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張寶的覺悟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張寶的覺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寢殿之內,燃著數個火盤,使得整個殿室內溫暖如春。

    這些女人,早聽到了張寶已經回來了,她們也趕緊將殿內的油燈挑亮了一些,使得這豪華的殿室內更加明亮,金碧輝煌。

    如果沒有什么意外,這里將發生一場混亂又誘人的盤腸大戰。

    但意外這時出現了。

    “二叔,寧兒還真的沒有想到,原來二叔還是這樣的一個風流人物。真是太讓寧兒失望了,如果讓爹爹泉下有知,不知道會不會死不瞑目?”

    這個時候,張寧現身出來,寒著臉,眼眸如含著一塊寒冰一般。

    親眼目睹了自己這二叔的丑態,張寧真的很絕望。

    張寶此時正抱著一個嬌羞不勝的女人上下其手,一對大手正把握著一對傲然的高峰。

    他突然聽到一旁傳來一個冰冷的說話聲,他一邊扭頭一邊道:“這個娘們你們都還沒有調教好么……呃……寧兒!”

    張寶渾身一顫,仿如見鬼一般的一把推開了身前的那個女人,先是驚愕,然后是驚喜的道:“寧兒!真的是你?你、你沒死?這、這真是太好了!”

    “好嗎?可是寧兒感覺一點都不好,可能本就不應該來。”張寧依然冷著臉,然后指了指這殿內的女人道:“讓她們都滾出去!”

    “額……好、好的……”張寶此刻還真的有些心虛,下意識的道:“你們都到外面去。”

    “不準讓她們亂說我出現在這里的事。”張寧又說了一句。

    “對對對,你們都聽好了。你們就在外面等著,不準對任何人說見過她。”張寶這時也想到了什么,轉頭厲聲的對那些不明所以的女人喝道。

    那些女人倒沒敢多說什么,見張寶嚴厲起來了,一個個趕緊帶些驚慌的逃離了宮殿。

    “把那三個女人也放了,先帶出去。”張寶這時又看到了那三個被綁著的女人,趕緊自動自覺的道。

    三個女人又回頭去把那三個女人放了,然后攙扶著她們出去。

    這三個女人還在低聲的抽泣著,命運不由她們,也只能被帶著出去。

    “好了,寧兒,你原來沒事,真是太好了。現在我們可以好好的說會話了。當時在巨鹿在廣宗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怎么突然就失蹤了呢?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怎么才來找二叔呢?對了,大哥他有沒有交給你什么特別的東西?比如太平經什么的?”

    張寶見殿內只有他和張寧了,對張寧詢問道。說到最后時,他低了一下頭,眼內閃過一絲熱切。

    張寧沒有捕捉到張寶的這一絲熱切的眼神,但是聽到張寶這馬上就問到太平經的事,她的心里還是一陣警惕。

    想起劉顯跟她說過的話,她現在也確認了,原來自己的二叔也想得到太平經。這又被劉顯說中了。

    “二叔,我的事先不說了,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另外,你也別再想著什么的太平經,具體的下落,我也不太清楚。”張寧現在決定就算是二叔,她也不告訴他了。

    這個,其實也沒有必要了,太平經一來,張寶<!--中间广告位置-->要了也沒有用,拿著也只能當作是一種身份象征。可是,如果他能夠突圍離開,他本身就是太平道、黃巾軍的大首領。完全不用太平經。

    另外一個,就是張寶根本就領悟不了太平經的內容。讓他拿著,反而會成為別人窺探之物,說不定,反會給他帶來殺身之禍。

    張寶也是最早一批練成太平真氣的人,但是他近身來已經毫無寸進,另外的黃巾渠帥的實力,已經遠超于他。

    這些又讓張寧想到劉顯所說的,自身的實力不行,如何去引領群雄?這個也是劉顯不愿意接受太平道教主的主要原因。

    張寧對張寶說了這些后,跟著又冷眼看著張寶道:“二叔,虧你還有心思在這里快活,難道你就沒有看到,沒有一點覺悟,曲陽城必被朝廷官兵攻破無疑,你還以為曲陽城還能繼續守下去嗎?剛才聽你咋咧咧的說什么朝廷官兵會退兵?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現在黃巾軍已經是朝廷的眼中釘肉中刺,尤其是爹爹跟你們三兄弟,你們一天不死,朝廷官兵就不可能撤兵。”

    “不可能!”張寶卻斷然的搖頭道:“現在本將軍的曲陽城守得穩如泰山,這些天,官兵不停的攻打,可是他們有占到便宜嗎?每一次都被我們打退了。并且,他們的傷亡,比我們更大。他們可以有多少官兵可以死?”

    正常來說,攻打城池的一方,要比守城方損失更大。真正來說,就是十比一都不奇怪。

    如果沒有別的原因,雙方不計傷亡,不停的攻戰。攻城方,少說也得要上百萬的傷亡代價,才可以攻得下一座十多萬人死守的城池。

    這個理論上的確就是這樣來計。

    當然,現實不可能當真的以傷亡百萬的代價來攻取下一座城池的。因為要攻城的方式方法有許多,沒有必要以傷亡來換取最后的慘勝。

    “二叔,你還當真的無藥可救了。直到現在你都不醒悟。”張寧還真的不知道張寶的信心從何而來,對這個二叔有些無語。

    “醒悟什么?咱們黃巾軍,不能沒了跟官兵正面交戰的旗幟。如果我張寶不在曲陽死守,那么你說,以后還會有黃巾軍嗎?”

    張寶這時卻走到了一桌宴幾前,拿起了上面的一壺酒,一屁股直接坐在案幾上,猛灌了一口酒,他才一臉苦澀的對張寧道:“我的好侄女,其實你二叔我雖然無才無德,論才華名氣,也遠不及你爹,甚至,論武藝,也不及你三叔。可二叔的心里清明著呢。”

    張寧神色一愣,倒沒有想過張寶還有這樣的想法。

    “二叔,你現在說這些干什么?”

    “呵呵,你一個女孩子家家,其實不應該來的。二叔告訴你,其實楊鳳來找過我,勸我放棄曲陽,跟他們一起逃進大山里去當山大王。”

    “哈哈,你說這可能嗎?進了山,黃巾軍還是黃巾軍?我到時候,手上沒兵沒權,還算什么的大首領?所以,二叔不走了,就算是死,二叔也得要死得轟轟烈烈。這不,反正都要死了,所以,就……嘿嘿,二叔就圖一個樂呵。”

    張寶說著,有些尷尬的指了指剛才出去的那些女人方向。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