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要突破!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要突破!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箭如雨下,從四周的蘆葦蕩中飛射而來。

    劉顯落水,鄭伯也跳了下水,那撐筏的老伯亦中箭落水,生死不明。

    寒冬的河水冷徹入骨,鄭風落水后,便冷得他渾身一個緊縮,幾乎要抽筋。

    劉顯卻沒事,因為他有太平真氣護體。

    但劉顯現在連敵人都沒有看到,所以自然沒能反擊,他現在就只是想著救人。

    現在的河水自然不是后世的那么混濁,這河水極為清澈,透明度較高。

    在水里,劉顯看到了撐船老伯,他的身上冒著鮮血,眨眼就將一片河水染紅。劉顯在水中看得分明,趕緊游了過去,一手將他拉到了木筏的下方。

    同時,劉顯也看到了鄭伯,另一手也同時將他拉了過來。

    箭矢還不停的射來,射在木筏上,發出噗噗噗的密集聲響,但那些箭矢還是沒能洞穿雙層的木筏,自然是傷害不到劉顯這三人。

    可是,呼吸卻是一個問題。

    如果劉顯體內的太平真氣,可以在體內運行一個周天,如此就可以進行一個內呼吸,如此就算是在水中,亦不會感到窒息,可以長時間不用呼吸。

    另外,如果太平真氣可以在體內運轉一個周天,那么就等于劉顯可以隨意控制得了體內的太平真氣。那么也就可以為別人輸送太平真氣,可以讓鄭伯及那掌筏的老伯輸送太平真氣,讓他們可以抵御這河水的嚴寒。

    但現在,劉顯不禁有些著急,他還可以忍耐,但這兩位可能在水里堅持不了太久。

    劉顯現在也可以強行將體內的太平真氣輸進他們的體內,讓他們抵御河水的冰冷。但劉顯自己控制不了這個度,太平真氣不受控制的時候,會極其暴烈,就有如不受馴的野馬,如暴風暴洪,頃刻之間就能摧毀他們的經脈穴道,直接導致他們死于非命。

    劉顯拉著那個撐筏老伯,已經感應到了他的生命跡象,他甚至還痛得在掙扎,很明顯,弓箭只是傷了他,并沒有直接奪走了他的生命。

    劉顯不想因為自己而直接讓鄭伯及那老伯斃命。

    其實劉顯體內丹田那些所吸收吸納的天地靈氣,在那陰陽二氣的中和之下,可以安靜的存在劉顯的丹田。但如果劉顯自己要調動它們出來的時候,往往都得要極其小心,一般都只敢用意念控制著,調動一絲。如果劉顯不計后果,盡情釋放的話,那么不僅可以摧毀他人,他自己自身體內的經脈穴道亦同樣承受不住,極有可能會導致他爆體而亡。

    這也跟太平經的修煉方法有關系吧。

    一般人修煉,往往都會先練皮練筯練骨,再修煉出內力真氣之類的。這樣的話,可以從一開始就比較好控制。因為起碼自身的身體已經達到了一定的強度程度,他們所修煉出來的那一點內力真氣,他們自身的身體完全可以承受得起。

    可劉顯現在并不一樣,其實修煉了太平真氣的那些武將也是這樣。他們開始只是普通人,并非是循序漸進的修煉,而是直接由內到外。這樣,可以很輕易的讓他們突破到武將的實力境界。但實際上,他們的根基要比一般正常修煉的武將薄弱得多。

    這么說吧,張寶、張梁這些,是二、三流的武將。可是他們跟同級別的二、三流武將交手的時候,往往都會處于下風,并且越戰就越弱。比如,董旻只是一員三流武將,武力應該在70左右,張寶估計也是在這個幅度,或者武力稍稍比董旻強一點點。可是,如果這兩人對上的話,那么張寶就未必可以勝得了董旻,戰到最后,張寶甚至不是對手。

    這些情況,劉顯也是慢慢才想明白的。因為他一直都在考慮著批量制造武將的事,所以,自然得要認真仔細考慮這當中的利弊。

    弓箭還在不停的落下,劉顯覺得如此不是辦法,趕緊把手上拉著的那老伯交給了鄭風。

    鄭風畢竟是練武之人,這個時候,勉強能夠忍受住河水的冰冷,沒有驚慌失措。

    他正在努力想要頂起木筏,意圖頂起一些,那么就可以呼吸得到空氣了。

    可惜,這木筏太沉重,尤其是劉顯特別讓人制作的雙層木筏,這加起來足足數百斤重,這長時間泡在水里,也會增加木筏本身的重量。另外,在水里也難以發力,所以,鄭風的試了好幾次,都難以把漂浮著的木筏頂起半分。

    劉顯就是看到了鄭風的意圖,所以才把撐伐老伯交到了鄭風的手上,然后打著手勢示意由自己來。

    劉顯這段時間,一直都有一種感覺,感覺自己突破在即。可是偏偏就是差了那么一點點。

    他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實在是太過盈弱,很多時候,他也沒敢調動太多丹田內的太平真氣沖擊自身的經脈穴道,沒敢強行打通體內的奇經八脈、任督二脈。

    可現在,鄭風和那老伯的性命危在旦夕,在不知道箭攻什么時候停下,不知道何時才可以直接回到木筏上的時候,劉顯現在就唯有一拼了。

    很多時候也是這樣,只有在生死的關頭,才會放手一拼。

    待鄭伯接住了還虛弱的掙扎著的那老伯后。劉顯猛一咬牙,默念太平經心法,雙手一撐,丹田內的太平真氣便釋放了出來。

    如果注意到,這個時候劉顯的腹部似藏著一顆發亮的龍珠,被劉顯釋放出來的太平真氣直接透體而出。

    這些太平真氣,只有一小部份是劉顯可以控制得了的。這段時間的修煉,劉顯已經打通了一些經脈穴道,可以讓太平真氣運轉到了他的手腳四肢。

    劉顯不管那些透體而出的似有強大威力的太平真氣,他只是控制著一部份太平真氣運轉到了自己的手腳上。

    當然,這一次運轉,他不管自體的疼痛,強行多運轉了更多的太平真氣。

    “吼!”

    嗵!

    在水里,劉顯張口大喝,但并沒能發出聲響,但從劉顯嘴里噴發出來的太平真氣,嗵的一聲激濺起一條水柱。

    劉顯這雙手同時運力,雙手一撐,原本這沉重的木筏,竟然被劉顯撐了起來。

    不過,被劉顯撐了起來之后,也只是一個呼吸間的事,這木筏又落了下<!--中间广告位置-->來,啪的一聲,木伐拍在水面,發出一聲巨響,還有一大片水花。

    這也沒法,劉顯本是在水中,無處著力,他不可能一直支撐起木筏,因為他在撐起木伐的同時,身體也在下落的。

    不過這也足夠了,鄭伯提起那個老伯兩人都可以呼上一口空氣。

    再來!

    劉顯又再次釋放了一股太平真氣,再把木伐給撐起。

    這樣,周而復始,這一次次釋放出來的太平真氣,一次次的沖擊著劉顯體內閉塞的奇經八脈,沖擊著劉顯的任督二脈。

    同時,劉顯也一直都感應著四周。

    這個時候,劉顯的感應當中,終于還是有些發現了。這河澤是由一片片蘆葦構成,自己這剛好到了一個四周有些實地的蘆葦蕩當中。這樣,才被人在這里埋伏,他們不用近前,就只在四周用弓箭,就足可以讓劉顯窮于應付。

    劉顯弄出來的水響動靜,也明顯的讓四周埋伏的那些弓箭手知道人還沒有死,如此,他們就更加發狠的繼續放箭。這一時居然沒有人前來察看情況。

    快快快!

    我要突破!

    劉顯知道如此下去不是辦法,就算自己可以解決了讓鄭伯和那老伯的呼吸問題。可是那老伯中箭,得要趕緊處理傷口,另外這河水太過冰冷,他們都承受不了太長時間。

    劉顯也想過直接殺出去,可是,在四周的那些弓箭手,離劉顯的木筏所在足在數十上百步的距離。不說劉顯這一露頭就會遭受到他們亂箭招呼,就說劉顯這一時間也難以解決得了四周那么多的弓箭手。

    如此,劉顯現在就只能夠加快速度突破。

    就在這時,從楊氏縣通往柳林村的河澤航道上,正駛來一條木筏。

    在木筏上面,竟然是黃舞蝶和黃敘,另外還有三人。

    這三人,一個是柳林村專門派來負責一條木筏的老者,他和為劉顯撐筏的老伯一樣,也是想為柳林村出一份力的老人。另一個,是劉府商隊的人,是劉富那家伙。

    第三人,卻是一個年約三十多歲的中青年。他相貌堂堂,氣宇不凡,有如沉淵岳亭,自有一股威勢意欲沖天而起一般。

    他一身稍顯有些破舊的勁服,臉上亦似布滿了風塵,但縱是如此,也難掩他那偉岸之姿。可以看得出,如果他再年輕幾歲,這也必定是一個大帥哥。

    另外,他背后,背著一張弓,還有一柄長柄大刀,腰間也掛了一把樸刀以及箭壺。

    “爹!劉顯公子說他會去曲陽的,那正好,我們可以一起去。對了,他說過,如果爹來了,有話要對我們說的。不知道他想對我們說什么?”

    “劉富大哥,過了這一片湖澤便是柳林村了吧?”

    “爹,我跟你說,這個劉顯公子,還真的是一個大好人,現在整個楊氏縣的三萬百姓,也都全靠劉顯公子一個人救濟救活的。”

    ……

    “咳咳……爹、爹……咳咳……劉、劉顯公子真的是一個好人……咳咳……”

    ……

    木筏上,黃舞蝶就似是一只百靈鳥,嘰嘰喳喳的說著,把她在楊氏縣碰到了劉顯的事說了又說,不停的重申劉顯是一個好人。

    然后,黃敘亦咳著,好不容易才說了一句完整的話,亦是說著劉顯的好話。

    這個,或許好人卡還真的不能亂發啊,這姐弟倆一說劉顯是好人,這不,劉顯就出事了。

    不過,這個他們稱這個中青年做爹爹?

    這個中青年就是后來三國蜀國五虎上將之一黃忠黃漢升?寶刀不老箭術無雙的箭神黃忠?

    嗯,能讓黃舞蝶和黃敘稱爹的,不是黃忠又有是誰呢?

    或許是人的名樹的影,黃忠或者還不算是太有名,可是,他此時的氣勢太凌厲,看上去就似是一支引弓待發的利箭。他就這么靜靜的往木筏上一站,就讓陪同的劉富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就連黃舞蝶跟他說話,他也不敢接。

    劉富有一種感覺,他被這個黃忠看一眼,就似能夠絞碎了自己一般,讓他有一種錯覺,覺得就是黃忠的眼神,都可以殺死他。

    這就是真正的超級強者給一般人的無形壓迫感。

    舉手投足,都自有一股攝人的威凌。

    “行了,敘兒你少說話,舞蝶你也給爹閉上嘴!爹答應你們去見那劉顯,并不是他是什么人,也不是他有什么話要跟我們說。而是……嗯,反正不管如何,見過他后,我們得要趕緊趕去曲陽,不可能和劉顯的什么商隊一起去的,他們的商隊實在是太慢。”

    “哦……”黃舞蝶俏皮的吐了吐小紅舌,縮了縮脖子,但還是忍不住問道:“爹爹,你比原定的時間來晚了幾天,這幾天你都去哪了?”

    “自然是追尋神醫華佗的下落,以及那個太平道圣女的下落。可惜啊,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神醫華佗的消息了。不過,這次我查探到太平道圣女的下落,就跟柳林村有些關系,要不然,爹才不會答應你去見那個什么的劉顯公子。”

    黃忠沒好氣的對女兒道:“曲陽城破在即,如果我們再不趕過去,那么我們就等于失去了一個機會。”

    “咳咳……爹、爹……孩、孩兒不、不相信……符水能救人……”黃敘這時又斷斷續續的道。

    “能不能,試過才知道。何況,爹爹的確找到一些接受過救治的人,他們能夠證明是符水救了他們。當然了,有可能也是一種藥湯。不管如何,能救人的,符水也好,藥湯也好,都可以。”

    為了救兒子黃敘,黃忠還真的做了很多事,有許多,連這兩個兒女都不知道的。

    “嗯?”黃忠的耳朵突然一動,一舉手,止住了這對兒女的說話,側頭聽了起來。

    “前方一里多,有很多弓箭手在放箭。劉富兄弟,你不是說這片河澤就只有你們柳林村劉府商隊的人在通行么?難道你們劉府商隊里還有一支弓箭隊伍?他們在練箭?”

    “不對!有殺氣!”

    黃忠疑惑的問了劉富一句,但馬上又臉上一變,不等劉富說話,一探手,背后的那張弓就到了他的手上。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7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