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加入劉府商隊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加入劉府商隊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這場比斗其間,劉顯從柳林村調來的人馬也總算是到了。不過,只是到了約百人左右,另外的會在今夜分批到達。

    這個主要是過河要用木筏送過來的關系。而且,雖然是在夜里,但分批前來,不容易引起楊杰他們的注意。

    現在是關鍵時刻,一切都還是小心為妙。

    這百來人馬,是俞進帶來的,他在王豹手下的官兵的帶領之下,悄然的帶著人馬進了軍營來。

    當然,他被軍營里的熱烈氣氛弄得嚇了一跳。他這一路來都很低調,沒有驚動什么人,沒想來到這里竟然如此熱鬧。劉顯就不擔心會驚動了楊杰他們,派人來察看軍營的情況么?

    這個,俞進倒是多慮了。

    這個軍營弄出來的動靜,自然會驚動到城內的人,可是,這個時候就算是楊杰派人前來探問情況,也就只需要一句話搪塞過去就行了。軍營嘛,無論是操練或是正常的軍中比斗,這些都是正常的現場,只需要讓楊杰他們知道,這只不過是一次正常的官兵中的正常比武,并且還有縣尉王豹參加。如此,他們就只會道是這些大兵聊著沒事干鬧的,自然也就不會再深究了。

    當俞進他們知道剛剛由王豹跟一個原官府官兵的都伯周業進行了一場比武,他沒能早來一步觀看,不由有些遺憾。因為聽這些官兵所述,方才的比武戰斗還挺驚險精彩的。

    這個時候,王豹和周業算是正式認識了,并且放下了各自心里的成見。

    當然,他們能夠不打不相識,這當中自然也有劉顯的功勞。

    如果劉顯不插手,那么王豹可能就會要治周業聚賭之罪。而如果劉顯不收周業,那么王豹也不會跟周業和好。

    劉顯在點將臺上看到王豹和周業和好,并且又看到了剛剛才走進軍營來的俞進。

    劉顯先揮手示意,讓俞進先不要過來,讓他的人馬就在外圍。然后劉顯走到了點將臺邊緣,對下面的官兵道:“各位都是官府的官兵,所以,都是自己人,現在你們都看到了,王豹縣尉和你們的都伯周業只是有一點點的小磨擦,打一架就沒事了。”

    “大家都認識我吧?柳林村劉府劉顯,大家都過來,我有話想跟各位談談。”

    劉顯大聲的揮手,讓雙方的人都到點將臺之下。

    柳林村劉府劉顯,現在這楊氏縣誰人不識?

    這個時候,文申也站到了劉顯的身旁,他雖然不知道劉顯想要說什么,但是覺得應該是比較重要的話,所以,他也揚聲道:“王豹、周業,把你們的人都叫過來吧。”

    王豹及周業自然是馬上讓他們的官兵都到了點將臺下。

    沒一會,王豹的兩百官兵,以及和周業在一起的上百官兵,還有剛剛來到的俞進等人,都聚到了點將臺前。

    劉顯見差不多了,這才開口對他們說道:“大家雖然認識我劉顯,但是你們可能不知道,其實我劉顯是漢室宗親,當然了,這個也并不值得有什么好炫耀的,說出來,只是讓你們知道,我以下所說的,是不是值得你們每一個官府的官兵思考。”

    “說什么呢?先說我自己,作為一個漢室宗親,活在這個世上,其實就有著一個責任,是劉某這個身份與生俱來的責任。是什么責任呢?匡扶漢室、救困扶危!為皇族漢室分擔一些責任,尤其是在亂世,必須要盡自己的能力,做到保境安民,救濟貧苦百姓,維持地方秩序等等,這些都是身為漢室宗親應該做的,也必須要做的一些事。”

    劉顯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對下面的官兵道:“所以,在此,你們別覺得我劉顯有多么的偉大,其實,我所做的,想盡辦法弄到糧食,救濟楊氏縣的百姓,這也只是盡我這個作為漢室宗親的一點點責任而已,并不值得稱道。”

    “劉顯公子,你過謙了。天大漢天下,漢室宗親何其多?可是,卻沒有誰能夠做得到像劉顯公子這樣,可以活命數萬的百姓。”文申在旁說道。

    劉顯擺擺手,繼續對下面的官兵道:“好了,現在說了我自己,那么現在就說說你們。你們都知道,自己是官府官兵。可是你們又知道不知道,這官府官兵的責任及意義呢?”

    “保家衛國!保境安民!”

    王豹在下面大聲的響應道。

    “說得好!”劉顯對王豹點了點頭,然后再對下面的官兵道:“王豹縣尉所說的,只是一個方面,其實,官兵的身上,還有更多更重大的責任。”

    “是什么呢?那句口號,說的是大的方面,往小的方面來說呢?其實就是要保護好你們自己身邊的人。維護好正常的生活秩序,作為官兵,做到和百姓如一家,不欺壓良善,不打砸搶百姓的錢糧財物,更不能欺男霸女。這些,其實都是你們應該去做的。”

    “可惜,我在楊氏縣并沒有見到這些。這么說吧,你們說是官兵,可是做的卻不是官兵應該做的事。有些地方的官兵,兵即是賊,賊即是兵。他們,成為個別人手上的爪牙,專門去針對一些貧苦的百姓。”

    “別以為我劉顯在這里大放厥詞,似乎說的跟你們無關的樣子。事實上,我劉顯說的就是你們。”

    劉顯指著下面的官兵道:“官兵,在我劉顯的心目中,是一支為民請命的隊伍。可是你們呢?嗯,你們里面,有部份官兵是臨時招進來的,不說你們。周業,你這支官兵,你覺得是官兵嗎?你們只是楊杰縣令的走狗爪牙,你們平時,是不是聽從他的命令,干得都是一些保護他們的生命財產的事,有沒有保過哪怕是一個平民百姓?有沒有?呵,這個你們心里清楚。”

    “楊氏縣里,一萬多兩百的百姓,歷經了黃巾軍的禍亂,這當中也少不了部份官兵的搜刮。這么多百姓,沒吃沒喝的,每天都餓死人。可是你們的縣令呢?做了什么?平時,一斤米糧,不過是數文錢,就算是貴些,十文一斤,這個都可以接受。可是居然賣到了百文錢一斤,你們心里就沒有一點數嗎?這樣<!--中间广告位置-->合理嗎?這是不是要把百姓都往絕路死路上去逼?”

    文申神色有些愕然,他沒有想到劉顯會把話說得這么尖銳,現在這么當著這些官兵的面說出來,那么就等于是直接宣告跟縣令楊杰撕破臉了。

    不過,劉顯的話,卻的確讓下面的官兵感到有些汗顏。

    他們除非是窮兇極惡的家伙,要不然,只要還有一點點良知的,他們都知道自己平時幫著縣令楊杰做了不少混賬事。

    比如平時在縣內巡守,守的只是那些地主土豪的家宅財產,至于一般的百姓,他們誰會去管他們的死活?甚至,他們也會幫忙“維持”秩序,是維持那些地主土豪的秩序。

    如果沒有他們這些官兵,楊杰他們的那些米糧店鋪,他們還能保得住?早就被那些餓急了眼的百姓搶光了。

    為了保住楊杰他們的糧米店鋪,他們還曾動手打過人,驅趕過一些手無寸鐵的百姓。

    當然,如果今天劉顯沒有當著他們的面指出來,他們還只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作為官兵,他們不就是聽上面的人的命令來辦事嗎?

    “以前你們怎么樣,我劉顯管不了,也追究不了。但是,我希望你們都記住,官兵,其實就是為民請命的隊伍,并不是欺壓百姓的軍隊。不管如何,不管是誰的命令,手上的刀劍,永遠都不要對著一般的百姓,這樣的隊伍,才是真正的官兵。因為,那些一般的百姓里面,就有可能有你的父母妻兒,有你的鄉親父老,有你的親朋戚友。你們愿意拿著刀劍去對著自己的親人?朋友?”

    “大家說,我劉顯說的這些,有沒有道理?如果說沒有道理的話,那么就請你們站出來說道說道。你!你!你!還有你!”

    劉顯隨手指向下面的官兵,道:“你們并不是天生下來就是官兵,你們也是來自于一般的貧苦家庭。所以,想想自己的來歷出身,你們就會明白,要如何去做好一個官兵。要時刻都要記住自己的使命。”

    “我劉顯有我劉顯的責任和使命,而你們官兵,也有你們官兵的使命和責任。”

    “說得太好了!”王豹這時對于劉顯的這翻話深表認同,這些,也是他以前沒有好好想過的,沒有想到作為一個官府統領官兵的官員,他要如何做好這個統兵將領。他就只是想著有仗就打,有賊就抓。可沒有想過自己有什么真正的使命和責任。

    劉顯再揮了揮手,笑道:“我劉顯一家之言,但愿你們聽進去,記在心里。但今天,我劉顯在此,并不是為了跟你們說過個。我要跟你們說的是,你們認為楊氏縣要如何才算是正常?要如何才可以讓更多的貧苦百姓更好的生存生活下去?嗯,這當中的貧苦百姓,其實也包括了你們,相信你們大部份的官兵,現在都是生活得很緊張,你們的這一點俸祿,恐怕未必可以讓你們的家人活命吧?”

    劉顯的問話,讓大部份的官兵都認同,這當中,也包括了周業所在的那約一百個官兵。

    這些官兵,其實大部份都是來自一般的百姓人家。

    哪怕是索起的那一百個官兵,這些官兵,或許都跟索起或是楊杰他們多少有些什么的關系,可是,就算是有關系,都是比較疏遠的。像真正和楊杰索起他們較為親近的人,就是像索吉這些人。這一小部份人,他們現在都不在這里,另外的人,也都找借口,強烈要求離開,他們分別搬出了楊杰及誰誰的名字。但凡是這些,都是跟楊杰他們較為親近的,所以,文申當時也不好強行將他們扣押下來,只好放他們離開。

    所以,現在剩下來的,都未必會是楊杰他們的死忠。

    劉顯就是看到這個,所以,才不怕把他們收進劉府商隊。

    “其實,我現在所說的,是針對周業你們這些官兵的。你們從明天開始,就不是官兵了。因為楊杰他們這些縣令縣官,根本就無力沒心要真正的治理好楊氏縣,根本就不是想讓楊氏縣的百姓好過,所以,上面的官府,決定解除他們的官府職務。這里是指所有,你們是由楊杰他們私自招募組建起來的官兵,也會被就地遣散。如此一來,你們將來又要何去何從?連最后的那一點俸祿都沒了。你們又要如何去養活你們一家大小?”

    劉顯沒有再刻意隱瞞一些事。

    劉顯說完后,和周業在一起的那些官兵頓時有些驚愕,跟著一陣騷動。

    就是周業本人自己,都顯得有些意外。

    但他頓時又心里一喜,因為他早前已經決定追隨劉顯了,如果他們被解除遣散,那么他也不用擔心以后的問題。

    “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如果愿意的,可以加入我的劉府商隊。當然了,我這劉府商隊說是一支商隊,可是,實際上也跟一支真正的官隊差不多。平時也會嚴格要求你們,甚至要比真正的官兵都更加嚴格嚴厲。因為你們跑商,會面對許多的意外,所以,也同樣要打仗,所以,加入我們劉府商隊,在待遇上,肯定要比你們做官兵好一些。”

    劉顯沒有多說,直接對他們伸出橄欖枝。

    “這是真的?楊杰他們會被解除官職?然后我們這些官兵都要被遣散?”

    “不是吧?這敢太突然了,怎么我們事前就沒聽到一點消息?”

    “廢話!我們這一次護送,實為監視文申縣丞去巨鹿郡城。說的是監視人家,可是到了最后,咱們反被按在巨鹿郡城的那個軍營,連動都不能動。如此,又如何去聽到一點什么的消息?”

    “俺明白了,原來是這樣,這次去巨鹿,文縣丞不是去為楊杰他們申請調撥糧款,而是去向上面官府彈劾了楊杰,然后解除楊杰他們的命令就下來了。”

    ……

    下面的官兵,七嘴八舌的驚異的說著什么。

    “劉顯公子,我周業愿意追隨公子,愿意加入劉府商隊,為公子效犬馬之勞!”

    周業這時不理會那些官兵的議論,他排眾而出,大聲的說著,然后拜倒在劉顯面前。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