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楊杰感到不妙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楊杰感到不妙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楊杰昨夜睡得不夠踏實,不知道為何,總覺得有些煩躁,就連身邊兩個嬌美如花的小妾都沒能讓他安心下來,沒讓他感到快活安樂。

    昨夜他居然不舉,讓他懷疑自己是否是真的老了。

    他也不知道煩躁是從何而來,也有可能是最近為了那筆巨額財富想得太多了吧。他一心想獲得更多的錢財,然后讓他成為真正的名副其實的楊氏縣的首富。

    至于為什么說是名副其實,那是他的心里,其實是想向當初的楊氏縣李家看齊。他認為,最少也得要家財千萬,家中奴仆兩三千,如此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大富豪之家。

    他自己也很清楚,他之所以可以在楊氏縣露頭,那是因為他平時的低調隱忍,以及,那些楊氏縣真正的大地主富豪等等被黃巾賊先滅了的關系。真要說起來,他現在所獲得的財富,還不及以前的那些大地主大富豪的十分之一。

    他現在,不僅要利用手上的余糧,弄到一大筆巨款,還在抓緊時間奪取楊氏縣城內的那些已經無主了的房屋等等,將那些無主的房屋轉到自己的名下,還有就是,利用自己縣令的便利,侵占大量的土地。

    這些,都是他跟主薄李茂一起來干的,就是別的地主土豪,也所知不多。因為那些目光淺短的家伙,根本就沒有過問過官府的事,他們并不知道可以通過自己官府官員的便利,做到那么多事。

    原官府中的一些文書文件,在黃巾賊攻占了官衙的時候,被毀掉了許多,所以,許多官府備案的資料,都已經遺失了。

    如此,只要這官府內沒有了備案的資料文件,比如,記錄著某某房屋的歸屬,還有楊氏縣外面四周的一些土地的歸屬等等。如果官府丟失了這些存檔文件,那么他就可以另外起草一個文件,把那些房屋土地都歸屬于自己的名下。

    當然了,這個也得要知道那些房屋土地的主人是否已經不在了。如果還活著的話,那么他也不能亂來,主要的,就是侵占那些無主的房屋土地。

    這些事,他做得隱蔽,暫時就是另外的那些地主土豪也都不知道。

    事實上,現在楊杰所侵占的那些房屋及土地。也足可以讓他一躍成為楊氏縣的真正的首富了。如果以后楊氏縣恢復了正常的生活生產秩序,他的好處就會更多。

    因為,現在他手上掌握了那么土地的擁有權使用權。別的百姓民眾要恢復生產的話,那么就必須要向他這個地主交納田租賦稅。

    不過,因為官府上面有了減免一年田租賦稅的命令,這也讓他感到不太爽。因為這又是一些暫時得不到的好處。

    嗯,在他的眼內,無論是房屋或是土地,都是為他收斂財富的工具,這一時沒能獲得錢糧財富,就讓他感到不自在。

    這天一早,他迷迷糊糊的醒轉,用力將歪膩在身上的一個小妾一把推開。

    這女人再漂亮,但這特么的有心無力,還往自己身上貼,讓他更是羞惱。

    碰碰碰一陣急速的腳步聲傳來。

    “縣令大人!縣令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外面突然傳來殺豬般的大叫。

    楊杰一個哆嗦,剛下床的他差點沒站穩。

    “誰!一大早的什么不好了?真不吉利!”

    “稟大人!縣衙之外,來了許多百姓,他們好像要把我們縣衙都要圍起來了。”

    “什么?這是怎么回事?他們想造反?”楊杰臉色一變,一下子蒼白起來。

    前車之鑒啊,楊氏縣的官府,就是被一些暴民給打砸搶了。莫非現在又是這樣?

    “是黃巾賊?”

    楊杰又匆忙問。

    “不、不是……他們頭上沒扎黃巾。”

    “快!召集咱們的人馬,趕緊派人把通知別的官員,讓他們把人馬開過來。保護縣衙!”楊杰聽不是黃巾軍,心里頓時稍安,第一時間就是想到要將他們的人馬調來保護他。

    縣城之內,一共有四個主城門。分為東南西北四個主城門。每個主城門之內,都會有一個軍營。

    這些軍營,其實就和王豹的那個軍營差不多。楊杰他們這些楊氏縣的中小地主土豪聯合起來控制了楊氏縣后,他們的人馬就一直占據著這些軍營。城南的軍營,還是后來才騰出來給王豹的。

    索起縣尉就占據了城北的軍營,常駐兩百官兵。當然,現在索起已亡,一百官兵中的七十多人加入了劉顯的劉府商隊,余下的十多人還滯留在王豹的軍營。另外,派了數十人盯住劉顯,還要留下人手看守軍營以及城北城門。因此,這兩百官兵,其實就等于是沒人了。

    另外,縣衙之內,常駐有一百個楊杰的親信護衛。剩下的兩個軍營,一共各約常駐兩百人馬。

    縣衙之內的楊杰的那些人,首先集結了起來。

    其余地方的人馬,在收到了楊杰的命令之后才會趕過來。

    為了提防會遭受到那些圍在縣衙外的百姓的沖擊。楊杰趕緊讓自己的那一百人馬守在縣衙之前,不讓那些民眾闖進官衙。

    這一百人馬,是全副武裝的,刀槍森嚴,把縣衙的前掌守得一個水泄不通。

    還好,楊氏縣真的并不大,這天縣城內的百姓的舉動,這個動靜也實在是太大了一些,早就驚動了城內的那些地主土豪。

    這也沒用多久,楊杰他們的人馬就趕到了縣衙,也包括了聞訊趕來的各個官吏,也就是那些地主土豪了。

    慢慢從縣城內各處匯聚在縣衙的百姓,他們并沒有和楊杰他們發生任何的沖突。碰到那些由縣衙出來的,或是由別處開來的人馬時,百姓也沒有去阻止留難。甚至,有些楊杰他們的人馬對一些百姓喝罵,百姓也沒有理會他們,只是不管不顧的往縣衙集中過來。

    那些楊杰的人馬,本來是想驅趕那些百姓散去的,但是看到這么多百姓在一起,他們也不敢亂來。

    如此,情況就顯得略顯怪異的,雙方都以縣衙為中心,互相趕到這里,然后再對持著,但是卻也沒有<!--中间广告位置-->發生沖突。

    沒發生沖突,這個卻也是劉顯讓李元、高張他們通知楊氏縣的百姓行動的時候就特別提到的。讓他們不必要跟楊杰的那些人馬發生沖突,因為如果當真的要發生沖突,真的要打起來的話,這個不是他們這些一般百姓的事,而是王豹的那兩百官兵以及劉府商隊的那數百人的事,其實主要的就是黃舞蝶所率領的那一百左右的暗營的人馬的事。

    讓這些百姓一起來,一個是讓他們來見證楊杰這樣的無道無為的縣令是如何被趕下臺的,二個也是為了營造出一個氣勢,讓楊氏縣的百姓都親身經歷,讓他們來感受一下這個群眾的力量。讓他們明白,只要他們不畏懼,只要他們有組織,有紀律,聽從命令,那么就算是強權,他們也一樣可以與之對抗的。

    這時,沒多久,文申和王豹就來到了縣衙之前。

    索起已死,那么縣衙的這些官吏,除了楊杰這個縣令之外,就是李茂這個主薄勉強可以和文申、王豹平等對話。

    在職權上,別的官吏其實就只貪圖官府官員的這一個名頭,實際并不會有太大的權力。在官衙前,別的官吏,都沒有資格對文申及王豹說什么。

    而楊杰不可能親自出來的,所以,就只有李茂在這縣衙前主持和外面的百姓對持的事務。

    但李茂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陣勢,此時他的心里虛得很。

    但他想著自己身后有楊杰,有這已經趕到了縣衙的上千人馬,他的膽氣又一壯。

    在看到縣丞文申及縣尉王豹帶著這么多人馬來到了官衙前,他當即站出來,攔在文申及王豹的面前。

    “文縣丞,王縣尉,你們身后的都是官兵嗎?都是來保護縣衙的嗎?如果是這樣,那來得正好,這些民眾不知道為什么,圍在這縣衙四周,現在請你們把他們驅散吧。”

    李茂并沒有第一時間想到文申和王豹帶著這么多人馬前來的意圖,也不會想得到文申和王豹跟這些百姓是什么的關系。盡管他的心里也感到有些不對了,但嘴上而還是抱著幻想希望的道。

    “哼!”王豹冷哼一聲,冷冷的對李茂道:“你說什么呢?這些都是楊氏縣的百姓,他們來到這里又沒干什么,驅趕他們干什么?難不成,這縣衙是你們家的,一般的百姓就來不得?”

    李茂聽得臉色一變,黑起臉來對王豹道:“王豹縣尉!你這是什么意思?”

    “沒有什么意思,這些百姓,他們愛來便來,那是他們的自由,我們憑什么要驅趕他們?他們是來殺人還是放火了?”文申這時語氣嚴厲的道:“李茂主薄,你在此也正好,現在,你去打楊杰縣令請出來,上面官府有關于楊杰的一些命令需要宣讀。也正好,這里這么多人見證,就當作宣讀吧。”

    “什么?是上面官府下達有關于縣令大人的命令?你昨天怎么不早說?為什么要現在才說?”

    “廢話!這是上面官府連夜送達的命令。”文申不客氣的駁斥道。

    “我不相信!這是你們的陰謀,早不來晚不來,非要現在這個時候來?你們有什么的企圖?給我們縣令大人的命令又是什么?”李茂真的感到不妙了,不由有些急紅了眼的喝問。

    “哼!李茂,莫非你是想違抗上面官府的命令?莫非你們想謀反?”文申現在真的硬氣得很,抬手一指,指著李茂身后,把縣衙團團護著的那些人馬道:“你們這是在干什么?哪里來的那么多人馬?整個楊氏縣,就只有四百官兵,你們派了一百官兵‘保護’文某,除去在我們身后的王豹縣尉的兩百官兵,你們也就只還有一百官兵而已,他們都是什么人?你們這是想聚眾起事,揭竿而起,準備要造反了嗎?”

    “呃……你、你這是反咬一口……這些、這些……”李茂被文申的質問弄得有些語塞,一時找不到更好的借口,身后的人馬,是他們這些地主土豪的私兵,可是,他們有什么資格擁有這么多的私兵?這是意圖謀反嗎?這么一頂大帽子扣下來,如果扣實了,那么就是大件事了。弄不好,他李茂全家都遭殃。

    這時,劉顯在后面聽著文申的話,不禁對他點了一個贊。

    劉顯最欣賞文申這一點了,他別的能力沒有,但是,論臨時應對一些狀況,他還是比較靈活的。起碼,官字兩把口,在什么的情況什么的時勢下應該要怎么說,這個文申真的把握得很好。

    不管如何,這家伙,能夠嚇唬得住人。

    實情,其實文申也是被逼出來的。在某些時候,你也必須要這樣說才能鎮得住人。

    反正,這些天,他也從劉顯的身上領悟到不少東西。知道許多事,臨機而變,要怎么說,要怎么做,全憑自己來掌握。

    他有很多時候,想起劉顯就憑一張嘴就說服了自己,然后就能夠弄得到如此多的糧食。這個他想起來都感到有些發虛,如果他不是按劉顯所說的去做了,那么現在還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局面,也更不會知道,就如此輕松就能解決了那么多的困難。

    “還愣住干什么?還不快去請楊杰出來聽上使宣讀有關于他的命令?”

    文申又厲聲喝道。

    李茂有些頂不住了,文申沒有繼續糾纏他身后的人馬的問題讓他松了一口氣。他沒有再說什么,低下頭轉身返回官衙。

    縣衙內,楊杰其實也在暗中關注著外面的情況,在看到了文申和王豹帶著那么多人馬前來的時候,他就真的感到不妙了。

    這個時候,他也才真正的感到事情已經失去了控制,這個楊氏縣,已經不在他的掌握之中。

    文申的話,他也聽到了。

    這個,楊杰也感到為難。

    因為怎么說,人家文申有上面官府撐腰,說什么就是什么。而他在這里,雖然說是縣令,可自己的這個縣令,也只是在這個楊氏縣有作用。并且,還得要憑著自己手上的這些人馬的支撐,他才可以無所顧忌。

    但當現在這樣,文申他們擁有了足可以和他對抗的人馬實力,還有那么多的百姓在一起的時候,楊杰的心里就感到絕望。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7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