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以官衙抵債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以官衙抵債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對于楊杰來說,他哪怕是在黃巾暴亂的時候,他都沒有感到那么的絕望。因為那個時候,他早就事先警兆,甚至有當時太平道內部的人告訴了他情況,讓他可以從容應對,避過了那一場大劫難。

    當然,那當中最為主要的是,因為有官府以及那些真正的大地主大土豪在他的面前吸引了那些黃巾軍的注意力,就算是要搶,都還沒有搶得到他們這些中小地主土豪的家。

    可現在卻不同了啊,如果這又是一次黃巾暴亂的話,那么他現在既是官又是這楊氏縣的最大的地主土豪。如此,就輪到他首當其沖了。

    平時,這些一般的平民百姓,可以任由他楊杰拿捏,想要怎么炮制就怎么炮制。但不管如何,楊杰也一直都擔心那些百姓民眾會如早前的黃巾暴亂那樣。

    所以,他其實在利用了手上的人馬的壓力之外,還給出了他認為是可行的一些安撫百姓的舉措。這些,其實就是早前所提及的,收那些一般的百姓民眾為家奴的舉措。

    這樣,多少都給了一個那些已經活不下去的百姓的一條活路,讓那些百姓不至于立即將矛頭對準他們。

    事實上,當時百姓也并不會認為他們現在所面臨的情況局面跟楊杰他們有什么的關系。因為他們所面臨的困難,是黃巾軍帶來的,是官府官兵帶來的,是原來的那些真正的大地主土豪帶來的。如此,當時還真的沒有人會將矛頭指向楊杰他們。

    就算是現在,如果沒有劉顯在這楊氏縣橫加一腳,那么楊氏縣的百姓,恐怕都不會站在楊杰他們的對立面的立場上來。

    尤其是楊杰他們不讓那些百姓知道他們還有那么多的余糧的情況之下。

    這一切原本好好的,這段時間,楊杰還都在做著發財夢。可是,這突然間,楊氏縣的百姓聚集在他的縣衙之前,還有文申這個縣丞,這突然間他又從何而來的那么多人馬?莫非,這是上面的官府偷偷的派來給文申來打壓自己的官兵嗎?

    但是不管如何,現在楊杰已經無法逃避,不管文申所說的上面官府的文書命令是好事還是壞事,他也必須要面對。他還真的不敢落人口實,不敢戴上那頂謀逆造反的帽子,這一旦坐實了這個罪名,那么他就什么都完了。

    主薄李茂進來,楊杰什么都沒說,搖頭對來到縣衙,都不明所以的另外的官吏道:“各位,今天我們大事不妙了,有可能從今天開始,這楊氏縣就不是我們說了算。不過也不用太過擔心,不管如何,我們在這楊氏縣這一畝三分地上還是有著比較大的影響力的。如果他們不撕破臉皮還好,如果當真的撕破臉皮的話,那么我們也不那么好惹的,咱們這數百上千的人馬,也不是吃素的。你們說對不對?”

    “楊杰大人,現在的情況,的確是對我們極為不利啊!我、我們當真的要跟他們硬來?據我們所觀察的,估計全縣的百姓都匯聚到我們的縣衙來的,還加上文申縣丞的那不比我們少的人馬。”

    一些官吏害怕了,他們現在反而擔心楊杰會不顧一切的下令讓他們的人馬跟文申的人馬對上,怕會打起來。另外,他們現在是有上千人馬在這里不假,可是全縣有多少百姓?一兩萬的百姓啊,這當真的要發生沖突,就算那些是手無寸鐵的百姓,也都可以把他們撕得粉碎。

    這便是群眾的力量啊,這人一多,他們就算是武裝到牙齒,都會感到害怕。

    “是啊,縣令大人,如今我看你還是先出去看看,看文申怎么說,看看那上面官府的命令又是什么再說吧。”

    楊杰聽得臉色一黑,吼道:“都給我閉嘴!我有說過要跟他們沖突了嗎?我只是想告訴你們,這一次可能對我們都不利,但是,我們也必須要堅持我們自己的立場,不管如何,符合大漢律例的規定的,我們還是必須要堅持要爭取的。比如,我們眾人,在楊氏縣也都沒有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吧?我們這一次出售給官府的糧食,那可是實實在在的交付了官府五十萬斤的糧食。那么官府打給我們的白條,那是必須要兌換的,你們說對不對?要不要爭取?”

    楊杰倒也有一定的政治智慧,他知道,這個文申遮遮掩掩,昨天從巨鹿郡回來,前來見自己的時候,還說得好好的,這第二天一早,就發動了全縣的百姓圍堵官衙,然后還帶著數百人馬前來,這來勢洶洶,這肯定就是針對他的行動。所以,那什么的上面官府的命令,這絕對不會是什么的好事。

    另外,如果再想深一層,楊杰覺得自己還真的沒有做出什么可以直接讓上面官府降罪的事。所以,如果是上面官府對自己不利的命令,這最多就是解除他的這個縣令的職務,罷了他的官罷了。

    關于這個,他倒沒有什么的所謂了。因為,他被委任為楊氏縣縣令的這段時間,他認為自己該做的事都做了,能夠弄到手的利益他都已經弄到手了。而他的確也無心去理會這個楊氏縣的百姓的死活,那么,這個縣令做不做也罷。

    現在他就算不是縣令大人,可是他手上還掌握著官府欠他們糧款的白條,還有劉顯欠官府糧款的白條。只要他牢牢的掌握著這些中小地主土豪的人馬,那么他就不用擔心自己在這楊氏縣的地位,官府也還得要看他的臉色,欠他們的糧款,這終歸還是得要歸還的。

    現在,楊杰想要跟這些地主土豪商議一下細節。可惜,這些家伙的目光實在是太過淺短,跟他們根本就沒法談。

    他惱怒的瞪了幾眼剛才那些說話的人,冷冷的道:“告訴你們,現在我們都是穿一條褲子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不管如何,你們都必須按本人的臉色以及命令行事,到了我們該要堅持的時候,我們就一定要堅持,絕對不能向那個文申服軟。”

    楊杰對他們說了這翻話后,便硬著頭皮,昂首挺胸,大步的走出了縣衙。

    “這么一大早的,文縣丞帶著這么多人馬<!--中间广告位置-->來到官衙意欲何為?”楊杰面無表情的對文申道。

    “見過縣令大人。”文申對楊杰施禮,道:“縣令大人,這并非是文某要如何,而是上面官府來人,帶來了給縣令大人的文書命令。所以,文某也只能一早就爬起來,帶上面官府的上使前來宣讀文書命令了。”

    “呵呵,上面官府的上使大人?那么說你身后的這些人馬都是護送上使大人來的官兵了?可是我怎么看他們都不像是官兵啊?還有,現在是全縣的百姓都來圍住了這縣衙了吧?這是怎么回事?他們也是文縣丞你請來保護上使的?”楊杰皮笑肉不笑的冷呵兩聲,然后提出了質疑。

    “哈,縣令大人,有些事,其實文某也不太清楚。不過,有些細節方面的東西,縣令大人也不必去追究理會了。”

    “嗯,事以至此,的確是不用過多去追究理會,好吧,既然如此,那么上使大人何在?可以宣讀上面官府給楊某的文書命令了。”

    “也行,那么就有請上使大人。”

    文申也沒二話,立即讓過一旁,對后面的人馬中大聲喝道。

    宣讀什么的也只是小事,主要的還是要看宣讀了之后,這個楊杰的反應罷了。

    文申另外讓一個讀書人扮作了官吏的樣子,煞有其事的走了出來,當然,還有十來個真正的官府官兵護衛著。這些是讓劉顯的劉府商隊當中選出十多個臉生的人,穿上了王豹提供的官兵衣甲的人。

    “你便是楊氏縣縣令楊杰?”

    扮作上面官府前來宣令的讀書人,演技倒也不錯,像極了上面官府派來的使官,一臉看不起地方官的樣子。尤其是對裝要被解職的官員的那種輕蔑之態很到位。

    “下官楊杰,拜見上使大人。”楊杰倒也沒敢失禮,趕緊拜見。

    “免了。”這個讀書人沒有絲豪的遲疑,直接從懷中掏出了一份用帛紙書寫的命令文書,宣讀了起來。

    “茲令楊氏縣縣令楊杰,早因其在楊氏縣所做的貢獻,特別委任其為楊氏縣縣令,但在此楊氏縣百姓危難之際,身為縣令,卻沒有任何的施政舉措,沒能治理好楊氏縣百姓,帶領楊氏縣百姓走出困境,恢復正常的生活生產秩序。這些都是瀆職行為。但基本楊杰本非官場中人,沒有任何為官經歷經驗,對于如何治理一縣一城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情有可原,因而開恩,不予降罪。至此,解除楊杰縣令之職,即時生效!”

    “另,楊杰所任命的楊氏縣一眾大小官吏,亦不符合官府用人準則,都沒能輔助縣令治理好百姓,所以,也一應給予免去官府職務,即時生效!”

    “楊氏縣暫時由縣丞文申為代縣令,行使縣令之責。若文申縣丞能夠將楊氏縣治理好,那么以后便有機會成為正式的楊氏縣具令,否則,也會免去其職,且還會降罪。”

    ……

    這些官府命令文書,是真實的。

    宣讀完后,他把命令文書給楊杰過目,讓楊杰確認真假。

    這個,真的假的,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就算是假的,他楊杰也必須被解去縣令之職。

    但真的就是真的,給楊杰過目,能讓他心服口服。

    對此,楊杰倒也冷靜,因為他已經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備,他看過官府命令文書,知道沒假,所以,也沒話可說。

    “楊杰原服眾官府命令,愿意解除縣令之職,把職位讓給賢能之士,希望新的縣令,可以讓楊氏縣恢復正常的生活生產秩序,使得楊氏縣興盛起來。楊某也感謝上官不降罪之恩!”

    “好!既然楊杰你服從上官的命令,那么從現在開始,汝便不再是楊氏縣的縣令,包括了汝所任命的大小縣官,在此時亦同時成為平民。”

    “上使說得對,楊杰從現在開始,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民了。”楊杰似極為順從的低頭道。

    “好,那么就請你們盡快把原來官府的一切文書文件交接好,并從官衙搬走,讓文申代縣令能夠馬上執政,對楊氏縣展開正常的大小官員任命以及對楊氏縣各項工作的開展。”

    “沒問題!”楊杰依然很干脆的答應了,這似乎要比文申原來所想象中的更順利一些。

    可這時,楊杰卻又一下子挺直了腰桿,對這個所謂的上面官府的使者道:“上使大人,既然楊某現在已經被解職,不用是官府的人了。那么楊某現在就以一個平民的身份,要向你們官府方面討要一筆拖欠的錢款,希望官府方面,能夠盡快交付,莫要讓小民久等。”

    “什么?官府拖欠你的糧款?”

    “沒錯!文申作為縣丞其間,以官府的名義,向楊某等數十位地方百姓購買了五十萬斤糧食。這批糧食,楊某等人已經全數交付給文申縣丞,這個文申縣丞,哦,不,現在應該是代縣令才對。楊某所說的這個事不假吧?”

    “不假,確有其事。”文申應道。

    “那好,那么現在就請文申大人兌現這些官府打給我等的白條吧,一共五千萬錢,我等還分文未取。這些都是小民們的血汗錢,相信官府不會貪墨了吧?”

    “這個……官府自然不會貪墨屬于你們的錢財。”文申雖然知道楊杰會拿這個事來做文章,可是,他的確是沒法否認。

    “既然文申大人這么說了。那么小民就放心了。但是,正所謂眼見為財,我們分文未取的情況之下,小民希望可以先把這錢付清了,我們再交還這個官衙。畢竟,這官衙也算是一個固定資產不是?如果你們沒法付清這筆錢款的話,那么這官衙也可以作為其中的一部份債款。”

    楊杰說得理直氣壯,他說出來后,文申和那個假扮的上面官府的使者不禁有些僵了,這一時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應對楊杰這樣看似合情合理的說詞。

    “哈哈……”

    這時,劉顯哈哈一笑,從后面走了出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7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