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黃巾渠帥暗聚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黃巾渠帥暗聚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苦蝤居處等候他的,居然就是張牛角、黃龍、左校、于氐根、楊鳳等人。

    另外還有張牛角義子常山褚飛燕,不過,他現在還不是黃巾渠帥,亦沒有改姓張名燕。

    張寧沒敢跟得太近,所以她并不知道苦蝤是回自己居處或是來見她的二叔張寶。就只以為苦蝤的居處就是張寶的居處。

    她論實力,還稍有不及苦蝤,但是她的輕身功夫卻更擅長,加上女人本來就身輕如燕。

    她沒有讓許二一起來,而是讓許二躲好。她就是擔心許二粗心粗腳的,會讓人發現。

    其實,她這個時候,完全可以跟苦蝤表明身份,然后讓苦蝤帶她去見張寶。

    可是,她聽了劉顯的一席話,并且與劉顯的關系有了一定進展之后,她認真的考慮過劉顯所說的話。所以,決定還是不要急著表明自己的身份,一切都等見到了二叔張寶之后再說。

    事實上,許多事她只是不想承認,不想去考慮罷了。在巨鹿的時候,她爹爹前,就交待過她一些話。讓她帶著太平經、先帝遺詔還有張角的絕筆書信藏起來,誰都不要相信,就只需要把東西交到劉顯的手上。這其中,就并待過她,哪怕是她的三叔張梁,她都要瞞著躲著。

    張角臨死時,看透了許多東西。他自然很清楚太平經的重要性,一旦讓人知道太平經就在女兒的手上的話,那么張寧的小命可能都難保。哪怕是他的親兄弟張寶、張梁,面對天命寶物,恐怕都會起歹心。

    張寧當時其實就是按爹爹的命令執行的。要不然,以她的閱歷,恐怕還真的很難將太平經安然的送到劉顯的手上。

    現在,劉顯的提醒,讓她多了一個心眼。因為她知道,劉顯是絕對不會騙她害她的。

    張寧一身夜行衣,就似是一只靈貓,躲過巡邏士兵以及這府落的哨兵,潛了進去。

    這個時候,張寧靜靜的伏在屋頂上,慢慢的弄開了一片瓦片的一角,弄出了一個小洞看著下面的小廳。

    看到的情況,讓張寧大吃了一驚。因為那些人,她基本上都是認識的,基本都是赫赫在名的黃巾渠帥。

    而她也看清楚了,這當中,并沒見她的二叔張寶。她的心里不禁懷疑,這些黃巾渠帥聚在一起會有什么的陰謀。

    這時,苦蝤進來,對在小廳中的各個黃巾渠帥抱拳道:“各位渠帥,曲陽戰事緊張,請恕苦老道沒法好生招待各位。現在剛剛打退了一次官兵的進攻。這個時候,你們來找苦道有何事?”

    “呵呵,苦蝤老哥,別來無羔啊。你放心,我們進城后,看過你們的守城布置,不敢說萬無一失,但是暫時官兵也休想輕易攻得下來。所以,就算苦老哥你沒有親自指揮鎮守,也不會有事。何況,如果當真有城破之危,我等又豈會在府上坐得安心?自然會助苦老哥你一臂之力。”張牛角站了起來,對苦蝤抱拳回禮道。

    這幾個黃巾渠帥,也不知道是不是達成了什么的協議,似是<!--中间广告位置-->以張牛角為首。

    張牛角,本名自然不是叫牛角。其實這黃巾軍的大小三十六方渠帥,當中不少都不是他們本人的真名。

    為了突顯出他們各人的特征,并且喊響他們的名號,所以,他們大多都會根據自己的一些特長,又或是身體特征來起一個自以為響亮的名號。如被劉顯活活打死的李大目,這就是因為他長著一對要比一般人都大一些的大眼睛,這一瞪眼的時候,看上去那威勢要比張飛瞪眼都讓人心驚的樣子,所以就叫李大目。像那些什么雷公、丈八等等,一個尖嘴猴瘦,像極傳說中的雷公形象;一個身高體長,號稱丈八高,就叫丈八。

    這張牛角,卻也是一個威武壯健的漢子,但他的額頭正當中之處,長著一塊肉瘤,看上去就像是長著一只角。所以他就干脆自稱張牛角。這也使得,一般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名是叫什么。

    就是他的義子褚飛燕,這是因為他輕身功夫特別厲害,身如飛燕。所以,這褚飛燕也并非是真名字,后來他為了繼承張牛角的黑山黃巾軍首領的地位,他才改隨張牛角的姓,姓張,另外取了燕字為名,這就使得他的名字顯得正式了許多,叫張燕。

    “此話當真?如果曲陽城有你們幾位黃巾渠帥的相助,那么我們曲陽城就還有勝算。說不定,還能在曲陽大破朝廷官兵。你們有沒有見過地公將軍?你們現在能來,我想地公將軍一定會很高興,不如,我帶你們去先見過地公將軍?”苦蝤聽到張牛角說會相助,不禁心里一喜,馬上提議。

    “呃……”

    張牛角卻一下子頓住,似是不太好接話的樣子,神色有些尷尬。

    “哼哼……”

    另外的幾個黃巾渠帥此時似乎都不太好接話,卻是褚飛燕輕輕的哼哼了兩聲。

    苦蝤自然是聽到了,一抬頭,目光盯著禇飛燕。

    “牛角兄,這位莫非便是你義子禇飛燕?怎么?本渠帥說的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他好像有意見的樣子。”

    苦蝤的心里知道這些黃巾渠帥來見自己肯定是有什么企圖的,所以,又望向張牛角。

    “褚飛燕拜見苦蝤渠帥。”禇飛燕神色雖然不以為然,但是卻也不敢當真的怠慢。

    他向苦蝤施了一禮,然后道:“好教苦蝤得知,幾位渠帥其實是秘密進城。并不打算前往拜見地公將軍。”

    苦蝤臉色一變,不太好看的道:“什么?這又是為何?要知道,現在天公將軍已經不在了,人公將軍亦遭害。現在就剩下地公將軍還高舉著我們黃巾義軍的旗號。我們這些黃巾渠帥,不是應該追隨地公將軍,與官兵決一死戰?”

    “呵呵,苦蝤渠帥,別再自欺欺人了。”褚飛燕皮笑肉不笑的道:“你覺得,現在的黃巾軍,還會是朝廷大軍之敵?”

    “褚飛燕,你只不過是黃巾小頭領,敢如此放肆?敢如此跟苦老哥說話?給苦渠帥叩頭道歉。”一直不怎么作聲的楊鳳這些突然一臉嚴厲的看著褚飛燕道。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3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