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目的地曲陽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目的地曲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劉顯現在很高興,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弄到了這么多有價值的商品物資。

    這些,劉顯除了想辦法弄來了那一批糧食之外,基本都是不用付出任何的錢財就弄到了這批商品。這簡直就等于是無本生意了,如果全數售賣出去的話,那么劉顯就真正的算是賺到了在這個三國時代當中的第一桶金。

    文申和王豹亦相當的驚喜,因為他們才剛剛決定拜劉顯為主,以后跟著劉顯混的時候。這馬上就見證了劉顯這個少主的經營才華,這批貨物只要轉手出去,那么就賺到兩千萬錢左右。兩千萬錢,這可是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財富。這雖然不是他們的,但卻是他們的主上的,他們相信,自己的主公發達了,他們跟在后面,也肯定會有一口湯喝。

    別的不說,起碼以后做一個富家翁還是沒有問題的。要知道,現在劉顯這個主公的劉府商隊才剛剛開始發展,他們真的不敢想象,按照這樣發展下去,將來劉顯的財富會達到一個什么的地步。

    而李元及高張等這些投效了劉顯的讀書人,亦真正的震驚了。他們真的不敢想象,在這樣的一個混亂的亂世時局里,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從這樣的一片蕭條,似乎什么都沒有,人人都陷入了饑荒的環境情況之下,劉顯居然可以從中挖掘得出如此巨額的財富。

    也正因為如此,他們都覺得自己的少主果然非常人,能人所不能,這才顯得這個少主的聰明英明。跟著這樣的一個少主,他們都覺得自己將來亦會前途無量。

    他們現在,已經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憧憬。

    但是在這些人當中,還有一個人卻是很冷靜,臉上甚至是有些憂色的。

    他就是梁濟。

    他待眾人高興或驚嘆過后,他才對劉顯道:“少主,我們柳林村劉府已經積壓了這么多的物資商品,這些要如何售賣出去才是最為主要的,要不然,現在說什么也沒有用。可是,少主你有沒有想過?現在哪里可以傾售得了我們的這些商品?那些編織的籮筐這些,都不是什么特別的東西,其實一般的百姓都會自己編織,根本就不用向別人采購。這些最多就是一些大戶人家需要用到少量。還有,現在一般的人家,又哪里還有錢買這些東西?有錢都拿去買吃的了。那些衣物也是一樣的道理,現在哪里還有人有錢買我們的這些衣服啊?”

    “另外……”梁濟說著,臉色有些難看的補充道:“得要提醒一下少主,我們這一次所制作出來的這些衣服,質量方面還可以,但是,看上去卻不怎么好看,顯得太普通。是那種好用卻不好看的衣服。這些,也是我們這一時沒能搞好染布坊,使得顏色方面不太成熟,看上去,就有些顯舊的樣子。”

    劉顯聽了卻沒所謂的擺擺手道:“外叔公,這些都不用擔心。只要是能用的東西,可以用的,好用的就行。我們干跑商的,肯定得要多想想辦法,多了解了解各地的情況,哪里需要我們就到哪里去。何況,有些東西,我們可是長久生意,并不需要說一次性就將所有積壓下來的商品一次過拋售掉。”

    “現在嘛,其實什么物資都會欠缺,最欠缺的只是錢。如果大家都恢復了正常的生活秩序,有了積畜,那么就會有錢買我們的東西了。”

    劉顯說著,對眾人道:“最為重要的,這跑商的事,可并不是我劉顯一個人的事,也關乎到你們所有人的事,所以,你們都給我想想辦法,或者談談,我們現在的這些東西,要如何去能售買得出去。或者說,要運送到什么地方去出售。”

    劉顯自己早就考慮過這些東西要如何才能售得出去的問題。但是在這個時候,他也想讓眾人群策群力,可以給些建議提議。因為許多事,劉顯以后都未必會親自來做了,得要慢慢的培養出可以代替自己行商的人才。

    “那個……”文申這時欲言又止的道:“少主,如今寒冬,現在我們楊氏縣的百姓御寒情況不是太好,這很快就到了連續降雪的時候了,到時候一定會很嚴寒。我們這一批衣服,如果如梁濟老先生所言,不是太好賣的話,可不可以先便宜一些賣給我們楊氏縣的百姓?這個,百姓可能還沒有錢,但可不可以先讓百姓給我們打一個白條?等有錢了再還給我們劉府商隊?”

    “哈哈!文老哥,你還真的現學現賣啊。”劉顯一聽就樂了,指著文申道:“好啊,大家都聽到了吧,這也是一個辦法。外叔公,如果當真的沒有辦法售賣出去,那么咱們就這么干,可以便宜一些,先讓需要的楊氏縣百姓給我們打一個白條,棉衣先拿去,以后有錢了再還。”

    “那少主的意思……這是這么干?”文申精神一振,因為這樣一來,楊氏縣的百姓還真的無憂了。

    “不不……”劉顯搖頭道:“不行啊,現在御寒這方面還不是最主要的。這么說吧,現在我們應該出具一些政令,讓楊氏縣的百姓多準備些柴火,真到冷得不行的時候,就待在家里生火取暖。一戶人家當中,有一套可以防御得了嚴寒,可以讓人外出就行了。所以,咱們楊氏縣的百姓用不了這么多的棉衣。何況,我們柳林村劉府方面,還會繼續不停的生產制作出衣服,必要的時候,可以按文申老哥你所說的來做。但現在這批衣服,得要換錢買糧。糧食才是最為主要的。”

    “少主。”李元這時也站出來施禮道:“既然這批棉衣必須要賣出去換錢買糧。那么屬下認為,我們應該把衣服運送到不受黃巾禍亂的地方去,比如江南……”

    “江南太遠,徐州甚至是京城一帶?”

    高張也站了起來,接過李元的話說道。

    “嗯,都是一些辦法。”

    劉顯對他們鼓勵的點點頭,再問道:“還有什么想法沒?或者你們心里有什么的想法,都可以說說。”

<!--中间广告位置-->   跟著那些讀書人都紛紛說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劉顯一一耐心的聽了,再示意他們各自坐好。

    “聽了你們說的,其實總結起來,就是要運出我們巨鹿冀州之地去出售。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還有許多困難需要克服罷了。當然,還有許多是不合適的。”劉顯總結他們的建議。

    對李元說道:“李元和高張建議徐州和江南,這個想法太超前了,以我們商隊現在的能力,恐怕沒能護送這批衣物在固定的時間之內到達目的地。還有要說的是,江南及徐州的氣候并不像河北,相對來說,冬季要暖和許多。厚重的棉衣,他們未必需要,還有,式樣老土,他們也未必會喜歡。”

    “還有,建議運送去幽州甚至是遼東地區的。這個建議不錯,因為那些地方的百姓肯定需要,并且,暫時來說,那些地方所受到黃巾軍的沖擊并不大。可你們要知道,幽州還略好一些,但是出了關到了關外的遼東,那就不同了,關外多異族游騎活動,如果他們發現了我們的商隊,肯定會劫掠的,你們有把握打敗得了那些成千上萬的異族騎兵?”

    “另外,還有一些提議都不錯,比如說,在我們冀州,其實還有許多城池并沒有遭受到黃巾軍的沖擊,我們的這些貨物,的確可以運送到那些城池去售買。可是你們又想過了沒有?我們對那些城池并不熟悉,當地官府要收取多少的沒稅等等我們都不知道。甚至,我們的貨物,是否能夠在那些城里售買都不清楚。”

    劉顯的話,讓眾人聽得默默點頭,因為劉顯所說的,他們的確是沒有想到的。這說出來,他們再一想,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其實有些行不通。

    他們也才知道,經商行商,需要考慮到的方面實在是太多了。不是說干就干那么的簡單。

    其實還有許多東西劉顯沒有說。

    在這個古時代并不似后世那樣那么的開放自由,尤其是貿易上的自由。

    在這古時候,重農輕商,商人一般都不會有什么地位。真要論身份,就是一般的平民都比商人的身份高。如那些官府官員的眼中,經商行商的商人,就等于是一個個被他們盤剝的白羊。

    還有當地的地主豪強,他們又豈會看著有商人在他們的勢力地盤之內賺走大量的錢財?如果他們沒有獲得一點好處,他們肯定會跳出來搞破壞。

    有些東西,其實是必然的。凡是牽涉到利益,尤其是這個利益較大的情況之下,就肯定會有人眼紅,會伸手。

    劉顯手上的確有行商路引,可這又如何?巨鹿郡的一個縣衙開具的一個商隊路引,在別的地方,尤其是一些大城的官府官員面前,這又算得了什么?

    這路引,也只是證明這個商隊是合法的,可以經過他們的這里,或是到達他們的大城里。可是,這得要收取多少商稅,就是他們說了算。

    行商跑商,如果不想血本無歸,就一定要清楚一些事,不要貿然行事。沒有打點好一切,是很難真正的賺到錢的。

    這世上,有錢人,有商業眼光,有頭腦的人其實有很多。可是為什么最終賺錢的卻只是少數?那就是有錢有商業眼光有頭腦還不夠,還得要懂得鉆營,要先打點好一切,如此方可以正常的運營。

    劉顯現在不想跟他們說這些,而是對他們說出自己的計劃道:“各位,其實,現在有能力一下子采購了我們這么多衣服的,其實就只有朝廷軍方了。所以,我的計劃是把這批衣服棉衣賣給朝廷官方。準確來說,是皇甫嵩將軍。”

    劉顯說著,望向文申道:“文申老哥,還有王豹老哥,你們都是皇甫嵩將軍軍中的人。你們應該比較清楚,現在你們的官兵當中,還沒有足夠的讓官兵御寒的棉衣吧?”

    文申和王豹都臉色一僵,對望了一眼有些震驚的對劉顯道:“少主,你竟然敢把主意打到皇甫嵩將軍的頭上?”

    “哈哈,皇甫嵩將軍也不是吃人的老虎,你們這么吃驚干什么?”劉顯見狀,不由笑道:“我是這么想的,你們官兵,從正月開始,這差不多整整一年了,一直征戰至今。朝廷方面,肯定不會缺少朝廷官兵的糧草補給,對吧?”

    真正的朝廷官兵,糧草補給肯定會有保證的。甚至還可以給予那些義軍一定的支持。沒錢沒糧,誰會為朝廷賣命?

    文申和王豹點點頭。

    劉顯再道:“但是,現在朝廷奸佞太多,就算不會缺,但也不會足。偶爾還會拖。朝廷方面,估計也想不到這仗一打就一年。這戰爭一響,黃金萬兩。這一年下來,估計也都快掏空了國庫,看出手中的錢糧如流水一般的流走,再在如今黃巾主力已經被打敗的情況之下,朝廷肯定開始心痛他們的錢糧了。開始有些舍不得了,所以,肯定會想法子克扣或是巧借別的名目減少補給。”

    這些,劉顯雖然沒有親眼看著朝廷的情況,可是,作為一個后來人,通過一些史實資料,劉顯可以推算得出來。朝廷現在連那些義軍都不愿意支付該給的賞賜,那么又豈會再那么大方的給下面各部軍馬太多的錢糧補給呢?起碼不會給得那么足了。

    這個,其實也是各路官兵也不得不配合朝廷,令那些追隨他們一起作戰的義軍前往洛陽等候封賞的原因之一。因為朝廷給的錢糧不足,他們也沒有更多的余糧支持那些義軍作戰了。這也不得不按朝廷的命令,讓那些義軍離開前往洛陽。

    糧食都不足,那么給士兵御寒的衣物呢?那應該更加也有所不足。

    因此,劉顯算定,現在皇甫嵩的朝廷官兵,肯定也缺供士兵御寒的棉衣。

    “我們第一次跑商的第一站,就是曲陽!咱們去雪中送炭!”

    劉顯定下了這一次跑商的目的地。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