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漢霸主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黃巾渠帥苦蝤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黃巾渠帥苦蝤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現在,官兵的確是控制了一小段的城墻,可是,也僅止于此了。

    雙方軍士接戰之處,就是一個絞殺場。

    互相高聲怒喊著,一臉猙獰的砍殺,直殺得鮮血亂濺。

    相比起官兵而言,黃巾軍在城頭上明顯是占據了兵力上的絕對優勢,密集如流的黃巾士兵從女墻上如潮一般涌上城頭,撲向由郭典所率的官兵。

    這一眼望看,黃巾士兵足有大大數千上萬之眾。而郭典的官兵呢?這個時候,登上城頭上來的,也不過是三百之眾。

    在這樣的兵力對比之下,郭典的這點人馬想要向城墻縱深攻殺,卻是有些困難了。

    “殺!殺!殺了這些為禍百姓的逆賊!”

    “給我殺!殺啊!”

    郭典這個時候已經殺紅了眼,在他的手下,沒有一個黃巾士兵是他的一合之將,幾乎是一刀一個,一腳跳飛一個,就能壓倒數個黃巾士兵。

    可是他就算是如此勇猛,但也難以寸進,因為那些黃巾士兵此時亦人人用命,拼命的沖殺上前,寧死不退。

    “蒼天已死,黃巾當立!”

    “官府無道,殺之!“

    “爾等也只不過是官府走狗爪牙罷了。爾等和那些地主土豪一起,上貪下墨,魚肉百姓,讓我等百姓生活無以為繼,難道還不準我們反?”

    “這叫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郭典!本渠帥念在你還算是一條漢子,還不歸降我們黃巾軍?否則,明年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這時,在不遠處,突然有人高聲喝道。

    “黃巾渠帥?黃巾賊軍,聽聞共有大小三十六方,你又是哪一方渠帥?”

    郭典殺得正性起,聞言一刀將身前的一個黃巾士兵劈飛,招頭尋聲望去。

    卻見是一個身穿道袍的苦著臉的中年道士。

    “本渠帥乃曲陽苦蝤,見到本渠帥還不下跪?”那中年道士懷抱著一柄長劍,一臉輕蔑的對郭典道。

    “苦蝤?沒聽說過!”郭典樸刀一指道:“別說那些沒用的,我朝廷大軍眼看破城在即,誰生誰死還說不準,有本事,就過來跟本將軍一戰!”

    “與你一戰?哼!也好,你郭典要尋死,本渠帥便滿足你的要求!”

    苦蝤一瞪眼,長劍出銷,一手抓住劍柄喝道:“郭典是本渠帥的,爾等速將其余官兵打下城墻!”

    “殺!”

    四周密密麻麻的黃巾士兵,一聲怒喝,拼命攻向那些官兵。

    而苦蝤卻直接與郭典戰到了一起。

    兩人都是三流武將的實力,這一時間斗得不分上下,刀來劍往,刀劍相激,也極為兇險。

    如果是一般的戰前武將單挑,郭典就可以大方跟苦蝤交手,分出一個勝負。可是,現在可是在攻城當中,講的是攻殺的速度,現在郭典被苦蝤纏住了,更加沒法再向前突進。

    而其余的官兵此時已經不敵悍不畏死,并且如水流一般不停的沖殺向他們的黃巾軍了。

    從城外沖殺上城頭來的官兵,就算是速度再快也是有限的。并且,就算是讓這兩千官兵無損的都殺到城頭上,但就兵力而言,也相差甚遠<!--中间广告位置-->。在沒有更多的官兵殺上到城頭的時候,這一時間官兵都沒法再向城墻縱深推進。

    現在,原本已經控制了一小段的城頭,這時又被黃巾軍的反撲在慢慢的縮小。

    郭典醒悟過來,知道不易和對方的渠帥纏戰,可是,這一時卻脫身不得。實力相當的情況之下,郭典也不敢掉以輕心,只能專注的和苦蝤廝殺。

    竟然是苦蝤叔叔……

    張寧認識苦蝤,她的心里倒是一松,她知道,曲陽城應該暫時可以守住了。黃巾守軍的確早有準備,并且,還有苦蝤這個黃巾渠帥坐鎮,相信郭典也占不到太大的便宜。

    但張寧此時卻又不禁有些叫苦。

    因為她現在身穿官兵衣甲,站在越收越窄的官兵控制的城頭之內。她也馬上遭受到黃巾軍士兵的攻殺了。

    而她旁邊的那些官兵,也在催促著她和許二,隨他們一起殺賊。

    官兵張寧不想殺,而黃巾軍方面的士兵她也不想殺。但是這雙方正在激戰,她站在中間,還真的極為難。

    不過,她馬上就想到了辦法,她舉著大木盾,沙啞著大聲喊殺,拼命的沖進那些黃巾軍士兵當中。以張寧的實力,那些黃巾士兵竟然被她撞得不停的跌退。這樣,看似她在看黃巾軍發起攻擊,但是她也只是撞飛了一些黃巾士兵,并沒有真正的殺傷他們。

    “那位兄弟!好樣的!”

    官兵方面,看到張寧如此英勇,為他們被步步緊縮的生存空間沖開了一些,不禁有人對張寧稱贊一聲。

    可是他們的稱贊聲還沒有落下,張寧卻像被那些黃巾賊兵的反震之力給一震,啊的一聲慘叫,一個蹌踉跌向城墻里面的的城墻之下。

    連緊緊跟著張寧的許二,也被張寧帶得一起先后往城墻內跌落。

    十多米高的高度,就是張寧跌落下去估計也會被摔死。但是,里面的城墻有女墻,她先落在女墻上,再似跌勢不止,再滾落下去。

    張寧的輕身功夫也較為了得,摔落數米高的高度,根本就不傷分毫。但是許二就跌得七葷八素,就差沒有摔斷腿,事實上,如果沒有張寧在落到最下的城墻腳下時拉著許二扔出去,讓許二落在兩三具尸體之上,不然他就算沒摔斷腿都會被摔成重傷吐血。

    “裝死!別動!”

    張寧對許二說了一句,就沒再動了。

    這個時候,沒有誰會關注一個跌落城墻的士兵的死活。

    城頭上的戰斗依然繼續,但張寧和許二卻是進了城內。

    然后,兩人偷看著四周的情況,趁著那些黃巾士兵也只關注城頭的戰事,只是拼命的往上沖的時候,兩人悄悄的爬移,一邊將身上的官兵衣甲解下。

    好不容易,張寧才躲進了一間房子里。

    許二這時有些驚魂未定。

    來時膽氣很壯,現在進了城后,他才感到有些后怕。這一切,似乎都是在冒著生命之險啊。

    “圣、圣女,現在咋辦?如果去找得到地公將軍?”許二知道這次進曲陽城的任務,有些結巴的問張寧。

    “等苦蝤渠帥下來,只要我們跟著他,就一定能見到地公將軍。”

    張寧此時已經有了主意。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315/30218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