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沒酒沒肉不能活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沒酒沒肉不能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原來自己的二叔張寶雖然行為放浪混帳,但是他自己的心里卻很清楚許多事是怎樣的一會事。

    “二叔,你怎么能這樣?自己的心里既然已經清楚,那么就得要好好想著如何活下去。只要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張寧還是勸著張寶道:“二叔,突圍吧。曲陽城的黃巾將士一定能夠殺出一條血路,一定能夠保護二叔你殺出重圍的。”

    “寧兒,不說這個了。二叔的心意已決。”張寶啪的一聲,將手上的酒壇扔到了地上,酒壇碎裂,酒水滲流,頓時酒香四散。

    他紅著眼指著地上的破碎酒壇道:“寧兒,二叔現在就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就算是死,也一定要讓朝廷官兵付出慘重的代價!我要為咱們的黃巾軍做一個表率,咱張寶,也一樣可以為了咱們的太平世界拋頭顱灑熱血!”

    “二叔!你就聽寧兒一句勸,盡快組織突圍,現在不是死的時候,咱們的太平世界,還沒有建起來呢。”張寧雖然對這個二叔有些絕望寒了心,可是,聽到他還能說出這樣的一翻話,心里也不由一軟,說到底,張寶現在都是她張寧在此世的最親的親人了,她真的不忍心看著二叔就這樣丟了性命。

    “哈哈,太平世界?”張寶忽然大笑了起來,笑得都嗆出了眼淚。

    “二叔!我是跟你說認真的,爹和三叔都不在了。你就是寧兒在這世上唯一的最親的親人了,我想你活著。”張寧有些生氣的道。

    “嗯嗯,寧兒,二叔知道……唉……寧兒長大了。”張寶擦了一把眼角,然后抬頭打量了張寧兩眼道:“這些年,咱們叔侄女倒還真的沒有好好的說說話兒。來來,陪二叔吃點喝點,這些敗家的女人,弄那么多吃的,能吃得完么?”

    寢殿內,還有別的案幾,上面擺滿了酒菜,這些都是那些女人準備好等張寶回來享用的酒菜。

    也不理會張寧是否愿意陪他,張寶徑直的坐到了一張宴幾前,自己倒了一杯酒,又倒了一小杯給張寧,再抓起一塊還熱的熟牛肉,一邊嚼咬著,一邊含糊的道:“寧兒,二叔已經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其實你我都明白,太平世界只是我們的一個夢想幻想,可是這世界根本不會存在,甚至永遠都不存在。現在夢碎了,也就別無他想了。”

    “不!只要我們努力,就一定會建造出一個真正的太平世界。”張寧還是坐到了張寶的面前。

    “行行行,寧兒。”張寶揮手道:“咱們現在真的不想再說這些。真的要說,這么跟你說吧。你二叔我心里明白得很,就算我能夠突圍出去,但是我這里的這些黃巾將士,肯定會死傷貽盡,到時候,你二叔我又算什么?算是張牛角、黃龍他們的傀儡嗎?你二叔我跟大哥你爹爹、三弟,這一輩子也算是轟轟烈烈過了,所以,我又豈能丟他們的臉,豈能窩窩囊囊的活著?”

    “另外。”張寶遞給了張寧一對筷子,示意張寧品嘗案桌上的美食,一邊對她道:“以咱大哥的威望聲望,都沒有辦法<!--中间广告位置-->做得到讓天下各部黃巾軍聽調聽宣,我張寶又何德何能可以統領他們?我張寶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既然做不到,那么又何必去勉強呢?現在這樣的日子,有一天過一天,豈不快活?”

    “二叔!你都沒有去嘗試,怎么知道就不行呢?我相信,黃巾各部軍馬,愿意聽從二叔調令的應該還是有不少的。”張寧夾了一些菜,卻如形同嚼蠟,沒有一點味道,放下筷子,有些懊惱張寶現在的這種消極的狀態。

    “寧兒,你不知道狀況啊。你以為黃巾軍首領那么好當的?你知道,如果當真的成立了大本營,由我張寶來做這個大首領,那么到時候起碼得會有數十萬人馬吧?這么多人,吃的喝的,還有他們的武器等等,這些都從何弄來?你知道擺在你面前的這些吃的喝的又是從何而來?如果我們不搶,誰會給我們酒?給我們肉?如果搶,別人肯定不會白白讓你搶,那么就肯定會有殺戮。鉆進大山里?呵呵,大山里面有吃的喝的?到時候,還不是要出山來去搶去奪?”

    張寶臉色正容起來,切切的看著張寧道:“寧兒,我張寶自問不是好人。但我們黃巾軍現在的這樣子,也絕對不是我張寶所想看到的。我們現在已經背棄了夢想理想,可是卻不能回頭,想活,也必須要那樣下去。所以二叔我才說,我已經回不去了。”

    “或者說,由儉由奢易,但由奢入儉難啊。”張寶又指了指桌面的酒肉,以及對外虛指了兩下道:“現在讓我張寶鉆到山林去,沒有酒沒有肉更沒有女人,這樣的日子生活,我張寶真的過不了啦。”

    “二叔……你、你……”張寧對這個二叔還真的沒話可說了,沒想到他竟然墮落到這樣的地步,沒酒沒肉沒女人就過不下去了?

    張寧強忍住心里的火氣,冷起臉道:“那只要你突圍之后,可以不進山,可以到別的地方去啊。”

    “別的地方?這大漢天下雖大,可是哪里才是我張寶的容身之處?”

    “或許……是有這么的一個地方……不過……”張寧又想到了劉顯對他的說話,讓張寶從此隱姓埋名。

    她想了想道:“二叔,假如說,讓你從此忘掉過去,只是當一個普通人,好好的取妻生子,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你愿意么?”

    張寧自然不能直接說出柳林村的所在及情況。如果張寶如劉顯所說的,愿意放棄一切,那么活下去還是可以的。但如果她把張寶帶到柳林村,那么張寶就必須要隱姓埋名,絕對不能以張寶之名生活在柳林村,否則,就肯定會給柳林村帶來彌天大禍。

    “不可能!都說是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好寧兒,你就別再勸二叔了。你二叔我真的心意已決。還是說說你的事吧,長大了,可惜,二叔可能沒有能看得到你成親嫁人的時候了。當年你訂了一門親事,是柳林村劉府的小公子劉顯對吧?大哥跟我說過這些事兒。你放心,大哥和三弟雖然不在了,但是,你這份嫁妝,二叔幫你備著。你離開的時候,二叔給你一起帶走。”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