,歷史上黃忠青壯年的時期那么沉寂,默默無聞。這個,可能是因為這個兒子黃敘之死,然后,極有可能是他最后也弄清楚了,自己兒子的死跟自己有關系。如此,這堂堂一代英杰,卻因為自我慚愧內疚,所以才自我封閉了二、三十年。

    此時黃忠才三十多歲,正直壯年,他其實是完全可以再娶再生一個兒子,不至于無后。可因為黃敘的事,他才會不再娶妻,不再生子吧。

    劉顯讀三國時,這蜀國五虎上將,唯獨黃忠無后,這不知道為何總感到有些遺憾。

    劉顯希望,自己可以改變黃忠的這一生,可以讓黃忠這員上將能夠在他青壯年的時候,就打出他的赫赫威名。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