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這是一場騙局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這是一場騙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劉顯哈哈一笑,從后面排眾而出。

    走到了楊杰的面前,對楊杰道:“楊杰大人,此言差矣。有些事,你似乎的確是占據著道理,可是這些也都要看看是什么的時候以及什么的情況。”

    楊杰一見是劉顯,這臉色頓時不太好看,黑著臉對劉顯道:“劉顯公子,你來得正好,我正想問問,你身為漢室宗親,這總也不能言而無信,你欠楊氏縣官府的糧款,又何時歸還?我楊杰等人的確是真金白銀的付出五十多萬的糧食,這個總也不假。正所謂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現在楊某向官府索還屬于我等的糧款,而官府卻沒有分文交付,所以楊某等人以官府為抵押,這又差在哪里?”

    “沒錯啊,我沒說你索還糧款有什么的錯。只不過,有時候做人的確不能太過貪心。有時候做事,也不能夠做盡做絕。有些事,其實大家都心里有數,你也可以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你們持價而估,一斤米糧買到了百文錢,這樣合理嗎?”劉顯指指楊杰,再摸摸自己的心胸,對楊杰道。

    “劉顯公子,楊某現在就是就商言商,誰都知道,物以稀為貴,現在整個巨鹿甚至是冀州,甚至是冀州附近的州郡,哪里都缺糧,所以,我們的糧食,提升價格出售,這難道不合理嗎?何況,我等也只是公賣公買,從來都沒有強逼過誰一定要以我們所定下來的價格購買我等的糧食,這一切都是你情我愿。既然是你情我愿,并且我等還如此大度大量,可以讓買家先打白條,拖欠著糧款,這樣也算是對得起買家了吧?怎么看劉顯公子你的意思,怎么好像反而是我們的不對?”

    “你們本身就不對!”劉顯搖頭,對楊杰道:“可以跟你這樣說吧。如果大家說道理,你們似乎就占理。可是,這個理,卻極為可笑。任何一樣商品,都有其真正的價值所在,絕不能抓一把泥土就說其價比黃金。不合理,不合乎人情道理的事,誰為你們撐腰?誰來為你們買單?”

    劉顯說到這,臉色一冷,伸手止住楊杰想要分辨的說話,對他道:“這只是從道理方向來說的。然后咱來跟你說說沒有道理的方向吧。怎么說沒有道理呢?有道云: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再有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又有言:君為輕民為重。又有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劉顯指著楊杰道:“這個天下,是大漢的天下,你們所擁有的一切,都屬于當今帝王,包括了你們個人本身。然后縱是如此,一個帝王,都要明白,君王再如何高貴,但都不及天下萬民重要。整個大漢朝廷,從上到下,哪一個不是為了更好的治理百姓?要使得天下百姓可以過得更好的生活?而你想想,你們作為大漢的一份子,不管是否是朝廷官府的官員,又或是民間鄉紳富戶,正所謂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可你們卻是如何做的?你們又作為官府官員,你們有沒有為正在捱餓受苦,已經困難到被活活飯死的百姓著想過?又有沒有做出一點有利于百姓萬民的事?”

    “你們作為楊氏縣的地主富戶,本身就應該有那樣的權利責任及義務,盡可能的幫助一下父老鄉親,讓父老鄉親渡過目前眼下的困境。可你們非但不如此做,反而變本加厲,想利用手頭上的余糧來謀取巨額財富,這是什么的行為?這叫做無良奸商,發戰爭財,發災難財。這樣做,你們難道就不怕受到百姓萬民千夫做指?”

    “然后,所謂官逼民反不得不反,這個時候,百姓民眾在絕望絕路上,他們活不下去了,要起來反了你們,你們又如何?如今你再看看,這里四周,都是楊氏縣的百姓,你問問,有哪一個百姓會說你楊杰一句好話?”

    “國難當頭,你們本就應當中以身作則,當應慷慨解囊,盡可能的讓百姓有一條活路。絕對不會如你們這般,以收百姓為家奴家仆,才會施合一兩活命糧。可以說,朝廷官府,念在你們并無大錯,并不愿意白白征用你們的糧食,所以才以高價向你們購買,這個其實也只是權宜之計。”

    “可以明著對你們說吧,無論你們是否還身為楊氏縣的縣令官員,又或只是一般的地方富戶。其實朝廷官府都有權利向你們征用你們的錢糧,其實莫說是錢糧了,必要的時候,朝廷官府方面,還可以征用你們本人。舉個例子,假如說大漢遭受到了外敵入侵,這個覆巢之下豈有完卵?朝廷號召天下義士其起反抗,要征用你們家的青壯參戰,你們又如何?莫非你們還敢違反朝廷命令?”

    “就算是現在,現在朝廷官府,直接下令征用你們的家財以救濟楊氏縣百姓,讓全縣的百姓得以活命,你們又當如何?持著你們現在手頭上有著這數百上千的私人武裝力量,就想跟朝廷官府作對?你們現在這樣的情況,上面官府并沒有追究你們的罪行,只是將你們解職了事,這已經算是大恩。可你們非但沒有感念官府方面的大赦之恩,反而理直氣壯的向官府方面索要不合常理情常的糧款,真的是好大的狗膽。你們以為,手上擁有這一千幾百的人馬,就可以在這楊氏縣稱王稱霸?你們試試稱王稱霸看看?黃巾軍少說也有百萬之眾吧?現在還不是被朝廷官兵給打敗將要徹底的消滅了?你們想跟整個楊氏縣的官府及百姓對抗?想要跟大漢朝廷對抗?想要造反?”

    劉顯說到這里,冷眼看著楊杰,冷冷的道:“明白什么叫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嗎?如果你覺得你們以高價向官府出售這五十萬斤糧食是合情合理,合付大漢律例,還如此理直氣壯的話。那好啊,朝廷官府方面,其實也完全可以跟你們清算,甚至都不用清算,都可以隨便找一個由頭將你們下獄,到時候,說什么就由不得你們了。”

    劉顯的話,頓時讓楊杰大汗淋漓,臉色都蒼白起來。

    因為劉顯所說的,的確就是這<!--中间广告位置-->么的一個道理。現在官府跟他講道理,所以,才沒有拿他們如何。但是,人都需要有自知之明,因為這個世上,誰都不是傻子。換過來說,官府以同樣的價格向你們出售糧食,他們會買嗎?有些事,如果明說了,其實就是他們理虧,就是他們做得不地道。

    何況,這個天下還是大漢的天下,而地方官府,也只是大漢朝廷的權力延伸。他楊杰再如何強勢,也不可能跟官府對抗。

    正如劉顯所言,官府就算不向他們購買糧食,直接向他們征用又如何?他們難道敢不給?

    大漢律法,保護他們的時候,他們就可以是地主是富戶,沒有人能夠拿他們如何。可是大漢律法不再保護他們的時候,他們又如何持有現在的土地及財富?

    “可、可我們的的確確的交付了五十萬斤糧食給官府。最少現在也是憑著這五十萬斤的糧食,讓整個楊氏縣的百姓得以活命。但那些糧食的確是屬于我們的,總不能讓我們白白的交給官府吧?”

    劉顯再一揮手,道:“楊杰大人,你們心里也應該很清楚,你們現在之所以有這些余糧,這些糧食是從何而來?莫非,是你們自己辛苦耕作得來的?你們的這些糧食,其實也是全靠楊氏縣的百姓耕作,然后再交付給你們的田租糧稅。你們也都可以想想,假如說,這楊氏縣的百姓都被活活餓死了,那么將來,誰來為你們耕作你們的那些田地?沒有人耕作田地,你們將來又從何而來田租田稅收取?所以說,人不能太過目光淺短,不能只顧眼前的利益而不顧萬民百姓的死活。有時候,你們在幫人,其實就等于是幫助你們自己。”

    “那、那依劉顯公子的意思。楊某等人的那些糧食,就是白白的交付了?那劉顯公子你自己,欠官府的這些糧款又如何說?”楊杰還是有些不太甘心,不想被劉顯說服,畢竟五十萬斤糧食啊,他怎么舍得就如此見財化水?總不能因為劉顯的一翻話,他就如此算了,不向官府討要索取了。

    劉顯點頭道:“楊杰大人,其實我劉顯心里很清楚,你是不是覺得,你現在手上不僅掌握著官府欠你們糧款的白條,還掌握著我劉顯欠楊氏縣官府的白條。所以就有持無恐,心里想著,就算官府沒法向你們支付那筆糧款,但卻可以向我劉顯追討,讓我劉顯還了這些糧款,然后再支付你們的糧款?呵呵,還真的想得美。”

    “什么?莫非你劉顯就敢賴官府的賬?”楊杰不敢相信的瞪著劉顯道。

    “非也!”劉顯說道:“事到如今,我劉顯就明著跟你們說吧。之前我也說過,由文申縣丞代表官府向你們購買糧食,的確就是一個權宜之計,正所謂急人所急,以目前的情況而言,的確是先以活命楊氏縣的百姓為重。在你們不但不愿意拿出糧食救濟百姓,甚至還不愿意降低價格出售你們手頭上的余糧的情況之下。我們也就只有如此,方有可能讓你們把手上的糧食交給出,然后才可以憑借這一批糧食來救活楊氏縣的百姓。明白什么叫權宜之計么?說白了,這其實就是一場騙局,利用了你們利欲熏心,全都掉進了錢眼里的情況,才以這樣的計策,好讓你們把糧食拿出來。畢竟,你們也算是大漢子民,作為官府,總不可能當真的向你們毫無理由的直接征用你們的糧食吧?何況就算是征用,但在這楊氏縣,當時你們掌握著這些人馬,就算你們不拿糧食出來,文申縣丞也拿你們沒有絲豪辦法,如果也只有眼睜睜的看著楊氏縣的百姓餓死。所以,這所謂的官府向你們購買糧食,這其實就是一場騙局,現在,你們明白了嗎?”

    “這、這不可能……你、你們這樣做得太過了。既然敢以官府的名義謀騙我們的糧食?這、這不管如何,你們都是打著官府的名號來向我們購買糧食的。莫非!你們就想如此就算了?”楊杰哆嗦著,臉色又漲紅了,他真的不愿意相信,自己等人竟然是被騙了。

    如果說,現在文申他們沒有這全縣的百姓的支持,沒有他身后的數百人馬,他還真的想一聲令下,讓自己的人馬將文申及劉顯給控制起來。

    可現在,他卻真的不敢。

    另外,他的心里其實也有些明白了。但是,這個時候他卻悔之晚矣。當時他覺得劉顯拿著他們的糧食救濟全縣的百姓,使得劉顯在這楊氏縣百姓當中的聲望名望急劇暴漲,使得楊氏縣的百姓只知道有劉顯卻沒有他這個縣令楊杰。

    當時,他還想著那筆巨額糧款之事,并認為劉顯就算是獲得了楊氏縣百姓的聲望也威脅不到他。現在想來,他錯了,他從一開始,就應該要想辦法阻止破壞劉顯在楊氏縣布施粥食。甚至,這樣的事,也完全可以由自己來干,用不著劉顯摻一腳進來,白白讓劉顯在這楊氏縣的收獲了百姓的聲望。

    “楊杰。咱們其實也不想把事情做絕了。畢竟,無論怎么說,你們在黃巾禍亂其間,的確組織了人馬,對抗了那些黃巾亂軍,無論你們是為了自己也好,還是別的也好。這順帶的,的確也保護了楊氏縣的百姓,讓這些楊氏縣的百姓沒有遭受到黃巾賊的屠戮。這也算是有功了。”劉顯這時放緩了聲音,對楊杰道:“所以,正所謂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的確也沒話說的。”

    “我現在也可以跟你說,我劉顯欠下楊氏縣的糧款不假,但是,這絕對不是你們所想象的是這一筆巨款。因為就目前而言,我劉顯也根本不可能拿得出這么一筆巨款。所以,本人跟文申縣丞是另有協議的。三年之內,如果本人沒法支付楊氏縣官府這筆購糧的欠款,那么楊氏官府允許本人,以同等數量的糧食交還給楊氏縣的官府。所以,你看看,這才是合情合理的事,我向官府購買了糧食,但沒錢支付的話,那么就交還同等糧食的糧食。你覺得,這樣合情合理嗎?”

    劉顯說完,盯著楊杰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