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飛燕如燕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飛燕如燕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們現在突圍出去能保存得了一半以上的實力?”苦蝤懷疑的對他們道:“不可能的!官兵兵力不下于我們曲陽黃巾軍。并且,他們現在是合圍之勢,加上他們還有不少騎軍。如果我們要殺出城,肯定就會遭受到官兵的強勢阻擊,跟著騎軍沖殺過來……一半?能有一兩成人馬可以逃得進大山當中就算不錯了。”

    “苦渠帥,咱們就明說吧。我們冒險進城來,其實就是為了地公將軍以及苦渠帥你,別的黃巾士兵,真的顧不了那么多了。到時候,突圍的時候,就各安天命,是死是活,全看各人的命。”一個渠帥直言道。

    “什么?你、你們的意思是說,讓我們放棄這曲陽城十多二十萬的黃巾軍?”苦蝤一聽就不樂意了。

    沒了手下軍馬,他苦蝤又算什么一方渠帥?難不成自己單獨一人到深山里去占據一個山頭?

    他也有些明白了,他們來這里,其實就只是想獲得一個名義大義。并非真心來救他及地公將軍張寶的。

    何來名義大義?這就是現在黃巾軍或是太平道,就只有地公將軍還活著,他們只有獲得地公將軍張寶的許可,方可以獲得一個建立黃巾軍大本營的名義,他們才可以名正方順的建立這個大本營。

    畢竟,在這個古時代,什么都得要講究一個大義。并不是說,你拉起一支人馬,占了一個山頭,就能自稱為黃巾軍,就能說自己這就是黃巾軍的大本營,這要獲得一個名義的繼承傳承。

    沒法,其實華夏就一直都有著這樣的一個傳統。就個人而已,所謂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一個家族,一個世家,到皇室,都得要講究一個血統傳統,往往,最親血緣的才能被人視為正統傳承。

    這個,就算是山賊強盜,也不會例外。首任建立一個山寨稱山大王的,他就是正統,那么他的親屬后人,自然就是正統傳承。如果突然被人奪了山大王之位,這就是謀逆篡位。

    現在這里的黃巾軍也是如此。并不是誰都可以做得了黃巾軍首領,可以做太平道教主的。首先你得要有一個名義,要名正言順才行。要不然,誰會服你?

    自古以來,沒有一個大義,做什么事都是極難成功的。

    他們來這里,并不會在乎張寶是否愿突圍,他們只需要張寶這個活著的有資格繼任黃巾道、太平道首領的人的首肯,同意他們建立黃巾軍大本營,如此,他們的目的就已經達到了。

    至于張寶不愿意突圍,戰死在曲陽,那么他們并不會在乎。因為關鍵的,他們的各部黃巾渠帥各自為政,有沒有張寶,對于他們并沒有太大的影響。甚至,他們更希望張寶死掉,只有張寶死了,那么以后他們的頭上就不會再有人號令得了他們。

    而張寶如果愿意突圍,隨他們一起進山。那么也沒有關系。這個,也就是現在苦蝤所想到的。他苦蝤的本部人馬在曲陽逃不出去,被官兵俘虜或殺光。他就成了一個光棍司令,到時候進了山,就沒了自己的人馬,做什么都做不了。張寶也同樣會面臨這樣的一個狀況。

    到時候,張寶手下沒有,誰還會聽從他的號令調令<!--中间广告位置-->?他們表面上,可以聽他的,但具體如何去做,卻是他們自己說了算。甚至,他們完全可以軟禁起張寶來,讓張寶做一個名義上的首領在大本營坐鎮就好。

    這樣的話,這個苦蝤就至關重要了。因為黃巾渠帥當中,苦蝤是段近時間一直追隨在張寶身邊的。一方面,苦蝤如果跟張寶提出由他們重新建立一個黃巾軍大本營號令天下黃巾軍,那么張寶就極有可能會聽從。另一個方面,無論張寶是死是活,苦蝤只要加入了他們,那么苦蝤就一個見證人。作為一個老資格的黃巾渠帥,并且又是人人皆知苦蝤這段時間一直追隨著張寶。到時候,從苦蝤口中說出來的話,黃巾軍就會聽,就會相信。

    可是,苦蝤完全想通了其中的情況又怎么樣?現在的局勢之下,這些黃巾渠帥的建議,的確是有利于黃巾軍,這也是勢在必行的事。就算是沒有他們,也一定會有另外的黃巾渠帥要建立黃巾大本營。

    就似楊鳳,他也同樣知道其中的彎彎繞繞,可是他也無可奈何。在這大勢所趨的情況之下,他也只能和他們合謀。

    這個時候,張寧在屋頂上,聽到了他們的說話,在聽到他們說要放棄曲陽的這十多二十萬的黃巾軍時,她吃了一驚。其中主要的驚訝,是因為他們的打算,跟劉顯跟她所說的基本都差不多,都是要放棄曲陽的黃巾軍。

    張寧在一驚之下,不小心碰到了一下瓦片,發出一聲輕響。

    “誰!誰在屋頂偷聽!”

    這個時候,屋內大堂中,大家都在說著話,另外,屋外還有寒風聲,還有遠處傳來的士兵擂鼓吶喊聲。

    但是,褚飛燕居然聽到了屋頂上的這一點細微聲響。

    褚飛燕不僅身輕如燕,聽覺也極為靈敏。

    他一聲喝叫之后,雙腳猛一蹬地,整個人嗖的一聲就猛然的往上竄起,這一竄,竟然竄高過人頭。然后一手攀住一柱立著的木柱,就有如一只靈猴一般,眨眼就攀爬到了房頂。

    “喝!”

    張燕大喝一聲,身形往上一沖,竟然如燕子飛天,直接沖破了屋頂,撞出了一個大窟窿。

    張燕整個人都飛躍上到了屋頂,嗆的一聲寒刀出銷。

    “給我站住!看你往哪逃!”

    張燕的眼角余光,看到了一道黑影閃到了人字形屋頂的另一邊,他頓時人隨刀走,一股極強的殺氣迸發而出。

    他的實力,竟然也達到了二流武將的實力。

    那道黑影很快,可是卻不及張燕的刀快。

    只見刀光一閃,一篷血花飛灑。

    噗的一聲,被張燕一刀兩段。

    “貓嗚~~~”

    張燕頓住身形,站在屋檐邊沿,一臉疑惑的看著斷成兩戴從空中落下的野貓。

    他感覺到屋頂上應該是一個人,怎么會是一只野貓?

    嗖嗖嗖!

    這個時候,另外幾個黃巾渠帥也攀躍上到了屋頂上。

    “飛燕,你說誰在屋頂偷聽?是那只野貓吧?”

    張牛角走近到了褚飛燕的身后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