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箭法如神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箭法如神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黃忠左手執弓,右手拉弦,在場沒有人能夠看得清楚,他是如何把背上的弓拿到了手上,亦沒有誰看清楚,他是如何從腰間的箭壺中拿出箭矢來的。

    且他的手指縫當中,緊扣著的不是一支弓箭,而是三支。

    此時的黃忠,整個人就如那張半人高的強弓一樣,拉出了一個弓步,給人一種極之凌厲氣勢,給人一種只要他的弓箭一出必定就能夠開山裂石的強大感。

    不過黃忠并沒有馬上就發箭,因為他并不會在不明狀況之下發箭。他如此,只是出于一種戰斗的本能,一種有殺氣,有危機的時候的自我防護的本能。尤其是自己的一對兒女在身旁的時候,他就會特別的謹慎,絕對不會讓危險降臨在自己的兒女身上。

    “就在前面不遠,把木筏撐快一些!”黃忠的氣場,已經封鎖了整個木筏四周,在這個時候,如果有流矢飛過來,他就可以第一時間發箭將流矢射下來,并且,他的箭可以順著流矢的方向線路,直取向他這里射箭的人。

    他的弓名為通天弓,而他的箭術名為追月射日箭法,早就被他修煉到出神入化。他所射出的箭,已經不用刻意的去看目標或是瞄準目標。他完全可以憑自己的意念就可以讓射出的弓箭命中目標。

    當然,射出去的箭,也很講究手法技巧,反正,黃忠射出去的箭,可以轉一個彎,再命中目標。

    比如,在茂密的樹林當中。黃忠可以不用看,閉著眼睛,就憑他的聽覺以及意念,就可以一箭射殺在樹林當中的一只小老鼠。

    自然,這也有一定的距離限制,反正一般的弓箭的射程范圍之內,一般也就是百步到兩百步左右的距離吧。在這樣的一個距離之外,黃忠的確可以閉著眼都可以射中目標。

    由此可見,黃忠這個箭神之名并非浪得虛名。

    不過,現在離現場還有些遠,他們還在一里開外的地方。

    那個撐筏老者聽到黃忠要求快一些,趕緊加快了撐筏的速度,使得木筏一下子加速。

    順著他們固定的河澤航道,在一處蘆葦蕩處轉了一個急彎,轉了過去后,眼前便豁然開朗。

    木筏上的人,也總算看清楚了在這蘆葦河澤中的情況。

    只見不遠處,一只木筏漂浮在水中打著轉,從四周的蘆葦蕩中,不停的飛出箭矢,呼呼的落在那水中的木筏上。這時,那只木筏上,已經釘滿了帶著羽翊的弓箭。

    木筏上沒有人,但是這只木筏很奇怪的,正在一下一下的一起一落,如似被什么在木筏之下將木筏給頂起又落下的樣子。

    “不好!那木筏是我們柳林村的木筏。我們柳林村的劉府商隊,也沒有如此多的弓箭,沒有像這樣成規模的弓箭隊。他們在攻擊我們柳林村的人!”

    劉富一眼就看出那正被攻擊的木筏是自己柳林村的木筏。不禁大聲的叫了起來。

    “那木筏……”黃忠也看清楚了,那木筏跟他現在所搭乘的木筏是一樣的。

    “該死!天殺的,誰敢在此暗算我們柳林村劉府的木筏!都給我住手!”

    劉富也同樣看不到人,因為四周的蘆葦太過密集,雖然已經枯黃枯萎,可是原本的長勢也實在是太好,人藏在蘆葦蕩當中根本就發現不了。

    但劉富顧不了那么多了,他大聲叫喊,意圖制止四周的弓箭繼續向那木筏放箭。

    連續不停向那木筏發箭的箭雨,這個時候可能也發現了又來了一只木筏,或也聽到了劉富的厲聲大叫,所以,頓了一頓,沒有繼續向那木筏放箭了。

    可是,這頓了一下,那四周的弓箭就似是不約而同的,居然同時再向他們所在的這只木筏射來。

    一時間,約有數十上百支箭,呼嘯的向他們的木筏覆蓋而來。

    “大膽鼠輩!不問情由,胡亂射殺無辜,絕非好人!黃某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弓箭!去!”

    黃忠早就引勢待發,此時見到那些弓箭不問情由,直接就想要射殺他們,如此他哪里還會跟他們客氣?

    他手上的三支長箭,嗖的一聲彈射了出去。

    卻見此三支長箭,便若三道寒光,后發先至,這一路破空而去,竟然接連射落了十數支飛來的弓箭,并繼續去勢不止,三道寒光劃了一條漂亮的弧度,一下子就鉆進了前方百多兩百步遠的那一片蘆葦蕩當中。

    “啊啊啊……”

    幾乎是同時的三聲慘叫,在那一片蘆葦蕩當中發出。

    “舞蝶!”

    黃忠射出了那三支箭后,根本就沒理會那三支箭是否射中目標或是射向哪里,他手一動,又是三支箭搭到了他的弓弦上。同時,他嘴上叫了一聲。

    “爹放心!那些箭奈何不了咱們。”

    黃舞蝶不待黃忠提醒,嗆的一聲,她的一對圓月彎刀已經抽了出來,并且已經上下翻飛,舞出了一片刀光。然后她就似是一只穿花蝴蝶,在空間不大的木筏上游出了起來。

    激射而來的那些弓箭,被黃忠又發箭射落十數支,最后落到了木筏上的,也就只有三數十支。

    黃舞蝶的圓月彎刀舞得密不透風,把那些弓箭全數格擋開去,噼噼啪啪的彈落到水中去。

    “再不住手,就別怪黃某手狠心辣,取了爾等性命!”黃忠真的箭法如神,他每一次射出去的弓箭,都是三支齊發,并且,這三支弓箭,迎著那些飛射而來的弓箭,如有靈性一般,每一支都會碰飛兩三支甚至更多的同一個方向飛射而來的弓箭,然后再射中發箭的人。

    這真的已經不是一般的弓箭手可以做得到的了。

    其實這也是黃忠的絕技了。

    事實上,射中飛箭來的弓箭并不算什么,許多用箭高手都可以做得到,難就難在可以連續碰飛對方的箭后,還余勢不止,還要準確的命中目標。要知道,現在可是根本就看不到目標的情況之下。

    可以說,以黃忠現在這神乎其技的箭術,堪稱天下第一真的沒有異議。

    有幸見識到黃忠用箭的劉富,這個時候他都已經完全忘記了危險,就只懂目瞪<!--中间广告位置-->口呆的望著黃忠放箭。

    可惜的是,那些藏在暗處放箭的人,他們并不知道碰到了真正的箭神黃忠。所以,他們并沒有因此而停止向黃忠他們放箭,而是繼續不停的又射出了一輪弓箭來。

    “好膽!既然你們找死,那就別怪黃某了!”

    黃忠的喊話,蘊含著勁氣傳出,可以直接傳到四周的那些弓箭手的耳中。

    可惜……

    卻見黃忠這時動了真怒,再一探手,這一次,不是三支箭,而是一束箭,足足有十支之多。

    黃忠的弓也首先真正的拉了一個滿月,然后大喝一聲:“去!十箭追魂!”

    嗖嗖嗖!

    十箭如連珠一般飛射了出去,一開始,十箭有如一條直線,但是到了半空中時,突然的一下子散開,呼的一聲,一下子鉆入蘆葦當中。

    十箭才剛落下,又是十箭飛出。

    一片慘叫之聲,在蘆葦蕩當中凄厲的回響。

    原本分散在四周的那些弓箭手,藏著不露面的弓箭手,就似他們本身就能吸引著黃忠的那些弓箭,他們根本就沒能反應過來,也根本不知道那些箭是怎么知道他們躲在草叢當中,居然精準無比,幾乎箭箭奪命。更讓他們驚懼的是,一般都是好幾個甚至是上十個人一起中箭,連中箭時的慘叫聲都是同時發出來的。

    “不好!碰到高手了,扯呼!”

    圍在四周放箭的人,這個時候也總算是發現了不對,他們也真的被那神出鬼沒的弓箭給嚇壞了。噼哩啪啦的一陣亂響,他們開始四周而逃。

    “爹!他們要逃了,讓女兒去追!看看他們到底是誰,竟然敢在這里伏殺柳林村劉府的人。”黃舞蝶就要飛躍跳向那些蘆葦草叢。

    “別追!窮寇莫追。他們被爹射殺了一部份,當中肯定有傷而不死的,一會抓些活的來問話就是了。現在前面那木筏的人還活著,我們過去救人。”

    黃忠止住了黃舞蝶的動作,轉頭對劉富和那撐筏的老者道:“快過去救人。”

    老者自然是趕緊撐著木筏向那在河水中打轉起落著的木筏靠近。

    就在他們剛剛才靠近的時候,突然,從那木筏的一旁水下,啦嘩一聲,一個人似被扔了上來,跟著,又嘩啦一聲,又一個人被扔到了木筏上。

    “是鄭伯!”

    “老梁頭!”

    劉富和那個撐筏的老者,先后驚呼了一聲。

    “咳咳……少、少主……在下面……”

    鄭風此時已經冷得渾身發紫,咳吐出了一口水,哆嗦著說了一句話,說完后他就昏了過去。

    “少主還在水里?”

    “劉顯?是劉顯嗎?”

    劉富吃了一聲,另一邊,黃舞蝶亦一下子有些心急起來,作勢就要往水里跳。

    “是我,沒事,快,先救鄭伯和那老伯,不用管我。”劉顯這個時候似乎找到了突破的契機,看到了劉富以及黃舞蝶來到,還有一個手執強弓氣勢不凡的中青年,劉顯估計那就是黃忠,但劉顯暫時還沒能跟他打招呼。

    劉顯也只是露頭說了一句,又一下子沉進了水里。

    沒有什么比他自己突破更重要了。

    剛才生死關頭,如果黃舞蝶他們不出現,劉顯估計就要拼死也要沖開任督二脈。但現在,他稍緩了一口氣,不用那么拼命,但卻也不能就此放棄。

    黃舞蝶跳到了劉顯所在的木筏上,焦急的對水中叫道:“劉顯,你怎么樣了?在搞什么?”

    可是劉顯在水下,并沒聽到她的叫喊。

    而黃舞蝶叫了幾好遍,見劉顯沒理會,也只好一跺小腳,一手提著一個人,跳返自己的木筏上。

    “他們被凍壞了,把他們放下,用內力為他們化解寒氣。”黃忠這時接過了那個受了箭傷的老者,對黃舞蝶說了一句。

    那個老者身中兩箭,一箭射中肩頭,這里并沒傷到要害。但另一箭,卻射中了他的胸膛,不過這支射中胸膛的箭,并沒有入肉太深,應該沒有直接射穿心房,要不然,他怕早就死了。

    但現在他的生機卻最弱,畢竟他并不是練武之人,自身抵抗能力更弱。連鄭風在水中都被冰得暈了過去,更何況是他?

    黃忠交待了黃舞蝶一句,他便一掌按在那老者的背后,同時,揮手示意劉富過來:“你小心一些,取下他的箭,為他包扎好。能不能活過來,看他自己的運道了。”

    在黃忠父女一人救一人的時候,劉顯因為不用再為鄭伯及那老伯擔心,所以更加專心于自己的突破。

    他現在也有些清楚自己的身體的承受極限可以到達那一種程度了。

    以這木筏來計,約有七、八百斤重吧,他可以迸發出太平真氣,讓自己可以擁有七、八百斤重的力量,從而可以將頭頂上的木筏給頂起來。

    但是,如果再迸發出更多的太平真氣,讓更強大的力量施加在自身。如此,他的身體就再也承受不住。到時,他的身體怕還真的會被這些太平真氣給分割瓦解。

    而在這水中的七、八百斤力,在平地上可能就是千斤之力了。

    有了這個認識,那么劉顯就好辦了。

    他直接釋放了約可以暴發出七、八百斤力的太平真氣,然后不顧自身經脈的痛疼,強行的讓這股太平真氣游走在自己的經脈穴道上。

    然后按太平經的心法,直接用這股強大的太平真氣沖擊自己的任督二脈。

    就這樣,一次、二次、三次!

    每一次沖擊之后,沒能貫通的話,這股太平真氣是收不回來的,劉顯也只能迸發出去,然后通過頂起那木筏,以釋放力量。

    這一連十次。

    第十次的時候,轟的一下,劉顯就只覺自己身體一痛一震,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口血。但跟著,劉顯便覺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自身體內,原本游走在身體的太平真氣,這時卻可以周游全身,由丹田而出,轉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丹田。

    這就是周游一周天。

    成功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